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狼之恋》

这里月离,是个卑微的写手
《熊狼之恋》重新开坑,我发现我之前的已经救不回来了
这次是真的完全原创,若有雷同请指点我看到立刻删
顺带一提……我正在自学写小说,这篇也算得上是我做练习的故事了,如果各位兽兽们喜欢点评的话,还请各位指点
【鞠躬行礼】

“——若上天想处处与你为敌,那么你将事事都不顺心。”

前传
无人接听……
吉野原良将手机从耳朵上拿开,看着自动挂断的手机。
“奇怪……小傻熊在干什么……”吉野原良越想越不对劲,最近这两天他好像表现得很奇怪,不知为何,他这几天心情甚是不好,而且不怎么跟自己在一起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似乎在躲着自己。
几天之前他就发现事情不对劲了。或许自己应该去找他,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样一来,这个月的全勤奖就没了——这笔钱对于无父无母且这么多年来一直被政府资助的吉野原良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不过,如果说为了爱情,既然爱情比生命都重要,那还有什么可顾虑金钱的呢?
所以,吉野原良与老板请了假,从更衣室拿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工作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就急匆匆赶去他的小傻熊的家里。路上,吉野原良又一次给他的小傻熊打了一通电话。
终于,在第十二个电话拨过去之后,电话被接通了。但是回应他的不是他话中那个“小傻熊”温柔可爱又有些萌萌的声线,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听上去已经中年,浑厚且富有磁性的男低音。
“您好,这里佩罗,请问您是LF的……男朋友?”电话那头说。
“佩罗先生?LF的手机怎么会在您的手里?”吉野原良怀疑地问道。
“嗯?是吉野原良吧?没想到LF直接给你备注这个了。你们俩发展的很快呢……啊,所答非所问了,我只是来收房子的而已,LF在不久前退租了,他好像把手机忘在这里了。”
“LF把房子……退了?”
“嗯,他说他想离开这里,区别的地方。然后他好像自言自语地说什么……‘不想离开你’之类的话,又说会去先去看看他一直去的地方再离开。我问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他也不说,然后就挂了。而且我听他说话,觉得他很心不在焉……嗯?吉野原良?……”
佩罗看向自己手里已被挂断电话的手机,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孩子啊……”
吉野原良手里拿着书包,跑向他和LF经常去散心的地方。
“傻熊……千万别做傻事啊……”吉野原良的嘴里念叨着。
宁静的夜空上,一轮皎洁的月光挂在上面。点点繁星好像是被月神随手撒在上面一样,用来陪着这轮孤月。夜幕倒影在碧波大海之中,海上微微海风吹拂着海面,小小浪潮扑打着沙滩,声音好像熟睡的大海在打鼾。
海风拂过站在观潮台上LF的棕色短发,和他头上那对有着棕色体毛的毛茸茸的熊耳。
他的手里拿着一颗心形的机械物,那个东西就像是一颗心脏一般,悬浮在LF的双手上,并且有着规律的跳动。
LF的眼里含着泪水。不知是因为什么。但是他那留恋的眼神里夹杂着些许悲伤。
他将手里的机械物向空中抛去,机械物做出了一个抛物线,随后掉到海里。在接触海面的一瞬间,机械物破碎成为许多的机械零件,沉落到大海中。
就在这时,LF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晶莹剔透的泪珠,就好像珍珠一般纯洁。
泪,终于流了出来。
“LF!”
后面忽然传来熟悉的声线叫喊声,LF转过头,看着吉野原良向自己跑来。
“不要过来!”LF在吉野原良跑到观潮台一半的时候制止了他。
“LF!千万别!你还有我,我们一起努力生活下去,好吗?快回来吧……”吉野原良用温柔的口吻说着。他的心跳开始加速,他明显感受到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脏在撞击着自己的胸口。
“对不起……阿吉……我……回不去了……”LF哭着说道,“我再也不能成为你最爱的那个小傻熊了……”
“不,你永远都是,不管发生了什么,你永远都是!快回来,别这样,算我求求你,好不好……”吉野原良往前迈了一步。
“阿吉不许过来!”LF吼道。“我永远都不能成为你最爱的熊了……我的第一次被别人抢走了,没有了那个,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不再是原来那个……你爱的那个小傻熊了……”
“什么……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LF!你先回来,不管你是什么样,你都是我最爱的那个啊!我们还有别的方式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吗?”
