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从独目犬到夺目犬》

感谢各位抽出时间来看我的文章。
文笔不太好,希望大家能喜欢。
文章是写一只喜欢收集别的生物的眼球的阿拉斯加犬兽人的故事。作为为数不多拥有魔法的犬兽人,他已经经历了两次亲人的离别……
或许上天从一开始就喜欢折磨他吧。

第一章
“哇!”一个脸上带着画了许多眼睛的鬼脸的人类小孩子突然从犬卓良的面前出现,听她大叫的声音,似乎是个女孩子。
“啊!好可怕!”犬卓良假装被她吓到,双爪捂住眼睛,不过他偷偷留了一点缝隙,看看这个小家伙接下来会怎么样。
“犬哥哥,是我啦。”那个小女孩拿下面具,笑嘻嘻的看着他。
“唔?”犬卓良假装自己被吓傻了一样慢慢把手从眼前移开,“是……是铃兰呀……你干什么吓唬犬哥哥呢?我还以为见到百目鬼了呢。”说罢,犬卓良单膝跪下,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嘻嘻,过两天不是愚人节嘛,所以我自己做了这个面具,打算那天拿到学校去,吓唬吓唬同学们呀。”铃兰笑嘻嘻地说着,然后把面具递给犬卓良,“犬哥哥,你说说这个吓人吗?”
“很吓人呢。是你自己做的吗?”犬卓良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着问道。
“嗯……这个眼睛是我在我妈妈的帮助下画的,面具是我和我爸爸一起做的。”小女孩认认真真地解释着,看上去非常可爱。而且她那一双水灵的纯黑色双眸……不行,我不能……
犬卓良努力抑制住自己心里那邪恶的低语,将它死死压在心底。
“很棒哦,好了,时间不晚了,小铃兰快回家吧。用不用犬哥哥送你回去呀?”
“不用,犬哥哥,我已经是大孩子啦,可以自己回去哦。”小女孩说完,转身离开。她跑了一小会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向犬卓良挥了挥手,然后再跑回家。
犬卓良也挥了挥手向她告别。
正当犬卓良起身想离开的时候,他听到小女孩大声的尖叫。
犬卓良意识到不对,立刻去看发生了什么。
只见两个人,正不怀好意地跟小女孩说着话。而且其中女性的手正往小女孩的方向伸去。
“住手!”犬卓良走了上去,大喊道。
“你是谁啊,老公,你认识他?”其中一个女性说道。
“不认识。”另一边的男性说道。
“你干什么!这是我们的女儿,我们在哄她罢了。”女性对犬卓良大喊道。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我可是她的班主任。那我问你,小家伙叫什么名字?”犬卓良把爪子伸进衣服口袋,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咽了一口口水,看来不得不用这个了……
“这个……”两人顿时语塞。
“她是我们的孩子,叫什么凭什么告诉你!你这个狗东西别多管闲事。”
“你说谁是狗东西?有没有一点素质?确实,犬在你们人类的嘴里叫做狗,但是这不是你侮辱我们犬兽人的借口!”一听到别人说自己是狗的犬卓良心里瞬间火冒三丈,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小铃兰,你背过去,闭上眼睛,不要看。等我叫你睁开眼睛你再睁开眼睛,听明白了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缩在墙角。
“啧……坏我们好事……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女人和男人各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然后朝着犬卓良冲过来。
“不自量力。”犬卓良不慌不忙地将左手伸到左眼旁边,然后指甲围绕着左眼球直接扣了进去然后慢慢把眼球连带视神经一起拉了出来。
犬卓良用力拉断视神经,再把还连接在眼球上的视神经扯断,扔进垃圾桶里。
男人和女人见犬卓良如此一顿操作,愣住了。
犬卓良的左眼眼皮还是睁开着的,但是没有眼球的眼眶只剩下了空洞,还能看见从里面伸出来的视神经。不仅没有血流出来,犬卓良似乎也没有感觉到疼痛。
“你们的眼睛真好看,但是你们不配拥有!不如给我吧!”犬卓良手里的眼球漂浮了起来,它还在动,就像是真的眼睛一样。
“鬼啊!”女人大惊失色,连忙扔了刀,吓得双腿瘫软坐在了地上。
男人虽然也被吓到了,但是他似乎没有退缩的想法。他把刀举在前方,双手握住刀柄,向犬卓良跑了过来,并大喊着:“我才不信什么妖魔鬼怪!”
