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当命运的伏线被挑动,你的选择又会是如何

黄沙覆没之地,冯尧带领着的军队正赶往荒沙的首都,也不知何时起,行军的路上开始变得艰难起来,除了荒沙即使在冬天也依然猛烈的太阳特色外,各种各样的沙丘开始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迫使他们绕过了一条又一条的路。

“真是奇怪,这和当初和我说的不一样啊”冯尧迅速的跑到了附近一个相对矮的沙丘顶部,沙丘之上,冯尧黑色的瞳孔不断放大周围的一切尽收眼底。

昨日情报上的平坦沙漠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出了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沙丘而沙丘的位置似乎正随着时间而悄悄的改变“啧,有点麻烦啊”冯尧踩了踩脚下的沙丘便对下方的一个士兵喊道:“阿军,帮我去把后面的那俩大爷拉过来”

“好的,将军”沙丘下的士兵向冯尧快速的行了礼,快步的向军队的后方跑去。

不一会,一位穿着典型巫师袍的橙虎睡眼朦胧的被带到了冯尧的面前,“干嘛啊,打扰我的美梦”老虎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别给我废话”冯尧神情严肃的看着眼前这位被分配到军队里的外人“还有一个呢?”

橙虎摆摆手语气依旧慵懒的说道:“别管他了,你就直接说怎么回事吧”

“还用我说吗?我可不信你看不出来”冯尧用脚在沙丘上用力一踏,留下了一个脚印“就这里”说完冯尧举起自己的魔法武器插入了刚才脚印的位置,短暂的魔法导入之后沙丘瞬间瓦解,冯尧和橙虎平稳的落在了地上,在冯尧的武器则上多出了一个荒沙装扮的士兵。

三人在平坦的沙地上面面相觑,冯尧和橙虎显然已经看出了一切平静的看着荒沙士兵,而武器上挑着的士兵脸上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恐惧。

冯尧用武器轻轻一挑,让荒沙的士兵绝望的坠落在地“懂了吗?我说怎么情报不对,赶紧的”

或许是目睹了其中一个士兵的惨剧,亦或者是看到敌方的魔法使开始行动。冯尧军队周边的沙丘迅速分解,掩体的沙子开始重新组合在魔法的作用下形成了沙暴,冲向冯尧的队伍。

“大家小心!”冯尧回过头冲着身后的军队喊道,“低等魔法,真是可爱啊”另一位魔法使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冯尧的身后,他用手拍了拍冯尧的肩膀冷静的说道:“将军请放心,我们休息过后自会干活”说完,他身上爆发出了更为强大的魔法,直冲前方袭来的沙暴。

短暂的消失之后,魔法使重新出现在冯尧的视线中,沙暴消失之后荒沙的士兵们早就准备好了进攻,天空中也多出了不少的荒沙魔法使。

“热身结束,小老虎我俩干活了”刚解决了沙暴的魔法使,活动活动身骨拉着一旁的橙虎,飞上天空将敌军的魔法使悉数拖入结界中。

看着天空中消失的众人,冯尧坐回林晨曦的背上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大家!上吧!”

“是!”

随着冯尧的一声令下,军队里的红狼率先出击,与荒沙的士兵们混做一团,靠着自身的速度优势进行骚扰攻击,熊人们也紧随其后的加入了战斗,他们巨大且壮硕的身材鹤立鸡群,每一次的攻击都在沙地上留下了深浅不一的坑洞。

潜伏、偷袭、刺穿,荒沙的战斗特色在战场上得到了完美的体现,踏足于沙地之上冯尧的士兵们很容易就会被平坦的沙漠给蒙蔽,一不小心就会落入有兽埋伏的陷阱之中。“啊!”伴随着惨叫,冯尧军队的一些红狼落入了沙漠的温床中彻底消失。