“我……我已经有了那个人的崽子!”LF哭着喊道,“不要再想我了,吉野原良……因为……已经……不值得了……”
“那就更不可以做这种傻事!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可是一尸两命!”
“心已死,阿吉说什么……也无法挽回了……下辈子我们再见吧……阿吉……你一定要好好的……生活下去……毕竟……方法总比困难多,不是吗……”LF向吉野原良露出一个夹杂着遗憾的微笑,然后闭上泪眼,向后倒下。
“LF!!”吉野原良快步上前,他差一点点就能抓住LF了。
接着,就是什么东西掉入海中的激起水的声音。这个声音响了刚好两次。
……
全身湿漉漉的吉野原良站在急救室的门口,来回走着。他很害怕,害怕听到噩耗。
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
忽然,急救室的灯熄灭了,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身穿白大褂,身后长着九条松鼠尾巴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不用想,这就是传遍整个医学界的九尾松鼠妖鼠霓。
“鼠霓先生,LF他……”
“对不起,吉野原良,我们尽力了……即使我的妖力也无法挽回他了……请节哀吧。”
“不……不可能……”
鼠霓的一番话犹如晴天霹雳,正中吉野原良的内心。
不可能……小傻熊不会……
鲜红色的泪滴从吉野原良的眼角滑落,他不顾一切地冲入急救室内,跑向躺着LF的病床前,跪在那里,将耳朵紧紧贴在LF的胸口上。
没有,什么都没有。
空虚,无可比拟的安静。
“不……LF你不能……就这么丢下我……”吉野原良将自己的脸贴在LF的脸颊上,没有温热,而是冰凉。鲜红色的泪滴从吉野原良的眼角流下,滴在LF的脸上。
站在门口的鼠霓很是意外。但是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看了一会,然后就化为一团银白色的妖力消失了。
吉野原良哭了很久,他也没注意自己的眼泪是血红色的。
他根本没心思注意这些。
所有的医护人员都在安慰吉野原良。不止如此,心里也在感叹能为爱人留下血泪的人,那是何等的真爱。
可是,上天却偏偏让这只熊兽先一步离开……
上天若处处与你作对,那么你事事不会顺心。
悲伤过后,吉野原良擦掉泪水。这时候他才注意到自己的爪子上粘上的泪水不是泪水,而是血水。
他为LF掖好被子,让他安息。然后离开了医院,被悲伤缠绕的吉野原良再一次来到了LF跳海的那个观潮台前。
毕竟自己的东西还扔在这里。
确定自己的东西没有丢失什么,吉野原良背起书包,低着头离开他曾经和最爱的小傻熊一起来散心的地方。
从今以后,这里再也不是两只兽十指相扣一起来这里散心了,而是……一只兽……
“永远”。
……

还请各位兽兽们指点一下qwq

章一:疑
“你好,我是Lovely Freddy的朋友,我想把他的遗体带走。”
“啊,你说那个熊半兽啊。鼠霓先生在来帮忙抢救的那天他就在您离开之后不久就把那个熊半兽带走了。而且他还说……”
“咳。”忽然一个女性医护人员来到这里咳了一声。“小王,210病房里的病人该挂点滴了,你去吧。”
“啊,好的,护士长。”刚刚跟吉野原良说话的护士向护士站走去。
“请问……刚刚那位护士小姐想说什么?”吉野原良向这个把刚才那个姓王的护士小姐支开的护士长问道。
“我不知道。”护士长回答道。
“好吧,谢谢。”吉野原良说罢,转身离开医院。
