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国兽人图鉴》

hai,感谢点开
这个短片集,是发生在不同城市的小故事集合,其城市背景均为架空
关于标题的《中国兽人图鉴》,其中的国别对应的确实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这里,我希望通过我的笔触,能呈现关于兽人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中小小的一部分
望你喜欢
人物的背景和设定我会专门去进行叙述,我并不打算在最开始就交代
我更希望的是,人物在情节中变得鲜活

(帝都,小栅栏,三庆园)
梨花开
凤冠闪烁,霞帔华美。
春带雨
戏台上,白面红唇,鬓角延脸,一双媚眼,勾着聚光灯。
“梨花落”
“春入泥”

“此身只为一人去”
“道他,君王,情也痴,情也痴”
白袖撩起,一双葱玉手,两镯翡云翠,慢慢端到脸庞,犹抱半遮。
“啪!好啊”
“(口哨声)”

这叫亮相。
“天生丽质难自弃,天生丽质难自弃!”
“长恨一曲,千古,恨”
“长恨一曲,千古,思”
聚光灯下,金箔洋洋洒洒。
戏台端前,人声鼎鼎沸腾。

台后
“我累了”
罗毛毛脱下篦头,任由两只耳朵舒展,开始卸妆,脸皮僵硬,他瞥了一眼自己专位的名字了。
“罗玺玉”
胡子从粉底下翘起,对于一只猫兽来说,这是最难受的。
“我累了”他呢喃了又一遍。
渐渐的,整个身体开始下坠,瘫软在椅子上。

哇⊙∀⊙!这么快吗?

加油,有点期待下一次更新

哇,这美感,这手笔,难道这就是神仙吗?i了i了

天,亮了。
阳光迸出,窗帘间隙,陌生天花板
远处传来油煎的滋滋声,和食物的香气
短暂的陌生过后,小罗猫确定了这里是自己家,自己睡在次卧里。
起身,披衣
走进厨房,他很好奇那是谁

“你醒了”
一只在厨房的魁梧虎兽,一只尾巴扰动着,随着某种节奏
“你待了一整晚?”这是个玺玉认识的人
“睡一下你的床,希望你不要介意。”那只老虎转过来,顺手关小火,说
“等一下就可以吃了,给你熬了稀饭。”
“其实吧,小刘,你不用……”
“煮好了,我盛给你,小心烫。”
老虎葱橱柜里熟悉地拿出了瓷碗,盛了小半碗多汤少米的白粥,散发出艾叶的香气
玺玉双手小心接过,吹了吹,透过雾气,看着前面的人,也在看着他,回想起那天的事情。

那天,他从工体彩排完,坐上公交车准备回家,他注意到,司机边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
他发现是自己的戏,一折《游园惊梦》,暗自窃喜,又多留意了下司机。
一个年轻魁梧的虎兽人,刘昊宇,司机信息牌上写着。
车辆行驶,久久没有人上车,两个就这么坐着。
“和我差不多的年纪”他暗自惊叹,在帝都生活了年岁,他看到过的,或者说大多数人看到过的公交司机,三四十岁的叔叔,满脸疲态。
而眼前这位二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熟练地转向起步,时不时扭开保温杯啜茶,这个场景,略显魔幻。
司机小伙子手机里依然放着《游园惊梦》,单曲循环。
“团结湖到了,先生还不下车吗?”
不知不觉,终点站到了。
该下车了,小罗最后瞥了司机一眼,想记住这个年轻的朋友。
他只是直勾勾盯着他,他们算认识了。
“梦回莺啭”
_**“乱煞年光遍”

“人立小庭深院”

“炷尽沉烟”

“抛残绣线”

“恁今春关情似去年。”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你侧着宜春髻子恰凭栏。”

“剪不断,理还乱,闷无端。”

“已吩咐催花莺燕借春看。”

“云髻罢梳还对镜”

