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大猫《万圣节》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家有大猫《万圣节》
10月30日晚上,阿辽和三只猫做在一起看起了电脑。
阿辽:“虎爷,能往那一边挪挪嘛,地方有一点点小啦。要不,让石虎学长坐在你的腿上?” 虎爷:“不可能的,我怎么可能会让小猫坐在我的腿上。” 石虎:”喂!大叔,我不是小猫,阿辽,为什么你不让我坐在你的腿上嘛~“” 阿辽:"哎?你要坐在我的腿上,你看看虎爷同不同意吧。"(石虎学长向虎爷那边看去,虎爷一脸的杀气看着石虎学长。)石虎:"不,不要嘛,我就想坐在阿辽腿上看。" 虎爷:"你这只小猫,为什么如此的不讲道理?阿辽让你问我的意见,当然是不可能的,阿辽可是我家的乩童,怎么可能会让别人家的小猫乱坐呢?" 石虎:"大叔!你真的是小气哎~"虎爷:“你这种小猫…...”(石虎学长和虎爷在一旁打闹着。)克劳:"....阿辽,这是什么?"(阿辽向着克劳手的地方看去)阿辽:“哦,那就是万圣节的一种服饰啦。不过时间也过得真快哎,这么快就到万圣节了。”(石虎学长听到万圣节,急忙跑过来)石虎:“阿辽刚刚提到万圣节了对吧?”阿辽:“对啊,怎么了嘛。”石虎:“阿辽,万圣节的规则还记得吧~不给糖就捣蛋,快给我糖。”阿辽:“哎?学长,明明万圣节的日子还没到好嘛,11月1日才是万圣节啦,为什么现在就找我要糖啦,况且现在什么都没弄啊,我的衣服还没买的。”石虎:“啊?也对哦,那,阿辽别忘记咯记得要给我糖哦~”(虎爷凑过来)虎爷:“阿辽,什么是万圣节?”(克劳也投过来满脸的问号)石虎:“噗,你们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虎爷:“你这只小猫之前也不知道吧,你现在是拥有颜书齐的记忆才知道是什么吧。”石虎:“哎?好像也是哦~,之前我好像也不知道呢。那,阿辽给他们解释一下吧。”阿辽:“行吧。万圣节是诸圣节(All Saints’ Day)的俗称,本是天主教等基督宗教的宗教节日,时间是11月1日。天主教把诸圣节定为弥撒日,每到这一天,除非有不可抗拒的理由,否则所有信徒都要到教堂参加弥撒,缅怀已逝并升入天国的所有圣人,特别是那些天主教历史上的著名圣人。紧随诸圣节之后的是11月2日的诸灵节(All Souls’ Day),这一天缅怀的则是已逝但还未升入天国的灵魂,信徒们会祈祷他们早日升天。 ”(虎爷和石虎):“哎?是西方的节日嘛?那么拉古大哥应该也会的吧,毕竟拉古大哥说过自己是一条西方龙呢。”阿辽:“说的也是哦~拉古大哥应该会参加的吧。”克劳:“....阿辽,万圣节的衣服都是什么样子的。”阿辽:“哎?这个嘛反正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服装啦,我给克劳查一查图片好啦。”(克劳笑着)克劳:“嗯!”(阿辽查了一些万圣节服装的图片,克劳在一边仔细的看着,看起来克劳对这些带有一谢谢卖肉气息的服装很感兴趣的样子。这时,虎爷凑了上来。)虎爷:“阿辽,这些是什么?”石虎:“噗!大叔连这个都不知道吗,这些都是万圣节要穿的衣服啦。”(是我看错了,还是虎爷的眼睛盯着屏幕发光?)虎爷:“这就是你们万圣节穿的衣服吗,好奇怪的服装。”阿辽:“万圣节就是一些吓人的服装啦,当然最著名的还是“不给糖就捣蛋”啦。”(虎爷和克劳):“什么是“不给糖就捣蛋”?”石虎:“噗!这个意思就是如果你不给糖果的话,他们那些孩子就会拆家。”阿辽:“嗯..学长解释的完全正确,看来学长没少拆家嘛~”石虎:“阿辽你这样很欺负人哎,为什么我要拆家了,我卖萌都会给我糖对吧~”(石虎向阿辽卖了个萌)虎爷:“这就叫做...“恶意卖萌?””石虎:“大叔!怎么可以这样说!”虎爷:“小猫还挺有脾气。”(他们两个又斗起嘴来了。)(阿辽发现克劳不眨眼的看着一件木乃伊的服装。)阿辽:“原来克劳喜欢这种服装吗?”克劳:“阿辽喜欢....克劳喜欢...”阿辽:“喂你们两个别斗嘴了啦。”(没听到)阿辽(很生气):“你们两个别斗嘴了啦!!”隔壁大妈:“安静点啊!!现~在~都~几~点~了!!这是第几次了啊!!”(阿辽这时看了看时钟12::42)阿辽:“已经很晚了,大家睡觉吧~”(听到睡觉三只大猫同时凑过来)石虎:“阿辽,今天让我睡床啦,我已经好久没睡啦~”克劳:“床......”虎爷:“之前我都是陪阿辽睡,所以这次也应该是我吧。”(阿辽看了看三只大猫再看看自己。)阿辽:“今天谁也不要睡床,一起在地上睡好啦~”(克劳和石虎和虎爷):“好~”(阿辽在心里想:看来不是想睡床,是想和我一起睡觉嘛~)石虎:“阿辽今天不洗一下澡嘛?虽然是冬天,但也要勤洗澡啦~”阿辽:“我昨天才洗过,今天就不洗啦~”(过了一会,铺好地铺)阿辽:“学长,来睡觉啦~”石虎:“阿辽。你有没有看到我昨天吃剩的盐酥鸡啊?”阿辽:“hhh被我吃掉啦,明天再吃嘛~”石虎:“哈?阿辽把我的盐酥鸡吃掉了啊。那是不是要补偿我呢,万圣节多给我点糖吧。”阿辽:“好~学长真的是小孩子气呢~那学长过来睡觉吧~”石虎:“好~”(然后,就都打地铺睡觉了)

