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小说】第五 【前面第4篇,因为之前写完放在一个文件里,现在找不到前面四篇,如果找到了,我会发出来】

这是雪樱上过的最无聊的数学课。
以前上课无论怎样都不会打瞌睡,今天是第一次;以前上课从来不会走神,今天是第一次;以前上课从来都是希望老师拖堂多讲一会儿,而今天一直期待着下课铃声的敲响。
雪樱不得不承认这些改变都来自于小黑,小黑对自己的改变太大了。虽然只是仅仅一面。
一见钟情?滚,那是形容爱情的,自己只是欣赏,不是爱。
自己之所以不与同学接触,就是怕影响自己的情绪,导致上课精神不集中,也就是这样慢慢远离了这个班级群体,也就是这样残星才会盯住自己不放,不断地欺负自己。而小黑的出现,居然就这样打破了这一切。
生活就是这样,越希望得到的,越得不到;越可怕到来的,却总是会来临。
小黑的保护到底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包括雪樱自己。
以后上课好好上,下课想怎样幻想小黑都可以。雪樱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

下课铃声敲响的那一刻,雪樱似乎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雪樱把手里的数学课本往桌子上一丢,就跑到走廊上站着。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不习惯,当然感觉也不错的,其实当一个普通学生也挺好。雪樱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选择闭口不说一句话,自己远离了班群体。
雪樱极目远眺,往高三年级的方向望去,往高三(25)班的方向看去,往两栋教学楼的方向看去,只想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雪樱不明白小黑怎么会用一个下午加一天的时间就占据了自己的全部心思。因为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因为他昨天晚自习保护了自己?因为他给自己的早餐?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因为很多问题的答案都无从追溯。比如我们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情感这种东西和生命起源一样,我们都无从追溯答案。
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活在当下。
当小黑出现在自己眼帘前的时候,雪樱不知道内心是何等的欣喜,以至于雪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跳起来扑在了小黑的身上。接下来造成的局面就是:就像妈妈抱着孩子一样,小黑把雪樱抱在自己的胸口上,爪子在下面抬着雪樱的屁股,雪樱的爪子也抱住了小黑。接下来造成的尴尬局面就是,全班同学刺眼的闪光点打在两只兽的身上,目光也像针似的扎在自己的身上,尖叫声刺破着自己的耳膜。
雪樱尴尬的从小黑的怀抱里面出来,站在旁边,白的毛毛,压根就掩饰不了脸上的红晕与丝丝尴尬,小黑被雪樱突然起来的这一扑有点弄懵了,就想是离别了十八年的情侣再见面一样。小黑脸也红了,只不过被黑色的毛毛遮得严严实实的。
“你•••你们•••别拍了”小黑尴尬地冲旁边的同学挥挥拳头,声音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尴尬,都结巴了。
雪樱跑进教室里面,躲避着同学那令人发指的目光。
小黑跟着进来了。
“早餐吃了吗?”小黑问到。还没有等雪樱回答,小黑接着说:“一定没有,第一,我走的时候你们老师来了;第二,我闻到你桌箱里面有我带来早餐的气味”小黑说完“嘿嘿”地笑起来,脸上的酒窝还是清晰可见。
雪樱点点头。
“快夸我聪明!”小黑大声喊着。
雪樱对着小黑竖起大拇指。
“你不是会说话的嘛?”小黑问,“为什么不说话呢?”
雪樱把嘴巴凑到小黑耳朵边说:“秘密!”然后雪樱咬了一口小黑的耳朵
“啊!?”小黑叫了出来。成功吸引了全班的目光。
全班人看见的时候,就像雪樱亲在了小黑的脸上,小黑忍不住叫起来。接着又是那些闪光灯。
小黑把早餐拿出来塞进雪樱爪里,“还有两分钟上课抓紧吃了,中午放学去我们班找我。学霸好好上课~”接着就撒腿跑走了。
雪樱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傻啊?给小黑制造了多少麻烦啊?你把人家都吓跑了知道嘛?你检点点点不可以嘛?雪樱啊,你犯花痴是不是过分了啊?别给人家惹麻烦知道嘛!

