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短篇】《盐香新月》

感谢各位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看我的文章。
由于上一篇关于犬卓良《从独目犬到夺目犬》的故事我卡文了,思来想去还是写关于爱情的故事比较好,于是我打算写另一对cp好了。
“月”与“盐”的故事,即将为您呈现

留个足迹qwq(观摩大佬)

盐香新月·序章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每天,她都能从月亮上看着这世界的美好。她时不时还会前往这世间,看着夜晚的宁静,在月色的衬托下的美丽景色。
或许这就是最好的吧。对于一个月公主来说。
没错,她是月公主,从睁开眼睛开始就是月的守护者。她守护着银月,不让它受到一点侮辱。
所有会关于月的能力的人都是她的臣民。不管是月巫术还是月魔法。当他们使用想改变月相的能力的时候,月公主都会出现,给他们发出警告,然后协助他们改变月相,不让月亮出现任何意外。
在月下的斗争,她有时候也会出手制止。夜晚就是安静而美丽的时间,她不允许有人破坏这份宁静。
她总会穿着她那唯一的银白色的长裙,胸口有着一个新月图案。而她戴着的那顶王冠上,也有一个新月一样的图案。就连她施法用的权杖,都是新月图案。
看来这位月公主非常喜欢新月图案呢。
不过,一个人待久了,就会觉得孤独。
她已经存活了上万年,前世的事情早已忘却,她很渴望一个心如明月的伴侣,陪她一起走向终老。
于是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她化成一粒花种,落入世间一片空地,从土中扎根长成一株月光花。她想在这世间找一个能让她依靠的伴侣,爱她一世的人,让他拥有月的能力,和她一起凋零老去……
可是,等了百年,她也没有等到那个采花人。
这百年间,关于月的能力早已失传,世间能力千万再现,唯独没有让她再看见关于月的力量。
或许因为月的难以理解,让月的能力成为了失传的能力也说不定……
但是,虽然没有人再会月的能力,可以防止月被侵蚀,但是有利既有弊,没有人能用月的力量,月公主的力量正在流逝。再用不了多久,她的力量完全流逝,她就会消失,这样月就可能会被侵蚀,而出现不可挽回的后果。
她绝对不会允许月出现可怕的后果,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能力渐渐微弱的她已经无法再回到月亮上,她也因为能力流逝过多而再也不能脱离月光花的庇护。
她……堕落成为了妖。一个月光花花妖。
微弱的力量在她体内流淌着,而且这股力量还再悄然流逝。如果再不得到补充,她就会凋零死亡。
为了月,她不得不完全让自己堕落成妖以保存体内仅有的月之力,而成为妖的后果,就是必须要吞噬别的生物的灵气让自己快速能化形。
于是,这里渐渐长成了一片月光花花园,同时,也是死亡花园。
任何进入这里的生物,无一例外,都会被月光花的藤蔓缠住,然后被她吞噬。
吞噬了几个生物后,她可以微弱地支撑自己化形一段时间。但是还远远不够。需要吞噬更多的生物才可以……
于是,她只能不择手段地去勾引那些游走在夜晚的生灵,虽然她很不想自己这样做。但是为了月,她又不得不这样做。
找到那个真心爱自己的人,就会重获新生,再次成为月公主,回到月上,继续守护着月。

@lopez盐:

留个足迹qwq(观摩大佬)

男主角来惹呀

@為伱解訫:

