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寒黏毒四部曲的再分析

苦寒黏毒四部曲的再分析
故事两条线中,值得琢磨的还是年年和楚雨线,人世间所有的真情都是悲怆的,因为迎来的必然是分离。
从哲学意义角度,二者其实是同一个人,无论是心灵上还是现实中。年年是肉体的渴求者,狐狸种族的劣根让他无法逃离堕落的命运;楚雨是物质的渴求者,幼年生活的不堪让他甘愿付出生命换取短暂的快乐。他们都是欲望。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二者都是死者。年年患了HIV,命不久矣,楚雨被发现贩毒,迟早会被绳之以法,二人面对的都是已知的毁灭,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楚雨会不由自主的想要依赖或者说占有年年,这是两颗已经冷却心灵的最后慰藉。
从没有为某段故事而如此无法释怀,总感觉如鲠在喉无法排解,二人的感情是无数矛盾的集合体,世俗上,法律上,或者是,甚至是灵魂的角度,都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能的。
也正是这不可能深化了故事的现实意义,悲剧色彩,在绝境中的心灵早已不分美丑善恶,抛却肮脏罪孽,这恰是柏拉图式最纯洁的爱情。
螺旋中总是会有交集,矛盾中总会存在合理。在不可期待或者说早已盖馆定论的结局中,这已经是能够创造的最好结局。
又有什么难以释怀的呢?
生活啊,礼教啊,你们才是
最大的悲剧!

敬业啊[笑眼]

人家不是叫焦雨吗(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