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小说】 第六

小黑坐在教室里面,如果不是雪樱喊他等自己,他早就和托比回家了。当然如果不是狐华给自己的任务,小黑才不愿意这样。小黑可不是一只有耐心的兽。
其实也就只等了十分钟,雪樱就回来了。学校这么大,十分钟已经很快了,但是对于小黑来说,就像是坐牢一样的长。
雪樱拿着请假条,骄傲地在小黑的眼前挥了挥
“你要请假干嘛?”小黑问“还叫我等你。”
雪樱指了指小黑,又指了指自己。
“啥意思?托比你看懂了嘛?”小黑问。
托比双手一摊,脖子一耸,“没看懂。”
雪樱又写纸上写下:陪你玩耍。
“玩什么?”小黑问。“我下午才有训练,中午我要回家吃饭。”
雪樱推开指了指托比,又指了指窗外。
“你什么意思?”小黑越来越蒙懵。
雪樱在纸上写着:托比出去。
小黑只好喊托比走出教室。
“我陪你玩”雪樱贴着小黑的耳朵小声的说,声音细得和蚊子的一样,
“玩什么?”小黑大声吼去,不耐烦了。“老子他妈的没时间,老子要回家吃饭。Are you懂?”
“那你刚才为什么问我中午为什么要查房”雪樱小声说着,委屈巴巴的。“人家以为你要人家出来玩。”
小黑不知道说什么,之前问中午查不查房只是客气话,为了雪樱不哭。叫他了只是为了介绍托比而已。他知道中午要查房的。也是雪樱问“就这样?”,他才会叫雪樱去看自己训练的,他怕雪樱不开心失望,狐华的任务还是要完成。他不可能告诉雪樱是客气话,可是说什么呢?
小黑站在雪樱旁边发着呆,思考着如何的回答,脸上是大写的尴尬。
小黑还没缓过神就听见托比在外面喊了一句:“雪樱你要去哪儿?”小黑一看雪樱不在自己的前面了。
雪樱心里有点委屈,原本以为有人会在乎自己,结果和同学一样还是会嫌弃自己烦,自己果然不配。
小黑跑出教室,站在走廊上,看见雪樱的身影跑下了教学楼,似乎在往学校大门跑去。“托比追!”小黑喊着。两只兽一起往下面跑去。
小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反正就是感觉不能让雪樱跑了。
小黑这一刻觉得自己挺混蛋的,虽然自己是讨厌雪樱,觉得雪樱很烦,可是他似乎是喜欢自己的吧。所有人都叫他哑巴也都以为他是哑巴,可他不是哑巴,只对自己说话,着不是说明他喜欢自己吗?自己怎么这个混蛋?如果追不上雪樱,小黑估计要给自己一个耳光。可是小黑照样很生气,雪樱耍什么脾气,自己都还他妈的什么的没说呢。

雪樱自顾自的跑着,他跑在前面,他觉得就自己这样的人,也配不上拥有朋友吧。
贴吧里面发生的雪樱其实也看见了,他连累了小黑,现在大中午的拖着人家要人家陪自己,不过分吗?自己这样的货色,一个人都瞧不起自己,他是学校拳击队队长,怎么可能和自己成为朋友。雪樱你一个男孩在别人怀里哭,不丢人吗?如果不是狐华喊的,小黑不会来,那天办公室的对话自己也听见了。
雪樱你最好跑快一点,别让小黑追上来,离他远远的,像你这样的杂种,不配拥有这些。整个学校都是高贵的兽人,就你是兽。
雪樱估计长期被残星追着打,逃跑的速度也提高了,小黑一个拳击队队长都没有追上。雪樱跑进学校大门,被门卫拦下了。雪樱只好走进门卫室,填写了请假单开始填写。
在最后一个字写好的时候,小黑追上来了。雪樱没有管,撒腿就跑。没跑几步,就被小黑从后面一把抓住了。
“咱带你去我家吃饭可以嘛?”小黑忍着满腔的怒气,讨好的喊着。“对不起,刚才我不•••”
雪樱没有说什么,撒开双腿继续跑。
小黑使劲地拉住雪樱,不让雪樱跑走。
“黑色的和灰色的那两只,你俩是走读的还是住宿的?住宿请到宿管那里拿请假条过来请假,走读的那学生证出来。”往这边冲了过来。
“走读的!”小黑喊着。
“学生证?”保安喊。
小黑一只兽拉着雪樱,一直手在兜里面摸着,找自己的学生证。托比从书包里面拿出学生证给保安看。而小黑却怎样都找不到。糟了,学生证在教室里的书包里面,为了追雪樱忘记拿了。妈卖批,小黑在心里面骂了一句。以前的保安都认识自己,今天换了一个新的保安,不认识自己。
小黑气不打一处来。
“托比,你跟着雪樱,我去拿学生证。”小黑喊着,松了爪。
这件事很快就引发了周围学生的注意,很快三只兽就被围在了一起。学校门口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黑从人群里面挤出去,保安在尽力地疏通秩序。托比跟着雪樱走着。