此法不可二用,很快冯尧军队的士兵就注意到了异样,纷纷采取了对策。熊人们停下了攻击开始观察战场,其他的士兵则围在他们的身边,一但其中一个触发了陷阱熊人就会立刻将其拉出,红狼们也凭借着气味开始躲避陷阱。

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场开始慢慢被冯尧的军队所掌控,沙漠的高阳使得红狼们在战争中越来越兴奋,不时发出的狼嚎激励着其他作战的士兵们。空中战场上不少的魔法使也从结界中被打飞,魔力耗尽,像搁浅的鱼一般绝望的看着像他靠近的士兵。

圣兽都的旗帜移动速度开始变快,看了那么久的冯尧终于打算动手了“走了,林晨曦我们该去办正事了”

“你现在是打算去收拾残局吗?”林晨曦疑惑的看着冯尧,“我是那种人吗?!我们当然还有别的任务赶紧走了”即使林晨曦还是搞不懂冯尧在想什么,但还是听着冯尧的话跑向了指挥的方向。

绕过了沙漠中的好几个沙丘,冯尧和林晨曦停在了其中一个沙丘的顶端,此时,他们已经离自己率领的军队拉开了不少的距离。沙丘不算太高,但能提供的视野已经足够让两人看到下前方正在火速赶往增援的荒沙军队。

“就是他们了,等会只要解决了他们的将军就好了,有信心吧”冯尧望着沙丘下的军队,说道。林晨曦点了点头,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了下方荒沙士兵们的中间。

突如其来的两兽让荒沙的士兵们立即停下了前进的脚步,所有人都在惊讶之余警惕的观察的两个不速之客。

“哦?看着两位的着装似乎是迷路了吧”军队中间几个士兵抬着一个高大的站台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站台之上一位将军模样的野牛轻蔑的看着冯尧和林晨曦。

“没迷路,找的就是这”冯尧笑着举起了手中的武器“来吧,单挑还是群殴呢?”冯尧指着站台上的将军继续说到“要不,你下来陪我玩玩?”

“哈哈,真是傻得有够可爱小猫咪,激将法对我没有用。不过,两只兽也敢冲到我们的大队中,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给我上!”荒沙军队的将军幸灾乐祸的看着眼前这两只高傲的兽,仿佛在他的眼中两人已经成为了荒沙旗帜上鼓舞士气的装饰品。

面对荒沙众人的包围,冯尧和林晨曦脸上丝毫没有露出任何害怕的神情,更多的却是快乐和兴奋。

冯尧快速的从林晨曦的背上跳下,两人的眼神简单的交流之后,冯尧单手用武器指着荒沙的众人,兴奋的说道“准备好!”

“上!”

随着冯尧一声令下,林晨曦跳进了兵堆之中,转眼间,未反应过来的士兵就被林晨曦狠狠的绊倒在地,冯尧则紧随其后,锐利的武器轻快的在倒地的士兵之中舞动出一条条美丽的弧线,让那些倒下的士兵们没有了在站起来的可能。

几乎是在一分钟以内,前排站着的士兵就在同伴的注视下被瞬间解决,刚才还密不透风的人墙也露出了一条红色的小路。荒漠的沙地多出了异样的色彩,在阳光的照射下竟还散发出了淡淡的腥味。

冯尧和林晨曦满意的站在包围中央,鏖战过后两人的盔甲上竟未沾染上一些水渍,洁白的盔甲在烈阳的照耀下仍旧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看着自己完成的杰作。一种成就感不禁涌上不禁涌上冯尧的心头。

“真不错,林晨曦。”

他高兴的看着不远处荒沙军队的将军,满脸的得意。

“你以为,你真的是什么战神吗?真是可笑”荒沙的将军生气的喊道,蔑视的神情已经从他的脸上完全消失。

“没死的,都给我注意点。否则,下场就和刚才的那些人一样”将军强行平复了自己的心情,用着沉稳的声音对己方的士兵说到。

听到了将军的话,前排的士兵们半蹲下来,慢慢的举起了自己的盾牌形成了一堵坚硬的钢铁围墙再次将冯尧两人围起来。

“这才对嘛,脑子灵光点就不会出那么多事了。”将军欣慰的说到。

“那么,准备…放!”

