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化之森】【短篇】(虎人和人类少女的相识)

“是腐化,快退。”

“危险,跑!”

“要活下去…...”

轰雷雨瀑之下,一切哀嚎与嘶吼都被搅的粉碎。

林是被外面暴雨的声音吵醒的。

突然降临的暴雨打破了傍晚的宁静,呼啸的狂风裹挟着雨滴拍打着这间孤零零的哨所。林知道时间还早,但是被这么一吵他完全没有继续睡的念头了,干脆将旁边散落的衣服一一穿戴好,又把武器背到背上。做完了这一切,林才将目光投向了外面的林子。

他渐渐惆怅起来。

森林中的天气越来越糟糕,这种天气在过去几十年中几乎没有过,但是近几年却成了家常便饭,更加恶劣的风暴现象也是时常出现。

和自己轮班的人还没回来,林伸了个懒腰,一时不知该如何度过这段时间,这个供临时休息的小屋内的陈设非常简单,一张床和生活物资,食物和水,仅此而已。

这里是监测腐化污染的前沿监测点,另一个同伴此时还在巡逻,而且至少还有近三个小时才会回来和林换班,三个小时不短了,按理说林应该用睡觉来消磨时间,并且养足精神来面对接下来的巡逻。在这样恶劣的天气巡逻队员会消耗大量的体力,对腐化状况的监测就是他们最重要的工作,即便是在这种天气内也是一样。腐化的情况虽然暂时得到了抑制,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新的情况,巡逻可是马虎不得的。

但是现在林睡意全无,不睡觉的话,这段时间怎么消磨过去呢?这里可没有任何用来消遣时间的东西,这里是工作岗位,是不会出现任何娱乐物品的。

要不要回一趟聚落呢?林犹豫,这个念头让他有些不安,他忽然很想回一趟聚落看看,但是用什么理由回去呢?林不安的揉搓着一双虎爪,斑纹尾巴在身后晃荡个不停,他可以借搬运物资的理由回去一趟,这个哨所的物资确实不多了,大概只能再坚持一天,这个理由算一个可行的理由,但是在这样的天气回去搬物资,这还是有些奇怪。

算了,林觉得还是不去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的无所事事找事做而已,看了一眼床头的魔力场监测器,魔力场没有被腐化污染的痕迹,扰动装置也在散发出持续不断的魔力乱流,腐化应该不会忽然降临将这间小屋吞噬掉。林从床上站起身,接近两米的身高在墙上投射下一道巨大的影子,虎人晃了晃脑袋,看了一眼门外那瓢泼的大雨,深吸了一口气,抄起桌上的便携式监测器就冲进了雨中。

“我这是在干什么啊。”林在暴雨中穿梭,忍不住这样嘟囔道,刚才做的梦又浮现在脑海中,暴雨,黑夜,独自一人,还真是凑齐了他不喜欢的大部分因素。

借着夜视能力,他很快就找到了回聚落要走的大路,林低着头迅速前进着,在暴雨中他奔跑的步伐大的夸张,泥水随着他的每一次踏地溅起,把他的鞋彻底浸湿了,不过林依旧没有放慢速度,在暴雨中保持衣衫干燥是不可能的。

雨水让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一直眯眼盯着的路上却忽然闪过一抹灰白的颜色,林愣了一下,连忙发力从那个东西上空跃了过去。匆忙起跳的结果是落地不稳,他脚在泥地上一滑,整个人躺在泥上滑出去好远才停下来,滚了一身的泥。

低声骂了两句,林抖了抖身上的污泥,连滚带爬地跑回去看刚刚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凑近了之后他才看清刚才那抹灰白色是衣裙的颜色,一个浑身沾满泥浆的小孩子正蜷缩在地上。林定了定神,伸出一根手指去试了试对方的鼻息,发现这个小孩子还活着。

