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亚大陆》

长篇
幻想类异界大陆
高危警告:be结局,预计中虐,作者很懒很鸽
balabalabala(不知道说啥了)
PS.这里更新作者修改后的文(修改bug、完善等等),更新进度不定
欢迎加入兽亚大陆(投设),记得告知自己能接受的情况(正反中立,酱油角色/关键角色,能接受的自己的结局等等等等)
好了,开更~

第一章
“哈,哈……”包裹在斗篷里的小小的身影穿梭在密林中,他不敢回头,他知道有人已经被追上来,对方随时可能从任何地方出现。

不能回头,跑,快跑——

斗篷下他尖锐的小牙齿,已经不知不觉间扎破了他的嘴唇,同时他也依靠着疼痛与味蕾上传来的腥甜不断的让自己清醒、冷静。

只是突然,他十分奇异的瑰色瞳孔猛然一缩,浓浓的恐惧充斥了他的瞳孔,他看见了,不仅看到了迎面而来的刀锋,也看见了自己的死亡。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快……

如果,如果晚几年发生,再晚几年,不,或者半年,哪怕让他能随时看到五秒后的未来,他都有很大的把握活下去。

但是,很明显不是现在,就只能用这无法控制的能力,去欣赏自己的死亡吗?

不!还没有结束——

他瑰色的瞳孔猛的闪过一道浅绿色光芒,坚毅强行挤掉自己内心的恐惧,他抓住这次能力出现的时间差,从时间之神手中抢走了一秒。

一秒,抽刀,蓄力,扰乱,迎击——!

足以——

“轰。”他小小的身影如流星赶月般轰击到空中。他瑰色的瞳孔继续泛着浅绿色光芒,他眼神微凉——看到对方要从他背后,把他切成两半了——他又看见五秒后的场景了,连续两次。

还没有结束,我还有力气……

他抡起手中紧紧握着的刀平衡自己的身体,他死死的咬着嘴唇,浓浓的血腥味已经在口中肆意弥漫,已经渗出鲜血的眼中,浅绿色的光芒隐隐现出极为微弱的瑰色的光芒,同时他的胸口上,亮起一道白光,十分奇妙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浮现,他的动作似乎突然变得极为缓慢,他的每一个动作似乎都看的清清楚楚。

但是只有他调整好了姿态后,才能意识到时间其实只过去了一瞬——
“轰。”地面传来巨大的轰击声,那小小的身影被狠狠的被击落到地面上,他眼中泛起的光芒也悄然的散开了……

好痛啊……他不自主的眯起眼睛来忍耐大脑传递来的痛苦,似乎只有大脑的痛苦,身体……已经没知觉了。

他看到十分模糊的一团黑影从空中落下,是敌人吗?或许吧,已经尽力了,虽然最终也只是不想任人宰割而徒劳的反抗而已。

那个那个模糊的身影似乎抬起了他的手,似乎他手中的武器已经对准了他的心脏,隐隐约约的,他似乎看到敌人血色的眼睛——十分冰冷的眼睛。自己的心也已经绝望的沉了下来,似乎 对方眼睛已经让自己的心也一样冰凉了吧。

他绝望的闭紧了眼睛,眼泪透明的眼泪掺杂着血沫滴落下来。

对不起,父亲,辜负你的希望了……

幻想中的痛迟迟没有到来,到来的,只有十分滚烫的液体泼洒到脸上,他也被充斥着他的鼻腔的那股浓烈的血腥味所惊吓到,睁开了十分酸痛的眼睛。

看到要杀他的那个人了,是一只黑狼,身上的伤疤诉说着他的过去,他头上的疤痕更是讲述着某一次的险象迭生……
他又看到了那对血色的瞳孔,多么漂亮的瞳孔,最美的红宝石与之对比仿佛都是对这个血色瞳孔的亵渎,但是,现在这对血色瞳孔中没有了凌冽与嗜血,只有困惑与黯淡。

他倒下了,或许那美丽的血色瞳孔再也没有了神采。无神的瞳孔,属于它的梦幻也不复存在,就像沙砾般不会有任何的魅力可言……

……

好吧,他错了。

他愣愣的看着出现在黑狼后方的那个人——那个可以说救了他的人。

这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不知道。

他黯淡无神的金色的瞳孔在黑夜中亦是闪耀着属于它的光芒,这是,属于天神的眼睛吗?不含任何感情羁绊的天神……

哦等等,他好像认识这个人。

他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段记忆突然涌现,他想起自己的妹妹讲得那个故事,那个被称为白色死神的白狼。

