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战争】第四冰朝

世界观
  首先感谢每一位读者的阅读。
  这是一篇长篇兽人文,史前巨兽们生活在气候宜人的大间冰期,文章讲述了各大种族间的相互扶持与尔虞我诈。
  文章中的动物们分为已开智与未开智。一般情况下开智的兽人不会猎杀同种族的未开智猛兽。
   兽人们的文明程度已经到达了初步掌握农耕、放牧、纺织、冶炼、建造、医疗的程度,并且在烹饪(兽人们接受少量的蔬菜摄入)、艺术与法律方面有了初步的探究。
  大部分国家为父系社会,采用世袭制度。
  兽人们的体型数据与生活习性大部分基于百度百科,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本文中存在生活地域不重叠和不同期的种族相遇。
  (会有后续补充。)
  ———————————————————————
  人们的观念也与现在有些许不同。
  1.人们不认为自杀是禁忌,反而是一种光荣的行为。自杀者可以直接在神祇的带领下进入天堂。除了自杀外,其他尊贵的死亡方式有:死于献祭(但如果献祭者没有在仪式中被神明收容了去,其他人也不会接受他的存在。)、死于战争和死于分娩。
  2.人们认为杀了谁,便会继承他的手艺。手艺包括但不限于强健的身体、智慧的头脑或者优秀的织布工艺。这也仅仅是一种美好的祈愿,虽然从古往今没有谁继承了死者的衣钵,但这个歪风邪气却广为流传。(注:此行为在战争期频发。)
  (会有后续补充。)

词汇释义
  【注:文章中的部分神祇借鉴了各类神话体系,无意冒犯。】
  怒马赫斯:无鬃狮信仰的神明。
  阿蒙拉:无鬃狮死后的归宿,即天堂。

庚辛金王:剑齿虎属信仰的神明。
  虎七宿:剑齿虎属死后的归宿,即天堂。

巴蒂特斯:恐猫属信仰的神明。
  布巴斯提斯:恐猫属死后的归宿,即天堂。

桩天:犬属信仰的神明。
  恒西里斯:犬属死后的归宿,即天堂。

第一章
  动脉破裂,血液迸射。
  余温尚存的血液迅速盈满口腔,巨狮饥肠辘辘的肚腹在鲜血的刺激下一阵阵痉挛,对滚烫血肉的渴望让数日没能饱腹的他几近疯狂。朽棺如同落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似的,拼了命地把弯刀般的锯齿没入血肉深处。
  他累极了,体力早已透支。数日未食粒米的朽棺气若游丝,此生中他从未如此渴望以滚烫血肉慰藉饥肠。朽棺狠命钳住恐狼口鼻的左手因长时间紧绷已经开始发抖,所幸被扼住咽喉的恐狼已是强弩之末,只要再坚持一会——一会就好了。朽棺安慰着自己,强迫自己不能放松丝毫力道。
  恐狼的血液如涌泉般从创口涌出,所剩无几的气力也随之流失。残暴狮那本就难以挣脱的臂膀此时变得更加不可撼动,他只能徒劳无用地在朽棺肌肉虬结的胳膊上留下一道道血痕。失血过多的连锁反应让恐狼手脚无力,视野模糊。他终是无力地垂下了双臂,瘫软在了朽棺的死亡怀抱中。
  朽棺精疲力竭地跌坐在地,但又唯恐避之不及地推开了尸体。杀掉开智者这件事他还是有所顾忌的,但他实在是太饿了,只能打破腐朽求得一线生机。事已至此,朽棺虽无比纠结,但他厚实的手掌已经攀上了恐狼柔软的腹部。
  「既然已经把他杀了,留着不吃把自己饿死是赎罪给怒马赫斯看么?」本着破罐子破摔的朽棺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割肉弯刀不带迟疑地剖开了恐狼的腹腔。毕竟这暗色的皮毛下可是他日思夜想、可以延续生命的红肉啊。
  与饥饿相比,所谓神明的桎梏简直是吹弹可破。创世的狮神虽然以双目作日月,化身躯为坤灵,可祂从来没在自己身处危难之中拉自己一把;父亲也从未言说过怒马赫斯曾庇佑过祂虔诚的子民。眼前带着体温的红肉才是实实在在可以让自己活下去的东西——饥火烧肠的朽棺几乎看到了恐狼的腹腔上氤氲着他烹煮食物时的蒸气。
  显然朽棺已然等不及把肉食煮熟后再入肚,他伸手探进腹腔,在一片温暖黏滑的器官中摸索着。随便扯下个器官连看都不看一眼就直接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自出生起他就没接触过生食,初尝生鲜后让朽棺颇感意外。内脏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虽然可能是他太饿了,但是身为残暴狮的他骨子里本就是茹毛饮血的野兽。滑嫩的肝脏口感极佳,除了有些寡淡外挑不出任何毛病。
  朽棺满足地大嚼着营养十足的内脏和带着白色脂肪的鲜肉,一丝一毫地悔过感都没有。他当然记得父亲无数次的叮嘱,但是生存大过一切。他相信身处阿蒙拉的父亲会谅解他的做法的。
  要命的饥饿感暂时缓解了,想念烤肉滋味的朽棺嗦了嗦手指,手起刀落砍下了恐狼的头颅,拖着腹腔空空的尸体满意地回家了。

残暴狮族落。
  “孩子们,等到你们长大后外出捕猎。如果遇到了落单的开智异族你们会怎么办呢?”妈妈抓了把肉干,分发给了孩子们。
  “当然是杀掉了,叫他们和我们争地盘!”身体最壮实的孩子手握着细长的肉干敲打着空气,仿佛正手持棍棒胖揍着他的敌人。
  “不。”妈妈的声音变得严肃,她的语速不快不慢,确定每个孩子都能听清楚:“你们不能杀害和我们一同生活在大地上的开智兽人,绝对不可以。”妈妈扫视着围坐在她身边的四个孩子,目光停留在口出狂言的孩子身上,正襟危坐:“绝对不可以,如果你违反了这条所有开智兽人都遵守的规矩,等待你的会是凌迟。并且死后伟大的怒马赫斯会把你拒之门外,你会成为孤魂永远的游荡在世间。”
  “好的妈妈,我知道了。”孩子含着肉干嘟哝着,温柔的母亲一反常态,这让他有些不敢下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