犬卓良笑了一下,手里漂浮的眼球似乎已经盯上了那个男人。
就在那个男人即将接近犬卓良的时候,眼球突然从正面发射出一条深紫色的像是绳子一样的细长物,绑住男人的双脚让那个男人重心不稳而跌倒。手里的匕首也因为突然跌倒而被他扔了出去。
细长物不断从眼球里发出,慢慢把那个男人的胳膊手臂双腿和嘴巴都缠了几圈,不让他动也不让他说话。
犬卓良让眼睛漂浮在身边,然后走到男人面前,看着他。
“嗯,一双棕眸,里面尽是一些邪恶的目光。虽然我有了很多棕色的眸子,也有了你这种人的情感留在里面的眸子,但是我觉得,这双眼睛,长在你身上根本就没有用!”说着犬卓良慢慢把手凑到那个人的眼睛旁边,手掌发出深紫色的颗粒飘入那男人的双眼里。男人发出痛苦的尖叫,而女人还在那里吓傻了一般瘫坐着。
等犬卓良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就把爪子伸入那个男人的眼眶,用指甲握住男人的左眼,慢慢把它拉出眼眶,然后再用力扯断视神经。
鲜血慢慢从男人的左眼眼眶流出,男人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惨叫。
犬卓良慢慢把男人的另一只眼睛也扣了出来。
男人禁闭着眼皮,鲜红色的血液从男人双眼眼角流出来。没有眼球的衬托看着眼皮就知道已经没有眼球存在了。
犬卓良看了看手里刚刚夺来的一对双眸,笑了一下,看向女人。
“现在……该你了……”犬卓良用他留在眼眶里的那个深紫色的眸子看着吓得失禁的女人,慢慢走了过去……
“犬哥哥!是你吗……”小女孩只听见了男人和女人的尖叫,随后似乎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了。
“当然是我了。好了,现在睁开眼睛吧。”犬卓良把小女孩放在地上,敲了敲面前的门。
开门的是小女孩的母亲。她的母亲很惊讶身为小女孩的老师的犬卓良怎么会来家访。
犬卓良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然后忠告了一下女孩家长不要让孩子单独一个人出去什么的,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推辞掉小女孩母亲的好客,和小女孩道别后离开小女孩家。
当犬卓良走出那栋楼,看着救护车把那两人抬走,嘴角列出一丝笑意。他把左手伸入上衣口袋里摸了摸里面黏黏滑滑的四个球形物体,转身朝着来的方向离去。

哇,大大高产,期待

第二章
犬卓良——这只犬兽人的名字。
看过他的人几乎都被拿走了双眼,因此他还有个他自己认为特别适合他的代号——夺目犬。虽然总会有人提及是一只犬兽人夺走了他们的的眼睛,但是没人能准确说出犬卓良的名字和形容出犬卓良真正的样貌。于是久而久之,大家便用“夺目犬”这个代号来代表某只喜欢夺人眼球的犬兽人……
回到家里,犬卓良伸手从口袋里拿出那四只眼球。四只眼球被注入了他的力量,已经可以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个体存在了。
犬卓良握住手里的四只眼球,走到一个书架旁边。
书架上除了摆满了书之外,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那是一个奖杯底座一样的东西,但是却没有奖杯在底座上。因为那上面放的不是奖杯,而是……
犬卓良用空出来的右手将自己的深紫色的右眼拿了出来。右眼和左眼相比,右眼缺少了视神经……或者说他的右眼根本就没有视神经相连。
空洞的右眼眼眶内是黑暗的,即使外面光线还很强,也看不见犬卓良右眼眼眶内部的确切情况。就好像黑色的深渊,一眼望不到底……