人类的小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兽王聚落位于玛卡讯丛林的最中心,这里出现人类小孩是一件很反常的事情,林四下张望了一下,妄图找到其他人,这个小孩子总不能独自闯到森林中央,但很可惜的是周围除了树木外,并没有其他生物。

不管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至少林不认为一个小孩子能对聚落造成危害,他扯下外套脱下自己的里衣,三两下将这个小孩用衣服包裹住抱在怀里,然后就埋头往聚落的方向冲去,林也没办法给他遮住雨,只能是尽快把他带到聚落去。

埋着头在林子里奔跑,如同一只真正的斑斓猛虎。

“为什么一定要把他放在这种地方!”林大声冲守门的那个虎人喊道。

林只花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赶到了兽王聚落,小孩子被交给了守卫队长,而林则是被军士长带去问话,由于林是小孩的发现者,他也一并被暂时监视起来,至于他的巡逻工作则是派了新的人员前去执行。

对林的审问自然是没有任何结果,因为林自己所知的信息也是相当有限,军士长最后派出调查人员去搜寻,很快就解除了林的暂时监禁。

但是当林去找那个人类小孩的时候,却被告知那个人类小孩被关在了监牢里。

“哎呀,林,你别激动。”另一个虎人连忙把林一把拦住,“那可是个人类啊,你别忘了我们的聚落是在森林中央,这种时候一个小孩子怎么也不可能迷路到这里吧,在搞清楚这个人类的身份的之前,上面要求一直把他关在这里。”

“那不过是个孩子!”林愤怒的咆哮道,但是那两个守卫可不吃这一套,而且实话说他们也无权决定这个孩子的处境。

林很清楚自己在这里喊叫没有任何用处,他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让我进去。”

“哈?你要干啥?”一个守卫立刻紧张起来,但林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什么,上面规定是他必须待在这里,但没有规定任何人不能接近他吧。”

“这个......倒是没有。”守卫回答道,毕竟不过是个小孩,虽然身份是个谜,但是这个小孩子本身并不是什么危险。上面担忧的是这个小孩子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不是这个小孩子。

“既然没有,那把我也一起关进去,可以吧。”林再次说道。

“你可想清楚了。”一个守卫提醒道,“出了什么事情,你可是要自己负责的。”

“我清楚。”林淡淡的回答道,两个守卫对视一眼,掏出钥匙放林进去了。

那个小孩子还没有醒,单薄的身影蜷缩在那对他来说有些太大的石床上面,一条单薄的被单随意的披盖在他身上,小小的身影在这个大牢房里更显得渺小了。林缓缓走到小孩子旁边蹲下,至少他们帮这个孩子擦掉了身上的污泥。

自己一时冲动,主动进了牢房,可进来之后又能干什么呢?林蹲在石床旁边,忽然发现这个孩子在哭喊着什么。

还没有醒,他是在睡梦中哭喊吗?林轻轻的把耳朵靠上去,想听他看他在说什么,却只听见一些类似不要死,救救我之类的话,这个孩子喊得最多的词语是妈妈。

轻叹了一口气,林默默的看着这个小孩,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应该是人类中的女性吧,单薄的白裙子上满是污泥,在这里躺了什么久,头发居然还是湿漉漉的,苍白的小脸上挂着不知是泪还是雨的水滴,整个小身体都瑟瑟发抖着。

轻轻站起身,林将背后的武器丢在牢房的角落,又解下上身上那件因为浸了淤泥而有些硬邦邦的外套,然后他就光着上身,轻轻的伸手把小姑娘抱了起来,拥在怀里。

在审讯室那边待了那么久,林身上的雨水已经被他的体温蒸干了,此时把小姑娘抱在怀里,冰凉的触感立刻就是让林忍不住一哆嗦,不过他很快就是忍耐下来。作为一个虎人,林的体温是远高于人类的,此时他把小姑娘抱在怀里,又用被子从外面裹住她,就如同一个暖炉一样。小姑娘感觉到温暖后往林的怀里钻了钻,身子的颤抖渐渐停住,小脸也没有一开始那么苍白了。