雪樱听话地几口就咬完了早餐,拿出语文书站到了教室角落,已经上课了。
早上剩下的三节课过得很轻松,很平常,雪樱没有再期待下课,也没有期待老师拖堂,只希望学习的时钟准时一点。自己现在要好好上课,放学后再去找他。
小黑的那句话似乎是给雪樱打了一剂强心药。
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敲响了,还没等到老师喊下课,雪樱就抱着书包往教室外冲,班上同学看见雪樱往外冲,也跟着收拾书包往外冲。
“我喊下课了吗?”英语老师问。把这道题讲完。
雪樱看看黑板上的题目,自己会的,没有兴趣听。雪樱不满的情绪显露在脸上,身体上却没有显示出行动。雪樱看见窗外的操场上,已经有同学了,雪樱等不了了。提着书包就往教室外走。
“雪樱!回来,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不知道吗?”英语老师反问着。
雪樱心虚的回到了教室,不满地站到了后面低着头。突然雪樱想起医生开给自己的消炎药还没有吃。雪樱摸摸书包里面,摸出来药片,还有医院开的单子。
雪樱拿出了单子走到讲台上面,在老师眼前晃晃,然后晃晃自己被绷带缠住的尾巴。正巧刚才自己不满的表情老师没有看懂,可能会理解成痛苦,雪樱顺势把脸上的表情弄得更加痛苦。
“看尾巴?”
点头。
“去吧”
雪樱背着书包撒腿跑走了。全班同学羡慕的眼光盯着了雪樱。这是雪樱第一次撒谎,还是有点心虚的。他不敢看老师的眼光,直接跑走了。

雪樱跑进了高三的教学楼,虽然知道小黑在二十五班,可是却不知道教室在哪里。他低下头从书包里面拿出笔和纸,在纸上写下:请问高三(25)在哪儿?雪樱拿着牌子问过路的学生,结果却没有一个同学肯理会自己,看人的眼光就像看着一个怪胎。要是以前,这些眼光自己不会在意,可是现在有了小黑就不一样了!
以前那种被学校所有同学唾弃的感觉又回来了。
雪樱委屈的背着书包,站在高三年级的教学楼往自己的教学楼看去,自己班的们依旧是关着的,看来老师还没有下课。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雪樱抬起头,看见高三(25)班的班牌就挂在这个教室前面。
雪樱走进教室里面,里面早已没有任何一个同学。除了小黑和后面的一只灰色的兽。那只兽跟在小黑后面,和小黑一般高一般痩。
雪樱才不管这么多,刚才的委屈一下又涌上心头,雪樱扑进小黑的怀里,哭了起来,和那天晚自习的时候一模一样。
小黑懵了,抱住雪樱,爪子轻轻抚摸着雪樱的脑袋,他不知道怎样安慰,也不知道说什么。
“托比,你会安慰人嘛?”小黑问。
“不会。”灰色的兽回答。
他叫托比?雪樱在心里问。
雪樱擦干眼泪不哭了,再哭就要被别人看笑话了。
“怎么了?”小黑问。“我笨,不会安慰人,你说出来我会听,说出来你会开心一点。”
摇头。
“呼噜呼噜毛,吓不着。”小黑轻轻念着,爪子抚摸着雪樱的后背。
雪樱笑了起来,也有点心酸,这句话以前都是奶奶安慰自己的。雪樱在纸上写下:你叫我来干嘛呢?
“他是托比,我的好朋友。”小黑指着黑色的兽兽说。
“你好吖!我是托比。”托比对雪樱说。
“我叫你来就是认识一下托比,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他会保护你。”
雪樱在纸上写下:就这些?
“对。”小黑点点头。
雪樱还是委屈,为了介绍朋友为什么不去找自己说,我来找你找得难受死了。可是想想人家也没有理由一直对自己好吧,雪樱就没多想了。
雪樱不说什么,从书包里面拿出一个水杯,扣了一颗消炎药就吃掉了。然后背着书包回宿舍。还是有点失望。
“中午是不是要查房?”小黑问。
雪樱点头。
“下午呢?”
摇头。
“下午我有拳击训练你要看嘛?”
雪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点着头。雪樱一想到训练时小黑会只穿拳击裤子,能看见腹肌就兴奋。
雪樱你怎么可以这么色?
雪樱兴奋的跑回了小黑身边,在纸上写下:中午你等我,我去请假。还没等小黑反应,雪樱就跑出去了。
小黑只好无奈的坐着教室里面等待。

“托比,你觉得雪樱怎样?”
“挺可爱的,就是太内向了,”。
“你是不是嫌他麻烦?”
“没有没有,真的觉得没有。
“拉倒吧。我就觉得他麻烦。如果不是狐华那兔崽子用我拳击队队长威胁我,我才不想理他,累赘。又惹事。”你看这个“小黑把手机扔在桌上。”
托比拿起手机看,学校贴吧写着:高傲的拳击队长和哑巴的恋爱。
“下面全部都是讨论我俩的恋爱,还有照片,拍的角度刁钻,就像热恋中那样亲密,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小黑恼怒的砸了一下桌子。
“完成狐华第一个任务就可以了。第二个就不用管了”托比说。
“嗯嗯。”

标题写错字了 【前面四篇】

@牧之:

挺好的!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

@傲寒丶天辽:

这是雪樱上过的最无聊的数学课。
以前上课无论怎样都不会打瞌睡,今天是第一次;以前上课从来不会走神,今天是第一次;以前上课从来都是希望老师拖堂多讲一会儿,而今天一直期待着下课铃声的敲响。
雪樱不得不承认这些改变都来自于小黑,小黑对自己的改变太大了。虽然只是仅仅一面。
一见钟情?滚,那是形容爱情的,自己只是欣赏,不是爱。
自己之所以不与同学接触,就是怕影响自己的情绪,导致上课精神不集中,也就是这样慢慢远离了这个班级群体,也就是这样残星才会盯住自己不放,不断地欺负自己。而小黑的出现,居然就这样打破了这一切。
生活就是这样,越希望得到的,越得不到;越可怕到来的,却总是会来临。
小黑的保护到底是好是坏,谁也不知道,包括雪樱自己。
以后上课好好上,下课想怎样幻想小黑都可以。雪樱给自己立下一个规矩。

下课铃声敲响的那一刻,雪樱似乎感觉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雪樱把手里的数学课本往桌子上一丢,就跑到走廊上站着。这是他第一次这样,不习惯,当然感觉也不错的,其实当一个普通学生也挺好。雪樱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自己选择闭口不说一句话,自己远离了班群体。
雪樱极目远眺,往高三年级的方向望去,往高三(25)班的方向看去,往两栋教学楼的方向看去,只想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
雪樱不明白小黑怎么会用一个下午加一天的时间就占据了自己的全部心思。因为他大大咧咧的性格?因为他昨天晚自习保护了自己?因为他给自己的早餐?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因为很多问题的答案都无从追溯。比如我们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情感这种东西和生命起源一样,我们都无从追溯答案。
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活在当下。
当小黑出现在自己眼帘前的时候,雪樱不知道内心是何等的欣喜,以至于雪樱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跳起来扑在了小黑的身上。接下来造成的局面就是:就像妈妈抱着孩子一样,小黑把雪樱抱在自己的胸口上,爪子在下面抬着雪樱的屁股,雪樱的爪子也抱住了小黑。接下来造成的尴尬局面就是,全班同学刺眼的闪光点打在两只兽的身上,目光也像针似的扎在自己的身上,尖叫声刺破着自己的耳膜。
雪樱尴尬的从小黑的怀抱里面出来,站在旁边,白的毛毛,压根就掩饰不了脸上的红晕与丝丝尴尬,小黑被雪樱突然起来的这一扑有点弄懵了,就想是离别了十八年的情侣再见面一样。小黑脸也红了,只不过被黑色的毛毛遮得严严实实的。
“你•••你们•••别拍了”小黑尴尬地冲旁边的同学挥挥拳头,声音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尴尬,都结巴了。
雪樱跑进教室里面,躲避着同学那令人发指的目光。
小黑跟着进来了。
“早餐吃了吗?”小黑问到。还没有等雪樱回答,小黑接着说:“一定没有,第一,我走的时候你们老师来了;第二,我闻到你桌箱里面有我带来早餐的气味”小黑说完“嘿嘿”地笑起来,脸上的酒窝还是清晰可见。
雪樱点点头。
“快夸我聪明!”小黑大声喊着。
雪樱对着小黑竖起大拇指。
“你不是会说话的嘛?”小黑问,“为什么不说话呢?”
雪樱把嘴巴凑到小黑耳朵边说:“秘密!”然后雪樱咬了一口小黑的耳朵
“啊!?”小黑叫了出来。成功吸引了全班的目光。
全班人看见的时候,就像雪樱亲在了小黑的脸上,小黑忍不住叫起来。接着又是那些闪光灯。
小黑把早餐拿出来塞进雪樱爪里,“还有两分钟上课抓紧吃了,中午放学去我们班找我。学霸好好上课~”接着就撒腿跑走了。
雪樱啊!你今天怎么这么傻啊?给小黑制造了多少麻烦啊?你把人家都吓跑了知道嘛?你检点点点不可以嘛?雪樱啊,你犯花痴是不是过分了啊?别给人家惹麻烦知道嘛!

