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人类

“组织并不希望泄露关于这次事故的任何细节,希望你能排除事故内的所有知情人员。”

“收到。”

第零章:序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如果用以前人的目光来看的话,满大街都是直立行走的动物,还说着人话。他们肯定会认为自己在做梦。但现实就是如此,我也是他们的其中一员,为着生活在努力奋斗。

我叫衿染,年龄不说,毕业于某知名大学。现在在一家全球性的生物工程公司担任A级研究组组长的职位。而这家公司就是在那次事故时进人类兽化研究的企业,这个项目在当时也得到了世界各地政府的大力支持。

虽然说我是A级组长,但是我所在的组织部门却只有我一个人,所以还是有较多的时间来研究那段历史的。
按照公司内部对那时候的介绍并结合我老爸和我讲的那些故事,内容大概是这样子的:大约100多年前,人类受到了来自外层空间的打击,导致一处世界联手进行内核能源开采的大型试验场,发生了泄露,受到污染的水源不知怎么的,会将所有接触过的生物的DNA进行一部分的收集,如果被某个生命体喝了,那一部分的DNA就会在这个生命体上得到体现。
一开始,灾后重建的人类,只是发现了集合了很多动物特征的生物。这家公司的第一任老板就是被召集去世界科学家探讨大会的一员,在他们进行各种七七八八的研究时,改变已经来不及了。那时的人类几乎没有得到关于这种变异水的信息。只用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扩散到了全球范围,地球进入了紧急状态。人们开始大规模的变异为结合生物,正统的人类基本上可以说快灭绝了,造就了世界现在的样子。

但,也有人躲过了这一劫,他们的数量据不完全统计,是兽化人数的十三分之一。

但还有一个问——“嘟噜噜噜噜噜~”

“A432衿染,第五分部门要借用你的实验室,你来公司档案室签到一下就先回去休息吧。”

我挂断了电话,脑子里还想着我的那些疑惑,毕竟在来到这里之前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仅仅还停留在“人和兽人是两种生物”的层面。

但,今天我才刚来公司2个小时!人事部的管理就叫我回去休息了,这算是放假吗哈哈哈!

在演出一脸不舍的签到后,我就一路快快乐乐的蹦回了家。

第二章:迎接
——
我家是个只有80多平米的屋子,但被我改成了有好几个“实验室”的测试场所。因为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对于我自个来说足够大了。
最近地上总是散落着七七八八的文件报告,我也懒得去整理,有需要就趴地上看。基本全是关于2个月前上级派发给我的任务报告。因为任务的特殊性,公司安排了所有生物基因工程部门的A级组长共同负责。但最令我感兴趣的其中一份文件,是关于我的助手的。
说实话,我靠着毕业考试化学和生物双满分,其余全科不及格的极端偏科仔成绩,被这家世界一流的公司相中。短短半年内便靠着我自己独自成立了一个小组,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共事的助理。同事们也是笑我注定孤独一生,但现在看来再过一段时间我就能摆脱独行侠的称号了。
关键听说还是只小母猫,想想就流口水。
可文件也下达也有些时间了,还不见得人事部有一点消息,这也是很让我捉急。唉,还是去公园散散心吧,已经有好一段日子没去那里了。
但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刚好换一身衣服,人事部的经理就私发了一条消息给我,而且是专门发给我负责的小组的(其实就是给我的),而且内容就是去接我的助手。果然公司就是喜欢搞这种小惊喜,搞得我们猝不及防。
嘿嘿嘿,爱情终于也要降临在我身上了吗?!这不禁让我考虑起我是不是要换身正装去见她了,但我看看预订的时间,我靠,就差5分钟了,我这里到飞机场可是要至少20分钟的!
爱情不等人,我开着我的小耗子就飙去机场,不慌不忙,也就多等了几个红灯迟到了20分钟这样子。我凉了。
机场外,我马上就瞟见了我的女朋——我的助手。果然和文件上的一样,粉色短发还扎着包子双马尾,身高才1米7多一点点,虽然有点高了失了点可爱,但我可是1米8壮汉,小问题哎嘿嘿。
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短短几秒看着她幻想的时间,她已经不知咋滴发现我了,还把我一脸痴汉的样子给尽收眼底。
我的身体内顿时一股尬流贯穿全身,不知道咋样才好。
而她却好像不怎么在乎,径直走到我车旁开门上了车。我刚想开口解释,她却抢先了一步:

“文件上说了,从法定成年年龄到现在你还是单身,我不会介意的。”

???

