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幻想】《猫的第一条尾巴》

哲学的本质就是思考
哲学的基本问题是存在和意识谁为本源的问题

在中国,我们却不问

李嗷嗷从唐寅胯部站起来,用湿巾擦了擦,就去浴室洗澡了
唐寅则是躺在床上,没有动,他总觉得,性爱之后的疏离感是死亡的另外一种体现
“我也看过那本”
李嗷嗷湿哒哒的,走进来,在衣柜里翻浴巾
“《失乐园》,名字很好记,渡边淳二写的”
“我……没有看过,我只是这么觉得,说真的,射完之后真的没有力气去抱你了,我想不明白为什么小说漫画里的,他们都还能搂着另一半”
唐寅惺惺作态,他坐起身,也用湿巾擦了擦,接着搂着李嗷嗷
同为猫科,猫的腰好像完全掠夺了“纤细”,相比唐寅的,称得上是一件“白皙的艺术”
唐寅久久无法忘怀,“艺术”坐在的跨上颤抖时的样子

他的手开始摸索,李嗷嗷开始穿上衬衫
他的手顺着尾巴的毛,情欲又再次充满这个狭小的单居室
阳光,从窗帘缝隙迸入

“你还继续看么?”
“不……不必了,关掉吧”
显示器霎那间失去的生命,音响还开着
“喔抱歉,抱歉,我马上关掉”
李嗷嗷身边的兔子手忙脚乱,不堪入耳的乐音持续了还一会,才刹那间结束
“唐yan,你有什么思路吗?”兔子扶了扶眼镜,拍了拍身上白大褂粘着的饼干屑,可是脑科观察室是不允许吃东西的,尤其是饼干,上次他们两个人用完设备就被通报批评了,原因是兔子的饼干屑掉到了设备的键盘里
“那个字念yin,唐寅,还有不是不要你带吃得了么”
“好啦,好啦,你也知道入梦是很累的,我这不是为了你着想”
“你都快吃完了,伍文”
李嗷嗷瘫坐到一张电脑椅上,心中略有怨气
“你摸摸看你凳子下面”
伍文示意了下他,李嗷嗷摸到一盒还没开封的夹心饼干
“我先下载下来,资料给你一份”
“好”
“还有……”伍文从屏幕前转过身
“你真的不认识唐……”
“yin寅,可能是个合成形象吧,你也知道,我们系里有没有虎兽”

“你觉得大脑复杂,还是……”
李嗷嗷指了指餐盘边的手机,呼吸灯明暗交替,像是一只真的在呼吸的小兽
“你想说什么?”
伍文猜不到,但隐约又猜到了
“手机能打电话吗?”李反问
“可以”
“手机能上网吗?”
“也可以”
“靠的是什么?”
“电磁波”
“那为什么人脑不行?”
“你提的问题很前沿,太耗废能量了,通过声带震动空气来表达思想很显然是一种非常实惠的办法,好了,不谈这个了,吃饭吧”
在熙熙攘攘的食堂里,一只兔子和一只猫追加了许多食物,他们吃的很饱
伍文已经在考虑技术细节的事情,但他深知,在这件事情上,科学只是一把蹩脚的扳手,他回忆起以前读过,关于集体无意识的一些理论

“集体无意识
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创始人荣格(1875-1961[1])的分析心理学用语。指由遗传保留的无数同类型经验在心理最深层积淀的人类普遍性精神。在1922年《论分析心理学与诗的关系》一文中提出。荣格认为人的无意识有个体的和非个体(或超个体)的两个层面。前者只到达婴儿最早记忆的程度,是由冲动、愿望、模糊的知觉以及经验组成的无意识;后者则包括婴儿实际开始以前的全部时间,即包括祖先生命的残留,它的内容能在一切人的心中找到,带有普遍性,故称“集体无意识”。”

伍文合上书,摘掉眼镜,关掉台灯,拉开了落地窗帘,时间18:32,天色渐晚
敲门,伍文起身,开门,李嗷嗷
“可乐,还是啤酒?”
“可乐,不,还是酒吧”
李嗷嗷把塑料袋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和易拉罐环一起,而后,又把自己的座位抽到了伍文书桌旁
“你说,只是一个自主研究,我们真的要这么认真么”伍文啜了一口酒
“为了学分,是么,但你应该不知道这个”
李嗷嗷打开了手机,调到一个界面递给伍文,是一封文件的电子档
“关于会稽科技学院就第五次全校自主研究课题的通知”
伍文略过很多行之后看到了重点
“贡献突出,成果匪夷的,学校可考虑给予本校保研”
伍文放下手机
“这份文件是从辅导员那问来的,学校每年都会有这个东西,他们不直接说和保研有关,再去筛选”
“所以这份文件应该很机密”
伍文拿起酒,看了李
“你猜猜咯”
“不猜了,你厉害”
伍文没有继续询问下去,他手上那张脑科观察室的复制钥匙卡就是李嗷嗷给他的
“其实我刚刚在看关于心理学的一些资料,弗洛伊德,荣格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