男主角来惹呀

噗嗤~来了呢~

盐香新月·第一章
这已经是她吞噬的第几个生灵了?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她现在已经可以完全维持自己的人形了。
她还是有着原来的面容,但是银白色飘逸的长发已经改变成为淡蓝色,头上也多了朵看似装饰的盛开着的月光花花朵。身着一个淡蓝色长裙,胸前的新月图案却一点都没有改变。她给自己取名为“月离”。
月离现在已经从月公主变成了月光花花妖,她的能力也随着月之力堕落成为了月巫术。虽然她能感受到原来的月之力在自己体内流淌,但是很微弱,几乎触不可及。虽然无意闯进这里来的生灵还是会被她吞噬,直到他的到来,让她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是跌跌撞撞地走到这里来的。
他,是一个身披铠甲的狼兽,是一只白狼。他的手里的长剑已经被鲜血所染,看上去那把剑刚刚杀死了什么东西。
狼兽放在腹部的左爪子的纯白色的毛发已经被染红,似乎他的腹部还在流着血。他跌跌撞撞地走到这个芳香的月光花花园。
他把剑插入地下,单膝跪地看了一眼眼前美丽的花园。花朵的芳香如同带有魔法,引诱他来到这个地方。刚刚受到了一个猛兽的袭击,差点丢了性命,好在他抓住了它的破绽,一刀将它毙命自己才能逃到这里。不过,腹部没有被保护的地方却被那个生物抓了一下,伤口似乎已经感染疼得厉害。
他已经被疼痛冲昏了头脑,身体倒了下去。
在完全昏迷前,他似乎看见一个人在向他走过来。
……
月离看着在自己眼前倒下的穿着盔甲的狼兽,身边的月光花藤贪婪地伸了过去。它们想将他吞噬,让他成为月离的养料。但是月离却制止了花藤。
月离走近这个狼兽,仔细看着他。
他的腹部有着三道不是很深但是已经感染的伤口,黑红色的血液从伤口缓慢流出。不知道这些伤口是什么时候造成的,但是确定的是,伤口已经感染了。月离从月离处引导一道月光照耀在他的身上,帮他清理了伤口,然后又为他亲手用银月的光芒编制的纯净的绷带包扎好伤口。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帮助他而不是吃掉他,但是月离就这么静静地为他做好了一切,还把那只剑从土中拔出来擦干净上面的血迹和土渍。或许他是唯一一个来这里有智慧的生物了。
那个狼兽的体内似乎隐隐跃动着月的力量。当时月离以为是幻觉,但是当她把一些月巫术注入到这个狼兽的体内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注入到他体内的那一股月巫术给她了回应。她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狼兽的体内竟然隐藏着月之力。
难道说……他也是月的守护者?
月的守护者不止月公主一个人,有些天生就对月能力有天赋的人,大部分都是月的守护者。但是在月离成为月公主之后,月的守护者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或许这个狼兽就是另一位月的守护者?
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那只狼兽似乎已经恢复过来了。没想到他回复的竟如此之快。难道是根据他体内那一股神秘的月之力有关系?看来自己得好好研究一下这只狼兽。
月离仔细扫视了一下他,发现他的腰间似乎有着一个银白色的手帕。月离想了一下,于是就把他腰间的那个手帕给拿走了。
“嗯?海盐?”月离看着手帕上那个绣着兽语的两个字,“这是他的名字?”
“秋曼桑?秋曼桑?!”远处传来其他人的喊叫声。
“唔……”
月离听到他似乎要醒过来的声音,于是就立刻拿着手帕离开了。
“找到秋曼桑了!”
白狼兽努力睁开眼睛,看着他面前的兽们。
“秋曼桑!终于找到你了!你受伤了?”找到这只白狼兽的那只胡狼兽人跑到了这个白狼兽的身边,把他扛了起来,然后从地上拿起那把银白色的剑,带着他离开。
月离一直站在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看着白狼被胡狼带走。他的身体里已经被自己施加了月巫术,所以想找他只要寻找自己的月巫术就可以。
不过,那只胡狼叫他秋曼桑……这是他的名字吗?那这个手帕上面秀出来的海盐,又是因为什么呢?难道说,这是他的爱人的名字吗?
不过,自己拿了别人的东西,总归是要还的。等明晚再还回去吧,毕竟已经知道了他准确位置。
月离收起手帕,然后回到属于自己的那朵巨大的月光花之中。忽然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
嗯……又有猎物上钩了呢……