路上,他都在思考。他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而且自己怎么想也想不通。
看来是时候找人……不对是兽……帮个忙了。
转眼又过了一周,次周周末。
“这是两位要的茶,请慢用。”福克斯将两杯翠绿色的龙井茶分别放在吉野原良和佩罗的面前,然后转身离开去照顾其他客人。
“啊,是龙井茶。炎炎夏日喝点绿茶是最解暑的了。吉野原良,有什么事就请讲吧。”言讫,佩罗端起茶杯,吹了吹,然后小心地抿了一口。“嗯,味道不错。”
“既然佩罗先生已经知道我有事相求,那我也就直言了。佩罗先生,我请你帮我调查一下关于LF的事情。”
“嗯?”佩罗放下茶杯,有些不理解。“LF他……不是跳海轻生了吗?吉野原良,你是不是对他太过于想念了?你这让我去查一个已经不在世的兽,这让我何从下手啊?虽然我是个侦探,但……”
“不,佩罗先生。其实我觉得,LF他……是假死。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死。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之处。”吉野原良说完,从书包里拿出一些团在一起的卫生纸,递给了佩罗。“这个东西是我在LF跳海那天晚上,无意间在观潮台上发现的。”
佩罗很好奇,他打开这一团纸,发现里面包着的是一个线团,是血红色的。这些线就像是麻绳的制作方法一样,是用许多细小的丝线编制而成,但是这些线看上去明显是用剪刀剪断的,毕竟如果说是扯断的,那线两端也太整齐了,人为扯断根本不可能。
血红色的线……佩罗觉得他好像在哪里看过,但一时想不起来了。
“还有,就是我是在LF跳海的一瞬间也跟着下去了,我没有用很长时间将他拖上了岸,并且及时将他送去了医院,结果鼠霓医生说他已经没了心跳,但是在跳海前几天我们学校还组织了体检,LF根本没有任何身体部位有问题,更何况是心脏。”吉野原良说。
“所以,你推断鼠霓医生在骗你?但是鼠霓医生是这里最厉害的医生之一,你又怎么能确定他说的话是假的?”
“上周我打算去把LF的遗体认领走,然后把他埋葬。可是一个护士小姐告诉我,LF的遗体在我离开医院去找我的东西的时候就被鼠霓医生带走了,他似乎还告诉了所有人不能跟我说这件事。说似乎的原因是因为我和那个护士小姐交谈时,她刚想说出口护士长就来咳了一声,并且用某个病房病人要挂点滴而把那个护士小姐给支走了。”
“嗯……”佩罗陷入了沉思。
如果吉野原良所说的话属实,那确实有些奇怪。鼠霓医生,那个护士小姐和护士长的举动……都是因为跳海的LF吗?
“原来你真的在这里啊,罗。”一位黑猫兽边说边从店门的方向走了过来,看着佩罗说道,“原本去你家想找你吃个饭,结果没想到你没在家,在索恩那小子那里得知你在这里我就找来了。你在想什么吗?”
“与其是想找我吃顿饭,还不如说让我请你吃顿饭。”佩罗停止了思考,看着那只黑猫说道。
“诶,怎么会,我也是会做饭的兽……”
“说来说去还不是想去我家蹭顿饭吃?”佩罗盯了黑猫一眼。忽然注意到吉野原良的眼神,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啊,很抱歉,吉野原良。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朋友,黑猫伊本,是个医生。”
“您好,伊本先生。佩罗先生,请问这件事……”
“放心,我会帮你好好查查这件事的。”
“那就谢谢佩罗先生了。我还有事,先走了。”吉野原良站起身,微微欠身行礼表达谢意,然后从座位上离开走向柜台去找福克斯结账。
结完账,吉野原良便离开了福克斯的咖啡店。
“吉野原良!”