他全身的毛发洁白而无瑕,似乎任何颜色放在上面仿佛都是对其的一种玷污,但是他身上淡淡的金纹却成了它最好的点缀。

若身为骑士,他在战场上无疑会是最耀眼的存在,是无数人是天神,也是无数王子公主的梦中的守护神。

但是他却是一位刺客,那十分不堪的地下老鼠。

但是对刺客应有的那种厌恶却没人放在他的身上,他被众人称为白色死神,他不是肮脏的地下老鼠,仿佛他是个神邸,他是众人心中,刺客中的一抹白色圣光。

他不是刺客里最强的,也不是最出名的那个。

是最特别的。

不是正义的使者,死在他手中的骑士亦是王室似乎不再少数,没人知道他会接谁的刺杀任务,就像没人知道他的曾经,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去成为刺客,就像没人知道他的瞳孔为什么黯淡无神一样——

他仿佛就是个真正的死神,不分善恶正邪,只在一个时间把该带走的生命带走而已。

妹妹说,这个刺客他很可笑的是传言他并不无情,无论什么原因,他出手三次之后就不会再对这个任务目标下手,他能给予那个人继续活下去的权利,除非他接到第二次他的任务,身为死神却也有给予别人生命的权利,故而才是人们公然的白色死神。

是他吗,那个叫做拾柒的刺客?

……

拾柒无神的目光静静看着面前的,这一只像是狐族的幼崽,他瑰色的瞳孔很是特别,只是他看着自己的眼神也很奇怪。

“这只幼崽是任务目标吗?”拾柒心中默默回想接到的任务内容,随即他摇了摇头,把手中的匕首放进口袋中,转身却又回头看了看地上这只狐族幼崽,便遁入虚空不知踪影。

他走了吗……看到面前的白狼失去了身影,狐族幼崽心中却突然有些低落,但他明白,这个很正常,他不曾委托过,更不曾委托到他,他只是碰巧做任务救下了自己,他或许会去任何地方,但他却不会管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死活,他是死神,白色死神。

他重新闭上了眼睛,无声而艰难的笑了笑——他活了下来了不是吗?

“你还醒着吗?”十分陌生而轻然的声音突然响起,狐族幼崽带着惶恐的不可思议的睁开双眼,又再次看到熟悉的白色与那双无神的金色瞳孔,他居然感觉到了心安与欣喜。

“嗯……嗯!你……”你为什么回来了,怎么可能你会回来。狐族幼崽很疑惑也不能理解,不敢相信。

“我替你找到了些黄金果实,你可能会好一点。”说罢,拾柒伸出了他的爪子,上面静静地躺着几颗金色的果实。

黄金果实,他是怎么知道我使用能力而精神受损,狐族幼崽紧紧的盯着拾柒的爪子中的果实,头颅的疼痛和轰鸣声宣告着它们对黄金果实的渴望,迫使着他很勉强的张开自己了的嘴。

其实自己很想伸出手接下它们,他很想碰到这位名叫拾柒的白色死神,很想感受他的温度,亦或者去感受那属于死神的冰凉。

但是他做不到,他胳膊仿佛已经不属于自己,试着活动也就只有突然传来的那股透骨的疼痛。

拾柒伸出手,将黄金果实递到他的口中,又顺手擦掉沿着他嘴角流下的金色果汁。

茸茸的,滑滑的,啊,是温暖的……

脑袋都剧痛逐渐散去,强烈安全感包裹着巨大的疲劳压垮了他的意识,他沉沉的睡了过去……

……

拾柒坐在树上啃着刚摘的果实,嗯,清凉而微甜的口感正是拾柒的最爱。

已经把那个幼崽安置到酒馆了,安排了店家去请医师并留下了点食物,还已经帮他已经付了钱,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吧,拾柒心想。

拾柒想起来了那个夜里他看到的场面,虽然记忆已经模糊,但是他还是能,依稀记得那只狐族幼崽给他带来的那种奇妙的感觉。

所以为什么去救他,也许就是因为他带给自己的那种奇妙的感觉吧,他有点好奇,也很期待能再次感受那个感觉。
啃完了这颗果实,拾柒也把这只幼崽的事情抛之脑后,带上他的黑色兜帽遁入虚空失去踪影。