盐香新月·第二章
胡狼带着白狼离开了月离的花园。在走之前她似乎听到胡狼在乱七八糟地说着什么死亡花园?谁知道呢。
月离才没有心思管那两只兽到底说了什么。她正在等待她的猎物——一只被花香吸引而来的梅花鹿。
月离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梅花鹿被突然出现的藤蔓缠住四肢,然后又被数不尽的藤蔓缠住全身。梅花鹿努力挣扎,却还没有脱离花藤的缠绕。
不久,梅花鹿就不动了。花藤将梅花鹿的生灵之气息吸食干净,然后将这些力量全部传输到月离的那朵巨大的月光花上。被吸食生灵之气息的梅花鹿瞬间就成为了一具白骨,被花藤藏在了花丛之中。
远处山的后面已经破晓,月离也回到了自己的花朵之上,随着太阳的升起,月光花花瓣渐渐合隆,成为花苞。月离也在太阳升起之际陷入了沉睡之中。
看来自己的妖力还是不够,只能晚上才可以行动。
……
“真的是,都说了不要去,你偏不听。都说了那里是个死亡花园,走进去的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进去了就不可能活着出来。”胡狼说着,看着白狼身上的银白色绷带,“你受伤了,还好吗?”
“我还好,已经不疼了。”
胡狼让白狼坐在椅子上,然后去拿药箱。“你等我,我帮你清理一下伤口。”
“不用了。”说罢,白狼把缠在自己身上的绷带拆下来,腹部的伤口不知为何已经痊愈了,唯独衣服上还留着那三道渗人的被爪子划开的痕迹。
“怎么回事?”胡狼有一丝惊讶,“秋曼桑,你难道会快速自愈的能力吗?”
“我?没啊……以前伤口可没有这次好的这么快。对了,我在晕倒之前看到了一个人,但是那时候我已经没有体力支撑了,所以看的很模糊,也没有看到那人的脸。不知道是不是那个人帮了我。”
“有人帮你?别开玩笑了,现在只要是自己不认识的人几乎都是敌人,更何况……对了,你没看看自己丢了什么吗?”
“唔……”白狼摸了摸自己的身子,看看自己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等等?我的手帕没了!”
“手帕?”
“那是我祖母送给我的手帕!不行我得找回来!”
“啧!”胡狼把想起身的白狼按在椅子上,“你是疯了吗?那里可是死亡花园!再怎么说就一个手帕而已,不用冒着生命危险去找吧!”
“但是那是我已逝的祖母留给我的唯一东西!我不能丢掉它!”白狼推开胡狼,拿着自己的那把银剑离开帐篷。
再说,我还要弄明白,为什么那里被称为死亡花园。毕竟自己还没参军的时候那座花园就已经出现在那里了。
集结号角突然响起,刚要去那个花园的白狼听到命令不得不放弃心中的想法。
没办法,命令至上,只能今晚再去寻找自己的手帕了。希望不要被别的什么人捡去才好。
……
月离感觉到一丝寒意。她睁开双眼,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
皎洁的新月正在升起,周围的月光花陆续开放。自己在今天早上已经吸收掉了那只梅花鹿的生灵之气,妖力已经可以说更上一层楼。不知下一轮太阳的到来自己能不能站在太阳之下呢……
嗯?有人来了。
月离走到一个不容易引人注意的敌方,看着闯入这片花园的到底是什么生物。
是那个白狼兽?他竟然还敢回来?
月离挥舞了一下手臂,让潜伏着的藤蔓都收回去,然后自己就那么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狼兽的一举一动。
他手里拿着银白色的长剑,虽然今晚的月光很淡,但是那把长剑反射的月光却很明亮,就好像满月的光芒。
白狼收起长剑,把它插入剑鞘当中。
“都说这里是死亡花园,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死亡花园?有意思。
“你,就不怕死亡花园把你吞噬吗?”
“谁?!”白狼立刻拔出长剑,寻找声音的来源。忽然他看见了一个少女正缓缓向他走来。
“你是谁?”
“这座花园的主人。”
白狼兽仔细端详了一下她,蓝色的双眸,淡蓝色的飘逸秀发,穿着天蓝色的公主裙,胸口有着新月图案。头上有着一顶带着叶子的盛开的月光花。随着她的靠近,月光花的芬芳也越来越浓烈。
“我以前可没听说过这个花园有什么主人。”
月离听了他的话,突然想起来几年前确实有个白狼兽来到过这个地方,他总会帮忙照顾一下她的花。那时候自己刚刚堕落成妖不久,而他也时不时来这座花园。
不过他一提起这件事,就觉得自己好像见过他。面孔有点熟悉的感觉。
“海盐。这是你的名字吧?”
“你怎么知道?”
月离把手帕拿了出来。“这上面绣着的。”
“我的手帕!快把他还给我!”
“你的家人是不是有会月的能力的人?”
“月……的能力?你在说什么啊?”
月离叹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新月,又看了看手帕,然后再看向海盐。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盐香新月·第三章
月,是一个在这个世界出现时便开始存在。它为夜晚提供微弱的光芒,并且为夜晚生长的生物提供光芒。
当古老的力量出现时,并没有任何人把力量放在月的身上。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月开始受到其他力量的腐蚀。再这样下去,月将不会再为这世间提供任何光芒,夜晚将变得一片黑暗。于是月便将这世间心灵纯洁的人变成了月的守护者,让他们守护着月的安全。