随着将军的一声令下,数百名弓箭手向着包围圈之内放箭。密集的箭雨向着两人袭来,所包裹的范围遮住了烈日的阳光形成了一大片的阴影。

“坐稳了,冯尧”林晨曦只短短停顿了一秒,就立刻弹射出去。密集的箭雨瞬速落下,稳稳当当的插在了林晨曦旁边的沙地上,冯尧听着耳边不断划过的气流声,举起了自己手中的长枪。橙黄色的魔法从里面涌出,瞬速的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强有力的保护罩,阻挡了所以能对他们产生威胁的攻击。

“魔法武器?你居然还有这个”站台上的将军惊讶的看着跳出包围圈的二人。

“注意哦”冯尧在空中跳下了林晨曦的背,将他用力一推。

借助着冯尧的力量林晨曦越到了将军的站台上“让我来会会你”说着林晨曦变回了兽人形态,身上特制的魔法铠甲随着他的变形也变化成了适合他的样子,蓝色的狼耳警惕的动力动。狼族特有的眼神立刻锁定了眼前的猎物,林晨曦伸出锋利的狼爪向站台上的将军发起了攻击 。

站台之下,冯尧望着不断靠近的士兵,用手碰了碰自己的头盔“那么,绝对不会受伤的,祝我顺利吧”想到着冯尧举起武器,开始对准了冲过来的士兵。

“噗嗤”

一个与众不同的声音,穿过了金属碰撞的声响传被冯尧敏锐的双耳给捕捉。他推开了自己所结束的最后一位荒沙的士兵,一跃而起来到了站台之上。

此时的站台之上已是满目疮痍,各式各样的抓痕和武器划痕印刻在了木质的支柱上。林晨曦靠在栏杆的一旁,嘴里不断的喘着粗气,头上的头盔早已没了踪影,盔甲也变得残破不堪,露出了被汗水所打湿的毛发。

见到冯尧之后,林晨曦用手疲惫的指向旁边的一颗球。冯尧看了一眼,满意的说道:“干得不错,我们也该休息一下了”林晨曦点了点头,向着空中发出了集结的狼嚎。

霎时间,远在几百米之外的军队从荒沙军队的后方袭来,将军的丧失和冯尧可怕的战斗力,让荒沙队伍士气大减,他们在圣兽都的大军面前如同韭菜一样被收割殆尽。

荒沙脆弱的防线被渐渐撕破,前线不断传来的噩耗刺激着后方支援部队的神经。大将被悉数绞杀,被称为希望的魔法使们也被单方面的碾压。

或许,在合并与死亡之间有的兽早就已经选择好了。

“可恶!”

远在瞭望塔上观望着战况的浣熊军师愤恨的用手拍击着栏杆,忧虑与不安占据了他的大脑,燥热的风携带者沙子不断吹过他的黑褐色毛发,干扰着他本就烦躁的内心。

一个沙狐士兵畏手畏脚的来到了军师的后背,声音颤抖的说道“军师大人,我们还是收拾东西快跑吧,圣兽都的军队实在是无力抵抗,合并是在所难免的了,我们现在撤离等到他们攻进皇宫,挟持了皇子我们在回来也不迟。”

“混账!”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军师转过身,毫不犹豫的给了士兵一巴掌“国家的就是因为有像你这样的人,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着也是为了你好!等你也被俘获的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那么硬气”说完沙狐生气的捂着脸,带着自己从军营中搜刮到的东西离开了瞭望塔。

