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GE=25][/CHARGE]
很多人说我行事挺做作的。我遭遇过的坏事可能并不多,但是我又特别喜欢四处倾泻负能量,给人一种我真的很惨的错觉。
另外一些人说我很敏感,敏感嘛,敏感和作有时候没什么区别,只是他们不愿意把对我的看法直接说出来。
昨天晚上和一位故人聊天,因为脑子有点乱吧,差点吵起来。忽然想到我以前和他关系应该还可以呀,但是他还是没有变,那就只可能是我变了……?
或者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还没有忘掉。记忆的灭除首先伴随着情感的淡去,但我偏偏是个共情力很强的人,随便看见什么就能想到很多事情。
有时候觉得已经不爱自己了,可是我还得爱别人。

如果你能看到这里,我希望你把上述的文字忘掉,或者,至少不要来找我。安慰也好还是什么,会显得我很可怜。
迟早我会把心上的刀都拔出来,一点点嚼碎,到那个时候再深刻的伤口都已经无关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