雪樱听话地几口就咬完了早餐,拿出语文书站到了教室角落,已经上课了。
早上剩下的三节课过得很轻松,很平常,雪樱没有再期待下课,也没有期待老师拖堂,只希望学习的时钟准时一点。自己现在要好好上课,放学后再去找他。
小黑的那句话似乎是给雪樱打了一剂强心药。
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声敲响了,还没等到老师喊下课,雪樱就抱着书包往教室外冲,班上同学看见雪樱往外冲,也跟着收拾书包往外冲。
“我喊下课了吗?”英语老师问。把这道题讲完。
雪樱看看黑板上的题目,自己会的,没有兴趣听。雪樱不满的情绪显露在脸上,身体上却没有显示出行动。雪樱看见窗外的操场上,已经有同学了,雪樱等不了了。提着书包就往教室外走。
“雪樱!回来,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不知道吗?”英语老师反问着。
雪樱心虚的回到了教室,不满地站到了后面低着头。突然雪樱想起医生开给自己的消炎药还没有吃。雪樱摸摸书包里面,摸出来药片,还有医院开的单子。
雪樱拿出了单子走到讲台上面,在老师眼前晃晃,然后晃晃自己被绷带缠住的尾巴。正巧刚才自己不满的表情老师没有看懂,可能会理解成痛苦,雪樱顺势把脸上的表情弄得更加痛苦。
“看尾巴?”
点头。
“去吧”
雪樱背着书包撒腿跑走了。全班同学羡慕的眼光盯着了雪樱。这是雪樱第一次撒谎,还是有点心虚的。他不敢看老师的眼光,直接跑走了。

雪樱跑进了高三的教学楼,虽然知道小黑在二十五班,可是却不知道教室在哪里。他低下头从书包里面拿出笔和纸,在纸上写下:请问高三(25)在哪儿?雪樱拿着牌子问过路的学生,结果却没有一个同学肯理会自己,看人的眼光就像看着一个怪胎。要是以前,这些眼光自己不会在意,可是现在有了小黑就不一样了!
以前那种被学校所有同学唾弃的感觉又回来了。
雪樱委屈的背着书包,站在高三年级的教学楼往自己的教学楼看去,自己班的们依旧是关着的,看来老师还没有下课。早知道自己就不来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雪樱抬起头,看见高三(25)班的班牌就挂在这个教室前面。
雪樱走进教室里面,里面早已没有任何一个同学。除了小黑和后面的一只灰色的兽。那只兽跟在小黑后面,和小黑一般高一般痩。
雪樱才不管这么多,刚才的委屈一下又涌上心头,雪樱扑进小黑的怀里,哭了起来,和那天晚自习的时候一模一样。
小黑懵了,抱住雪樱,爪子轻轻抚摸着雪樱的脑袋,他不知道怎样安慰,也不知道说什么。
“托比,你会安慰人嘛?”小黑问。
“不会。”灰色的兽回答。
他叫托比?雪樱在心里问。
雪樱擦干眼泪不哭了,再哭就要被别人看笑话了。
“怎么了?”小黑问。“我笨,不会安慰人,你说出来我会听,说出来你会开心一点。”
摇头。
“呼噜呼噜毛,吓不着。”小黑轻轻念着,爪子抚摸着雪樱的后背。
雪樱笑了起来,也有点心酸,这句话以前都是奶奶安慰自己的。雪樱在纸上写下:你叫我来干嘛呢?
“他是托比,我的好朋友。”小黑指着黑色的兽兽说。
“你好吖!我是托比。”托比对雪樱说。
“我叫你来就是认识一下托比,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他会保护你。”
雪樱在纸上写下:就这些?
“对。”小黑点点头。
雪樱还是委屈,为了介绍朋友为什么不去找自己说,我来找你找得难受死了。可是想想人家也没有理由一直对自己好吧,雪樱就没多想了。
雪樱不说什么,从书包里面拿出一个水杯,扣了一颗消炎药就吃掉了。然后背着书包回宿舍。还是有点失望。
“中午是不是要查房?”小黑问。
雪樱点头。
“下午呢?”
摇头。
“下午我有拳击训练你要看嘛?”
雪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点着头。雪樱一想到训练时小黑会只穿拳击裤子,能看见腹肌就兴奋。
雪樱你怎么可以这么色?
雪樱兴奋的跑回了小黑身边,在纸上写下:中午你等我,我去请假。还没等小黑反应,雪樱就跑出去了。
小黑只好无奈的坐着教室里面等待。

“托比,你觉得雪樱怎样?”
“挺可爱的,就是太内向了,”。
“你是不是嫌他麻烦?”
“没有没有,真的觉得没有。
“拉倒吧。我就觉得他麻烦。如果不是狐华那兔崽子用我拳击队队长威胁我,我才不想理他,累赘。又惹事。”你看这个“小黑把手机扔在桌上。”
托比拿起手机看,学校贴吧写着:高傲的拳击队长和哑巴的恋爱。
“下面全部都是讨论我俩的恋爱,还有照片,拍的角度刁钻,就像热恋中那样亲密,可是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小黑恼怒的砸了一下桌子。
“完成狐华第一个任务就可以了。第二个就不用管了”托比说。
“嗯嗯。”

嗅到了嘤谋的味道2333

@槐枫:

嗅到了嘤谋的味道2333

hhhc

@槐枫:

嗅到了嘤谋的味道2333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