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王小宝的异界旅行》

首先我刚入圈不久,对兽圈文化了解不多,但有热度就要蹭嘛,看的小说不多,而且文笔也不是很好,就写着玩了QAQ,望谅解
Ps:本文章由黑大帅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严禁转载

“阿嚏”,王小宝是被冻醒的。闭眼之前还是焦热的夏天,转眼却身处一片雪地之中,身上也不知哪里多了些奇怪的服饰。类似原始部落祭祀所穿的粗衣,上面画满了各种颜色的花纹,类似某种图腾。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就睡了一个午觉这么就到这种鬼地方了,“难道我穿越了?”一阵冷风吹过,王宝收起了杂乱的思绪,站起身准备先找个地方取暖。环顾四周,由于下着雪,再加上近视的原因,可见的范围只有一小片。没办法,王小宝只好自己摸索着前进。不一会,王小宝的前面传来了轰隆隆的响声,意识到是雪崩的王小宝立马转身就跑,不出几步,王小宝就被大雪湮没,再一次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王小宝在一个山洞中,声旁的烈火哧哧的烧着,却不见有任何助燃的东西。王小宝下意识的靠近了火源,想看清楚到底什么东西在燃烧,洞穴深处传来一声低沉的声音:“醒了?”(别问我为什么全宇宙都在说中国话)王小宝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眯着眼向着洞穴深处望去:一个身型壮硕的“人”走了出来。待看清楚这人后,王小宝脑袋空了。眼前这人,全身几乎全部覆盖着厚大的鳞片,身上穿着粗布制的衣服,背后粗壮的尾巴左摇右晃显倒显得可爱,五根手指都长着尖锐的指甲,然后那些认为可爱的念头就烟消云散了,头则完完全全是那种神话中龙的样子。王小宝已经傻眼了,那人慢慢的靠近,凑到王小宝的身旁左右观赏着,王小宝的脸和他的脸只有一指的距离,他那粗大的鼻孔中呼的气带着一种类似龙诞香的气味,王小宝在这沁人心脾气味中逐渐意识涣散,然后那人伸出舌头,在王小宝的脸上舔了舔,王小宝立刻回过神来,下意识往后退去,那人也跟着靠近,王小宝靠着墙壁,看着那长满疙瘩的舌头又伸了过来,王小宝闭上眼,心中默念了一百遍“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然后另一边的脸也被搞的黏糊糊的。那人吧咋吧咋嘴,“嗯,味道还不错,就是长的有点奇怪。”王小宝咽了口唾沫,试探性地问到“那…那个,这是什么地方啊。”但那人似乎根本不想搭王宝的话,又看了几眼后就回到洞穴深处去了。王小宝连忙站起身来,撒腿就朝洞外跑。大概跑了五分钟,已经看不见那个洞穴了。王小宝大喘着气,看着周围白茫茫的一片,全身一个哆嗦,心想:“被吃掉也比冻死强。”就又照着原路返回了。 王小宝蹲坐在火焰旁,肚子传来咕咕的叫声。他才想起今天还没怎么吃过饭,无奈,这冰天雪地的上哪找食物啊。然后,洞穴深处就就传来了烤肉的香味。王小宝os:吃饭要紧,就扶着墙壁,慢慢的向洞穴深处走去。这洞穴原深处原来更为空旷,只是通道显得狭窄了些,中间一块大红石头上面烤着一块巨大的羊腿,还滴着油。“咳咳”石头旁的那人咳了两声,王小宝这才注意到那个龙头人一脸憋笑的表情,然后撕了一块肉扔了过来。王小宝立刻跑上去接住,满足的啃起了这一块非常难嚼的肉。吃饱后,满意的擦了擦嘴,然后就看见龙头人锋利的牙齿一口就撕掉了那块肉,嚼了几下就嘬着尖爪,目光转向了王小宝这里。王宝吓得一身冷汗,那人先开口了:“本王是赤木(我不会起名字都是随便写的),从今天起,你就是本王的宠物了。”王小宝:“(⊙o⊙)啥?凭什么呀。”赤木若无其事的说:“那本王只好吃掉你了。”王小宝连忙摇头:“主人,你就是我的主人了。对了,鄙人名叫王小宝,家在陕北原上住,十六考得高中上,名数全班二十三。”赤木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小子,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吧?”王小宝立刻凑近说:“对呀,我就睡个午觉的时间,就到这种鬼地方了,主人您法力无边,可不可以送我回家啊?”赤木收起了呵呵的笑容,一本正经的说:“这个本王办不到。”王小宝有点失落,“不过你既然是本王的宠物了,本王就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王小宝一听,激动的问道:“主人是那个山头的大王呀!”“唔,本王是火源国的王,在风火两国战役中战败后到这养伤。”“切,原来你也没那么厉害嘛。”王小宝满满的嫌弃。赤木“……”王小宝明显感觉到赤木的神经绷得很紧,内心有点小自责,想安慰一下赤木,但看着全身厚实的鳞片,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安慰,而且赤木的体型比自己大整整一倍,再怎么也不能让他靠着自己哭吧,那样就被压死了。赤木看见王小宝悬在空中不知所措的小手,一脸疑惑的问“咦?你干嘛呢”。“你不是心情不好吗,我这不想着安慰安慰你嘛。”王小宝解释说。“什么啊,刚才本王的伤口复发了”说着赤木便脱下了身上的衣服,露出宽大的胸膛,胸口的鳞片看起来很柔软,没有后背的那么硬,然后就是那道深深的灼痕,一直从胸口延伸到小腹深处,王小宝正看的入迷,赤木打断了他色眯眯的眼神“帮本王守着洞口,别让别人进来。”说完,王宝便被一股气流吹了出去。 王小宝看着洞口呼啸的风雪,嘀咕到,哪有人来这种鬼地方呢。看着天渐渐黑了下来,外面的风也越来越大,嘶吼这扑向洞穴。王小宝往火边靠了靠,慢慢睡着了。