犬卓良把自己的眼球瞳孔面朝他放在底座上,脱离了主人的眼球似乎是活物一样摆动了几下找准好了位置,然后便发出淡淡的紫光,打开了一道紫色的隐形门。
犬卓良拿着今天夺来的四只眼球,打开隐形门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非常大的房间。这个房间是圆形的,中心部位是空出来的,而周围的紫色墙壁上挂满了架子。架子上一个接一个是和外面放着犬卓良右眼的一模一样的底座,而近乎80%的底座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眼球。
各种颜色的虹膜的眼球,或者流露着各种神情的眼球,杂乱无章地被摆放在那些架子上。这里的眼球都是犬卓良收集来的,确切的说……是他夺来的。
犬卓良把手里的四只眼球随便放在空的底座上,然后走到门口正对着的地方,用仅剩下的一只眸子看着与其他底座有些距离但与其他两个底座相连的三个底座,上面分别放了两只玻璃体发灰的纯黑色双眸,和一只似乎和犬卓良右眼相似的深紫色虹膜的眼球。
这三只眼球的来历,犬卓良这一生都不会忘记。从他被收养的那一刻起,他似乎就注定了自己此生就要孤独一生的生活。
没错,他是被收养而来的。不过他并不是从小就是个犬兽,相反地,他之前就是一只狗,即人类的宠物。
原本的犬卓良,是一个人类家庭的宠物。虽然他忘记了原本主人的家,也忘记了自己以前的名字。
他陪伴了他原来的那个小主人整整十二年。
从小主人出生后不久,年幼的他就被一个人类从宠物店买走了。
他一起和他原来的人类小主人长大,当他已经成年后,便担任起了和小主人玩耍的责任。
小主人很喜欢跟他一起玩,虽然时不时会从他的身上抓下一手犬毛,或者揪着他的耳朵让他发出疼痛的喘息,或者爱不释手地玩着他的尾巴……
作为一个有些通灵性的狗狗,犬卓良很好地扮演者一个玩伴和保姆的工作。
但是一只狗狗的一生对于人类来说,还是太短暂了。
十岁之后,还是狗狗的犬卓良被发现视力正在退化,以前很活泼的他慢慢地变得不再活泼了,他特别喜欢趴着一个角落,或者趴在自己的狗窝里一动不动。
有一次,在人类不注意的情况下,他在防盗门被打开的那一瞬间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虽然他原本的人类主人追了出来,但是很快就被甩了一大段距离。
从此,还是狗狗的犬卓良过上了流浪狗的生涯。
由于视力不好,犬卓良着重训训练自己的听觉和嗅觉。虽然自己已经在走下坡路,但是生命还在,自己就必须努力活到自己死去。虽然自己可以在原主人家安乐死,但是他似乎不想看见他人类主人因为自己的死去而伤心。
过上了流浪狗生涯的犬卓良并没有好到哪去,首先食物就是个大问题。虽然城里的垃圾桶里有人会丢一些吃完的骨头,但是对他来说,几乎一天都在找食物,吃东西的循环之中。
其次,就是熊孩子了。
石头砸,弹弓打……原本是人类的朋友,变成流浪狗之后难道就这么卑微吗?即使自己想逃不理会他们,那些熊孩子也会追上来。若咬伤他们,自己也遭殃。再说视力已经急剧下降的他,只能通过嗅觉和听觉和仅仅残存的视觉辨路,那些飞来的石头,几乎没有一个是被还是狗狗的犬卓良躲掉的……
传来的疼痛让他再也不想逃了,他要报复他们,让他们知道作为犬科的他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且到了没人要的地步,但是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再怎么能降低底线的人也会有被碰触底线的时候,何况一只狗狗呢?