“罗衣欲换更添香。”**_

“小刘,其实你不用照顾我。”
如同某首歌中所唱: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罗玺玉对刘昊宇也是这样的,那天下车之后,他们聊了许多,刘兴奋于自己亲眼见到了自己的偶像,而罗并不觉得自己是“偶像”,梨园弟子都是凭坐唱念打的真功夫吃饭的,只是罗玺玉,因为天生修得一副姣好的面容,在新媒体时代被关注而已,为一点点衰败的国粹带来小规模的繁荣
“怎么说?”
“你今天不上班么?”
罗放下空的碗,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
“我……”
那只魁梧的老虎有些扭捏
“我请了假”
“什么?”
他有些愤怒,又有些后悔,坦白说,他是在乎这刘浩宇的,因为他的身材,说出来可能不信
,罗的性癖就是这种,罗送他自己的戏票,带他进后台,他乐于施舍这个年轻的小司机,相对的,刘给他每晚需要的夜夜笙歌。
“没事没事的,我就请了这一次”
“混账!”
罗慌了,接着问
“你到这次,请了多少假为了我?”
“五……六次”
一阵眩目,倒了下去

(魔都)
他叫东野星原,一般叫他东星
外国人,经营者斯南公馆的某花店
身高176,体重62千克
患有艾滋
听到这里, 不必惊讶
这的确是涉及个人隐私的信息,我还告诉了他人,身为东
星,呃,东野星原的朋友,我是失职的,不过你明白,我 有告诉你的隐情。
但我现在不打算告诉你个中的缘由, 先让我讲讲关于他的 故事
东野于6年前从南棱高中毕业后到华亭高等专科学校就读,他开始了他的大学 ,他在大二时, 尝到第一口禁果
那是一个爱他的人,他们关系很好,语言的不畅反而成为 他们之间的温存
又是一个学期的结束, 大二也走到一半了, 东野不打算回国,他跟他爸妈说了,他在学校对面的购物中心的一家意 大利餐厅找到了份工作
他父母同意了, 工薪族的双亲给他打了点钱
东野留在了学校过暑假,也是为了和他待在一起
那个夏天,他们像是结了婚
宿舍成了他们甜蜜而充满青欲的爱巢,白天,他们各自有 各自的工作,到了晚上,小别胜新婚
有一次, 东野出了点血, 大汗淋漓
他们昏昏沉沉地睡过去
暑假也就快过去了
是的,东野就是从那时患上了艾滋
错过了阻断药的黄金时间

东野不知所措, 而他也不知所措, 都是十八九的小孩子, 情绪也日渐崩溃
同学们也传开了, 有善意的, 有关切的
还有恶毒的,冷漠的,各种各样的
然后东野的舍友搬出了宿舍,他搬到了东野身边,这是他做出的第一次弥补
他告诉了爸妈,那位的双亲挂断了华亭的电话,子不教, 父之过,亲自到学校来接走了他,并给东野一笔钱,数额 不小
喔,那天
嗯,难以让东野回忆,他只是告诉我,他在机场目送他的
航班飞走后,待到了黄昏
后来,东野花了好久的时间走出来这场阴影,他去看了医生,并接受了治疗
他积极生活和工作, 到了大学毕业, 他才发现自己存了笔不少的钱, 三年前, 他想着何时能用这笔钱让自己安身立命
现在, 他经营着这家花店
这就是关于东野星原的小故事

你好,这里是万物光明
阅读了前几段文字,感觉怎么样?
极具私人色彩的措辞,任性的分段,你还得读地习惯么?
希望有更多小兽能和我互动呢,可以交换彼此的意见,在我的字里行间,留下你的印记
在今天的兽圈里,谄媚于性,轻浮的感情基调似乎成为了主流
我,立志要表达一种宏大的情怀
去描写如水泥地般寒凉的真实,去打开难以言述的扭捏,去挖掘真实而热忱的爱
请和我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们一起去为兽文化,注入新的能量

(会稽省,武林市,上沙大学城,会稽经济学院)
“诶?一号线怎么分了两条?”
犬兽少年在地铁线路图前驻足,黑色背包,蓝色旅行箱,还有一叠被子
“嗡——嗡——嗡”
“喂?”
“学弟你好,我是你的班助,你现在到哪了?”
“喔喔!你好你好,我在地铁站里,正在看怎么坐到学校。”
“那好,你到了之后打这个电话,我会带其他同学去接你的。”
“太谢谢了,不过东西还不多……可以问下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吗?”
“预报到时候你在网上填了电子档里,我们会对新手的手机号进行收集,以便联系,还有什么其他问题吗?”
“没有了,到了之后我会主动联系的,请放心。”
“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义不容辞。”
行李不多是骗人的,但少年有些腼腆,在确定好目的地后,踏上了属于他那节的车厢,飞驰在幽暗的地下
“文海北路”