林看着小姑娘安静下来,松了口气,可惜他也没有带别的东西,不然至少可以用干爽的毛巾给小姑娘擦擦头发,或者给她带个暖和一点的被子,不过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看着似乎已经睡安稳的小姑娘,林知道今晚只能这样了。

木木这一觉睡得很舒服,她感觉自己躺在一个温暖的壁炉旁边,一个有力的臂膀拥抱着她,让她感到十分的安心。

醒过来的时候,木木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毛绒绒。

大布偶?木木摸了摸那毛绒绒的柔软触感,下意识的就以为是家里的那种大布偶,忍不住就抱住使劲儿蹭了蹭,但是她忽然感觉到这个大布偶似乎自己会动。

小脸疑惑的抬起,晨光从狭窄的铁窗照射进来,让木木感觉有些刺眼,不过当她看清楚眼前的景象后,立刻就是忍不住叫了一声。

“老虎布偶?”

“嗯?”林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他想揉揉眼,却发现怀里还抱着个人呢,低头一看,就对上了木木那大大的眼睛。

“会动的老虎布偶!”木木立刻兴奋的叫了一声。

“我可不是老虎布偶。”林苦笑了一下,两手根本不敢动,小姑娘现在相当于是坐在他的双臂上的,他要是抽出双臂小姑娘肯定就摔地上了。

“不是老虎布偶?”木木偏着头不解的问,林笑了一下说,“我叫林,是一个虎人,你叫什么?”

“我叫木木。”木木大声的回答道。

“哪个木啊,沐浴的沐?双目的目?还是什么木啊?“林追问了一句,但是这个问题对这个小姑娘来说显然有些难了,她看起来还不认字呢。

“就是木木的木!”小姑娘回答的十分肯定,林更无奈了。

“算啦,我叫林,森林的林,正好就是两个木头的木,你要不就也叫木头的那个木,叫木木吧。”林最后自己想了个解决办法,结果木木特别高兴的就叫,“哦哦,我是木木,木头的木。”

林无奈的笑笑,木木估计还不认字,她的名字是哪两个字她自己并不明白其中的意义,她不过是顺着林的话高兴欢呼一下,具体她在欢呼什么林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

林又问了不少问题,关于木木为什么在这里,关于她父母啊,关于她家乡啊,但是问了好多,木木都只是说,“不记得了。”或者就直接说,“不知道。”

林也没辙了,就那么抱着木木干坐着,木木倒是一点都不无聊,因为林在她眼中就是一个会动的老虎布偶,所以她待在林怀里只感觉很舒服,软软的还热乎乎的,木木的手玩弄着林胸脯上的白色绒毛,又玩着林胳膊上颜色不同的那些毛,又玩林胳膊上的斑纹,小手在那里揪毛玩儿。林是想不明白自己身上的毛到底有什么好玩的,不过看木木玩的很开心,他也没有去打搅,就这样吧,挺好的。

林又枯坐了一会儿,虎人聚落的高层终于是有动作了,听到人类小孩醒了的消息立刻就是派人赶来,想带木木去问话。林本是打算先把木木交给他们,完了自己再去接她,结果木木一感觉到林要把她放下就很紧张,抱着林的胳膊又哭又闹,坚决不让林把她丢下,最后所有人都拿这个小姑娘没办法,只好是让林就这么抱着她。林也是无奈,安顿一个守卫帮自己收拾一下武器之类的装备。

对木木进行的问话自然是又一次的没有取得进展,不论虎人这边的人问什么,木木都是一脸的茫然,她看起来也就是四五岁,林估计她很有可能受了什么刺激所以就失忆了,四五岁的小孩本来就记不住事情,虎人高层那边是一筹莫展,好在是过了一夜,之前派出去的搜索队也是回来了。因为林是在大路上发现的木木,所以搜索队自然也是顺着大路去找。