半夜写稿子,头发等着掉光光。。。。。。[流泪]

喵,看上去像是剧本一样的对话流嘛,建议分段不然看着就有一点点乱而且酱紫有点费眼睛的说。不过挺有意思。【自我感觉】

@為伱解訫:

喵,看上去像是剧本一样的对话流嘛,建议分段不然看着就有一点点乱而且酱紫有点费眼睛的说。不过挺有意思。【自我感觉】

嗯~好,我今天中午填坑的时候试试,学长说我也要要加一点带有情感的词语。

真好,我生日在万圣前夜[呲牙]

@辽和米酒:

真好,我生日在万圣前夜[呲牙]

生日是10月31号哎~
很好哎

没错我又来了,我又来了填坑了,大约10::3左右10月31日的文章就好了。(学生党,狗头保命)写的不好别介意

10月31日早晨8::36
阿辽:“(哈欠)起床了,(推了一下旁边的虎爷和学长)”
石虎:“嗯?嗯…..阿辽让我在睡一会嘛,今天才周六嘛。真的是啦,好好的假期就该睡觉,起这么早干嘛?”
虎爷:“阿辽起的有点晚了,通常都7点多起,今天8点多才起。”
克劳:“(哈欠~)早安...阿辽。”
阿辽:“早安,克劳。(阿辽会想到昨天晚上克劳看万圣节服饰的场景......)”
阿辽:“喂!学长,还不起嘛,再不起的话,这个周六就过去了啦,原本还想去逛街的...”
石虎:“嗯?阿辽是提到逛街了嘛?(蹭的一下坐起来)阿辽这是要跟我逛街吗?就是要跟我约会吗?”
阿辽:“学长怎么总是想到一些奇怪的话题身上啊?逛街就是逛街啦,约会是约会,不一样的啦。”
(阿辽和学长在一旁斗嘴)
虎爷:“喂,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阿辽过来洗漱。至于小猫你吗,要不要也洗(虎爷的脸上浮现出一种难以解释的表情,大概是不好意思吧)”
石虎:“哟,原来大叔也会关心人啊。”
克劳:“石虎...不要闹了,林虎........只是关心你..”
石虎:“噗!大叔...”
虎爷:‘够了!你到底来不来不来就算了。’
石虎:“好好好我来。”
(阿辽心想:从之前的打闹到现在的带有嬉戏的成分真的很不容易哎。莫名的幸福感。)
克劳:“阿辽.....在发呆...”
阿辽:“嗯...啊..嗯!!??我在发呆?嗯...(迅速冲向浴室)”
(洗漱完毕,除了学长以外)
阿辽:“虎爷。还可以请妈祖给你们一天真身的时间吗?”
虎爷:“也不是不可以,为什么要真身,别的人看不到才对吧。”
阿辽:“虎爷也是很想过万圣节嘛,让妈祖给你们一天真的时间也可以的吧。”
克劳:“如果..阿辽愿意....克劳就愿意。”
虎爷:“虽然不知道真身是什么样子,不过应该是小孩子才会参加万圣节吧。”
阿辽:“嗯。虎爷不也是说过神的样子是不固定的嘛,应该可以随意变换吧。”
虎爷:“阿辽,神的样子虽然是不固定的,那只是神的样子不固定,神的肉体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克劳:“肉体....也是不固定的....也可以是小孩子。”
阿辽:“那就好了嘛~应该也是可以的。”
虎爷:“万圣节是11月1日吧,就算现在赶回去找妈祖,也太晚了。”
克劳:“克劳...可以用灵道...帮助阿辽。”
阿辽:“这样最棒啦。虎爷,有克劳的灵道应该很快吧。”
虎爷:“嗯...大概今天晚上就可以的。”
(学长洗漱完了,就感觉像是一个世纪没出来。)
石虎:“哎?你们在讨论什么?阿辽,我饿啦,不是说好去逛街嘛~走了啦。”
(虎爷和克劳):“嗯,应该可以的吧”
虎爷:“小猫,我回来要是看到阿辽少了一根寒毛。小猫你懂得。(坏笑)”
石虎(脸红):“大叔,赶紧去吧,我还要和阿辽去约会。”
阿辽:“学长,这不是约会啦,只是去逛街。”
石虎:“哎哟~反正只是我和阿辽对吧~”
克劳:“....保护...阿辽不要受伤。”
石虎:“哎哟~不会的啦~阿辽走吧。正好去把昨天晚上是被阿辽吃完的盐酥鸡买回来,不过,糖还是不能少的哦。”