【总是觉得自己的文章写的奇奇怪怪的】
第三章
够了。
还是狗狗的犬卓良已经无法忍受这种痛苦了。
他每天还是会被一些熊孩子扔石子攻击,但是,犬卓良却不会再退缩了。既然无法用假装愤怒的低吼使那些熊孩子害怕,那只能上前吓唬他们了。
每一次,犬卓良都会被乱石打回来,但是他已经和以前总被石头砸不一样了。他就好像突然变了,听力和嗅觉经过自己的训练变得格外的敏感。
不知过了多久,这只狗狗已经能闭着眼睛听到石头划破空气的时候而产生的细微的声波。即使再多的熊孩子,他根本不会再因为乱石雨而身上青一块紫一块。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无可忍了。
他咬伤了一个熊孩子,但随之代价的是,他的右眼被弹弓射中,原本视力比左眼要强一些的右眼鲜血直流,已经完全废掉了。那时的他基本上靠着右眼微弱的视力观察附近,现在他完完全全地算是什么也看不见了。即使左眼依稀还能感受到光的存在。
他想逃,可是已经无法逃了。视力几乎废掉了的他只能趴在那里,慢慢等死。饿死也好,被人类打死也罢,他不想再受罪了。
他听到几个稚嫩的声音和大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似乎是被自己咬伤的那个熊孩子的家长来找他的麻烦了。
早就知道的。
犬卓良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
可是,他等了很久都没有等来死亡。反之,他听到了一个人似乎在和那个人交谈着什么。不过他根本没办法理解人类的语言,更何况自己当时还是一只“罪大恶极”的流浪狗。
……
不知何时,他感觉自己被抱了起来。那不是自己的原主人,气味不一样。
他也没有反抗,反正已经是一只将死的狗了。或许被扒皮,或者被吃掉……不过一只流浪狗有什么用处?
他被一个人类带到了一个房子里。当时他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似乎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抱走他的是一个女性。确切的来说,是个少女。
“真是个可怜的狗狗。”那个少女抚摸着犬卓良的头说道,“已经成为这样,我也救不回来了啊……”
她是一个……兽医?
“看来只能……”
那个少女把手放在了犬卓良的右眼上,然后两指扣了进去,把犬卓良已经废掉的右眼挖了出来,然后用一把似乎是剪刀的东西,深入犬卓良的右眼眼眶内,剪断了里面的视神经……
犬卓良反抗着,没想到这个人类竟然比其他人还可怕!
“诶,别动啊,糟了!”少女不知为什么惊讶了起来。
……
那个时候,犬卓良只感觉到右眼无比疼痛,而且似乎还有很多很多液体从眼角流下来。
那个少女用手把犬卓良的左眼和右眼眼眶捂住,随后手掌似乎发出了淡紫色的光芒……
“嗷呜!”犬卓良因为双眼的部位刺痛而惨叫着。这个人类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当少女把她的双手都拿走的时候,犬卓良已经完全睁不开他的眼皮了,右眼先不说,就连左眼都痛的睁不开了。
在他晕过去之前,他感觉到,自己的右眼眼眶里,被塞进来了什么球状物体……
……
“嗷呜……”犬卓良睁开双眼,忽然发现自己的视力好了起来,而且嘴里发出的声音……犬卓良坐起身子,看着四周。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异样,他伸出爪子,发现自己的爪子变了,就好像……人类的手掌。
他下了床,忽然因为重心不稳而摔倒在地上。
“嗷呜……”犬卓良爬起来坐在地上,看着四周。