结果还真的找到了一点东西,他们发现了一片新出现的腐化区,考虑到腐化现象突然出现时的棘手情况,虎人高层最后断定木木他们很可能是被一场突然降临的腐化现象袭击,导致了全军覆没,这个小姑娘很有可能是由于所有人的保护才活了下来。

那条大路可以通往数个兽人聚落,但是这条大路最重要的作用,其实是去往精灵们的国度,虎人高层的商议之后,决定派出更多的人,去那些聚落问询,最主要的任务则是去精灵那边问问清楚。

这一去一回路程虽是不远,但腐化时期任何离开聚落的举动都十分危险,派出去的人只能拿着便携式监测器小心前进,一旦发现腐化就立刻撤离,这样虽然安全,但速度就差多了,原本五天的路程恐怕能走上半个月。这一来一回就又要一个月,虎人这边也不指望立刻搞清楚所有事情,却在如何安置这个小女孩这个问题上犯了难,这个小姑娘很有可能具有一个十分特殊的身份。

再加上现在木木可是扒在林身上就不下来的,于是虎人这边的高层就给了林一个光荣而悠闲的任务,照顾这个小女孩,巡逻那边不用过去了!你不是想照顾她嘛,那你就继续照顾她吧。

林有口说不清,他可不是多爱照顾人的类型,他完全是不忍心那样对待一个小孩子才给出的帮助,不过既然这是上级命令的话,林也没有反对的理由。

抱着木木,林缓缓走回自己在聚落里的家,很朴素的房子,只有两个房间,一个是小厨房并有一个桌子,另一间就只有一张大床,除此之外再无它物了。在曾经的家被腐化毁掉后,林就一直独自住在这里。

“木木,我们到家了。”林推开家门,长时间没人住的家里满地的灰,而林的装备已经被提前送回来了。

“家?”木木扭过头,看着这个狭小的房子,“这里是我们的家吗?”

“这是我的家。”林温柔的冲木木说道,“以后这里暂时也是木木的家了。”

木木忽然抬头,冲着林问,“以后木木要和老虎布偶住在一起吗?”

面对这奇怪的问法,林也只能是无奈的笑笑道,“是啊,之后的一个月木木就要和我住一起了,不过这个房子太小了,你可能也没什么地方来玩。”

“不小不小。”木木又把小脑袋钻到林的怀里蹭了蹭,“只要能和老虎布偶一起,住哪里都好。”

可我不是老虎布偶啊。林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腐化之森——2

长时间没有人住的屋子很脏,需要尽快打扫,木木身上还沾着泥巴呢,也需要给她好好洗个澡才行,林一想就发现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木木连换洗衣服都还没有,林只好是抱着木木去敲隔壁的门。

邻居是个裁缝,林记得好像是这样,而且邻居家养过小孩,或许有小孩能穿的衣服。

邻居大姐打开门,一看林抱着个小姑娘就是立刻愣住了,林赶紧给她解释了一遍,邻居大姐也是通情达理,很快就给林找了几件自家孩子小时候的衣服。

“我家儿子比她高多了,她穿可能会有点大。”对方好心的解释道。

“没事的,就先凑合着穿就行。”林道过谢,回去烧水给木木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收拾屋子,洗被单晾衣服,这么一折腾就从中午折腾到了晚上,林自己还没顾上洗个澡就听见木木喊饿。

林这才发现居然都这个时候了,家里也没有什么食物,只好是带着木木又去外面简单的吃了一点,林也没有多少钱,吃的食物都很普通。一开始他还担心木木吃不惯,不过看到木木吃的很开心林也是放下心来。

