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槐枫x福克斯,名字没想好

摸鱼小短打,笔力暴降现场

如果不是午休结束去叫醒店长的时候碰巧发现,槐枫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为什么七天后福克斯会这么突然地和他分手。那时他在想下班的路上要不要给店长带块吊坠,被打磨成心形的那一件,颜色是由于掺杂了些红色而显得浑浊的蓝,有点像黄昏时吻过海面的群霞,但比那更淡一些。上个休息日槐枫和店长在街对面卖小挂件的店里看见了那条吊坠,他注意到福克斯总是在假装不经意地看着那条不值多少钱的配饰,手指像风琴一样敲打着玻璃。很像你的眼睛,他用冰水的语气说,不过我早就过了心血来潮的年纪,不会再为这些刻奇的东西买单了。

实用主义嘛,槐枫笑笑,你一直都是这样。

思绪到这句话截止。他推开卧室的门,发现福克斯静坐在床头,一言不发地看着一张病历单。因为角度的关系,槐枫看不见他的神色,只能看见他在微微颤抖。窗台冷灰色的铁栏杆把抛在地板上的光斑平整地切割成四份。巷子里路人踏在石砖上发出的轻响和笑语沿着过道的影子游过来,但那实在是太远了,苦闷的空气四处飞蒸,把声音搅得像嘈嘈切切的电视雪花。

他手足无措地站在门口,福克斯回过头来看他,放下那张单子,脸色白得吓人,仿佛不撑着床板随时就会倒下去。他问那是什么,福克斯漫不经心地回答,眼神涣散,“病单而已,不算太严重,我至少还能活一年。”

“什么时候?”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店长笑了,双眼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华彩,槐枫能从中看见自己的轮廓,“你比任何人都了解我,事情发生的时间并不重要。”

他坐在福克斯旁边,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店长脖颈上的动脉,清晰地起伏跳动着,眼睑沉重,耳朵微微抖动,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压抑自己的痛苦。他竭力试图将这一微妙的构图映入脑海,最好永远也别忘记,别让记忆里那场大火绵延到现在。

福克斯在他耳边细碎地叨念着,声音轻得像在梦游。店长摘下眼镜的眸子很亮,像在天空中下沉的落日,他侧过身,低头去亲吻那双倒映着自己的眼睛。

五个小时后,他会为福克斯制作一杯蓝调咖啡,带有撒了巧克力碎的奶盖,一块方糖,店长向来喜欢他的手艺。接着,他会为店长准备晚餐。

七天后,店长会向他提出分手,他很平静地接受了,没有反对,也没有任何眼泪,但没有人能否认他对福克斯的爱意还未熄灭。

那之后,他会在数百上千个梦里见到他,醒来的时候缄口不言,双眼微微对焦,这一段回忆永远不会被忘却,正如福克斯手腕上的伤口再也不会愈合。他曾就店长锁骨上刻下的一串名字提问,问他是否因为被伤害过那么多次而感到后悔,而福克斯只是笑着看着他,直到槐枫快要不耐烦地起身才开口。他说,这些名字构成了我历史的全部。他们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几乎颠覆了他世界中整个地表和投影着冰川的天际,我必须背负着这些……已经不再鲜活的故事。这是我赎罪的必经之路。他则看着那双发亮的眼睛,手指迷失在福克斯的发间,心里靡靡地想着,这真是一场神圣的对话。它催促福克斯走向辉煌的落日,也把我推向道路的尽头,没有同行者,却要逼迫自己见证又一场葬礼。

槐枫迟早会意识到,到此为止,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不具意义。福克斯是他爱恋的起点,但绝对不是终点。他的所有记忆里,和福克斯相处的只占了六年,他还会走过一个又一个六年,直到死去。他的呼吸不会紊乱,他的内脏不会腐败,在事先写好的剧本中,布景和演员的出场顺序同样没有因此变动。福克斯把他那一幕的帷幔拉上,这些故事会越来越旧,逐渐溃败,逐渐走到某一片湿润的角膜底下,然后和眼泪一同被抛下。他会忘记福克斯的,毕竟他尚未失去遗忘的能力。

但这些与现在的槐枫没有关系。此刻,他只是安静地抱住福克斯,听他在耳边的絮语,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

好!太好了![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我都震撼了,想我一业余发刀人居然现在写了个高糖he出来

哇我死了

我:??????这么快就来了吗?

@Mr.榴芒狐:

我:??????这么快就来了吗?

草我这已经很慢了,1k字写了一中午

看完了!!!!哇真的甜到我了!!!写的真的好!!!!!

@Traum:

草我这已经很慢了,1k字写了一中午

口吐芬芳是不对的,好孩子不要学[流汗滑稽][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