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人×阴阳师(嘿嘿嘿早就想这么写了)

第一章 晕倒

他冷着脸,从灰袍中射出一道视线,周围黑压压的一片,满是是尖叫着,扭曲的小鬼,一副哭丧样,发出刺耳的哀鸣。
他拿出一张灰色的符纸,从宽大的袖子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只覆盖着淡灰色毛和被精心修剪过指甲的爪子,口中低语,一道符文如蛇一般弯曲着浮现在纸上,二指捏着符文,另一只手往地下一按,一道灰白的刻印随着手按的地方向周围不断扩大,由符文环环相扣的阵法烙在了地上,以奇怪的规律弯曲着,周围小鬼一见,迅速往周围散开,好像是撞见了什么大忌讳,脸变得惊恐起来,可突然间却好像被拽住了身体,死死不能动弹,只好呆呆地站着,简直就像是突然坏掉的机械娃娃,任凭你怎么拽动发条也不肯再摆弄一下身姿。
他从众鬼环绕的包围群里,缓缓走出,走到了几米之外,停了下来,又捏起了食指和中指,兜帽覆盖下的脸竟露出几丝同情,不过随即又消失在一丝痛苦和无奈中:“明暗对立,阴阳相依,山高水急,土皆空明,三十三重天之上,千万丈黄泉之下,皆可为尔等之归属,肯悔过吗?”他于心不忍,游走于世间还没有几年,难免会心慈手软,师傅的话从耳边闪过,即使他们会带来诸多不幸,可至少,也算是活过一回。但这一席话仿佛对牛弹琴般,小鬼们脸上的诡异并没有因为这一席话而减退,反而开始狂笑起来,仿佛是在笑他的懦弱。
“以三十三重天上之灵气为引,千丈下黄泉之忘川水为辅,融尔等之身,化罪恶之行,灭!”拿到灰色的符纸随着一股气流涌进阵眼,灰白的大阵震动起来,铭刻下的符文全部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在远处的搏命尖叫还没传来之前,他捂住了两只耷拉着的有着暗淡毛色的耳朵,看着自己亲手画下的阵法中,一个个小鬼消散的样子,微微张开的嘴颤动了一下,旋即又闭了起来,用一张空白符纸抹去了留下的一切痕迹,然后又在无人看见的地方,缓缓脱下灰袍,换好了正常人的衣服。月光照耀下,依稀可以看见那一身结实的肌肉,胸前复杂的符文和身上一道又一道的伤痕,一张极其帅气的脸上却多出几分不该有的忧愁。他的所有东西都收在符纸里,毫无顾忌地走出了那一片树林,仿佛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已是深夜,行走在大街上,肚子打了几声鸣,他才发觉自己什么也没吃,于是准备走向一家二十四小时的餐饮店,但还没进门,他便犯了低血糖,眼前一黑,浑身无力起来,他低喝一声“不好!”便支撑不住,人事不省地倒在了冰凉的地面上,心里也只能认了这个倒霉,反正是在夜里,也不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顶多路人打个120,但是真的会有照顾他的好人吗?他可是兽人呐!即使过去了几十年,人兽之间的偏见也还是没有消除。“真是可悲啊!”他脑海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随即便失去了知觉,只是在彻底晕过去那一刻听到一声呼唤。那是带着一丝温柔与关心的男声,还有一只有着纯白色毛的爪子向他伸来…...
一觉醒来,猛然睁眼,简朴的屋子,素雅的配置,还有身边......
“哇啊啊啊啊啊!”他忍不住大叫,自己什么也没穿,只剩下一条内裤,整只兽都裹在被子里,还有坐在凳子上,脸却趴在床上睡觉的一只可爱小白狼,白狼随着尖叫睁开了眼,还没来得及揉揉脸,整只兽就变得手足无措起来,脸上是几分掩盖不住的羞涩,微微泛红,躺床上的灰狼也开始害羞起来:“请问,我的衣服呢......”白狼像是接受了命令,正想要站起来,嘴角抽动了几下,然后又坐下来:“你的衣服太脏了,所以我就顺便洗了......”他的声音几乎要低到尘埃里去,床上的兽满脑子飞快运作:洗了?也就是说,衣服是他脱的??!“不过别担心,我的衣服可以送给你穿.....”一旁的白狼发了声,脸上还是掩盖不住的害羞与愧疚。
“咕~~”床上兽的肚子不满地叫了起来,白狼像是抓住了个将功赎罪的机会,马上起身:“我们先开饭吧!”然后快步走向衣柜,拿了几件衣服往床上一丢,又飞进了厨房,床上灰狼这才认真看了看,白狼的体格其实比自己还要壮,衣服穿在身上很宽松,可那轻柔的声音和友善的举动硬是让兽忘不了。
“快过来吧!”和风一般缓和的语调将站在一旁发呆的灰狼的心拽了回来,到底隔了多久,他又一次体验到了家的温暖。“怎么了吗?”一张可爱又清新俊逸的脸凑了过来,“不......啊,我是说没有......”灰狼有些手足无措,“那就好吧,快来吃吧!”白狼的语调里充斥着一股兴奋与喜悦,也许是很久没有见到客人来了吧。灰狼站在一旁,扒拉了几下衣服,便向餐桌那边望去,白狼的身体在阳光的沐浴下很好看,吃饭的样子和一脸的满足感让人不由得想要多看几眼,“你,能不能,别看着我......”眼前人的脸上多出了几分与体格不相符的殷红,“啊,不......”灰狼掩饰起来,脸上明明暗暗地浮起了几分红,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兽,怎么会呢,不......
“来吧,啊~”一只毛茸茸的爪子伸过来,上面的勺子里盛满了土豆泥,灰狼看着这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想吃吗?”对面的兽耳朵一耷拉着,声音里充满了抱歉与伤心,“不......我没有......”想了想,把一勺子的土豆泥全吃掉了,才看到面前的白狼露出一丝满足的笑。“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啊,我不是侵犯个人隐私啊,我只是在想该如何称呼,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吧......”白狼脱口而出,可面前的灰兽却神情一怔,仿佛在犹豫什么。
“我叫......我叫朔方,取北方之意。”他隐藏住了脸上的表情,看向面前白狼,“你呢?”“真是好听的名字呢,我叫暮溪,很高兴认识你!”暮溪一脸开心,身后的尾巴也跟着猛烈晃动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第二篇,我还是很支持两本一起更的!!但是呢,虽说在暑假时间也更多了,但老朽也不能保证日更啊!)

欸?一条回复都没有…...有些失望的说(两耳耷拉)

@朽布木君:

欸?一条回复都没有…...有些失望的说(两耳耷拉)

咕噜噜(冒泡泡)

ШθW, 作者写的小说真好看,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