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gments of traum

存一下睡前想到的东西
2020.4.5编辑:存橘子和小段子,偶尔有小牢骚

他者是客观一种模糊的投影,是可供对话的道具和提线木偶,是背景和底片。
所以你尽可以说,我被施加的一切都是合理的,这些都是善恶有报的一环。很美的词语,Poetic justice,诗性的正义,罪有应得。我与任何人都有着相同的本质,却偏偏认为自己与人偶不同——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一直在挣扎着向世界讨要不属于我的东西,然后,把它们一一归还。一场絮雨能卷走上亿吐字的灵魂,我快死于绝望。

救救我,救救我吧。把雪像图钉一样堆在我的伤口上,像《卡门》里唐何塞那样对我,给了我爱再把我杀死,让我的灵魂变成自由的灵魂。

你告诉我春天还很长,它是漫长的一年的开端,一直可以伸展到指针的最右侧,延宕到游码的极点。可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刻度的单位是时间而不是思念。
哪里都没有我,积木和拼图能搭建出一个字谜,倒退着走下楼梯让我安心。

陈旧的日记簿比梦还像梦,褪色的文字倒着走,与堇青的眼泪跳一支舞。能让我回忆起过去的事物都是锋利的拆信刀,把手臂上发灰的痂拆下,去看看它裸露的红色,里面尽是我曾经鲜活的故事和如今衰竭的心脏。

This post is deleted!
This post is deleted!

5.(一改版本)
Dear:
春至望安。
从去年四月起,我开始记梦,到现在正好一年。这一年我做过一百多个梦,但有的梦来不及活到我提起笔的时候,沿着油墨黏附在贴纸上的只有七十四则。我把它们尽数贴在墙上,让它们注视着我,连我父母也不能理解。与我仅有过一面之缘的孩子把覆盖在墙纸上的花花绿绿的便签比喻成中生代的化石蝴蝶,那时候翅膀的色彩还很单薄。我告诉他再过不久,到了中新世,你就能看见颜料滚烫浓烈的蝴蝶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从那一页白色的墙纸想起旱季枯萎的平原上空漂泊的白鸟,也许更容易想到的是雪,不是高山上不化的积雪,是城市里的雪,坠落又融化,相得相失,然后假装一切未曾来过似的,以水汽的身份,在天地的高堂顶端相逢。这是城市里再寻常不过的戏码,一粒雪走过了怎样的轨迹,它的遇见和离别都不重要,旁人只看见铺天盖地的雪。
前天我梦见你了,也许不一定是你,只是一位无名的过路人,帽沿恰好绣着你的名字。我想叫住他,可是话语像一把锋利的拆信刀,辗转割破了我的喉咙。我咽下有若悬河的鲜血,却发现他已经走进了一间茶馆,有倒吊在房顶的艺术家和灰红色的茶水,远方的天空沾上墨晕的锈色。梦很快就结束了,我跌跌撞撞,在梦中与现实中的布景里游荡,醒来的时候只记得几乎紧贴他皮肤写下的、你的名字。
每一则梦都短暂得不可思议,一个夜晚能淹没城里的多少梦?不可计数。但毫无疑问,它将会是我整个少年时代的母题之一,无论我愿不愿意。我写什么都是在写梦,我也只能记得梦里的死亡而非水中的。我不止一次在信中提到梦,这场梦从这一封——我给你写的第一封开始,不知会延宕到什么时候。在你之前,我已经写过四百多封,它们都寄托着我写这封信时同样浓郁的情感,但最后都褪色成老旧的碎片。纸质的信仅仅是发黄发脆,电子的信删掉之后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我已经记不清我写过多少封信了。
所以,尽快,来梦里见我,我的眼睛,我的爱人,我的独一。我把我梦中所见的美学理念献给你。我把我埋葬过的所有故事献给你。我把我记忆中最清晰的部分献给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顺颂时祺。

@Traum:

所以这贴好像已经变成存小段子的地方了(
至于第五则写给谁……这是秘密啦。

盲猜写给身边的人,难道说是你自己?

This post is deleted!
This post is deleted!

心碎,完全心碎。我这辈子再也不会看马塞尔的书了。他一直在用一种残酷而浪漫的笔调缓慢推进着叙事,没有人陪着我一起的话,只看一页都能把我脑海里想到的故事揉的碎碎的。

好了我终于可以把我全是病句的第五则初稿删了

好@Traum:

好了我终于可以把我全是病句的第五则初稿删了

太多的眼泪会冲淡文字的颜色,那我把我的眼睛献给你。

此时此刻,我在劝说自己忘记,你在劝说我记得。
此时此刻,我把自己比喻成Cain,走过那么多荒芜的土地。你说那是人间本就荒凉,还不如听落雨在地表撞散自己的骨架。
此时此刻,我蒙住自己的眼睛,把白昼当成黑夜行走,你则穿着那件尺寸过大的风衣,继续在长街上逃亡。
此时此刻,每时每刻,映照在我双眼中的天宇显得渺小,绵绵的季雨睡得轻浮,曾经历过的苦难和插在心上的刀都无关紧要。我在寂静的房间里听你的声音,你祝福我,你祝福过我,你祝福我自由。

指针擦响刺耳
齿轮牵动锈蚀的链条
沉睡的孩子不关心沉积的雪
被梦纠缠着被夜消解

一千年后我的眼泪已不见踪迹
腐朽的扬尘在夜空飘摇
焰火的晚晖中群星搁浅
孤单的月亮压碎夜蛾的翅膀
病变的蝴蝶飞离金属的茧

我把怀表的刻度对准镜子
三则指针是三道伤痕
我曾经忘记创口里藏着的诗节
关于有人与春天的影子谋划一场陷害
关于唇齿之间咽不下的鲜血

拆信刀把信和故事裁成两份
忽然翻出来的记忆里没有人还活着
浅浅的水槽里孕育新的碎片
你要知道经过修复的纸页总是皲裂
或者始终唾弃,或者未曾来过

视线不可及的地方飞来一场季雨
绵绵地与我破碎的梦一同歌哭
重量像帆布上的颜料
一点点褪去
没有颜色
没有自我
没有梦
沉重的意识漂浮起来
被天地裹挟
坠入另一场生诞
我哪也不会去

好久没写现代诗了,全都忘记了……
复健

@Traum:

好久没写现代诗了,全都忘记了……
复健

大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