为什么我的文件上没这些东西?

“还有,其实我是男生,这个样子只是伪装。”

??????

我的天,公司真的喜欢玩双喜临门,但不得不说第二个其实是惊吓。我的日夜所思,居然是对着一只小公猫。。。但为什么他说那些话的时候脸是红的?我不敢再想下去了,赶紧整理了一下心态,一路上有话说不出的开着车回去了。

第三章:起源
——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保持着理智回到了在这个世界唯一能给予我温暖的家。

“啊。。我的天。”

地上全是七零八乱的文件,整个家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窝。但他好像并不是很在意。

在一顿尴尬的午饭后,我们进入了正题。

“其实公司本来是安排我直接到你那去找你的,但临时有变,情况超出了预想。”

他拿出了一踏纸,爪子还不断往包里掏着什么。

“A级组长里,公司只选了你来进行这次附加任务,也可以说,之前的工作你可以放手了,但,你得先签完这些保密协议我才可以给你传达公司的旨意。”

我拿起文件,他继续道:

“其实你收到的文件里也有透露这方面的消息。”

“蛤?”,我抖了抖耳朵,“没看见啊。”

“那我得报告上级你消极工作的态度了。”

我一惊,好不容易混到了中薪阶级,难道我的好日子要到头了么?!于是拿着文件的爪子开始微微颤抖。

“啊啊啊,没有没有,其实那些文件有一些只是我发给你的,吓吓你而已的啦~”

“我知道,略。”

他象征性的对着我鼓了下嘴,起身去地上找他发来的文件了。

“喔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不知道呢?”

他并没有理睬我,只是蹲在地上用爪子在一堆纸里面翻找着。
过了一会,我签了条约,他好像觉着蹲着有点累,于是也和我一样干脆趴地上看。

“啊,找到了,你来看看吧。”

他趴在地上,我看着他,后面的猫尾巴摇来摇去。嗯,我要怎么看才是个主意,站他旁边也不是,蹲着也很奇怪。于是我也趴了下去,脸凑着他头发。

“能不能过去点,你双马尾扎到我脖子了。”

他没回我,我以为是入了神,谁知道他脸却红得要死。我的天哪,他是不是喜欢我???

“喂,我说?”

“咳咳,我。。我我我们来说正事吧,这张就是我发给你的第一张文件了!”

“要不要换个姿势啊?”

“啊啊啊,别,我觉得这样挺好!”

emmm,我也拦不住他,于是就听起了他的故事。

第四章:死城探秘
——
我是在三个月前被派去和公司的一支武装部队前去那里的,公司的人都叫那里为“无生之城”,是百年前内核能量泄露附近的城市之一。我们的部队刚到达那里时,任务是与另一支先行前来的先锋小队集合的。但准备进入里面的时候,任务就变成了救援性质的了。接收器的信号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小队那边就是没有回应我们的问答。在最后一次确认装备之后,我们就朝着信号最后一次与我们联系的地方出发了。
我想了想,好像略有所思的地方,扯了扯他的头发。
他一惊,好像要说什么但马上就憋了回去,耳朵也变成了飞机耳,脸好像要烧起来了。我并没有觉得什么,只是在想为什么他的假发像真的一样?
那里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没有任何生命迹象,那时候的灾难让这里的所有建筑看起来就像融化了一半的巧克力,有一些更像是蜂窝蛋糕。阳光洒落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形成了一股很强的温度差,让人心里莫名觉得不寒而栗。
因为先锋小队没能和我们按时集合,我们打算进入建筑物内的计划也被取消了。
在经过几个小时的赶路后,我们到了信号源,发现了一些小队遗留下来的装备,包括接收器。
现场并没有战斗留下的痕迹,但是队员们却消失不见,像是吃饭吃着就突然去掉了还变成了灰尘被扫了一样。我们立即向公司报告了情况,并开始在周边地区展开了搜索。
但结果显而易见,人就是找不到了。但是在周边发现了一些可疑液体,像是草莓酱一样,而在打开那片液体之下的碎石板后,发现了大量同类型的液体,已经堆积的像个小水坑一样了。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队员们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些玩意。我们收集了一些样本,公司便让我们立即撤退了。而我在这之后就被派来你这里,喂!你有没有在听啊!别摸我了再摸毛都快掉完了哇!