刚走出去不久,吉野原良的名字被别人喊出来。他看向声源,只见佩罗拿着一部手机向他走过来。
“佩罗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LF遗留下的手机,他我没办法交还,放我这里也不太合适,就交给你保管吧。”说罢,佩罗将爪子里的手机递了过去。
吉野原良从佩罗厚大的熊掌之中接过那部保存看上去像是刚买的一样的手机,看来LF对这东西的保护很细心。
“谢谢。我会为他好好保管的。”说罢,吉野原良转身离开。
路上,吉野原良打开手机,锁屏壁纸是LF的自拍照。他笑的很灿烂,而且他的身后,跟着看似好像在追着他的吉野原良。
不,那就是吉野原良,是吉野原良上初中的时候。后面的背景是学校,初中学校。
等等,不对啊,如果说这张照片是吉野原良上初中时候拍的,那自己怎么一点也不知道?而且自己初中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遇到过LF啊?
事情越来越古怪了。先是医院里那些奇怪举动,然后又是这张吉野原良根本没记忆的照片,难道……自己曾经在初中的时候就已经遇到过LF吗?可……LF不是他在现在才认识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吗?怎么会……
吉野原良向上滑屏,发现是密码锁,数字密码锁,一共是八位数字。嗯……要不要那样?但是如果……
吉野原良望向附近一家手机店。招牌上写着“解密码锁”的服务。
他看了看手里LF留下的手机,又看看那家手机店,最后,他迈开步伐,走向手机店。
最终还是好奇心驱使吉野原良破解了LF手机的数字密码锁。
他从帮忙破解密码锁的店长那里获得了一串八位数的密码。输入密码后,锁果然被打开了。
桌面背景依旧是LF的自拍照,不过旁边站着他——上初中时候的吉野原良。
好奇的吉野原良点开相册,发现里面照相机的相片多达几百多张,点开一看,发现里面几乎都是LF和吉野原良的合拍,而第一张照片,就是在LF跳海的前一天的日期。照片里的LF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挡在笑着的嘴前。而他的斜后方,吉野原良正在那里抓狂——那天吉野原良正因为理科问题而抓狂,他注意到LF在拍照,但是没想到LF把自己这一幕拍了下来。
在往下翻,几乎都是LF在吉野原良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下来的,有他优雅吃饭的照片,还有他坐在学校某个石椅上,认真看书的照片。
再往下,就是……在初中。
而这些照片里,吉野原良似乎都是在之情的时候拍的,但现在吉野原良却一点印象都没有。吉野原良继续往下翻,发现了和那个锁屏壁纸一模一样的照片。点击那个照片,照片拍摄日期的八位数字和密码一模一样。
吉野原良对他手机里初中的照片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但是对这个日期,他总觉得很熟悉又很陌生,不知为何好像这个日期对他来说特别重要,但为什么重要因为什么重要他脑袋里一点概念都没有。
忽然,手机关机了。似乎是没电了。
吉野原良把LF的手机放进书包,然后向自己工作的咖啡店走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初中关于LF的记忆一点都不知道了,但是吉野原良觉得,LF的手机里或许能找到他为什么会轻生的想法。而且里面似乎可能藏着自己为什么对和LF一起上过同一个初中的记忆消失的问题的解答。
一切都是未知数,也只能等自己慢慢摸索了。

章二:遭遇抢劫
又是一节下课时间。吉野原良等科任老师离开之后,从自己的座位上走到LF放书的柜子前面,打开柜子,从里面翻出一个日记本。日记本是定制的,封面的图案是LF的自拍照。
这个日记本依旧是密码锁,而且还是八位数的密码锁。
难道……还是日期?这张照片的日期?
密码锁是可以拆开更改密码的,所以如果还是日期的话,那只要在LF的手机里找到这张照片就可以知道密码锁的密码了。
不过,吉野原良很是好奇,他为什么总是喜欢把一些密码设为日期呢?
是在纪念什么吗?