折腾了一天,一直到晚上了才终于忙活的差不多,给木木铺好床铺,林就准备哄木木睡觉了,他家里的床也不小,接近双人床的大小,木木睡在旁边绰绰有余。

但是木木却是钻进了林的被窝,赖着不走。

“会做噩梦。”木木抱着林的胳膊,不愿意自己睡。

“可是我就在你旁边呀。”林无奈的说道,但是木木坚持要林抱在怀里,林最后只好是想着先缓过这一段时间再说,将木木搂在怀里。

木木被林搂着,靠着林热乎乎的身子,很快就睡着了,林看着木木熟睡的侧脸,叹了口气,忍不住想着木木以前过着怎样的生活。

她以前肯定有一个很幸福的家吧,有大大的房子,有爱她的父母,有好看的裙子穿,但是现在木木只能住在这狭小的房子里,和他这个刚刚认识的兽人住在一起,木木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想不起来了。

林想着想着心情就有些烦闷起来,木木的父母不知如何了,她的父母肯定不会放心把她交给一个刚成年不久的虎人吧,林叹了口气,轻轻的和木木保持了一点距离才躺下,怕自己会不小心压到木木。

木木在林家里生活的日子转眼就是过去十多天了。

待在家里的侦察队员是没有工钱可拿的,林只好白天去干点零活儿挣钱,然后买好食物回来给木木做饭,木木就很听话的每天等着他回来,有时间的话林就带着木木在聚落里面到处转转,或者带她到高处去看看风景。

日子渐渐归于平淡,林每天几乎都是把精力投入到了照顾木木上,照顾一个小孩子真的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林又没有经验,原本就是个粗性子,很多活儿做起来都费力,好在木木特别听话,从来不和他哭闹。林做的饭一开始很难吃,但是木木却是毫不挑食,每次还是会认真吃饭。

于是林习惯了照顾这个小姑娘,附近的邻居也是习惯了隔壁住着一个听话的小丫头。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间,木木已经在兽王聚落待了一个月了。

派往精灵的人,已经回来了,还带来了精灵那边的话。

虎人首领立刻去找林,而且还是自己亲自去的。

被人领着来到林的房子,他一进门就看见林正盘腿坐在床上,一手把木木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捧着一本故事书,正在那里费力的读故事给木木听,林自己认字都费力,故事读的磕磕绊绊的,但是木木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这故事读的如何。林读的费力,木木却一直是认真的听着。

虎人首领一时间看呆了,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连忙咳了两声。

“哦,首领来了?”林把头从故事书前抬起,看见了门口站着的虎人首领。

“咳咳,这个女孩的来历调查清楚了,你出来一下吧。”

“没事,直接说吧,她离不开我。”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虎人首领也是笑了一下说,“那就在这儿说吧。”

“精灵那边说,他们之前派来了一队人,护送一个可以沟通森林之心的女人来我们这里,那个女人就带着一个小女孩。”虎人首领严肃的说道,“但是那一队人却是失去了消息,再加上我们这边没有任何其他人抵达,可以推测出大概是全军覆没了,那个能沟通森林之心的女人也出了事。现在精灵那边很着急,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能沟通森林之心的人,没想到出了这种意外,现在他们那边都忙着找新的人选呢。”

“为什么需要找能沟通森林之心的人?”林疑惑道,森林之心是虎人世代守护的东西,是玛卡讯丛林的核心,庇佑着整个丛林,但是森林之心一直是一个无人可以接近的,天然存在的东西,为什么要去沟通呢?

“为了对抗腐化。”首领严肃的说道,“精灵很重视这一点,森林之心的沟通是对抗腐化的关键一步,他们布下的净化阵法需要森林之心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林闻言也是感到一阵遗憾,好不容易找到的人居然就这样出了意外,而且还是为了对抗腐化,林也是明白了精灵那边的情况。

“那木木呢?”林问道,“她还有别的亲人吗?”

木木之前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所以一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现在听到林说起她来了,立刻就是抬头看向林。

“精灵表示她只有她母亲那一个亲人,她母亲出了事的话,她就没有亲人了。”首领低声说道,结果木木立刻跳起来叫道,“不,木木有亲人,林就是!”

