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惊悚】社会性死亡

这里是Mescaline茗零(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里是”)
终于找到了适配的平台,感觉有种解脱了的错觉呢(_^▽^)/★_☆
总之……(不,不,不,又来了)
各位(更新速度慢如罗小黑你还好意思)
请多多指教啦(老生常谈)

Chapter 0.0
“Between black and white,I choose happiness.”
                                                       ——《弗兰的悲惨之旅》
  似乎自从那件事过后,很多经历过的兽人就自发性的选择社会性死亡了,这也不难理解。
  只不过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我居然会亲眼目睹到昔日还在同一所学校就读、现在已然成功的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中拥有了立足之地的同学们,在网络上肆意的谈论着我的生死。
   呐,毕竟,我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依然“活着”的兽人了。

@Mescaline茗零:

这里是Mescaline茗零(为什么这么多人喜欢“这里是”)
终于找到了适配的平台,感觉有种解脱了的错觉呢(_^▽^)/★_☆
总之……(不,不,不,又来了)
各位(更新速度慢如罗小黑你还好意思)
请多多指教啦(老生常谈)

欢迎大佬!

冲冲冲
最后那个呐震撼我一百年

来观摩大佬。。。。鼠!咕咕咕!

Chapter 1.0(实验章节)黑暗法则
   如果你听说过“黑暗丛林法则”,那你肯定知道死神永生。如果真是这样,你就能明白,一旦被发现,能生存下来的是只有一方,或者都不能生存
   但那个时候我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个?就像在丛林中燃起篝火的孩子一样,连任何关于能让我活下来的技能都无从知晓,还仍旧傻里傻气地以为有人能接收到我的信号从而施以援手。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也许就不会有之后的事了,也就不会…...那种阴暗......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丛林法则一,永远不要给你的宠物起一个菜名。
   自从我的宠物甜菜汤不幸驾鹤西去以后,这一点我就深有体会,那种当你朝夕相处的伙伴在你面前开膛破肚的感觉可不怎么样,我是说,我…...

久违的痛觉。
   对,没错,是那种久违的脑袋已经炸开了的感觉......不过关于这一点,到是可以浪费口舌解释一下,那就是,致命伤并不在我的脑袋上。
   脑袋......
   啊,对了。我恍惚间努力地用仍未完全恢复知觉的右爪撑开了几乎完全被来源未知的粘稠血液所糊住的双眼。
   那个家伙还在......他还在这里。
   不对,是它。
   只要打开门就行了,我这样想着,但身体却始终无法听从大脑的指令。骨头......和尾巴,虽然并没有,但却好像断掉了一样令我难受,脖颈上的毛发就如同被人硬生生扯下来一般疼痛......不对,好像在刚才已经被那个混蛋咬掉了。
   可是,除了疼痛和思绪混乱,除了抬一下胳膊撑开眼睛,一时之间,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不对,胳膊还能动,那就说明还是可以的。
   只要这样......疼......
   终于,我成功地把手搭在了眼前的座椅边缘上,像还在调整的电台信号一样歪歪扭扭地站了起来,瘸子一样向着那扇已经完全变了形状的地铁槅门挪了过去。

就在我终于挤过那层废墟以后,黏腻的恶心感在空气中散发着,不断地侵袭着接收到嗅觉反馈的大脑皮层,它就来自我的脚爪以下,当然,我是穿着鞋子的。
   旧神在上,我现在所在的地方简直就是一部评分糟糕的血浆片,那种只靠撒人造血浆来吓人的恐怖烂片,但我脚下所踩着的,毫无疑问是真的,还是种惨杂了不知是何物的可以拉出黏丝的血浆。甩掉血丝,我接着向前面的车厢蹒跚过去,因为窗外的墙壁告诉我,还没到任何一个地铁站点,如果说有什么在等着我的话,前面等着的就只有那个家伙了,这么多血,血…...血......血......
   就是还有其它兽人也只有可能是死了的。
   继续,又一节车厢,鲜血越来越多。
   下一节,逐渐的在座椅之中出现了一片片的血浆水洼,不对......光线这么暗,是我看错了,那血是从顶上渗漏,不,是慢慢地流下来的,简直就是在绕着玻璃画着花纹,这更坐实了我现在是在一部血浆片里的感觉。
   这感觉很糟糕的好么?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
   随着步伐的推进,噪音越来越大,就像是口水和舌头还有骨头挤在一起时会发生的进食的声音,我把这糟糕的感觉从脑袋里赶出去,然后做好了看到一具正在被啃咬的兽人尸体的心理准备,我穿过了槅门......

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
   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好烦......
   到处都是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血......
   噪音,砸口水的声音,肉类被咀嚼的声音充斥了整个车厢,但是什么都没有,好像它是从车厢的每一片铁、每一块电路、每一寸玻璃、每一缕空气中冒出来的一样.....
   各种杂乱的,各种......各......个......
   我看到了,就在脑袋快要炸掉的那一刻,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了。

一个头上长角的蓝头发的家伙在拿斧子砍我,不对,那头发应该是青色的。他明明顶着我的脸,那明明就是我,我的发型,我的衣服,我的身体,那个人明明是我。
   我居然看到自己拿着一把短柄斧在发了疯似的砍着我的身体,就在我享用着上一个我的躯体的美味的蛋白质和脂肪的时候…...
   好疼,我想杀了他,好多血......这次都是我的血......我在干什么?
   我刚刚吃了一个兽人,他的内脏溅的到处都是......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不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要是不进食,我现在可能还会在这里吗?我还会活着在这里吗?
   无......所谓......了,我......要被自己杀了......