主角取这名字真的大丈夫吗

@rengrong:

主角取这名字真的大丈夫吗

TUT,我不会起名字嘛

第二章
丑时,风雪停止了嚎叫,深邃的天空透着幽蓝的光芒,银白的星河缓慢移动,这就是王小宝所见的夜。但他丝毫没有被这美丽的夜空所打动,因为他是被赤木拍醒的,赤木看起来气色很不错,脸上满是轻松的感觉,和下午所见到的那种略显紧张的感觉不同,多了分平易近人的感觉。王小宝赶紧摇摇头,努力告诉自己别被诱拐了,这可是火源国的大王,一不小心命就没了。赤木把小宝从地上提起来,不顾小宝的挣扎盯着小宝说:“本王叫你看守洞口,你却在这儿睡觉?胆子不小啊。”王小宝:“OVO,主人你听我解释啊…..”不等小宝把话说完,赤木就松开了手,小宝摔在地上,“哎呦”地叫了一声,赤木突然严肃起来,犀利的眼神望着洞外,旁边的火焰猎猎作响,小宝顺着洞外望去,只能迷迷糊糊看见远处不断有一个身影在靠近。赤木收起目光,用右手在左臂上扯下一枚鳞片,塞在了小宝手中。小宝都惊呆了,赤木左臂虽然因为刚才的举动变得血淋淋的,但是全身的鳞片却像活的一样开始蠕动,马上就把那块伤口给包裹住了。小宝还来不及反应,赤木就化成一团火消失在洞外了。洞中的火焰也随之熄灭了。小宝看着手中这块和手掌差不多大的鳞片,这红鳞散发着微微的红光,握在手中还热热的,接着,鳞片仿佛受了惊吓般开始蠕动,紧贴着小宝的皮肤在全身游动,眨眼就消失了。王小宝有点纳闷,这该不会是什么诅咒之类的吧。
远处的身影即刻而至,一头穿着银白盔甲的熊出现在洞口,他马上注意到了王小宝,走过来围着小宝转了两圈,疑惑地问道“你是原始国的人吗?怎么连毛也没长?”星光的亮度,王小宝看着面前这头巨大的熊人,短短的腿和宽大的身躯莫名有点可爱,浑身雪白的毛发和外面的雪一样白,他伸出手想要捏一下那软萌的脸庞,谁知熊人的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佝偻的猫型的老者,“放肆”老者带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厉声喝道。吓得王小宝立刻收回了骚动的手。
“好啦,黄叔,不要吓唬他了,我们是要把他带回去吗?”
“嗯,应该就是他没错了。”那个被叫做黄叔的老者说道。
王小宝一脸无语,大声辩驳到“你们都不问问我同不同意吗?”
“哦,你好,你愿意跟我回家吗?”白熊一脸殷切的问到。
虽然王小宝很想试试拒绝他看他是什么表情,但是万一他真的就这样转身走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雪山上,那可活不下去,而且这头熊真的很可爱啊,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使王小宝迫不及待地想要好好揉捏他圆鼓鼓的肚皮。于是就答应了。
老者拿出一个小瓶,把里面的水洒在的地上,然后地面就像水面一样,荡出一圈圈波纹。大白熊伸出他肉嘟嘟的手,示意王小宝拉紧他。王小宝迫不及待地握紧肉乎乎的爪子,毛发柔软而顺滑。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大白熊就拉着他跳入了那片土波里。夜,又重归宁静。
