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收入保证的生活,让我在城市中到处借款应付。两年前,我还满怀着信心来到这,想着能靠自己过上稳定的生活。但现实总是不尽兽意,无奈成了我现在拥有的唯一。
那些兽,还是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找到的我,是来催我还款的。棍棒刻意摩擦地板的声音,在这栋几乎没兽居住的危楼里显得非常刺耳。
“孙子,别躲了,哥几个知道你在这~”轻蔑的嘲讽,伴随着笑声传荡在楼层之中。
我就畏畏缩缩的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祈祷着他们不要找到我。但这是不可能的,狼的鼻子实在是太灵了。没过一会,他们就站在了我的面前。
“咋啦?继续跑啊?不是很会躲吗?哈哈。”
“我…我已经...”
“砰!”棍棒非常用力的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顿时间响彻整栋楼。
“是不是搞到钱啦?你还记不记得,你前几天好像,也是这么说得来着?”
我发着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突然间,我侧着身飞了出去,伴随而来的是颈处巨大的疼痛。我倒在地上动弹不得,那只狼扑过来抓扯着我的脑袋,疯狂的提起再砸向地板。
一阵阵暖流从脑门那里流出来,是血...已经流了很大一滩了吧。但是我也无力反抗了,只能任他折磨。我想,可能这样结束我在这个城市苟活的日子也挺不错的,便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被绑在了一个水缸旁。好像,是在一个旧工厂里,窗外一点阳光透过破碎的玻璃洒进里面,让这里显得更加阴森。对于现在这种情况,我也想象过很多遍了。毕竟我招惹到的是这一带的头头,也听过很多关于他的事情。警察都不敢动他,甚至还得给他几分面子,跟住他混的手下的都招摇的很。
不出所料的话,在我没死之前,他们应该还会好好玩弄我一番...

前排围观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