@Mescaline茗零:

一个头上长角的蓝头发的家伙在拿斧子砍我,不对,那头发应该是青色的。他明明顶着我的脸,那明明就是我,我的发型,我的衣服,我的身体,那个人明明是我。
   我居然看到自己拿着一把短柄斧在发了疯似的砍着我的身体,就在我享用着上一个我的躯体的美味的蛋白质和脂肪的时候…...
   好疼,我想杀了他,好多血......这次都是我的血......我在干什么?
   我刚刚吃了一个兽人,他的内脏溅的到处都是......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天哪......
   不对,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要是不进食,我现在可能还会在这里吗?我还会活着在这里吗?
   无......所谓......了,我......要被自己杀了......

第一章节,完

!!!!!!我觉得这种画风我可以?(真的)

Chapter 2.0 星外之物
   暖色系点缀着咖啡厅的仿木制吧台,坐在里面的店员一边满脸无趣地盯着头顶液晶屏幕上重播的八点档狗血电视剧,一边拿出了两杯盛在托盘上的咖啡。穿着男仆装样工作服的服务员默默地接过托盘,照常穿过冷清店内一些空荡无人的桌椅,走过去把它端在了靠近窗边的12号桌上,当然,趁着两人不注意,他用警告的眼神看了看坐在不远处另一桌旁的兽人少女。
   夏高扬从话题中回过神来,友好的冲服务生点头致谢,甩了甩不小心被咖啡溅到的爪子,继续和凯尔聊了起来。
  “我弟和我以前都是卡姆拉县人,当然,”凯尔笑了笑,“好像有哪里不对…...这不是废话么?本来就是一个妈生的......抱歉,我有点不会聊天。咱们的话题好像有点那个......”
  “......没营养?”
  凯尔笑耸了耸肩:“对,就是那个。”
  说完,两人对视,然后双双别扭的移开了眼神。
  “话说回来,你怎么知道我会法语?”平静下来后,凯尔为了打破僵局,又拾起了两人刚见面时的第一个话题,一边说,一边还不自觉的拿起咖啡勺在杯子里慢慢地搅拌着,很快便将杯中还未消散的咖啡拉花搅得一塌糊涂。只是听到凯尔又提起这个,夏高扬就再次满脸不自在地移开了眼神。
  “怎么了?”看着神情明显不对劲的夏高扬,凯尔停住了搅咖啡的右手,一脸奇怪的看着他。

“不知道你有印象没…...其实我大学时候和你是一个系的,法语,”夏高扬有些僵硬的喝口咖啡抿了抿嘴,”实际上......我坐你后面看了你一个学期了。”
  反应出来对方话里暗含的信息后,凯尔绷不住轻笑了出来:“喂,这好像是我第一次主动把你约出来吧?”他把空掉一半的杯子摆到了一边,“第一次约会......你这就应该算是中奖了吧?当然,希望我不是自作多情。”
  夏高扬尴尬地把头埋了下去,伸出左掌在凯尔面前比划着:“你别笑......这不挺正常吗?追你的人那么多......”
  “但你是第一个......”话没说完,凯尔把双手都伸了出去抱住夏高扬的那条胳膊,“你可以做我的第一个,也是永远的爱人,你答应吗?”
  夏高扬愣住了。
  “我是说,可能有些唐突,就是......我觉得你还不错,我们......应该能试着交往一下,你......”
  “天哪,”夏高扬捂着嘴,难以言状的喜悦冲了上来,就像刚刚网恋的人对着屏幕那边的“另一半”一样高兴的感觉咆哮着把他的眼泪挤了出来,“天哪......天哪。”真的,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遇到这种像中彩票一样低概率的好事,现在的他再缓过来之前已然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开玩笑吧?你不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话还没说完,夏高扬就忍不住哭了出来,已经说不清是激动还是恐惧的泪水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眼泪绝对是那种害怕对方只是拿自己开了个玩笑的恐惧感和梦想成真的激动一起在作怪。
  凯尔想要抱住他,但是突然觉得这样做似乎会表现出一种太心急了以至于表现出一种渣男式的轻薄,于是松了松胳膊,改成了扶着他的双肩,安慰道:‘’没事,我说的是真的,你要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也行,我可以等一会,你可以等你缓过来再好好想想,我......”
  “开什么玩笑?我当然愿意,你不会......”

到这里,被表哥眼神警告后有点做贼心虚的莲又回眼偷看了一眼邻座两个互诉衷肠的雄性兽人,关掉了手机录音,看了看桌前,这才反应过来桌子上的奶茶居然一口没动,她发现表哥现在没有注意到她,于是咽了咽口水,抓起来一口气喝完,把眼神定在表哥身上,夸张到小心翼翼地像个扒手一样提着手机挪去了卫生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