雪樱觉得自己又一次过分了,又一次给小黑带来了麻烦。雪樱不跑了,走进拐角的一家粉馆等着小黑出来,托比坐在自己后面,他知道托比会通知小黑的。人家来追你说明人家好歹似乎是在乎你的啊,你这样害人家白跑一趟,还引来目光引起误会。你就是一个累赘。
雪樱只想逃离小黑,不想给他添加麻烦,他以为自己跑走了小黑不会追上来,他以为保安拉住了小黑自己就可以逃之夭夭,他没想到小黑追上来了,他更没有想到自己再一次给小黑丢脸了。雪樱知道今天他和小黑又要上学校贴吧了。
“两位要吃什么面?”服务员问。雪樱指了指菜单,点了三碗牛肉粉。
雪樱想给小黑道歉,可是却不敢开口,请他吃碗粉就可以了吧。雪樱摸摸书包里面的银行卡,里面的钱走手术已经不剩多少了,只有九十多,提不了现,再看看微信,只剩下了58元。雪樱扫了扫支付二维码,支付了36元,剩下的,要省着用一个星期。
小黑突然冲过来,一把推开了雪樱,他一进来就看见了雪樱,过来时看见了雪樱余额。莫名有种舍不得让雪樱支付的感觉。小黑自己扫码支付了。坐到了旁边的餐桌上。
托比和雪樱也过来了,三只兽坐在一起等粉。
粉来了,三只兽慢慢的吃着自己碗里的粉。
“下午看我训练嘛?”小黑问。
点头,
“中午你要去哪儿?”
雪樱摇头。雪樱挺想说话的只不过托比在,他只想对小黑说话。
“不知道?”
点头。
“加个QQ吧,交流方便”
雪樱拿出手机,拿出自己的二维码给小黑扫。
“谦友小白狗?”小黑问。“你不是狼嘛?白狼!你喜欢薛之谦?”
点头
——对不起,刚才那个
——没什么的啦
——还有这顿的钱以后我会还的
——不用还,吃了我的东西就要叫我master
——master?主人?
——你已经叫了就不允许反悔。以后你是我的宠物,听我的话就可以啦,我会给你吃的。就像人类养条狗一样
——••••••
——你不是谦友小白狗嘛?
——好吧,主人。
小黑笑了起来。雪樱觉得自己的兽格受到了侮辱,可是一想到自己对不起小黑,那就算了吧。
雪樱吃完了背着书包走出去了,拿起手机给小黑发了一句:我去医院看尾巴。
小黑回复了一句:好。

雪樱走在半路上,电话突然响了,一看名称:雪诺。
“喂,妈。”
“宝宝,家里奶粉没有了。”
“可是我没钱了”
“明天我发红包给你”
“谢谢宝宝”
雪樱还想说什么,就听见了一阵忙音。
雪樱不打算去医院了,换药的钱舍不得花掉,要存钱给母亲买奶粉。
雪樱往另一条路走去,想去找份工作赚点钱。不然生活就不够用了。
不过想起小黑,又有了点点安慰。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