(?和?)沉落

玩故事接龙的时候想到的点子,觉得可以写着试试看。
三个主角暂定为卢瑟 李斯特 陈洛。
全文大概1万左右的字数,不会太长。叙事风格与杜拉斯的《情人》相近 [doge]
明天更完后估计要请假(考试)
先尽量多存一点文吧。
欢迎种草点赞啦
“过往缚断浆,天亮再出发”

character1:偶遇
“沉落,是什么?”

我逐渐认识到,所谓人生,不过是一个逐渐沉落、逐渐下坠的过程。

同样的一个问题,在不同的时间段发问,终究得出不一样的答案。

时间改变了一切,改变了我。

我无力埋怨时间,我只能埋怨自己,就像之前无数次做的那样。

那一句回答,从当初的惊恐不已,到令我脸红心跳,再逐渐散去观感,遗留下永恒的平静。

永恒的平静,再无波澜起伏。

那天我从街上走过,一位年轻狼兽人拦住了我。

“这位先生,可以冒昧问您一个问题么?”

先生,这是对陌生男性人类的尊称。我顿住脚步。凝视着这个青春洋溢的年轻兽人。

这还是个孩子呢。条件反射般,我尽可能温和地笑了笑:“有什么事吗?”

这位兽人低下了头,我不再能看到他那双泛着粼粼波光的蓝色眼眸。

“您…您还是单身么…”

我愣了一下,没料到这个兽人竟然如此直白地问出来。

其实我知道,我身上的master气味其实已经很淡很淡了。

这很不正常,在我这个年纪,应该早已找到master了。

在这片大陆上,servant都是很珍贵的。像我这般年纪的单身servant,几乎不存在。

我没有说话。面前的狼兽人微微抬起头快速瞄了我一眼。

我能看到那晕染上脸颊的红意。

这兽人,不会是第一次表白吧,这么害羞。

对我表白吗…对我这个逐渐老去的servant表白…

我意识到时间的残酷。

它剥夺了他的气味,洗去我的记忆,抹杀我的情感。

还真是该死的残酷呢。

而我,还在空中漂浮着、沉沦着。

我还没找到,我真正的的归处。

加油,servant/master的设定还可以,内容的话有点日式翻译腔,心理描写太多了诉讼(什么)
狼狼好可爱,gkdgkd

@Traum:

加油,servant/master的设定还可以,内容的话有点日式翻译腔,心理描写太多了诉讼(什么)
狼狼好可爱,gkdgkd

谢谢支持么么哒~

下一章又粗又长 [doge]
有人来种草插眼嘛??

Character2:迟疑

“对不起。”

咖啡馆内。

那位狼兽人离开了。他告诉我,他叫卢瑟,还红着脸和我交换了联系方式。

真是个很可爱的孩子呢。

面前的咖啡还一动未动,可卡因的香气无孔不入地钻进我的大脑。

一通电话打来,我划开智脑屏幕,一长串加粗的字符呈现在小小的屏幕上:master Li

仿佛本能,我一下子想到这个人是谁——李斯特。

真可笑,他的名字我还是没有改。

我希冀我还是迷糊着的,但此刻,我无比地清醒。

我望向玻璃橱窗外的小镇:白雾朦胧,日光弥散。很平静的生活,这是我一直想要的,对吧?

我还是接通了电话。

两人都没有说话。漫长的寂静弥漫着。

“喂?是陈洛么?”低沉的男声打破了寂静。

啊,是的。他只是我的ex-master,他现在已经不能再支配我了,不能再直呼我servant了。

“我是。李斯特,有什么事么?“

“啊….我只是…想问问你过得好不好..”

我过得好不好,他也会问我这种话?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许多被我刻意隐藏起来的画面。

他蔑视着我的眼眸、他充满怒意的眼眸、他怜惜着我的眼眸。

他那被欲望浸没的眼眸,那倒映着我满是爪痕的身躯的眼眸。

那欲望的浪潮淹没了我,我的身躯沉沦啊,像风暴里随时可能倾覆的小舟。

我又想起那句束缚我一生的枷锁:“你要记住,master是你的一切:作为servant,你生来就是要被支配的。陈洛,这是你的命”

被支配…我的命…吗?

我无声地笑了笑,答道:“谢谢你,我很好。”

这么多年来,这还是第一次我如此平静地回答他。好像时间抹去了一切地隔阂,对面就只是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友似的。

他沉默了一会儿。

“陈洛,你知道的….我….一直欠你一句对不起…”

这次我倒是笑了出来:“好了,李斯特,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真的过去了吗?我以为我忘了,但是这通电话却又让我深深的明白了一件事:恐怕李斯特的身影早已融入我的骨血,烙印在记忆之上。

我想忘记这一切,又害怕分割魂灵的痛楚。所以一直昏昏沉沉地活着,沉重的活着。

“你知道的,陈洛…我依旧爱你,你能不能……”

他话没说完。但我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

“好了,李斯特。那是个错误,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做的错误的事情。现在挺好的,生活很平静。大家都累了,都放下吧。

“好吧…那,再见咯?”

“再见。”

他挂断了电话。

我把身躯陷进柔软的沙发里。沙发很软,但是四周没有兽人的毛发,总感觉差了点味道。

我依恋着这种柔软。这就像我温吞的性子,总是和过去藕断丝连,不能狠下心来。

我知道我的寂寞。但是这种寂寞挑战到了我平静的生活,所以我只能忍耐。

无可避免地,我又想起了他。

母父说:“看一个master,就看他的眼神。当你看到他的眼眸中全部都是你的身影时,这就是你的servant了。”

我知道的,我从不怀疑李斯特对我的爱。只是,我讨厌支配,讨厌那种惊人的占有欲。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对么?”

那时他用毛发牢牢地遮住我羸弱的身躯,我被遮得严严实实地。

他近乎虔诚地向我索吻。

我颤抖地回吻着,这感觉让我窒息。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起。

我把我的躯壳完完全全交付给他。

我在他的欲望之中沉浮。

我可怜的小物件哭泣着。

他的大哥还在驰骋沙场啊。

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

请支配我。

耳旁奏响永恒的奏鸣曲。

卢瑟名字不好听,感觉像是龙套,难过.jpg

请假啦3.19-3.23 考试期间停止更新 [doge]

@Traum:

卢瑟名字不好听,感觉像是龙套,难过.jpg

好的我知道啦,过几天我会小修一下的 [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