看着大势已去的战场,浣熊军师不禁叹了一口气,他回头望向远处荒沙主城的宫殿自言自语道:“这样也好,他应该下定决心了吧”之后便消失在了瞭望塔之上。

战场上,冯尧带领的士兵已经冲到了荒沙的荒漠之牙附近。作为荒沙最为壮观的景点,这里曾经吸引了不少来自不同地方的兽人。此时正值冬天,但两边的景象却是截然不同的存在,悬崖就好似一把利刃劈开了荒沙的艳阳,将冷郁微风留给了森林。苍翠的森林中,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一片片晶莹的雪花从悬崖的那头落入苍翠的森林之中,可与其他不同的是,雪花并没有盖在树上,而是盘旋在树影之间仿佛白色的小精灵一般圣洁而美好。

如此绝世的美景不禁惹得圣兽都的士兵们缓下了脚步,小声交谈的声音从队伍中传了出来。

这样的场面也同样震惊了冯尧“不愧是荒沙之牙,这景色真好看。不过,林晨曦你知道吗?这里可是当时荒沙的老国王花了不少宝物,让凡灵的人改造的”冯尧得意的到。

“这我早就知道了,原来你昨晚看的书就是这个啊,难得你居然会看兵法以外的书”,林晨曦打趣的回道。

冯尧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突然,他看到了远边上的一辆魔法驱动的车在快速的跑动,冯尧开心的拍了拍林晨曦身上的铠甲,白色条纹配合着淡紫色皮毛的尾巴有节奏的摆动起来,眼睛中闪烁出了兴奋的光芒。

他伸出手向前方指道:“你看前面!是逃窜的贵族,又到了我最喜欢的环节了。快追上他!”林晨曦朝着冯尧的方向看去,立即锁定的逃窜的马车。他双脚一发力迅速向马车的方向弹射而去。

“叮铃”不知从哪传来了铃铛清脆的声音飘入了林晨曦的耳中“这声音!难道是!”林晨曦突然刹住了自己的脚步。焦急的目光环视着四周荒漠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也就在此时,强大的魔法能量突然在空中炸裂,巨大的魔法闪光顷刻间将两人的身影覆盖。

我这是在哪。

在白色的柔和水晶光照耀下,躺在床上的冯尧艰难的睁眼了自己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木制的褐色天花板。望着陌生的天花板冯尧下意识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一股钻心的疼痛立刻袭来“好痛!”冯尧忍不住的喊道。

强烈的痛楚刺激了冯尧部分沉睡的神经,也让他的思维清醒了不少,冯尧轻轻的甩了甩头尽量不刺激头上缠绕着绷带的伤口,努力的回忆着之前的事情:在空中魔法爆炸之后,巨大的冲击波将我和林晨曦之间撞向了荒漠之牙的边缘,我们...掉了下去,可是,我现在怎么在这林晨曦呢?

想到这冯尧的目光不经意间看向了自己的身体“这!”即使冯尧已经做好了,接受身上受伤严重程度的准备,但还是第一的反应还是被吓了一跳。只见他的两双健壮的手臂上几乎已经被白中透红的绷带占领,手指已经断了不少,被绷带馋得严严实实,只有零星的几根手指能看到原貌。少部分得以裸露在外的淡紫色皮毛也被干涸的血黏成了一撮撮坚硬的毛茬。身上的盔甲已经没有了踪影,转而替代的则是一件白色的浴袍。从浴袍在胸口裸露出的位置冯尧可以清楚的看到绷带缠绕在他短白色皮毛的胸肌之下直达他的腹肌处,而对于自己的后背上冯尧虽然看不到,但光凭感觉冯尧就知道除了缠绕在上后背的绷带,还有许多的小方布附着,估计也是什么药膏。

“真是倒霉,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散架了一样。不过,还好我的腿没有什么事情,应该还可以动。”

冯尧尝试着在床上慢慢移动他的腿,果然如同他想的一样腿上并没有传来任何的疼痛,有的只是长久未活动所带来的麻痹感。

稍加习惯之后尝试着冯尧扶住墙壁慢慢的爬了起来并走下了床,全身贸然的运动牵动起来上半身肌肉的运动,钻心的疼痛大面积的向冯尧侵袭而来,且比之前更加的剧烈且持久。

好不容易站稳了身体冯尧便向窗外看去,外面一片黑暗根本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间。没办法冯尧只好强忍着痛苦向门边挪步,手上的肉球轻轻的碰到了门的扶手,他屏住呼吸缓慢的滑动着门把手以最小的声音开门。