阿辽:“哎?学长,原来你是个吃货嘛~不过糖不能多吃哦,会长蛀牙的。”
石虎:“哇,阿辽你好狠哎。怎么可以说可爱的石虎是吃货呢?”
虎爷:“这就是恶意卖萌,我理解了。”
石虎:“喂!大叔,怎么还不去嘛,小心今天晚上回不来哦~”
虎爷:“好~阿辽我们走了。”
(克劳和虎爷一眨眼就不见了)
(阿辽心里想:虽然之前找学长的时候用过灵道,不过这也太快了吧。)
石虎:“走了啦~我很饿啦,阿辽也是吧,去买盐酥鸡~”
阿辽:“好~走吧。”
(街上熙熙攘攘的好多人,很多商店里都贴上万圣节的标识)
石虎:“哇,看来万圣节很流行哎~这么多商家都卖万圣节的东西哎~”
阿辽:“是啊,那么,就先去买盐酥鸡。”
石虎:“好,这回要买的多一点,阿辽要补偿我。害我昨天晚上饿肚子了。”
(过不其然,盐酥鸡的店前排着很长的队伍。)
阿辽:啊,这么长...看来又要等很久了啊。
石虎:哇....今天怎么这么多人,这家店也太有名了吧,看来以后要早来了。
(等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买完了)
阿辽:排了这么久的队伍,突然感觉自己一点也不饿了。
石虎:阿辽来喂我吃盐酥鸡啦~
阿辽:明明学长有手有脚吧,为什么要让别人喂啦。
石虎:都交往了,阿辽真容易害羞哎~
(唯独不想让学长这样说)
阿辽:好~我来喂学长(插起一块盐酥鸡)来,张开嘴巴。
石虎:(乖乖的张开嘴巴)哎嘿~被阿辽投食了,开心。
阿辽:拜托啦,都交往了哎。
(在和学长的大闹中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龙影)
阿辽:那是......蓝道夫!
龙影:刚才好像有人叫我....
石虎:在这里啦!
蓝道夫:阿辽?你怎么在这里呢?
阿辽:我在和学长逛街啦,顺便买一些万圣节用的东西。
蓝道夫:跟学长交往的怎么样了?
石虎:非常好啦,阿辽很宠我呢。
阿辽:道夫你在这里干什么呢?
蓝道夫:我是一个拍摄爱好者,所以来这里看看万圣节的服饰,能不能给我激发一些灵感。
阿辽;蓝道夫也很喜欢万圣节吗?
蓝道夫:是的啦,万圣节的点子很多,更适合拍摄呢。
(石虎在一旁吃着盐酥鸡)
阿辽:那蓝道夫又没有买个万圣节的服饰呢?
蓝道夫:当然有啦,我幻化成人形的第一次过万圣节时感觉很有意思就买了一件呢。
石虎:蓝道夫是龙兽吧,为什么还要买万圣节的衣服呢?直接变回原形不就好了吗?
蓝道夫:当时也没想这么多嘛,就直接买了一件啦。
(蓝道夫好像看到了什么)
蓝道夫:那你们闲聊咯,我去别处看看。
(阿辽和石虎):好~
(眨眼间蓝道夫消失在视野里)
阿辽学长,有没有吃完啦,都快中午了啦,再不去逛街买一些万圣节的东西,万圣节就没办法过了啦~
石虎:好了啦~那这些打包好啦~
(阿辽和学长前往商场)
石虎:既然是节日,那就应该有专属的地方吧。
阿辽:我还要买一些日用品啦,学长先自己逛逛好啦。
石虎:好~
(一瞬间学长就跑丢了)
阿辽:真的是,每次逛街都这么兴奋,满满的孩子气啊~。
(买了一些日用品之后,阿辽去找学长了)
阿辽:学长,你在干嘛。
石虎:阿辽,阿辽,你看这件衣服。
(石虎看到的是一件万圣节恶魔款式的衣服,看了一眼标价198,看来也不是太贵吗)
阿辽:怎么了,学长喜欢?
石虎:确实有点啦~
阿辽:那..我给学长你买下来咯~
石虎:哎~真的吗,阿辽好大方哎!
阿辽:都交往了为什么还要说这种话嘛~
石虎:耶!阿辽最好啦~(开心的抱住阿辽)
阿辽:哎!学长不要在这种人多的地方抱我啦~
石虎:哎嘿~对不起啦,刚才太激动了。
阿辽:那么..现在就去买糖和一些制作蛋糕用的东西咯~
石虎:哎?阿辽会做蛋糕吗?
阿辽:当然不会,所以,今天下午试试。学长,你可是要当我的评委哦~
石虎:哇,阿辽你不要做的太难吃啊!
阿辽:肯定不会太难吃啦,但也不一定很好吃哦~
(买完之后,阿辽和学长在路上打闹了一会,学长还摔了一跤,不过还好,没什么大碍)
(现在时间11:48)

