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香新月》

这里月离,一位写文非常烂还特别喜欢写文的萌新文手
《盐香新月》故事重置,但还是能从文里与我家那大傻狼文里找到对应部分
月与盐的故事,即将为您呈现
更新时间为两周之内更新一章。

序章
一位纯白色皮毛的狼兽少年在这个花园之中来回走动着。
深夜九点钟,一轮柔和的圆月照耀在这片土地上。在月光的伴随下,花丛之上的月光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绽放,并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先是一朵,后是一片,再后来便是整个花园。每当月亮高升的时候,这篇花园便是这里最美的景色——至少这个狼兽少年是这么想的。
看着这轮圆月,狼兽想起了他小时候,祖母经常给他讲关于月亮的传说。不禁又思念起已经去世的慈祥的祖母。思念之情从他的心中流露,在他那双眼眸里隐隐约约地随着眼神散发出来。
顺着似是非是的小路来到花园正中央,一朵比其他的花还要大十几倍的花苞生长在独立出来的一个花丛上,似乎在宣告自己的地位。狼兽看着那朵花从自己的眼前缓缓绽放,随即空气中弥漫着花的香气。
宁静的夜晚和美丽的花园总会洗刷掉狼兽心中的烦躁。
已经很晚了,狼兽告别花园,依依不舍地离开这美妙的地方。
每当狼兽离开花园的时候,花园内总会出现一位少女,凝视着狼兽的背影,好似送他离开,又好似想要将他留下。
“秋曼桑?!喂!”
“嗯?干什么?”白狼兽被身边的胡狼兽从回忆中叫醒,他们的部队来到了他们的家乡,驻扎在这里打算休息数日。
“你在想什么?杵在这里大概半个时辰了。”
“在想一些往事。”
“你知道吗,听说这里有一个天然的月光花的花园,不过,进入花园的生物不管是人类还是动物还是兽人,都没有再出来过。”
白狼兽有些疑惑。他看向胡狼,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我也是听说的,咱们俩参军期间才流传开来的这个传言。话说这个传言已经流传好长时间了,你怎么会不知道?”
白狼没有回答。他想了一下,然后开口说道:“你刚刚说进入那个花园的生物都没有出来过吗?”
“听说是,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看看?”
“没兴趣。”白狼站起身,留下一句冰冷的话语之后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帐篷内。
“什么啊,怎么回事……”胡狼自言自语地说了句。随后听到集合口号,胡狼起身拍拍盔甲上的土,跑向集合点站队集合。