……
吉野原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从书包里翻到LF的手机,解开锁,点开相册,去找这张相片。
一张一张地找过去,吉野原良都没有找到相同的照片。
“吉野原良,一起去打篮球啊?”索恩身着球服,抱着他的篮球走了进来。
索恩是佩罗的养子,一只虎兽,双眸是翠绿色的,就好像是翠绿色的珠子镶嵌在他的眼眶里。而且全身看上去要比吉野原良更毛茸茸一些,事实上只是他的体毛要比吉野原良的长而已。
“没兴趣。你去玩吧。”吉野原良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着手里的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寻找哪个能跟着这个日记本上的照片匹配上。
“怎么了?”索恩忽然发现放在吉野原良课桌上的那个带着密码锁的日记本,伸出爪子将那个日记本拿了过来。
“喂!还给我!”
“诶诶诶!”索恩用胳膊挡住吉野原良,“我只是看看而已。”说罢,索恩把本子拿正,看着封面上LF的自拍照。“怎么?你还在想念LF啊?”
吉野原良忽然注意到了日记本背面的封面上是自己。原来这个日记本的整个封面还是他们俩的合照!
“总之,这是我的事情!”吉野原良一把将索恩虎爪里的日记本夺了过来,用爪子上的毛蹭了蹭日记本封面。“玩你的篮球去。”
“好吧好吧,既然你不去,那我也不强迫了。”索恩无趣地甩了甩他的尾巴,转身拿着篮球离开教室。
吉野原良再一次翻动着他手里的手机,最后在某一个地方看到了那张照片的原图。随后他将这张照片的拍摄日期作为密码锁的密码,调整好位置之后按下开锁按钮。
“咔!”清脆的开锁声响起,锁竟然真的被打开了。
吉野原良卸下锁,打开日记的第一页。
“4月7日,阴。今天是阿吉的生日,我经过母上NF的同意后,在冬风叔叔的店里订购了一个蓝莓味的遗忧蛋糕作为生日蛋糕给阿吉。并且我也准备了一个很棒的礼物给阿吉——一个他想要很久的东西【这里还写着“(可惜了我的零花钱)”,吉野原良没有读出来】。为什么送他遗忧蛋糕?是因为我想让他忘记最近产生的忧虑,毕竟作为阿吉的灵魂伴侣我总不能让他每天看上去郁郁寡欢吧?嘿嘿~而且,我打算从今天开始写日记了,记录下我和阿吉的美好回忆。或许等我们老了,这东西也能唤醒我们当初的美好往事吧。”
……
吉野原良快速翻着,直到写着最后一篇日记的那页,只见那页简单地写着几个字:
“寒霜林,你终究会遭到报应。”
寒霜林?那不是寒暮雨的妹妹吗?LF的这篇日记怎么会写这句话?难道……LF跳海轻生和她有关系?
寒暮雨是吉野原良隔壁班的一个雌性白虎兽,她喜欢吉野原良,曾经在情人节那天给吉野原良送过礼物,但是却被吉野原良拒绝了。那时候他已经喜欢上了LF,就在情人节当天他向LF表白,本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跟他表白,没想到LF他却答应了下来。从此之后,吉野原良和LF天天在一起,并且时不时还做出一些暧昧的动作,久而久之就有了吉野原良和LF是情侣的消息传遍整个年级。
期间他们的班主任找过他们谈话,说现在他们年龄还比较小,不适合现在谈恋爱,而且还可能因为谈恋爱影响学业之类的话。吉野原良和LF为了证明他们爱情学业能均衡照顾,便和班主任打赌,只要他们这次月考的成绩与之前相比没有下滑,老师就不能再阻止他们。
班主任答应了这个赌注。
结局万万没想到,这俩偏科异常严重的兽一个拿了全校文科成绩总和第一,一个拿了理科成绩总和第一,在班级里俩人成绩相差几分,吉野原良班级第一,LF班级第二,与第三名相差几十分,并且还考进了年级前五。
班主任不得不对他们俩刮目相看。从此之后也就没有阻止他们俩了。而且这件事情还传到了各个科任教师耳朵里,吉野原良由于太偏文,在上理科课程的时候被老师点名回答问题的时候,每次回答不上来老师总会来一句让LF教会吉野原良这道题之类的话,而在LF回答文科问题的时候也是一样。为此,每次各个科任教师说出这类话的时候,班里总是笑声一片,然后吉野原良和LF互相对视一眼,也跟着笑起来。
而且在别的同学眼里,吉野原良明显变了——他在遇到LF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总之,LF的最后一篇日记和寒霜林有关系,那么自己或许应该当面问个清楚。
……
下午放学,吉野原良收拾好东西,和索恩一起往家走去。他租的房子和索恩刚好在一个小区,所以顺路就一起走了。
“诶,吉野原良,你上次让我帮你约我父亲到福克斯咖啡厅去,就是因为你觉得LF他没有死?”索恩问道。
“你怎么知道?”