林一阵无奈,刚想和木木解释自己不算是她的亲人,结果就看见木木一脸认真的和首领说:“林是木木的亲人!”

首领闻言也是大笑道,“哎呦,我本来还想问这小丫头想不想去精灵那边生活呢,现在看来是不用问了。”

木木倒是没听懂首领什么意思,听见他说送她离开什么的,立刻大叫:”木木要和林待在一起!“

“好好好,你们待在一起吧。”虎人首领大笑了几声就是离开了,留下木木和林两人,林看着木木刚想再解释解释,就听见木木一指他手上的书,笑道,“故事故事。”

林叹了口气,放弃了解释什么,把木木抱在怀里,继续给她念起故事来。

“我说了我不用了,您还是请回吧。”林对着门口站着的人无奈的说。

这个人是聚落里的媒人,来找林不知道多少次了,一开始林还是比较配合的,现在林都懒得理她了。

“哎呀,林,你这样可不行的,你总不能真的一辈子不成家吧。”媒人看起来比林都急。

“以前都看过那么多人了,算了啦,她们都接受不了我提的条件嘛。”林盘腿坐在床边,手上却是拿着针线在补衣服。

媒人看着林一个大男人干着点儿女人的活儿,忍不住说,“你的条件太困难了,你让人家接受木木这还好说,可是你还不打算再要孩子这是怎么回事,人家女方怎么说还是想有个孩子的啊。”

“我不想要孩子,要了的话我就顾不上照顾木木了。”林头也不抬,继续催促着媒人,“所以你还是快走吧,我就这样的挺好的。”

“你…...”媒人一时没话说,林自从开始照顾木木,连工作那边投入的时间都少了,本来挺有前途的一个小伙子,现在怎么就对自己一点儿不上心了呢?

媒人这边还没走,林忽然抬头道,“丫头,回来了啊。”

“嗯,回来啦。”木木拎着一个大篮子,篮子里装着刚买的麦饼和鹿肉,篮子挺重,但是木木拎着看起来也挺轻松。

“把东西放那儿休息一下吧,我等下去给你做饭。”林安顿着木木,木木则是嘿嘿一笑道,“你先忙活儿吧,我去把早上晾的衣服收一下。”完了木木还冲媒人一鞠躬,道,“阿姨好。”

看着木木欢快的身影,还有林在那儿补衣服的模样,媒人无奈的叹了口气,冲林笑了笑道,“我走了。”

林冲她挥挥手道,“谢谢您一直以来的好心了,不过真的,我这样就挺好了,不用给我忙活了。”

媒人走了,木木则是又凑过来,笑嘻嘻的问,“她又来干啥呀,又给你介绍对象来了?”

“是呀。”林看了看手上刚补好的衣服说道,“我都拒绝了那么多次了她还这么锲而不舍,我也很无奈呀。”

“嘿嘿,人家关心你呀,要不是她早结婚了我都会以为她看上你了。”木木嘻嘻笑道,林则是抬起虎爪去她头上轻轻敲了一下,呵道,“臭丫头,就知道瞎说。”木木则是继续笑嘻嘻的摸摸头,跑去继续收衣服了。

林看着木木那已经长高了不知多少的背影,也是忍不住露出一抹笑容。

木木已经二十岁了,已经过去了十六年。

林当初捡到木木的时候也才二十三岁,现在十六年了,当初的小青年现在都开始步入中年,虽说对于兽人一百五十岁的寿命来讲,四十岁依旧是青年时期,但林很明显的感觉自己的心态变了。

需要照顾一个人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愣头小子。

木木一直都和他那么亲近,睡觉的时候还是喜欢往他怀里钻,还是喜欢搓他身上的毛,喜欢把头往他胸脯上的绒毛里拱,喜欢坐在他怀里听他给她讲故事。

当初那个小小的小屋,只有两个房间,一张床,可是这一住,居然就是十六年。

木木小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两个人住,这间房子的确是小了点儿,林提出过几次换新家,但是木木却都是拒绝了,木木喜欢住在这里的感觉,林也是优先尊重木木的决定,两人到最后也是没有搬出去,只是换了一张更大的床。

