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随笔】我和我的男友

老公是头熊,不过逐渐有往猪的方向发展,叫他减肥,他还不乐意,总说男人胖一点才有威严 ,还说“我之前挺胖的,怎么不见你嫌弃呀”
我白了他一眼,“能一样吗?之前的肉肥而不腻,现在是又肥又腻”
他哈哈一笑,“不管是什么肉,你都爱吃”
我无言以对
PS:时间线不固定,有时候是现在,有时候是以前,随缘更新,想到哪写到哪

男人的话,脸嫩一点、线条柔和一点,看上去会比实际年龄小很多,我就深受其害,对自己的脸深恶痛绝。
老公带我去见他的朋友的时候,一个小姐姐盯了我一会,大喊:“XXX,你这个变态他妈的居然恋童?!”
我“…....................."

老公算是我们两个比较世故比较强势的那一个,所以做那啥时,一向都是他主动,我只要乖乖搂着他肩膀就好
那天老公心血来潮,一个翻身把我抱上去。
我趴在他身上,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动,傻了一会儿,忽然吃吃地开始笑场,气氛都笑光了。
老公无可奈何的看着我,只好又一个翻身。
还是不要搞那么多花样好了。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大学,穿着一身正装。棕褐色的皮鞋,配着白色的尼龙袜子,以及黑色的西裤。浅白色的格子衬衫,与深蓝色条纹的领带,还有别在上面的领带别针。衬衫依旧是别在西裤里,外带个棕褐色的皮带,彰显个性。
那量身定制的西衣,将格调再次提升,突显出中年大叔的魅力。手表的带子,也是棕褐色的,使之看起来趋于潮流。还有戴在头上的那顶帽子,整体看起来像极了英国伦敦的绅士,手里就差拿把伞了 。
他径直向我走来“同学,XXX怎么走?”
“那个时候啊,你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衫,手里还拿着纯牛奶”他笑着回忆道。

老公要出趟远差,花了一晚上给他整理衣服和生活用品,为此还买了两套新的西装,刚穿上就看到可怜兮兮的看着我
“我好像忘了怎么打领带了”
扶额无语….....
平时在家都是我给他打的领带,我弄的很慢很认真,他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乖乖的,很温柔的看着我,他说他很享受这段时光。
我也是。

老公在昨晚深夜回来了,他很小心,尽量不发出声音,洗完澡冒着热气的身体钻进被窝的时候我还是醒了。
我泛着迷糊的喊他的名字。
“嗯,睡吧”把我搂进怀里。
早上醒来才发现睡在他怀里。

今天去老公家乡那里吃一个亲戚的生日饭,理所当然的见了下父母,我一到爸爸就对我嘘寒问暖的,搞得好像我才是亲儿子似的,老公在傍边插不上话,只好委屈的看着我,真是又可怜又好笑。
老公家族的人来了七七八八,基本都认识我,对于家族出了个男媳妇这个事已经习以为常,说到这个,不知是因为知道了我和老公的攻受关系,还是因为我的长相相比老公更稚嫩清秀的原因,我被自动归类为家里最受宠的媳妇,之所以是最受宠,是因为其他的女媳妇对家里我这个唯一的男媳妇非常的稀罕(是这个词没错吧,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
因为这个原因,家族其他男成员和我相处时总是很拘谨,像是男人之间的勾肩搭背是不可能的了,生怕我老公吃醋,虽说我老公确实会吃醋….....
不过,也是有好处的,比如家里的体力活基本和我没什么关系了。

今天出发去玉林支援,要去一个月。
现在是等待发车中写的。
由于工作的原因,老公要早起,来不及告别,在我额头上留下深深的一吻后就匆匆的出门了。
今年的疫情打乱了太多,每一次离别都比上一次更刻骨铭心,但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在社交网络上总要说一些轻松惬意的东西,因为不能向大家散播负面情绪,好在两个大老爷们儿还是很擅长苦中作乐的。
嗯,就先这样吧,要发车了,下次再和大家分享甜甜的日常。

习惯了睡觉时身边有他,听他平缓的呼吸和不大不小的呼噜,总有一种安全感,一伸手就能感受到温度,他的怀里就像第二层被子,连心也暖了起来。
来这已经第二天了,还是不能适应一个人的睡眠,就连起床都没有人喊我而是靠手机闹钟。
晚上电话语音时,我像撒娇一样向他表述了这个困扰,即使这种时候也不能把事说的太严重,不然他会担心的。
他哈哈一笑,“要不要我唱歌哄你睡觉啊”
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手机里传来了轻柔的歌声,是田震的《千秋家国梦》,这是他非常喜欢的歌,KTV必点曲目,思绪回到以前,他第一次对我唱这首歌的时候,眼神认真而温柔,这是一个粗犷的东北汉子向一个心悦的人表达爱意的方式。
你说吧要我等多久,
把一生给你够不够。
告诉我你要去多久,
用一生等你够不够。

!!!!发现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