“父亲和伊本叔叔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在谈论这个事情,我刚好听到而已。所以……你真的认为LF没死?”
“确定。”谈话间他们走到了靠近海边的人行道上,刚好这里能看到那片沙滩和观潮台。吉野原良停下脚步,看着观潮台,回想着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因为什么?”索恩也靠了过去,看着在夕阳下的吉野原良的侧颜,问道。
“如果说,你在某个人跳下海之后几分钟就把他拉了上来,那个人如果死了,那是因为什么死的呢?”吉野原良看着索恩的两个翠绿色的双眸,问道。
“嗯……或许他在跳海之前吃了什么毒药?或者……本来就有什么疾病?”
“不可能。如果说是,他的出租屋距离那片海滩也有很长一段距离,如果说吃了毒药,在路上他就应该会……或许也可能吧……”吉野原良叹了口气,“或许……真的是我太想他了吧……”
索恩看着吉野原良那么悲伤的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再怎么说也是同班同学,虽然自己没经历过恋爱,但是……那种感觉应该很难受吧……
忽然,一个穿着斗篷的人从他们身边快速跑过,顺手把吉野原良拿在爪子里的书包给抢走了。
“什么!站住!把我的东西还给我!”吉野原良反应过来后立刻追了上去。
“诶!吉野原良!”索恩也跟了上去。
三个人……俩兽一人就这么你追我赶着。吉野原良死死盯着面前的斗篷人,跟着他跑到一条死胡同里。
“吉野原良!等……等我啊……”索恩努力地跑了过来,站在吉野原良的旁边,大口喘着气。他看了看吉野原良,几乎没怎么太大口喘气,似乎这点路程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那个斗篷人见没有路了,于是拿出一把手枪,对着吉野原良。“不许动!不然我就开枪了!”
“哦?呵呵,你敢么?为了抢劫你可真是不惜后果呢。”吉野原良微笑着,把爪子搭在了索恩的肩上。
“枪……吉野原良,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索恩小声道。
“你别以为我不敢开枪!”斗篷人吼道。
“哦?那你开啊。我赌你的枪里没有子弹。”
“啧……既然你这样要求,那我就送你去西天吧!”
砰!
枪响过后,枪口缓缓冒出一股青烟,子弹的蛋壳从枪中落出,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那个人也是第一次抢劫,所以在他开枪的时候他把眼睛闭上了。当他睁开双眼,只见面没有那个狼兽的尸体,那个虎兽也不知去向。
“呵呵……还不是被我吓跑了……”斗篷人放下枪,笑着说道。
“哦?是么?”
斗篷人忽然举起双手,作出投降的姿势,他感觉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匕首。
“怎么……可能……”斗篷人声音颤抖地说道。
“你选错了路,现在回头还不晚。我会送你去警局,只要你认罪,他们应该会从轻判你的。现在,把枪扔在地上,把我的书包还给我。”
斗篷人点点头,然后把书包和枪乖乖扔在地上。
吉野原良给一旁已经呆滞的索恩一个眼神,叫他拿起地上的枪。索恩这才反应过来,弯下腰捡起手枪,并把里面的子弹全部弄出来再把枪梭子安回去。
吉野原良将手里的血红色匕首化作一条血色绳子,将那个人绑起来,然后捡起自己的书包,左爪放在索恩肩膀上,右爪抓着斗篷人,随后俩兽一人化为一滩血红色的液体,流入地面之下,不知去向。

章三:“复仇计划”
从警局出来,索恩还是处于一种非常惊讶且不理解的状态,他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突然和吉野原良出现在了那个人的身后,更可怕的是吉野原良竟然可以把手里的匕首变成一条长绳。
难道……
“吉野原良,你怎么做到的突然出现在那个人的身后的?”索恩疑惑地问。
“只不过是我用了魔法而已。”吉野原良不屑地说道。
“魔法?”