他蹦了起来,用手中的文件撒了我一脸。
我拿起其中一张,“喔~原来你叫衽尘,幸会幸会。”

“哼。。对了,公司派我来,是为了让我给你这个东西。”

说罢,不知道他从哪里掏出了一管草莓酱,是那种很不新鲜的草莓做的。

“这还能吃吗?都这个样子了。”

“你就是没听我讲话啦!气死我了,哪有在别人说话的时候一直摸他的哇!”

这次换我没搭理他的牢骚,一把抢过了他手里的草莓酱走去了我的小实验室。他则好奇的跟在后面。

让我看看,我看到了一个宝藏小狐狸!会画画害会写文!

第五章:特别的东西
——
试管已经安在了操作台上,我打开显示镜,打算一探究竟。但不论怎么放大,显示的只有满屏幕的红色玩意。

“真是奇怪,通常应该能看出这是啥了,但现在连个细胞都没有。”

我又把试管中的液体取出来一点,滴在搭载盘上,一管看不到东西,一滩总能看出点东西吧。
果然,透过屏幕,我看到了一些属于肉体组织的细胞,其中还有一些已经融化了一半。看起来就像肉汤,但根本就是两码事。而在这些溶液里保存最完整的,是大量白色点点一样的细胞,我尝试放大,想看看里面的构造,可是它一碰到旁边的细胞就马上“钻”了进去。

“哇靠,这些东西该不会是寄生虫吧。”

为了保险起见,我带上了两层制的防护手套,又取出了几滴样本观察。
被那些白色点点入侵的细胞,会有一段时间开始活动,但是很快就会被融化,白色点点却不会不见,反倒会继续到处乱窜,然后再钻入别的细胞。

“他们应该是受到这种寄生细胞的感染才死掉的,这是很危险的未知生命体,你先去和公司报告吧,我再研究研究。”

衽尘马上就去客厅联系公司了,而我打算将剩下的一些样本先保存起来。但在回收搭载盘上的一点样本时,手套不小心沾到了一点。瞬间,一股剧痛感从爪间流入,我急忙缩回手,手套沾到的地方已经被腐蚀了,可是很快就又恢复到完好无损的样子,于是我脱下手套,疼痛的地方也没有受伤的样子,毛发也没有异常,我感觉很奇怪,就在此时此时衽尘回来了。

“公司已经收到了,上级说先保存好样本,不要让样本泄露出去,到时候会安排人员回收到总部去密封实验。”

“好,那我先放哪呢?”

“反正试管是很安全,你随便放个看得到的地方就行,我肚子好饿,快去煮饭吧。”

煮饭?不是才吃过吗?我一看钟,时针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向了8,哇,已经过了这么久么?

第六章:奇怪的走向

又是一顿敷衍的晚餐,我发现了一个大问题。我家就只有一张床。

“嗯,你应该会说你有地方住吧?”

“怎么可能,公司可没给我安排住宿。”

我看着他,不出所料,果然一脸期待。不过我是不会这么轻易认命的!但是,打开衣柜的我连一件像样的被子也看不到,唉,爸妈就给我留了一套。难道他们也觉得我注定孤独一生么?!
和衽尘说了一堆七七八八的睡觉公约后,我们还是躺上了同一张床。他可能是累了,没一会儿就哼唧哼唧的睡了,而我还在想着前面沾到样本的事情。
也许,真的只是我想太多了吧,毕竟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我呆呆的透过窗帘看着外面,夜里的光很温柔,不像白天那样的活泼,给人一种莫名的惬意。在脑海里确认了最后几个疑问后,我也睡了。
第二天清晨,我就被轻轻的关门声给吵起了。呵,想趁我睡觉觉的时候偷溜,还没问问我的狐狸耳朵答不答应呢?我尝试爬起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完了,难道是昨天?鬼压床的感觉的确让人不好受,不过好在几分钟后,我又拥有了身体的控制权,我看了下衽尘睡觉的地方,有一张字条:

啊啊,公司不想让我暴露已经到这的身份,所以你还是得自己工作啦,我去四处逛逛,饭点就回来喔~

呵,这个骗吃骗喝的家伙。但是已经无暇来顾及那个家伙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搞清楚我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连衣服都不穿的就来到了昨天放样本的实验室,还好,那家伙没给我拿走,我又取了一点出来观察,和昨天差不多,但是肌肉细胞已经寥寥无几了。我是不是也会变成一滩草莓酱,哇,想想就吓人。为了确认一下,我用针管在昨天疑似被样本入侵的地方扎了一下,取了点血液出来。屏幕上,我的血液里果然已经有那些白色的玩意了,唉,我可不想变成草莓酱哇。
我把样本回收到试管后,把它放在衣服的贴身口袋里就准备出门去公司想办法了。
可就在即将推门而出的那一刹那,门外却有人冲了进来,把我撞倒在地上,我被这突然袭击昏了脑袋,迷迷糊糊之中看到了很多拿着枪的人进来,好像是公司的武装部队,他们有些人举着枪对着我,而有些人冲入我的各个房间搜查。
过了一会,我缓过神来,其中一个举枪的人用对讲机和外边的人说了什么,一个拿着像相机一样的人就进来了,在我身边照来照去,我疑惑的看着他,谁知他起身后就突然来了一句:“目标已感染,立即击毙。”

第七章:属于我的开始
——
人们都说,在中枪后的几秒内是不会感受到痛觉的,但这一枪打过来,却马上让我痛不欲生,胸口中弹的地方宛如被绞肉机插入,我马上就昏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时,是被脚步声给吵醒的。我睁开眼,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一片,应该是在一个房间里,而且像是医院的一个小房间。我动了动手,摸到了橡胶材质一样的布,经验立刻告诉我,我现在在裹尸袋里躺着。
奇怪了,我中了一枪,的确是应该躺这里面,关键为什么我还有意识,难道灵魂这一说法其实是真实的么?
随着脚步越来越近,我赶紧闭上了眼,装成已经死掉的样子。
是个大概30来岁的大叔狼人,透过眼睛的缝隙,我猜测他应该就是负责解剖我的人。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用略带叹息的语气轻声说道:“唉,这么好看的小伙子就这样没了,真是可惜。”

哦呦吼,这一波夸赞倒是让我内心澎湃,但是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怎么离开这里。他还没换上解剖时的防护服,距离把我切开应该还有一点时间。我思考着,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透过我的毛抵着我的胸口。是那瓶试管,开枪的时候的剧痛,应该就是样本流入我体内造成的。凉了,早上那时候看,白色点点的数量就已经快占满视野了,而现在整瓶的白色点点全都跑我体内去了,估计我现在已经开始酱汁化了。
啊,真是烦呐。同时,我感觉自己被推着移动,然后整个人被倒在了手术台上。
完了,要开始了,如果这时候突然起来,除非那位大叔有心脏病被吓死,不然他肯定会报告给公司,到头来我还是会被打死,更可怕的是拿去做活体实验,不过能来做切开别人这种工作的心理承受能力应该也不小。我尽可能的想着办法,但耳边传来的各种手术刀的放置声让我脑子很是混乱。
横竖都是死,而且还会变成草莓酱,还不如拼一下得了!
就在他的爪子压住我腹部的一瞬间,我睁开了眼,他正在全神贯注着自己手中的刀,我找准时机,起身想要摁住他的脑袋。
但我还是想太美了,他的反应比我快得太多,我的爪子只是触碰到了他的脸。
“你这个怪物,公司让我小心点果然没错。”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双眼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跳到一旁,两人就这么对峙着,这种情况下估计言语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只能硬上。手术室里并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东西,他紧靠着门,随后从他背后发出了一声锁门的声音。
要打算死拼吗?公司里面的人怎么这么有职业精神啊?
就在我观察周围环境的一瞬间,他扑了过来,狼人的基因就是强大,直接从门口跳了6米远来扑我脸,直接把我扑在了地上。

咦唔。。更的好快

手术室的灯光下,他手中的刀在空中甩出一道极快的白光,直逼我喉管。太快了,但我还是勉强用爪子抓住了他的爪腕。锋利的刀尖离我的喉咙就只有几厘米。
太可怕了,他的力气比我大了好几倍,还没对峙几秒刀尖就已经快插到我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感到一股奇怪的东西从我的双臂流到手中,然后那个大叔突然惨叫了起来,他手中的刀也滑落到我的胸口。
我呆了,他的手开始从手腕处慢慢的消失,几秒之内,他的手就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好像想跳开,但压住我的大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快没了。
接着,失去支撑的他整只兽压在了我的脸上,巨大重量的黑暗瞬间袭来。他的惨叫慢慢的变成了痛苦的呻吟,胸口随着呼吸的起伏也越来越小,因为压在我脸上,所以我能清楚的听到他的心跳也快没了。接着重量慢慢变轻,手术室的光再一次撒在我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