写不完了…..(狗头保命)剩下的下午再说。。[受虐滑稽]

@BAINILYのlin:

写不完了…..(狗头保命)剩下的下午再说。。[受虐滑稽]

悄悄告诉你表情里有狗头的说[doge]

@围巾是本体:

悄悄告诉你表情里有狗头的说[doge]

emmm…好像是的[doge]

我又来了
我打算沉了此帖子
[受虐滑稽]

虽然之前想写官方愚人节的但是达不到官方3w+字数emmm所以写完家有大猫的万圣节同人文之后我会尝试的去肝一些愚人节的短片文章。(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阿辽与虎爷和克劳的故事,因为我太懒了) [受虐滑稽]

阿辽:“都下午了啊…逛街逛了一个上午哎。”
石虎:“阿辽不是要做蛋糕吗,我跟你一起做吧。”
阿辽:“学长不是摔了一跤嘛,要不要休息一会啊,现在应该还不算太晚。”
石虎:‘哎哟~就是摔了一跤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的。’
阿辽:“学长你之前做过饭嘛,我觉得学长之前都是买的外卖,学长你不会炸厨房吧。”
石虎:“哎呦,你怕什么吗,大不了,我和阿辽在收拾一下厨房啦。”
阿辽:“这是你说的哦,你要是炸了厨房就必须跟我收拾。”
(走进厨房)
阿辽:“平常都是自己一个人给学长做饭,这次两个人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
石虎:‘哎哟,能出什么意外吗,大不了我用我的妖力来帮助你吗~’
阿辽:“不..不了,再说了学长你的妖力不是再生嘛,做饭这种东西怎么用的上啊。”
石虎:‘喂,阿辽,我也可以引起骚灵现象的好嘛,虽然现在我附身在颜书齐身上,但是我的灵气也没有那么弱啦!’
阿辽:“好啦,那学长就帮忙分离蛋清吧~”
石虎:“分离蛋清?这么难的东西阿辽竟然让我做,真的不公平。”
阿辽:“这哪里难了啊,不会学长之前真的没做过饭吧~”
石虎:“那我试试好啦。”
(学长拿起一颗鸡蛋,敲了一下。啪,碎掉了。)
阿辽:“学长,鸡蛋又不是石头啊,敲这么使劲会碎掉的。”
(又拿起一颗鸡蛋,轻轻地敲了一下,虽然敲开了,但是蛋黄散掉了。)
阿辽:“这次进步很大了,再试一次。”
(再次拿起一颗鸡蛋,敲开,这次是成功的。)
石虎:‘耶!阿辽,我成功了,不过还是好难啊,那阿辽自己来做好啦。’
阿辽:“学长,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都说好了一起做啦。”
石虎:‘那,好吧~’
(整理完之后,就要开始和面了)
阿辽:‘学长,这个你应该会吧,应该不会炸厨房了吧。’
石虎:“那是当然啦,作为颜书齐,要是连这个都不会怎么生存下去嘛~”
(拿起一小袋面粉,划拉的全倒进去).
阿辽:“啊!到的太快了,面粉飞起来了。咳咳,学长,你...”
石虎:‘咳咳,为什么面粉会飞起来啊,这是什么啊...’
(阿辽在咳嗽中打开窗户)
阿辽:‘学长!不是说好的你会和面嘛~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呢?果然还是不会吧。’