“啊,你终于醒了啊。”一位少女听到奇怪的声音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犬卓良说道,“竟然从兽变成了兽人,还真是少见呢……”
“嗷呜?”犬卓良虽然能听懂她的话,但是不理解其中的意思。
“小家伙,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了哦,我会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兽人的。就先从直立行走开始吧。”
说罢,少女上前抱起犬卓良,然后让他两只脚站立起来。起初双腿站立都不行的犬卓良慢慢就找到了感觉,能站很长时间了。
学会了站立,就要练习直立走路了。
一遍……两遍……
站起来又摔倒,倒了下去又被抱起来继续练习行走,少女就像是一个母亲一样,耐心地教着面前这只小阿拉斯加犬兽人如何直立行走。
几天之后,在少女的耐心教导下,小犬兽人不仅学会了走路,还学会了奔跑。虽然跑的时候可能会重心不稳而摔一跤……

第四章
……
犬卓良看着面前那个深紫色虹膜的眼球,脸上洋溢起幸福的微笑。这个眼球,是自己成为兽人后那个少女亲人的眼球啊……
“谢谢你给我新的生活,子珏姐姐。我一定会找到能复活你的办法,不惜一切代价……”犬卓良说着,看向四周,还有很多的底座上没有摆放眼球,看来还有很长很长时间自己才能……
或者永远不可能。
犬卓良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那个深紫色的眼球。然后转身离开密室,关上门。然后走到放在书架底座上的那个自己的眼球的面前,拿起那个深紫色虹膜的眼球。
紫色的光芒在犬卓良接触眼球的那一刻就消失了。随之消失的是进入密室的门。
犬卓良抬起头,刚好看见书架上方挂着的一面镜子,刚好可以看见犬卓良的镜像。
没有了眼球的右眼眼眶内,是那么空虚。
犬卓良把眼球装进眼眶内,闭着眼睛调整好后再睁开。
左灰色右深紫色的异瞳双眸,就是他获得新生的标志……
当犬卓良成为一个小男子汉后,子珏就开始传授犬卓良这个赋予眼球生命并掌控它的能力。子珏把这种能从他人那里抢夺眼球的能力叫做夺目术。子珏一直强调不能在太多活着的人的面前使用夺目术,要么把看见自己会这种能力的人的眼睛全部拿走,要么就不要轻易使用。但是使用自己的眼球作为武器是可以的之类的劝诫话语。
犬卓良起初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他很听话,总是找一些死去的动物作为练习夺目术的目标。
或许因为拥有一只子珏的眼球的缘故,犬卓良对这种能力表现了和子珏一样的天赋。子珏只要向犬卓良演示一遍他就能学会,并且还不断为子珏创造惊喜……和惊吓。
到了上学的年纪,早上上学学习,晚上放学回来和子珏一起吃完晚餐后,犬卓良和子珏一起在他们家的后花园里练习这种少见的能力。
有一次,犬卓良问子珏他的名字是什么。
子珏这才想起来,自己一只叫他小家伙,没想过名字这件事。于是,子珏就想办法给他取个名字。
他属于犬科,所以姓氏就定位犬。而名字……
天生对这种能力表现出极高的天赋,卓尔不凡;而子珏也希望他能做一友善的犬兽人,贤良方正……
就叫卓良吧。
卓尔不凡,贤良方正。
犬卓良终于有了自己的名字,而且里面还有着子珏赋予他的寓意在里面。
有了名字的犬卓良很是兴奋,他终于能在别的小伙伴问他叫什么的时候,告诉自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了。
日复一日,犬卓良在慢慢长大,而子珏却在慢慢变老。
子珏似乎在犬卓良记事起,就丢失了她的右眼。她的右眼眼皮会随着左眼眼皮一起眨动,但是右眼眼眶内根本看不见和她左边那深紫色的眸子相似的眼睛。里面空洞一片,就好像无尽深渊。