他到了
“会稽金融学院的同学!”
熙熙攘攘的出站口,许多身着志愿者马甲的学生
“同学是新生吗?”
其中一个编者马尾的猫女生箭步逼到少年面前,伸手过去接行李
“是的,不过我是经济的”他尴尬地笑了笑答到
“没事,给我吧,我带你出站”她一把接过去,敏捷而利落
“你们学校往这个b口出,上去直走就是你们学校大门了”
“好,谢谢学姐”他接回行李
“没事,小事”
扶梯缓缓上升,在少年的眼里,地上的阳光迸射,让站口无法直视,他抑制不住向上的冲动,一步一步登着上升地阶梯,空气毫不吝啬地涌进肺,氧分子置换出陈旧的二氧化碳使肺泡焕发生机,近了,近了,近了,近了,近了!

太阳盛大,阳光强烈
青春蓬勃,万物温柔
行人匆忙,熙熙攘攘
少年的眼角涌出了泪,一两滴在了他的铭牌上
“吴钦”

“我……我告诉你。”
低血糖,早上,这碗稀饭就像钓鱼的钓钩,仿佛提醒了身体正在忍受更大的饥饿
“我去给你拿糖,等我一下!”刘昊宇迅速抽身到厨房,熟练地从壁橱摸出一袋冰糖
“我现在跟你说正事!你他妈!”
罗玺玉放手打开了那只喂糖的手
“你就是我的鸭子,我就是玩你,晓得了吧?”

左手撑着头,右手扶着床头柜,罗慢慢靠坐在床上
一吼声
“我,现在玩腻了,给我滚!”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你先吃糖,快点……”
刘昊宇拾起袋子,还剩一些冰糖在里面,说
“……我等下去买巧克力,你这没有”
“滚啊!”
“滚啊!我他妈叫你滚啊!”

@万物光明:

“我……我告诉你。”
低血糖,早上,这碗稀饭就像钓鱼的钓钩,仿佛提醒了身体正在忍受更大的饥饿
“我去给你拿糖,等我一下!”刘昊宇迅速抽身到厨房,熟练地从壁橱摸出一袋冰糖
“我现在跟你说正事!你他妈!”
罗玺玉放手打开了那只喂糖的手
“你就是我的鸭子,我就是玩你,晓得了吧?”

左手撑着头,右手扶着床头柜,罗慢慢靠坐在床上
一吼声
“我,现在玩腻了,给我滚!”
“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你先吃糖,快点……”
刘昊宇拾起袋子,还剩一些冰糖在里面,说
“……我等下去买巧克力,你这没有”
“滚啊!”
“滚啊!我他妈叫你滚啊!”

(帝都,水碓子小区)

@万物光明:

(帝都,水碓子小区)

我可以!!!

@万物光明:

你好,这里是万物光明
阅读了前几段文字,感觉怎么样?
极具私人色彩的措辞,任性的分段,你还得读地习惯么?
希望有更多小兽能和我互动呢,可以交换彼此的意见,在我的字里行间,留下你的印记
在今天的兽圈里,谄媚于性,轻浮的感情基调似乎成为了主流
我,立志要表达一种宏大的情怀
去描写如水泥地般寒凉的真实,去打开难以言述的扭捏,去挖掘真实而热忱的爱
请和我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
我们一起去为兽文化,注入新的能量

期待!

真的写的超棒!交织起来可以做短片集了!

(魔都·斯南公馆附近的Sunbucks)
希望你还没忘记他
东野星原
还有点东西
关于他的日记
这是他抗艾时的日记,他从那时开始写日记
然后就没写了,因为人家慢慢治好了嘛

………………
“201x,10月15号,晴天”
“已经出现了发病的症状,早上起来发热,发烧了,先给辅导员挂了个电话请假,下床时候踩空了一跤,把全宿舍的人都吵醒了。我想体温计是在抽屉里面,但是找了很久没找到,我要出门了,去医院开点退烧药,把这个段时间挨过去……”

“201x,10月16号,晴天”
“上医院花了蛮多钱的,大学生医保只能先垫付,今天要去财务室交医院发票吃报销,烧退了一些,37.8,比昨天38.6好多了,新的体温计,原来那个实在找不到了,今天不能请假了,他问我身体怎么样,我告诉他发烧了,他显得很为难的样子,我安慰他说没什么,不过要尽量在周末之前完全退烧,打不了工就很难应付之后的病了,一个发烧就这么费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