石虎:‘那阿辽来教教我啦’
阿辽:‘要慢慢的到面粉,而且还要边到水边搅拌。’
(学长学的阿辽的样子,这看起来很滑稽啊)
阿辽:“噗!没想到学长认真起来的样子还很可爱的,就是,感觉有一点点笨的样子。”
石虎:‘喂!阿辽不可以这样说啦,毕竟我也是身为人类第一次做饭。’
阿辽:“好,hhhh”
(之后学长就开始了气阿辽和炸厨房的旅行。)
(时间17:56)
阿辽:“学长,现在都弄完了,蛋糕还需要烤一会,那学长要不要洗一下澡。”
(现在学长的样子,脸上和手上黏着一块黏糊糊的面块,而且全身都是面粉,应该是毛的问题,这看起来就像一只白的猫咪。)
石虎:‘嗯...也好。阿辽,以后还是你来做饭吧,做饭好难也好累啊,我还是需要阿辽照顾的啦。’
阿辽:“好,不过呢,学长你炸厨房了,是不是.....”
石虎:“好,一会一起收拾一下厨房好啦~”
(学长拿起自己的毛巾蹦蹦跳跳的走进浴室。)
石虎喊道:“阿辽你不要随便进来啦,之前你总是进来,你要干什么嘛~”
阿辽:“怎么了嘛,都交往了你还害怕啊。”
石虎:‘算了,阿辽反正不许进来啦!!’
阿辽:“好~”
(要不要吓唬学长一下呢,看着旁边自己偷偷买的万圣节的衣服。)
石虎:“阿辽!阿辽!帮我拿一下毛巾。”
(久久没有人回应,石虎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石虎:“为什么要关灯啊,阿辽跑哪里去了。”
(学长寻找着电灯开关,却踩上了一滩红红且粘稠的东西)
石虎:“哎?这是什么?”
(低下头看的时候,灯亮起来了。)
石虎:“哎?!!!这是血迹么?.....啊!!!”
(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个带着南瓜头套的怪人站在自己面前。)
石虎:“啊啊啊,走开啊,怪物啊!!阿辽快点来救我啊!!”
(浴巾飘到了旁边,怪人慢慢靠近)
石虎:‘啊啊啊!!走开啊,别靠近我,在靠近我我就用骚灵现象了啊!!!’
怪人:‘噗!好..好可爱啊...’
石虎:“哎?这声音...阿辽!!”
阿辽:“hhh学长,看来你有被吓到哦~”
石虎:“哇,阿辽你好坏啊!!竟然吓唬我。”
阿辽:“我又不是故意的啦,只是开个玩笑嘛,万圣节就是这样的啦。”
石虎:‘我不管,我生气了,我要补偿。那滩红色的液体是什么?’
阿辽:“哦,那只是一些番茄酱+水啦。你要我怎么补偿你嘛~”
石虎:‘今天晚上陪我睡觉,而且明天多给我糖。’
阿辽:“噗!结果还是要糖嘛~”
石虎:‘阿辽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我就生气了(摆出生气的样子)’
阿辽:‘好,我答应你。不过,学长,你现在.....’
石虎:“啊啊啊!!阿辽你坏蛋啊!!”
阿辽:“噗!hhhh”
(阿辽和学长打闹着)
神秘的影子:“有趣,我也吓唬吓唬你们。”

@BAINILYのlin:

半夜写稿子,头发等着掉光光。。。。。。[流泪]

让你不要熬夜你不听。。

@BAINILYのlin:

阿辽:“都下午了啊…逛街逛了一个上午哎。”
石虎:“阿辽不是要做蛋糕吗,我跟你一起做吧。”
阿辽:“学长不是摔了一跤嘛,要不要休息一会啊,现在应该还不算太晚。”
石虎:‘哎哟~就是摔了一跤应该也没什么关系的。’
阿辽:“学长你之前做过饭嘛,我觉得学长之前都是买的外卖,学长你不会炸厨房吧。”
石虎:“哎呦,你怕什么吗,大不了,我和阿辽在收拾一下厨房啦。”
阿辽:“这是你说的哦,你要是炸了厨房就必须跟我收拾。”
(走进厨房)
阿辽:“平常都是自己一个人给学长做饭,这次两个人希望不会出什么意外。”
石虎:‘哎哟,能出什么意外吗,大不了我用我的妖力来帮助你吗~’
阿辽:“不..不了,再说了学长你的妖力不是再生嘛,做饭这种东西怎么用的上啊。”
石虎:‘喂,阿辽,我也可以引起骚灵现象的好嘛,虽然现在我附身在颜书齐身上,但是我的灵气也没有那么弱啦!’
阿辽:“好啦,那学长就帮忙分离蛋清吧~”
石虎:“分离蛋清?这么难的东西阿辽竟然让我做,真的不公平。”
阿辽:“这哪里难了啊,不会学长之前真的没做过饭吧~”
石虎:“那我试试好啦。”
(学长拿起一颗鸡蛋,敲了一下。啪,碎掉了。)
阿辽:“学长,鸡蛋又不是石头啊,敲这么使劲会碎掉的。”
(又拿起一颗鸡蛋,轻轻地敲了一下,虽然敲开了,但是蛋黄散掉了。)
阿辽:“这次进步很大了,再试一次。”
(再次拿起一颗鸡蛋,敲开,这次是成功的。)
石虎:‘耶!阿辽,我成功了,不过还是好难啊,那阿辽自己来做好啦。’
阿辽:“学长,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都说好了一起做啦。”
石虎:‘那,好吧~’
(整理完之后,就要开始和面了)
阿辽:‘学长,这个你应该会吧,应该不会炸厨房了吧。’
石虎:“那是当然啦,作为颜书齐,要是连这个都不会怎么生存下去嘛~”
(拿起一小袋面粉,划拉的全倒进去).
阿辽:“啊!到的太快了,面粉飞起来了。咳咳,学长,你...”
石虎:‘咳咳,为什么面粉会飞起来啊,这是什么啊...’
(阿辽在咳嗽中打开窗户)
阿辽:‘学长!不是说好的你会和面嘛~为什么会成这个样子呢?果然还是不会吧。’
石虎:‘那阿辽来教教我啦’
阿辽:‘要慢慢的到面粉,而且还要边到水边搅拌。’
(学长学的阿辽的样子,这看起来很滑稽啊)
阿辽:“噗!没想到学长认真起来的样子还很可爱的,就是,感觉有一点点笨的样子。”
石虎:‘喂!阿辽不可以这样说啦,毕竟我也是身为人类第一次做饭。’
阿辽:“好,hhhh”
(之后学长就开始了气阿辽和炸厨房的旅行。)
(时间17:56)
阿辽:“学长,现在都弄完了,蛋糕还需要烤一会,那学长要不要洗一下澡。”
(现在学长的样子,脸上和手上黏着一块黏糊糊的面块,而且全身都是面粉,应该是毛的问题,这看起来就像一只白的猫咪。)
石虎:‘嗯...也好。阿辽,以后还是你来做饭吧,做饭好难也好累啊,我还是需要阿辽照顾的啦。’
阿辽:“好,不过呢,学长你炸厨房了,是不是.....”
石虎:“好,一会一起收拾一下厨房好啦~”
(学长拿起自己的毛巾蹦蹦跳跳的走进浴室。)
石虎喊道:“阿辽你不要随便进来啦,之前你总是进来,你要干什么嘛~”
阿辽:“怎么了嘛,都交往了你还害怕啊。”
石虎:‘算了,阿辽反正不许进来啦!!’
阿辽:“好~”
(要不要吓唬学长一下呢,看着旁边自己偷偷买的万圣节的衣服。)
石虎:“阿辽!阿辽!帮我拿一下毛巾。”
(久久没有人回应,石虎围着浴巾走了出来。)
石虎:“为什么要关灯啊,阿辽跑哪里去了。”
(学长寻找着电灯开关,却踩上了一滩红红且粘稠的东西)
石虎:“哎?这是什么?”
(低下头看的时候,灯亮起来了。)
石虎:“哎?!!!这是血迹么?.....啊!!!”
(抬起头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一个带着南瓜头套的怪人站在自己面前。)
石虎:“啊啊啊,走开啊,怪物啊!!阿辽快点来救我啊!!”
(浴巾飘到了旁边,怪人慢慢靠近)
石虎:‘啊啊啊!!走开啊,别靠近我,在靠近我我就用骚灵现象了啊!!!’
怪人:‘噗!好..好可爱啊...’
石虎:“哎?这声音...阿辽!!”
阿辽:“hhh学长,看来你有被吓到哦~”
石虎:“哇,阿辽你好坏啊!!竟然吓唬我。”
阿辽:“我又不是故意的啦,只是开个玩笑嘛,万圣节就是这样的啦。”
石虎:‘我不管,我生气了,我要补偿。那滩红色的液体是什么?’
阿辽:“哦,那只是一些番茄酱+水啦。你要我怎么补偿你嘛~”
石虎:‘今天晚上陪我睡觉,而且明天多给我糖。’
阿辽:“噗!结果还是要糖嘛~”
石虎:‘阿辽你同不同意,你同意我就生气了(摆出生气的样子)’
阿辽:‘好,我答应你。不过,学长,你现在.....’
石虎:“啊啊啊!!阿辽你坏蛋啊!!”
阿辽:“噗!hhhh”
(阿辽和学长打闹着)
神秘的影子:“有趣,我也吓唬吓唬你们。”