在犬卓良的记忆里,子珏似乎从来没有成婚。或者说她成婚过?自己根本不知道。当自己刚刚步入高中的时候,子珏就已经没有了在他小时候那美丽的容颜了。
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她的皮肤不再那么水润,而是起了皱纹;皮肤也不再光滑,变得粗糙;原本白净的皮肤也被岁月染成了淡黄色。
而她那一头淡紫色秀发,也渐渐退了色成为一头白发。
唯有那只深紫色的左眸,没有任何变化。一点点都没有。
知道自己命数将尽的子珏和犬卓良说出了他的过去,并且也道出了自己丢失的右眼就在面前这个犬兽人的眼眶里。
犬卓良想把眼球还给子珏,但是被她拒绝了。她以“因为长时间在你的眼眶里,所以它已经属于你而不属于我”为理由,让犬卓良以为这只眼球已经完全归犬卓良所有了。
并且在犬卓良还是狗狗的时候,她发现犬卓良视力下降的原因是感染了一种名叫“眼虫”的魔法小虫,那种虫子会寄生在生物的眼睛里,汲取眼球的精气而获得活着的力量。当一个生物的眼球的精气完全被它们吃光之后,被寄生的眼球会完全失去感光作用,结构完好却双目失明,大概率是眼虫的杰作。而且被眼虫吸收了精气的眼球有个独特的特质:不管是什么颜色的虹膜都会和玻璃体一起变成灰色。
而犬卓良则感染过眼虫,导致他左眼的颜色是灰色的。不过玻璃体没有变成灰色,或许是因为感染时间的问题。
毕竟一个眼虫要完全吸收掉一个眼球的精气,最少也得需要五年时间。而去除眼虫的方法……
……
在子珏为犬卓良将关于眼虫的事情的时候,她已经很虚弱了。就让她要将眼虫除去的方法告诉犬卓良时,她感觉到困意涌上了心头。
她睡了过去。永远地睡了过去……
青年的犬卓良怀着痛苦的心情,为子珏办理了葬礼,并且因为子珏的遗愿,让犬卓良夺取她的左眼作为收藏物。
那是犬卓良夺来的第一个活着的人的眼球。在子珏完全地睡去之前……
此后,犬卓良努力念书,然后成为了一名和幼儿打交道的教师。
他很喜欢和小孩子们一起玩耍。不过他的内心一直在诱惑他夺取那些小孩子的眼球。他也一直抑制住内心的想法,送走了一班又一班的孩子。
虽然……有时候犬卓良不得不夺走某些人的眼球。
难怪子珏一直提醒他不要轻易夺人眼球,因为会上瘾。
早上还是温柔老师的犬卓良,晚上就是无情的夺目犬。他夺走了一个又一个人的一双又一双眼球,作为自己的收藏物摆放在自己的储藏室里。也就是那个原本属于子珏的秘密房间的房间。
后来,他能抑制住自己内心想夺走好看眼球的欲望。现在的他只会对坏人下手,比如刚刚那对夫妇。
原本以为自己就会这么下去直至终老,直到她的出现打破了犬卓良的一切……

高产嗷[doge呵斥][强]

@ARX233:

高产嗷[doge呵斥][强]

我迟早得肝硬化

第五章
她是人类,也是犬卓良的初恋。
作为这个城市第一位兽人教师的犬卓良……怎么说?那些人类家长很难信任他。毕竟身为兽人,他们不确定这个兽人老师能不能带好他们的孩子……或者说教的知识是不是应该是人类需要的。
所以,当他带班的学生家长知道犬卓良是个兽人的时候,几乎可以说是联名上书想换班主任。因为他们不确定犬卓良教授孩子们的,是不是人类需要的知识。
刚刚成为教师第二个年头就被学校安排去做班主任,犬卓良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得好。虽然是小学教师,他带的二年级的孩子们正是最活泼的时候,万一出了什么问题犬卓良都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担负得起责任。
于是犬卓良也和校长商量过,让自己作为科任教师比较好。
不过校长却鼓励他说,以后总是要尝试作为班主任的,他相信犬卓良能做好这个班主任。低年级不需要教授太多的知识,只要教一些基础就好,基本上都是属于让孩子们适应学校的环境,更何况还是二年级的孩子。