随着第一位月的守护者的出现,月之力也随之转变为一种能力。许多会月的能力者将自己所理解的编写成书,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当然,也有天生隐藏月之力的人。他们的特征是发色会变成银白色,不管父母如何。而当天生带有月之力的人,大多数都是月的守护者。
所有的前几代的月之守护者都因为要守护月的纯洁而战死沙场,而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子嗣。
前一任月公主已经存在了几万年,她有些孤独,就想在这世间寻找一个心爱的人。于是她化为一朵月光花,等待着采花人的到来。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月的力量,更没有天生将要成为月之守护者的人出生。
“她等待了百年,也没有等到那个命中注定的那个采花人。由于会月的能力的人几乎已经没有,她无法再回到月中去。于是她不得不堕落成为妖,作为一只月光花花妖,等待自己的能力足够强大,再次变回月公主,回到月上。”月离将手帕还给海盐,微微的叹了口气。“我从上面感受到了月之力。编制这个手帕的人,应该是会月的力量的人吧。”
“月的能力?”海盐接过手帕看了看,“手帕是我祖母给我的,但是她也是一只白狼,就和我一样……”
“或许您的祖母她因为就是一只白狼而不会被认为是会天生月能力的人吧。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月离,是个月光花花妖。”
“你……是妖?”
“收起你那惊讶的神情。”月离背对着他走到一朵花的附近,用月的能力将附近湖中水引来浇灌花丛。“妖人兽怪魔鬼,世间生物离不开的物种类别。你兽中还有妖兽,对我一个花妖你就这么害怕,那你以后见到鬼怪岂不是要被吓死?”
“才不会!我可是一个骑士!怎么会被妖魔鬼怪吓到!”海盐说完,就发现月离突然不知去向。
“是吗?”
“哇!”海盐被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立刻远离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月离。
“胆小鬼。”月离轻笑了一下,随后继续给她的花丛浇水。
“我才不是胆小鬼!”被嘲讽的海盐话语里夹杂着怒气,但是他心里也明白,自己没什么特殊力量的人跟一个会瞬移的妖比,自己完全没有胜算。
“海盐,你要是回去,不要说自己来过这里。不然有人会指责你的。”
“为什么?”
“首先,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存在。其次,这里就如他们所说,就是一个死亡花园。要知道,成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况成妖不到几年就能修炼成人形。狐族修炼化成人形都需要九尾,而一百年才会长出一条尾巴,我区区几年就化为人形,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吞噬了生灵。它们的遗体就藏在这些花丛之下。我把这个秘密告诉你,你就必须要替我保守秘密。也算是几年前你帮我照顾我的花的报答吧。不然你走这么深,早就和那些被我吞噬生灵之气的生物成为我的养料了。”
“所以…我隐约能看见有人在这片花丛里,就是你?”
“不错。”月离看向海盐,“当时的我还不能完全支撑人形很久,所以你看到我才会若隐若现。”
“那……你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吞噬我呢?”
“我……”月离转过身去,没有回答。
“秋曼桑!秋曼桑!”远处,传来其他兽人的叫喊声。
“是你的朋友在找你吧。你快出去吧,不然他就要死在这座花园里了。我的花园可是会对任何生灵下手的。”月离随手摘下一朵花,“记住,不可以把我告诉任何人,不然下次我会毫不留情地吞噬掉你。快离开吧。关于死亡花园的事情,你想怎么圆就怎么圆,我是不会管这事的。还有,我希望你能常来陪陪我……”
“陪你?”
“你如果不想就算了。我还不足以在白天化形,因为我是月光光,只能晚上才能开花。看见那朵最大的花了吗?当它在早上绽放,就代表我可以随时化形了。那时候,我会去找你。到你的军队中。如果你的战友们误会了我们之间的关系,我可不管哦。”
月离轻笑了一声,然后化为一团银白色的能量飞回最大的那朵月光花之中。
海盐伸出手刚想说什么,但是他又咽了下去。他转过身,离开花园。
一朵月光花悠悠从最大的月光花处飞来,插在海盐的耳边的毛发里。月光花隐隐约约似乎发出淡淡的光芒,好似一个小小的满月。
“秋曼桑?”
“我在这里。”海盐走出花园,看着胡狼喘着粗气跑了过来。
“秋曼桑!你还真来这里了啊!这里可是死亡花园!你要是死了,你想做骑士的梦想就白费了啊!”
骑士?有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而且我的手帕也找回来了。这里可不是……”海盐的心情突然沉重了下来,他想起了月离的话。“……是什么死亡花园……”
“好了,既然手帕找回来了,那就回去吧。下次不许一个人跑出来了。我都担心死了。”
“不会啦。”海盐闹闹后脑勺,很不好意思地说道。忽然他感觉到脑袋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但是他却没在意,边听着胡狼的话边和他走回营地。