“嗯。叫‘血巫术’。”
“原来吉野原良还会魔法吗?那……之前怎么没见你用过?”
“因为我害怕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就像你一样。”吉野原良看了一眼索恩,“而且,让别的兽知道自己有魔法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更何况我的魔法很危险。”
“危险?”
“没错。毕竟叫血巫术,所以说我能掌控自己的血液。”吉野原良四处望了望,确认没人后便给索恩演示了一下:一股血红色的液体从吉野原良的右衣袖口内流出来,在吉野原良的右爪子上凝聚成为一个液体球,然后再倒流回吉野原良的袖口里。
“好厉害……你是怎么得到这个魔法的?”
“家族的事情而已。或者……也不是。我并没有好好理解,毕竟我是个孤儿。好了,魔法的事情到此为止,记住,如果别的兽知道我有魔法,我第一个就找你。因为只有你见过。就连LF也不知道我有魔法。”吉野原良说罢,觉得自己的话似乎还不足以威胁到他,于是用血液凝聚出一把匕首,用邪恶的微笑看着索恩。“如果你说出去,我就让佩罗先生失去他的儿子。”
“不敢……不敢……”索恩咽了一口口水,脸上的冷汗不断往外冒着。
吉野原良收起微笑和匕首,然后跟无事发生一样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糟糕……索恩,你先回去好了,我的上班时间快到了,就先不回家了。”
“啊,好……明天见,吉野原良。”
“嗯。明天见。”
索恩说完,快步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吉野原良目送索恩离开,自己则到他的工作地点——一家在夜市营业的咖啡厅。
这间咖啡厅是吉野原良的同学上官夜玥的父亲上官耀明营业的咖啡厅。
吉野原良来到咖啡厅,推门而入。
只见前台有着两只黑色的波斯猫兽在有说有笑。一只为青年雌性波斯猫兽,这是吉野原良的同班同学上官夜玥,而她一旁的中年雄性波斯猫兽便是她的父亲上官耀明。
“吉野原良?!晚上好呀,这么早就来准备工作了吗?”上官耀玥说道。
“嗯,毕竟我在家也没有什么事干。作业已经在学校下课的时候做完了。可惜LF不在了,我有好多理科问题想问他呢。”吉野原良叹了口气,然后走到前台旁边的那个走廊尽头的更衣室内换他的工作服。
“LF……是那只可爱的熊半兽吧?他们俩我记得好像是情侣?”上官耀明看着吉野原良有些悲伤的背影,向他的女儿上官夜玥问道。
“LF他不知为什么突然休学了,总之已经很久没去上学了。吉野原良似乎很想念他他却又不知道LF的家在哪里。因为听他说……LF带吉野原良去的是他的出租屋,并不是他真正的家。”
“原来如此……”
“而且吉野原良和LF是我们学校出了名的情侣,不仅能把自己最擅长的科目发挥极致,还能帮助对方复习功课,督促对方学习不擅长的科目,而且还一起霸占了班里第一第二名,班主任发现既然利大于弊就没有再管他们的恋情……不过事实表明,班主任的做法确实是对的,他们俩严重偏科的科目的成绩确实有所提升。于是各个科任老师在背后都议论纷纷说‘自己的教学果然比不上心爱的另一半’之类的话。总之,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简直就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好羡慕啊……”
“哈哈,乖女儿总会找到像吉野原良这么好的另一半的。”上官耀明摸了摸上官夜玥的头,充满父爱的笑容倒影在上官夜玥那双纯黑色的眸子里。
“祝你好运。”吉野原良穿着他的工作服——白色内衬,纯黑色西装马甲,西装裤,乌黑发亮的皮鞋,还扎着一个棕色的领结——从昏暗的走廊走了出来,刚好听到上官耀明的话。于是他随口送上了一句祝福,然后走到柜台上的电脑前,打开电脑,为上官耀明记录下昨天的账单。