林看着木木收衣服的背影发呆,房门却是又一次被敲响了。

回头一看,是虎人首领,旁边还站着一位尖耳朵的人,是一个精灵。

“您确定是她吗?”虎人首领问那个精灵,“范伦丁大师。”

“我很确定,埃尔维斯首领。”精灵轻声说道,“大预言家已经占卜过很多次了,这个姑娘应该很快就会觉醒异能。”

“同她母亲一样的异能,沟通心智。”

“林,沟通森林之心是什么意思?”木木往嘴里扒着饭,含糊的说道。

“那个精灵说这个是你的异能,说你和你母亲一样具有沟通心智的异能,似乎激活玛卡讯森林中的那些净化法阵需要你沟通一下森林之心。”林吃着饭回答道,但脸上的神色看起来却不是很好,他有一点担心。

林总觉得那个精灵没有告诉他全部的真相。

“哦?那就是说我的异能可以做好事咯?”木木嘟囔着,林想了想后说,“算是吧,能解决持续了这么久的腐化问题的话,确实是天大的好事了。”

“哦那我挺乐意帮忙的。”木木立刻点头说,完了又是想到什么,问:“我的异能是沟通森林之心,林你的异能是什么啊,我好像从来没见过。”

“呵呵我的异能可奇怪了。”林微笑道,但是木木可不会让他这么简单的糊弄过去,叫唤道想看想看。

“行吧。”林放下碗筷,“我的异能是化身为灵。”

也不见林如何动作,他的身体就忽然飘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纷纷穿过他的身体掉到床上,木木惊讶的伸手摸了摸,叫道:“哇,你没有实体了?”

“嗯,我的异能就是变成幽灵一样的东西。”林重新恢复成实体,把衣服又穿上。“以前我试过,还能附到别的生物身上,就像幽灵附身一样,不过后来因为太诡异了很多人都怕这个异能,我也就再没用过。”

”但是我觉得你这个异能很强啊,你附身之后是不是还能帮助作战进行保护什么的啊。“木木挥舞着碗筷,林笑道,”应该可以吧,我也没试过,而且一般的人我就算附身上去肯定也不能直接控制身体啊,别人的灵魂是会对我的灵进行抵抗的,而且附身别人那多冒犯的事情啊。“

“可是我还是觉得很厉害嘛。”木木噘着嘴说,但是林却是轻轻摇了摇头。

“不对的木木,你的异能可以拯救很多个生命,但是我的异能,充其量也最多护住一个人而已。”

木木不太赞同,不过也没有继续聊这件事了,两人又低头吃了几口饭,林忽然说:“首领说形势已经刻不容缓了,他想让你明天就去沟通森林之心,你......愿意吗?”

“愿意啊。”木木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林你不是说了嘛?可以救很多人的,这是做好事呀。”

“你到时候听他们的指挥,尽量帮忙就好。”林安顿着木木,“尽力就好,千万不要勉强,如果感觉有什么不适到时候就立刻和我说,首领那边我会去说服的。”

“知道啦知道啦。”木木扒拉着饭,含糊不清的说。

“听那个精灵的意思,你已经觉醒异能了,有没有什么感觉?知道自己的初生诅咒是什么吗?”林有些紧张地问,初生诅咒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有时候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我不知道唉,我没什么感觉。”木木嘟囔道,“话说你今天做的这个鹿肉真好吃啊。”

“那是,怎么说我这厨艺都训练了十几年了呢。”林对于木木的称赞十分开心,给木木又夹了不少鹿肉到她碗里。

一间小屋,一张矮桌,几碟小菜,一个虎人,和一个女孩。

简简单单。

作者加油(ง •̀_•́)ง,不过这浓浓的刀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