确实,刚刚二年级的孩子是最活泼的时候,但是他们相比再低的年级要好带一些,比较高的年级考虑的事情也不多。而且自己还是一只犬兽人,应该会和孩子们打成一片……
希望如此……
而且犬卓良受到了她的鼓励,也坚定起了信心能带好这班孩子。
她叫万月,在犬卓良第一次当班主任的时候,她被分配到了一年级作为班主任。
她是个人类,留着一头黑色的过肩长直发,一双纯黑色的双眸,带着黑框眼镜,樱桃色的双唇,皮肤白嫩细腻,活脱脱一个标准的少女。
“没关系的。”万月对犬卓良说道,“我就在你们班旁边,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可以了。我已经带了两年的一年级了。”
犬卓良点了点头。微笑着并没有回答。
作为一只雄性犬兽人,自己竟然被一个少女安慰了……还真是……
新的学期不久后就开始了。几天后,担心自己根本不能做好这个班主任的犬卓良发现自己完全是多虑了。
孩子们很喜欢他这个犬兽人老师,而且有一些大胆的小家伙还想摸摸他的尾巴。
犬卓良笑了一下,说只要他们听话,把老师吸秃都没问题。
这个方法确实不错。
犬卓良很快就和学生们打成了一片,还有些大胆的小家伙总会偷偷去摸摸他黑白相间的尾巴。该上课上课,该玩就玩,犬卓良好像不是一个老师,而是一个身体长大心里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
上课时间就用搞笑的段子来讲授知识点,下课的时候或许看看书,写写教案,或许还会去和那些小家伙们扔扔沙包,带他们一起玩跳大绳等游戏。
作为老师,犬卓良是很看重写字工整度的。如果不合他的要求,他就直接撕了本子让他们重新写。但是他却不生气,而是耐心教导被他罚重写作业的小家伙如何写好字。如果作业太多,他还会宽限一下,但是如果超过宽限时间,那他就绝对不会客气。
当然,惩罚很不符合常理,或许是孩子们都喜欢摸摸这个犬兽人老师的尾巴?反正,如果超出规定时间还没交上作业的,老师就会在那个孩子的面前说哪个小家伙没有完成老师规定的任务,就不让摸尾巴,或者不让他和自己玩一个星期等小惩罚。
当然,有惩罚就有奖励——即星星计划。
他用一张特大的纸列了一个很大的表,上面是全班同学的名字,然后又买了很多星星贴纸,每周班会课都会对上一周进行简单总结并且为一些小家伙的名字后面贴上星星贴纸。得到最多星星贴纸的时候在期末结束返校时会格外获得犬卓良自费的小礼物。
当然作为二年级升级就到三年级了,犬卓良会送钢笔或者笔记本什么的,笔记本上会写下评语。
看来做班主任还是很快乐的。
当然,有时候他也会遇到困难。不过总会有人帮他,就是在他隔壁的班主任——万月。
反正别的班有些小家伙们就很羡慕嫉妒恨二年级的小家伙们有犬卓良这个老师陪他们一起玩游戏之类的,有时候体育课活动课撞在一起了,有些大胆的都会去问问犬卓良能不能带他们一起玩之类的话。
当然,犬卓良是不会拒绝的,人越多越有意思。
等到了放学后,犬卓良把所有小家伙送走才会下班回家。
而回到家里的犬卓良,就立刻变了一个人……
他卸下自己的灰色眸子,然后再安装上新的颜色的眸子,出去作为夺目犬夺取被他认为是好看的人的眼球……
而被夺走眼球的人,在描述是谁做了这些事情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犬卓良,但是唯独有一点不一样。
——异瞳的颜色。
被夺走眼球的都共同指出是犬兽人,阿拉斯加犬,身高和犬卓良差不多190CM,身材也和某某学校的犬兽人老师一样……
唯独眸子。
当然,别的人都确定他看见的右眼是深紫色的,但是对于左眼的描述可以说是五花八门:黑,淡蓝,海蓝,天蓝,金,翠绿,银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