卷一:死亡花园

章一:相遇
“果然,夜晚的花园是最美丽的。”少女随手采下一朵银白色的月光花,捧在手心闻了闻花朵的香气。清新淡淡的幽香,非常适合泡茶呢。
少女身着浅蓝色的公主裙,有着翠绿色好似叶子的衣领装饰,腰部后背有个浅蓝色的蝴蝶结,连接着蝴蝶结的两条丝带随意地垂下。少女的发色为浅蓝色,瞳孔为蓝紫色偏蓝。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头上,中央偏右边的四片翠绿色的花叶,好似发卡一般但是确实真的长在她头上的绿叶。
少女将手里的月光花随手放在一旁的花藤上,花朵与花藤链接在一起,似乎马上要凋零的花朵又开始展现它的生机,充满活力。
突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少女警觉起来。她化为一团如月光一般纯洁的能量,飞进居于花园中央的那个巨大的月光花花朵之中。
一只白狼兽穿着盔甲,手里拿着滴血的长剑跑进花园,四处看了看之后跑到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将剑插入地中之后单膝跪在地上。他一爪子握着长剑剑柄,一手捂着腹部,屏住呼吸,尽力用花丛掩盖自己的身形。
“那个狼兽跑哪里去了?”
“是不是跑进这个花园里了?我们要不要去找找看?”
“免了。他或许已经死了。这里是死亡花园,进去的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走了走了。”
“可惜了一身上好的狼皮。”
两个人类在花园入口处絮絮叨叨地说完之后,提着各自的斧头离开了花园。
白狼长叹一口气,看向自己被砍出一条伤口的腹部。鲜血早已经染红周围的纯白色狼毛,而且他越来越难以集中精神。
自己……是不是就要死在这里了?狼兽在心里询问着自己。
伤口已经感染,即使很痛难忍,也没办法帮助狼兽集中精神。他的眼前渐渐黑了下去,身体没有平衡倒在长剑的旁边。
在他完全昏迷过去之前,他看到一位长发人类正在缓缓向他走来……
他应该完全昏迷了吧。少女心里想着。狼兽腹部那道伤口,格外引起少女的注目。少女挥动手臂,用月的力量凝聚编织出绷带,给面前的狼兽包扎伤口。
给狼兽包扎好后,又向他体内注入些许月之力,加快伤口的回复速度。
忽然,少女觉得这个狼兽身上似乎隐隐约约有着月之力的存在。她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在狼兽身上找到一个白色的手帕,上面能被少女感觉到月之力的存在。
“这手帕……”
“秋曼桑!?……”
少女听到不远处似乎有人在叫喊名字,似乎是来找这只狼兽的。
不知为何,少女看着这只狼兽唯独不想对他下手。总觉得他好像有点熟悉。
不过不能把他放在这里。少女用藤蔓将昏迷的狼兽和他的长剑一起送到了花园入口,随后站在远处不引人注意的地方注视着白狼的安全。
一只胡狼兽看到昏迷的白狼后立刻跑了过来,胡狼尝试叫醒白狼无果后便扛起白狼,拿着白狼的长剑一起离开这个花园。
等胡狼和白狼离开,少女从暗处走出来,看着两只狼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原来白狼叫秋曼桑么?”
少女看向手里的那个白狼身上的手帕,这上面残存的月之力,不知道到底是来自白狼体内还是来自别的人。总之那个白狼是一个值得少女了解的一个兽,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白狼应该会回来寻找手帕。
如果他来寻找手帕,还是还给他吧。毕竟这本来就是他的东西。
兽人军队营地。
白狼渐渐地从昏迷中清醒,他看到一旁正等着他醒过来的胡狼已经困得杵在那里闭着眼睛睡着了。
肚子上的伤口也被包扎了起来,似乎被涂了止痛药,白狼没觉得伤口传来的痛感。
白狼动了动身体,他应该躺在这里很长时间了,四肢感觉有些麻木。
被白狼惊醒的胡狼睁开眼睛,看着白狼。
“秋曼桑,你醒了啊。你怎么真的去那个死亡花园了啊,上次我让你去调查可是在开玩笑!玩笑话你都听不出来吗?”胡狼说道,“你怎么受伤了?谁帮你绑的绷带啊?”
“唔……路上遇到了人类,我将他们其中一人杀死后被暗算被他们砍了一下。话说绷带……不是你帮我包扎的吗?”
“没啊,找到你的时候绷带就已经缠在身上了。还好我在花园入口找到了你,如果那死亡花园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把你吃掉,想找到你的骨头都难。”
“哪有那么可怕,那里可不是什么死亡花园。”白狼坐起身子,他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伤口已经没感觉了。
“别动啊,躺下好好休息。明天我帮你换一下绷带并且上药吧。离早上应该还有一段时间,你好好休息,我也会去休息了。”胡狼说罢,把白狼按在地上,给他盖好被子,然后离开帐篷。
被强行按下的白狼只好躺下,回想着自己今晚的遭遇。
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少女,在昏迷之前。
忽然白狼发现自己的手帕不知去向,那是他祖母送给他的礼物,白狼一直很珍惜,即使手帕被用来救急当做绷带使用,白狼也会在对方用真的绷带包扎好伤口后将手帕讨回来。
为此他没少被他的队友在背后指指点点。
他并没有和别的兽说这是他祖母留给他具有纪念意义的手帕。
那个少女……难道是她拿走了?还是自己的幻觉?
总之,上级给了他一个秘密任务,他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让任何人帮助他。或许自己的手帕还留在那座花园,或许丢在了路上。只希望不要被别人捡去就好。明晚就去那个花园找找看好了,毕竟是祖母给他留下的东西……