可事与愿违,在他滑动门把手的过程中门直接就被打开了,受到惊吓的冯尧立刻向后方跳去从而避免了被门直接拍倒在地的惨剧发生,回报冯尧的则是更加剧烈的疼痛“啊!”冯尧摊到在地忍不住叫出了声。

“你醒了?”

门口处一位高大的龙人屹立在冯尧的面前,高大且壮硕的身躯遮挡住了水晶发散的光线,所造成的巨大阴影笼罩住了冯尧全身。强烈的威压迫使冯尧强忍着痛苦爬了起来,并以最快的速度的退出了龙人的影子范围。

凭借着光亮,在他逐渐放大的瞳孔里,他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快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龙人。他的全身被灰白两种颜色的鳞片所覆盖,头上长着两对小角,身上则穿着一件褐色的背心,黑色的短披风落在他的身后露出了两对翅膀,披风的帽子上似乎有着什么图案。健壮的手臂不耐烦的撑着下巴,棕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依靠在床边的冯尧,不禁让他感到一丝丝的寒意。他的腿部肌肉十分发达似乎受过不少的训练,即使他穿着宽松的黑色短裤依旧能隐约看到被勾勒出来的线条。

龙人看着疑惑的冯尧,轻轻的用手挠了挠脸说道“活蹦乱跳”

“你是谁?!”冯尧冲着他喊道,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位冷漠的龙人,嘴里不时发出类似于咆哮的声音。

“恕不奉告”说完,龙人转身走了出去木质的鞋子发出了些许不耐烦的声音,为了防止冯尧的乱跑他还顺手锁上了门。

“等等!我的同伴在哪?快告诉我!”冯尧向龙人大喊道,可门外却毫无反应。“可恶!”冯尧用力的踹了一脚门泄愤的说到。闹腾了一会,冯尧感觉到了自己的体力已经流失的差不多了,沉重的疲倦感逐渐占据了他的大脑,眼皮止不住的打起了架“果然是,伤病消耗的体力最快吗,还是先睡一会吧...”话音刚落冯尧就倒在了自己的床上。

不知过去了多久,冯尧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似乎在和刚才的龙人讨论着什么“龙霄,你确定他已经醒了吗?看上去他似乎还是很虚弱啊”

“当然,我可没有说谎冰凌,你相信我”

冯尧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看清另一只兽的脸。可一切都是徒劳的,除了耳朵可以断断续续的听到谈话的声音以外,冯尧根本无法左右自己的行动。这时说话的声音停了下来,一只柔软且冰凉的手搭在了冯尧的手臂上,随后冯尧再一次失去了意识。

等到他在一次醒来时,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窗帘跑进了房间里,冯尧从床上爬起身,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减了大半,他呆滞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甩了甩自己混乱的脑袋,努力的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时,房间的门被打开了,昨晚的龙人端着早餐走了进来,他先是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冯尧,随后把早餐放在了桌子上说道:“吃了,下楼”做完了这一切龙人迅速的走出了冯尧所在的房间。

“诶!等等!”

冯尧试图叫住龙人,可他却丝毫不理会,一转眼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当中,冯尧泄气的看了一会桌子上的早餐,自言自语的说道:“凡灵,看来我的运气不错,不过这里的人也太怪了。算了,还是先吃早餐吧,听他的话估计林晨曦应该也在这里才对”说罢,冯尧拿起了桌上的早餐吃了起来。

边吃着冯尧还不断回忆着之前战场上发生的奇怪事:为什么林晨曦的行为会突然变得如此诡异,难道他感觉到了强大的魔法波动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肯定会带我跑,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