盐香新月·第四章
胡狼话很多。至少海盐暂且是这么认为的。毕竟从自己参军时就认识了他,自从认识之后就觉得他是属于那种非常喜欢说话的胡狼,虽然自己也是属于话多那类的狼兽,但是如果想和胡狼相比自己简直相差甚远。
不知不觉就已经走到了营地。海盐总算是能暂且清净一下了。
“秋曼桑?你的头上怎么有一朵花?”胡狼看着海盐头上那朵不起眼的银白色花朵,问道。
“嗯?”海盐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从头上摘下那一朵花。是月光花。难道是那个花妖插在自己头上的?
“可能是不小心刮下来的吧。时间不早了,睡觉去吧。”海盐摆了摆手,然后拿着月光花回到自己的帐篷里。
银白色的小花朵就好像月亮一样发出淡淡的银白色光芒。海盐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将自己今天一天的经历写下,然后把月光花放在日记之中,卸下盔甲,准备睡觉。
月离从月光花中幻化出来。就在刚刚她又吞噬了一位生灵的生灵之气。她的妖力又增强了许多,当她出来的时候,她的本体——那朵比其他花要大一些的月光花,化为一团能量,飞入她头上那朵好像是装饰物但事实上是一朵真的长在她身上的月光花之中。吸收了这么多生灵之气,她可以在烈日下睁开双眼,不再随着花朵进入沉睡了。
随着那朵代表自己的月光花的消失,整个花园也因为没有了妖力的支持而枯萎。
月离将月之力注入花藤之中,让它们复活,并将它们拆解为月之力,然后再用这些月之力编制出一件适合自己的淡蓝色的长裙,换下自己用妖力幻化出来的长裙。
随后她将妖力和月之力结合在一起,起名为月巫术。
虽然以前也有妖会月之力,他们也将月之力和妖力相结合。但纯洁的月之力很难和其他的力量融合一起,即使融合一起也不能太久使用这股融合的力量。但是月离却是个例外。
或许和她前世是月公主有关系。
月离挥舞手臂,面前的地面突然长出许多花藤,编制成为一张床铺。月离躺在上面,看着那轮新月。
什么时候能回到月上去呢……
月离闭上双眼,在月色下睡了过去。
……
当黎明的曙光照耀大地,月离渐渐睁开惺忪的睡眼。她已经可以在太阳之下存在了,这是好事。现在就去找海盐就可以了。
一想起自己或许能让海盐的军队们误会自己跟海盐的关系,月离脸上就浮起一丝微笑。她并不是一个冰冷的人,她只是太孤独罢了。
不过现在是早上,是太阳的时代,月离想要收回她的藤蔓,却发现很难收回。或许是因为现在不是早上的缘故,她的月巫术很弱。
不过,月是借助太阳的光芒而发光的。她也可以借助太阳的力量。既然不能收回,那就只好再建立起她的花园。
月离重建的花园是真正的花园了——藤蔓围城的拱门,花丛组成的墙体,上面还长满了含苞待放的月光花。
被吞噬的生灵的骨骸也刚好被掩盖了起来。
月离坐在自己用月光花花藤编制的秋千上,坐在上面无所事事地荡着。
找?还是不找?昨晚插在他头上的月光花能准确寻找到他,虽然是白天但是定位术这种简单的巫术自己还是可以使用的。不过……他或许还会有任务在身也说不定。
现在是白天,一个军队应该会有任务在身吧……
说来也搞笑。兽人和人类不能和平共处……呵呵呵,战争只能造成两败俱伤的局面,也不知道那些人类是怎么想的,就不能让出一部分生存空间和兽人共处吗?
到底还是贪婪。兽人的战争只是想的得到自己的生存之地,而人类?
自以为兽人是来让他们灭族的种族吗?
月离轻笑了一下。
思来想去,月离还是决定去找他。她动用自己体内的月巫术,将昨晚插在海盐头上的那朵月光花为目标作出定位。
找到了。
我来找你了哦海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