吉野原良确实是个细心的狼兽。不过他有时候却像他的外表一样冰冷——或许他的天蓝色体毛就已经告诉了所有人他内心是如何的。
“吉野原良呀,不如我把我女儿许配给你吧。”上官耀明笑道。
“什么?阿爸!你说什么啊!”上官夜玥脸红地喊着。
“对不起,上官耀明先生。玩笑请不要随便开。”吉野原良面无表情地说道,“上官夜玥她确实是个很好的朋友,但是相比我的熊——说句不好听的,她与我的熊相差甚远。您也应该明白,狼兽一但主动选择自己的伴侣,终生不会改变,更何况他的伴侣还活着。上官夜玥总会遇到她的心上人,但绝对不是我。”
“唔……抱歉。”上官耀明没想到吉野原良竟然会说出如此的话。虽然……自己这么开玩笑确实不对。
吉野原良没继续说什么,而是继续整理着账单。
“那个……阿爸,你先去厨房喝你的咖啡吧,我想单独和吉野原良说点事情。”上官夜玥似乎很神秘地说着,边说边把上官耀明往厨房的方向推着。
“好。”上官耀明没有好奇他们打算说什么。毕竟是他们年轻兽的事情。
等上官耀明走到厨房,上官夜玥走到还在整理账单的吉野原良身边。
“吉野原良,我有些事情可能当面告诉你比较好。”
“是什么?”吉野原良停下了爪中的笔,看向上官夜玥。
上官夜玥做了一个靠近她的手势,然后踮起脚尖在吉野原良的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什么?!”吉野原良大惊,“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那天我太无聊,就去附近的树林里打算找点自己以前藏在那里的东西,不过不小心被我看到LF……”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至少我知道了LF跳海的理由是什么了。”
“什么?LF跳海了?”
“唔……”吉野原良忽然发现自己不小心说漏嘴了。“嗯……学校那里是我谎报他想暂时休学了的……”
“这……”上官夜玥觉得难以置信,LF他竟然会想不开跳海……或许也是,毕竟收到了那么侮辱的事情……
“看来我是时候得为LF做点什么了。也不能让他白白地离开这个世界。”吉野原良似乎在和上官夜玥说,有似乎在自言自语。随后他看向上官夜玥,说道:“上官夜玥,我现在需要收集证据,要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假。你是我的唯一的人证,我希望你能保守LF跳海的事情……毕竟除了你,LF在班里的朋友很多,我怕引起骚动,导致真正的凶手消灭证据,到时候就不好惩罚她了。”
“放心,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不过你打算怎么惩罚她?”
“除了要制定一个‘复仇计划’之外,我还需要秘密地搜集证据才行。然后我会以LF的情侣和学生会长的身份上报学校,让她付出代价。”
……
“嘿,你们俩聊完了没有?”上官耀明从送餐窗口探出头来,“吉野原良,快到营业时间了。”
“明白了,上官耀明先生。”吉野原良看了一下时间,然后走到店门前,将挂在门上的营业牌子翻转转到“营业中”。
“我没事做……不然也来帮忙好了,顺便给自己赚点零花钱。”上官夜玥说罢,撸起自己的衣袖。
“工资不日结哦。”
“阿爸!讨厌……”
“哈哈哈……”
厨房里,传来上官耀明浑厚的笑声。
吉野原良也偷偷笑了一下。
这对父女还真是有趣。

所以我就是来催鸽子更新的[doge]

@槐枫:

所以我就是来催鸽子更新的[doge]

咕咕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