我猜是蓝道夫

阿辽:“话说,虎爷他们是不是改回来了。”
石虎:“不知道呢,不过大叔回来了应该就很有意思了吧~”
(阿辽和石虎正说着,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虎爷:“阿辽,来开门。”
(阿辽跑到门前,打开门)
阿辽:“虎爷,你的神力不是可以引起骚灵现象的嘛,应该可以自己开门的吧。”
虎爷:“话是这么说没错了,但是这件房间有主人,就会有保护,神灵是不可以随便开们的。”
阿辽:‘那么真身的情况怎么样了呢?’
克劳:“可以….维持半天...维持一天要..很多......灵力。”
虎爷:‘嗯,想要维持一天的真身需要消耗巨大的灵力。克劳可以勉强维持,但是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我嘛...是不行的,我只是一个分神而已。’
阿辽:“哎?这样啊。”
(学长在一旁拨弄起手机,突然发现了什么。)
石虎:‘阿辽,阿辽!你看这个,我们要不要做?’
阿辽:“哎?做什么?”
(学长的手机显示出了一幕:一个装满水的盆子里放了一些苹果。游戏规则:只能用嘴咬起苹果,不能用手触碰苹果,否则算犯规。比比赛,看谁第一个能咬到苹果。)
阿辽:“唔..这个好像是一个比赛哎。”
石虎:‘对啊对啊,阿辽,要不要一起来玩?’
阿辽:“那这个比赛,对于想虎爷这种灵体可不可以呢?”
虎爷:“你们在说什么?”
石虎:“虽然灵体只可以吸走物品中的气,但是应该也是可以的。”
阿辽:“虎爷克劳来过来玩一个游戏啦。”
(阿辽让石虎把规则解释给了他们两个,阿辽则去准备东西)
阿辽:“那么,开始吧。”
石虎:“那么,我先开始,阿辽不许碰我。”
(学长把头探下去,确实鼻子先沾到水。)
石虎:‘啊!为什么是鼻子先沾到水啊,这样怎么呼吸啊。。。’
阿辽:“噗,学长不会憋气嘛”
(虎爷和克劳在旁边笑着)
石虎:“大叔!你笑什么啊,克劳你也是。”
虎爷:‘啊?哦,我没笑啊(由于憋笑而引起的脸部毛细血管充血看的清清楚楚,说白了就是脸红)’
克劳:“......”
虎爷:‘神灵应该也可以吧,阿辽?’
阿辽:“是的啦,神灵也可以玩啦,那么克劳要不要玩呢?”
克劳:‘只要阿辽喜欢....就可以玩。’
阿辽:“那就来啊~”
(学长,反复尝试了好几次,却咬不上来苹果,到时脸部的毛都湿掉了)
石虎:‘阿辽,这个怎么咬的上来嘛(生气的样子)’
阿辽:“明敏就是学长你不会啦~你看我的。”
虎爷:“阿辽,我先试试吧”
阿辽:‘虎爷你可不要像学长那样,弄了好几次都没咬上来,反而把自己的毛发弄湿了。’
虎爷:‘放心,我才没有小猫那么笨呢。’
石虎:‘大叔!你再说谁是小猫,谁是笨蛋啊!!’
虎爷:“哟,那就试试看”
(虎爷低下头,一下就把苹果咬了上来。)
石虎:‘哇.......’
虎爷:“怎么样,是不是比你厉害呢。”
克劳:“虎爷....的...嘴..大...石虎..的....小..”
虎爷:“........”
石虎:‘对对对,克劳好厉害啊’
阿辽:“好啦,那么克劳试试。”
克劳:‘嗯...好’
(当然咯,和虎爷一样,一下就咬了上来)
克劳:“现在,就是.....石虎...笨”
石虎:‘克劳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样一点也不好....’
克劳:“可是....克劳..说的是...事实”
石虎:“喂!!”
(阿辽和虎爷):‘噗!’
石虎:‘阿辽你是不爱我了吗...’
阿辽:“学长你在想什么啊,明明都交往了...”
石虎:“对吧对..”