眼前一黑,他们就出现在一个小镇门口,整个小镇的房子都是那种木制的,整个镇子的房子都是差不多高的两层楼阁,由于是半夜的缘故,小镇街上没有一个人,整个小镇静的可怕,此时王小宝他们一行人踩在积雪上的声音就显得格外突出,仿佛是吵醒了这座寂静的小镇,远处一间阁楼的灯亮了起来,盖过了星空微弱的光亮,一行三人的身影被拉长,映在洁白的雪地上。他们的目标明确,就是那光亮之处。
打开门,迎接他们的是一个狐狸身形的姑娘,王小宝已经慢慢熟悉了这个世界各种不合理的设定,姑娘什么话也没说,微微鞠了一躬,像是怕打扰了这股宁静般,大白熊也是微微点头,什么也没说,就拉着王小宝上了楼,留下那姑娘个黄叔在原地做了一个哈腰。大白熊熟悉的走进楼梯口处的第一个房间,关上房门。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罗小黑(不是那只猫)”大白熊略带尴尬的说。
王小宝OS:“明明是一头北极熊,全身都是白的还叫罗小黑,这名字起得也太随便了吧。”
“我是王小宝,你叫我小宝就好了,对了你们说是来找我的是怎么回事?”
“嗯......,应该就是你。”罗小黑稍加思索后回答道。
“我一介凡人,找我干嘛啊。”
“父皇说有人误闯了北冰山禁地,就派我把他带回去,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
“什么,那是禁地啊,那应该很难进去吧,那......没什么特殊的魔法阵吗,我难道不会中什么诅咒吗?”王小宝想了想,决定隐瞒赤木的事。
“也没什么诅咒,就是那里灵力太纯净了,普通人会因为积攒在身体里无法吸收而爆体而亡,所以父皇让我去带回闯入者。”罗小黑解释说。
王小宝倒吸了一口气,看着罗小黑面无表情的样子,就忽然想起自己家那不靠谱的老爸,每回出去就是喝酒,就因为父亲这臭习惯,母亲在自己十岁时喝了农药自尽了,从此父亲更加不知节制了,喝醉了酒回家撒酒疯,总是在家嫌弃自己干啥啥不行,也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他的亲生儿子丢了。想着想着王小宝就抱头痛哭了起来。罗小黑立刻傻眼了,他也没见过别人哭,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就跟着蹲下来一脸真诚的望着王小宝,深黑色的眸子看不出一丝杂念,就是纯粹的黑色。王小宝看见罗小黑这么可爱的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拿手擦了擦眼泪,甩了甩手,自顾自向着房间仅有的一张床走去。
“哎,那是我的床啊!”罗小黑轻声喊道。
“那我睡哪啊,要不你来和我挤一挤。”王小宝打着心中的小算盘,得意的上了床,躺了下来。
“哦,那行吧。”罗小黑回答说。说着,罗小黑就脱掉了一身银甲,裸露的圆鼓鼓的小肚子被眯着眼的王小宝偷窥了个干净,下身只包裹了一块布,但形状很明显,王小宝心里乐开了花,眼不见物但心中有物(小声bb:不会被河蟹吧)。下一刻王小宝就后悔了,罗小黑巨大的身躯刚躺到床上,床立刻就被挤满了,王小宝被罗小黑挤得紧挨墙壁,然后,保持着一种奇妙的平衡,两人就度过了所剩无几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