要前往西纳王国了,任务还没有完成……

……

在这片阴暗的峡谷中,一颗有着彩色纹路的蛋,散发着浅淡而十分特别的七色的光晕,只是被洒上的血液带去的血沫不断的侵蚀着它梦幻的色彩。

“咯。”一根尖锐的黑色骨爪刺破蛋壳,里面散发光芒的蛋液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减少,似乎都被这根骨爪贪婪的吸取。

骨爪的主人静静地蹲在这颗蛋面前,他面庞以及全身,都有着十分可怖的黑色骨刺,他额头上的龙角宣告着他的高贵的龙族血脉,黑色眼白的暗金眼眸,毫无感情的看着战利品被自己吸取。

很可惜,如果没有路过这里,他就不会被这颗蛋因为互崽而神经过敏的父母袭击,也没必要去杀掉他的父母,更不会来收获自己的战利品。

这颗蛋或许也能破壳成为高高在上的云凰,享受着此地属于云凰的法则。

“啪!”干涸的蛋壳被他坚韧的黑色骨尾击碎,随后没有在乎这对云凰夫妇剩下的所谓财富便离开此地。

他是黑龙,也是被诅咒的黑暗骨龙,不屑于亡灵也不被龙族接纳,他被龙族流放黑暗之地,他厌倦这里,他要前往的是真正的兽亚大陆。

而不是这个被诅咒的一角。

他叫降陌,很出色的名字,龙族被降生的陌生的异类,他心想。

不知道离开这里的方式,但是降陌知道,沿着一个方向走,绝对能离开此地吧。

降陌他天生能看破这些虚妄的幻觉,方向感也绝对不会被干扰到,虽然路线弯弯绕绕,但是降陌知道他一直走的方向是绝对是直线方向。

兽亚大陆,到底是什么样呢?降陌心想道,内心充满了期待……

……

“哈!”家乡的惨状浮现在他的眼前,小小的狐族幼崽突然从噩梦惊醒猛的爬起来,十分警惕的提防着这个陌生的环境,随着记忆慢慢恢复,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想起来自己被拾柒所救,看来,也是拾柒把我安置于此的。
他逐渐平静了下来,掏出怀中一直佩戴的白色星钻,静静地用爪子擦拭它,同时瑰色的眼中流转出淡绿光芒与星钻交相辉映。

只是突然传来的那股药物的味道,打断了与星钻的共鸣,狐族幼崽低下头看了看身上的绷带,又看到了桌上被放置的水果,狐族幼崽轻轻的笑了笑,把手放到心脏处感受着他的跳动。

就算有一天死在他的手中,好像也是很幸福的一件事呢……狐族幼崽突然这样想道。

他开始试着活动受伤的地方,他是时陨族的族人,最精纯的那支血脉,他的身体在他无意识的时候也可以借助时间的力量,去加速恢复自己的伤势。

半饷,他跳下床想散一下房间内那股难闻的药物的味道,狐族幼崽打开了窗户,沐浴着阳光的他幸福的眯起了眼睛。

活着真好,他心想着。

他回过身坐在桌子旁,很不真实的小心翼翼拿起了一颗水果,出神的看着。

我还能遇到他吗,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可以逐渐掌握时间的力量,能帮他预知可能发生的危险,就算拾柒像传言的那个天神般的白色死神,我也能保护到他吧,至少不会拖累他。狐族幼崽心想道。

不过首先,趁敌人不知道他还活着,还是先去西纳王族那里吧,爷爷说过那里保管着帮时陨族稳定时间法则的秘宝,能让我先稳定住自己的情况,也有些自保的能力……

我能在西纳王国遇到拾柒吗?好吧,或许不能,他是刺客,如果他不现身可能我绝对找不到他。

不对,又或许,链接起来就好了……狐族幼崽低下头,犹豫的看着自己佩戴在胸前的星钻……

此时一个笨蛋找不到首行缩进在哪,空格也不行所以就只能空行了(明明我都打开电脑了来着[流泪])

[滑稽] [滑稽][滑稽]

@冰空 · 海漠:

[滑稽] [滑稽][滑稽]

修改版看着怎么样[欢呼][欢呼][欢呼]

@拾柒不黑:

修改版看着怎么样[欢呼][欢呼][欢呼]

挺好!不过字怎么这么大啊[喷],感觉….看着有点费劲??

@拾柒不黑:

修改版看着怎么样[欢呼][欢呼][欢呼]

你看,2楼和1楼的字体大小完全不同

[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