(突然灯黑掉了)
阿辽:‘喂!谁把灯关掉了啊..’
虎爷:“虽然说神灵是可以关掉电灯的,但是那是标准的浪费神力。”
石虎:‘阿辽!我怕黑!(紧紧抱住阿辽)’
阿辽:“哎?!!!”
克劳:“.....(二话不说抱上去)”
虎爷:“你们几个...虽然说现在很黑,但是阿辽再怎么说是我家的乩童,怎么可以随便乱抱呢?”
阿辽:“好...好了啦,我去开灯。”
(阿辽走向电灯开关。)
克劳:‘谁!’
(正说着,克劳砸出一个闪电球,房间里突然亮了起来,这是阿辽发现旁边有一个黑影。)
阿辽:‘!!!!!我要开灯,我有点害怕。’
(电灯坏掉了.)
阿辽:“!!!为什么!!!”
(这时黑影伸出了一只手,触摸着阿辽,仔细一看,是白骨)
阿辽:“啊啊啊!!!救命啊!!!!!!”
石虎:“嗯!!怎么了!!这是谁?!!!”
阿辽:“是.....是...是一个骷髅!!!!”
(阿辽吓的跌倒在地上...口齿不清)
克劳:“你....是谁....不许伤害阿辽..”
石虎:“.........”
黑影:“我不是谁.”
(伸出手摸向阿辽)
克劳:“你....不许碰阿辽!!”
黑影:‘噗...’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阿辽,石虎,虎爷,克劳:‘拉..拉古大哥???’
黑影:‘不错,我就是拉古大哥,还有蓝道夫。’
阿辽:“!!!蓝道夫???”
蓝道夫:‘哈喽,阿辽.’
拉古:“怎么样,是不是被吓一次很好玩???”
阿辽:“我不要管你们,我要开灯,我害怕了。”
(灯突然亮了)
阿辽:“拉古大哥,蓝道夫你们....”
拉古大哥:“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
阿辽:“好玩个头,我都快被吓死了。话说拉古大哥为什么会打扮呢?”
拉古大哥:‘喂喂喂,我好歹也是一条西方龙吧,万圣节也是西方的啊!’
阿辽:‘那,蓝道夫呢?’
蓝道夫:‘阿辽,我是辅助,我的妖力会使一些东西失灵’
阿辽:‘就像是电灯。’
(虎爷突然笑了。)
虎爷:“没想到我家的乩童胆子这么小啊~”
石虎:“噗..阿辽就是这样啦”
克劳:“.....你.....再说什么”
阿辽:“....这么说,虎爷你和石虎早就知道了..”
石虎:“噗..是的,这只是个恶作剧啦~阿辽别在意”
虎爷:‘我也想试试乩童的胆子,看来还需要训练吗’
阿辽:‘为什么不告诉克劳呢?’
石虎:“那样,克劳会告诉你的吧,所以才没告诉克劳。”
克劳:“阿辽.....没事吧。”
拉古大哥,蓝道夫:‘那么..阿辽没事吧’
阿辽:‘那时候没事,现在吓出事来了’
(阿辽一脸生气的样子)
石虎:“好不容易大家都凑齐了,来拍张照嘛~”
克劳:“拍.....照”
(其他人,除了阿辽):“嗯..走吧~”
阿辽:“不..我不怕,你们太过分了”
石虎:‘阿辽,来嘛~快点啦。’
阿辽:‘呼..好吧,但是下回就不能这样了。’
(咔嚓一声)
《家有大猫 万圣节》完结

虎爷:“阿辽你在干什么啦,家里的洗发露又没了,快去买啦”
阿辽:“虎爷你们用的好废啊”
虎爷:“当然啊,我们全身都是毛啊”
阿辽:“好好好,石虎走,一起去啦~”
石虎:“好~”
克劳:“我......看看.....电脑”
阿辽:“好~那走咯~”
(桌子上放着那一张照片,里面充满了回忆)

我写的什么鬼,emmm,后面好水,求大佬指教…

@BAINILYのlin:

我写的什么鬼,emmm,后面好水,求大佬指教…

愚人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