章二:花妖
当第二天来临时,白狼发现他的伤口已经痊愈。
话说,昨晚那么大一道伤口,今早一觉醒来说没就没了。若不是衣服上还有刀剑留下的痕迹,又有谁会相信自己昨天是受着伤回来的?
这件事不只让白狼有些惊讶,胡狼更是惊讶的不得了。他从小和白狼一起长大,还没听说过白狼会瞬间愈合的能力。白狼让胡狼保守这个秘密,因为他不确定到底是不是因为自己在昏迷前看到的那个幻觉。
总之,自己必须要找回自己的手帕。那不只是一个手帕,而是一段美好的记忆。
而且,去花园寻找手帕的最好时机,便是夜晚。
一天时间在忙碌之中悄然流逝,白狼在晚上站岗放哨的几位兽人的眼皮子底下溜出营地,前去他记忆里的那个美丽的月光花花园。
一路上,他一只在仔细观察着每一处,地毯式搜索着手帕可能掉落的地方。不知不觉,随着花香来袭,他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花园入口。
一路上都没有看见,或许在花园里?
白狼走进花园内,四处寻找着。
花园和他记忆内的花园几乎没变。那朵巨大的“花后”依旧盛放着。不过相比以前,这朵巨大的月光花的体型要比以前大了不少。
“怎么?这座死亡花园,你不害怕吗?”
“谁!”白狼听到陌生的声音,拔出佩剑,举在面前。
“我不就在你的面前吗?”
似放非放的月光花花后完全绽放,露出里面的花蕊。随后一团银白色的能量从里面飞出,在白狼的面前化为一位看上去像是人类的少女。
“你是谁?”白狼举着长剑,作出防守的姿势。
“不用担心,我不是人类。不会伤害你的。如果我想伤害你,在你来到我花园的那一刻你就已经不在这世间了。除了这座花园的主人,你是第一个可以随意进出花园的兽呢。”少女微微笑着,随后挥了挥手,身后长出一个由花藤组成的椅子。
少女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像个公主一般优雅。
“坐吧,狼先生。”少女挥了挥手,另一把花藤椅子出现在白狼的一旁。
“这是您的,;狼先生。很抱歉私自拿走了您的东西。”少女凭空变出一个银白色手帕,甩给白狼。
“我的手帕!”白狼伸出爪子抓住飞向自己的手帕,然后确定这位少女没有敌意之后,便将佩剑插回剑鞘,看着少女。
“上次我昏迷之前看到的人……是你?”
少女微微点了点头。“这座花园里只有我一人,当然是我。啊,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月离,是一位月公……月光花花妖。”
“你是妖?”
“嗯。月光花花妖。周围的花丛,包括花园,都是因为我的妖力而存在。也多谢这么多年来在我还不能化形期间狼先生的照顾了。”月离面带微笑着说道,“啊,狼先生,请问您的贵姓?”
“几年前我发现这里隐约有人,也是月离小姐你了?”白狼想了一下,问道。“叫我海盐就可以了。”
“是的,海盐先生。当时我的妖力不足以支持我长时间化形,所以化形只能维持很短的时间。”月离忽然想起自己心里的问题,于是开口问道:“海盐先生,这手帕您是从哪里弄来的?”
“这手帕是我祖母留给我的。”
“|您的祖母是会月之力的兽吗?”
“月之力?”海盐不明白月离在讲什么
月离从这只狼兽的眼神里发现了不解的迷茫。“这样吧,海盐先生,还请您坐下,听我讲个故事吧。”
月离挥了一下手,一团银白色的妖力从手掌发出,成为一面镜子落在两人的一旁。镜子内随着月离的口述,渐渐浮现出画面来。
在魔法刚刚出现时,并没有人将目光看向月。月在那个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散发着淡淡光芒,给予世间万物于夜晚的光芒。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有着私心的魔法师们渐渐把目光看向了月。
法力高强的生物获得了月的力量,他们慢慢地发现月的秘密,并加以利用,满足他们的私心。而且他们还把自己所知的一切锻造成为魔法书,告诉后世月的秘密。
久而久之,他们将这个能力成为“月之力”,并将拥有强大月之力的人成为“月的追随者”。
随着月的追随者的增多并且私心增加,有一部分人就想因为自己拥有强大月之力,想要成为所有月的追随者的领头人。而随着私心泛滥,体内的月之力也开始污浊。污浊的月之力在被使用时,会侵袭月的纯洁。随着月的污浊越来越多,众多月的追随者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他们将所有拥有私心的月的追随者全部驱逐,封印他们体内的月之力。
随后经过探讨,他们决定推选出一位月的守护者,让他们守护着月的纯洁,并且将一些咒语定位禁术,不经月的守护者同意下使用,就会被放逐并永久失去月之力。
月离讲完故事,将月镜收回。随后看向月亮,眼里透露着思念。
“我是现任月公主的一朵月光花种而长成的花妖,天生自带一些她的月之力。我想去月上找她,不过想要成为下一任月之守护者,就要等到上一任月之守护者陨落……所以我不得不得快速提升自己的能力,好找到成为月之守护者之外的能力去月上寻找我的主人。”
“这个故事……好像在哪里听过……”海盐低下头,仔细想了想。虽然相差很大,但是确实和自己祖母讲的故事差不多。
“海盐先生,我想,今晚您来我的花园,并不是只为寻找您的手帕而来的吧?不然,现在应该早就离开了才是。”
“确实,我奉命前来调查死亡花园一事。”
月离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意。但是她却很快又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