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的世界—【我爱你】

“台风要来了,挺大的。”

“是吗?那我要去躲躲吗?”

“我觉得应该不需要,毕竟你我都知道没有台风到来。”

“可我觉得会有台风。”

“先生,你大概喝醉了。”

“是啊,确实喝醉了,连撒谎都变得假了起来。”

看着窗外,杯子里那最后一口的威士忌,也被稀释变成了浅黄,仿佛洗去了铅华,也顺带洗去了人脑子里不值一提的回忆。

酒,是很神奇的一种饮品,明明其本身就可以说为慢性病多的汇集,但却热衷于乱洒钞票花钱买醉,为的就是那一杯下肚后,忘却所有。

可能更乐意花钱消去自己不想记住的吧,因为后悔,所以渴望忘记。

可偏偏有那种刻苦铭心的,遗忘不能的。明明只是一句话,却可以牵肠断发,相互折磨相互痛苦。

我带上面具,面对的你,带着与我相同的面具。

“先生,送你的冰水…”面前的服务生递来一杯冰水,杯子里逐渐融化的冰,只觉得眼前朦胧“大概是真的醉了...”

撑起身体,疲倦感从身体蔓延到眼睛,平衡失调的感觉突然传来,还未等意识清晰,眼前就天翻地覆随后就是沉闷的声音和痛感。

......意识完全失去了清晰

“...喂,醒醒...喂..”只觉得眼前的光刺痛,看不清,但似乎像是一个雄性狼人的脸,棱角分明可见,然后就是冰冷的湿意席卷了过来,猛地吸进了些许,痛苦的窒息感让头脑清醒了不少。

“咳咳...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眼前湿漉漉的,有什么冰冷的液体从脸上和头发往下滴淌,使劲抹了一把脸,好了许多,至少能看到了。

“喂,没事吧?”眼前是一个体型巨大的狼人,手里的杯子说明了刚才那杯冷水是他泼给自己的。

“没事...唔..”说着把自己脸上湿漉漉的水又抹了一把。

“给..”说着那个狼人递过来了什么,伸出手接过,干的。是一块干毛巾。接过毛巾,抬起头看了一眼,体型差异虽然很明显,但是却感受不到敌意。

“谢.了...”头疼,让嘴里冒不出一句话,草草把脑袋擦拭干净,站了起来,原先在地上蹲着的灰狼也站了起来。

“抱歉.刚才泼醒你..”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或许是完全陌生的缘故。

“没..事”站起来就开始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记忆似乎缺失了一部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那杯酒后发生了什么了。

“怎么了?头疼吗?”看着眼前高了一头壮了一杯的灰狼,下意识信任的点了下头,那狼抵着头,看起来十分为难。

“还记得家在哪吗?”他的眸子和他的毛色一样,但是有一丝银光,记不清上一次这样看另一个兽人的眼睛是什么时候了,看到对方的眼神逐渐开始厌烦,突然察觉到对方正在问自己的问题,察觉到自己失礼连忙回答道。

“抱歉,我住在37区”但是很明显这个答案似乎没有让对方满意,对方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而不知道情况的我也只能用同样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这座城市哪里有37区了,现在最外围也仅仅15区...”灰狼在身旁无奈的解释着,顺带伸出宽大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仿佛是受凉发烧的人在说胡话。

这下,这一切更困惑了,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我,快步走到店门口,猛地推开店门,呼啸的风带着湿冷的空气混杂着雨滴,一瞬间,彻底清醒了。

看了看墙上的电子屏,沉重的坐在了门旁的椅子上,丝毫没有察觉身旁异样的目光。可能是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确太狗血了。如果猛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回到了30年前,或许你也会这样手足无措。

“发完疯了?”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自然话语中的嘲弄声音听得出来,但是眼前的一切让我也没得力气反驳,只能扶着额头叹气。

[doge] 挺不错的就是有点短

@凉_:

[doge] 挺不错的就是有点短

[滑稽] [滑稽] [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牧之:

“台风要来了,挺大的。”

“是吗?那我要去躲躲吗?”

“我觉得应该不需要,毕竟你我都知道没有台风到来。”

“可我觉得会有台风。”

“先生,你大概喝醉了。”

“是啊,确实喝醉了,连撒谎都变得假了起来。”

看着窗外,杯子里那最后一口的威士忌,也被稀释变成了浅黄,仿佛洗去了铅华,也顺带洗去了人脑子里不值一提的回忆。

酒,是很神奇的一种饮品,明明其本身就可以说为慢性病多的汇集,但却热衷于乱洒钞票花钱买醉,为的就是那一杯下肚后,忘却所有。

可能更乐意花钱消去自己不想记住的吧,因为后悔,所以渴望忘记。

可偏偏有那种刻苦铭心的,遗忘不能的。明明只是一句话,却可以牵肠断发,相互折磨相互痛苦。

我带上面具,面对的你,带着与我相同的面具。

“先生,送你的冰水…”面前的服务生递来一杯冰水,杯子里逐渐融化的冰,只觉得眼前朦胧“大概是真的醉了...”

撑起身体,疲倦感从身体蔓延到眼睛,平衡失调的感觉突然传来,还未等意识清晰,眼前就天翻地覆随后就是沉闷的声音和痛感。

......意识完全失去了清晰

“...喂,醒醒...喂..”只觉得眼前的光刺痛,看不清,但似乎像是一个雄性狼人的脸,棱角分明可见,然后就是冰冷的湿意席卷了过来,猛地吸进了些许,痛苦的窒息感让头脑清醒了不少。

“咳咳...噗...”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眼前湿漉漉的,有什么冰冷的液体从脸上和头发往下滴淌,使劲抹了一把脸,好了许多,至少能看到了。

“喂,没事吧?”眼前是一个体型巨大的狼人,手里的杯子说明了刚才那杯冷水是他泼给自己的。

“没事...唔..”说着把自己脸上湿漉漉的水又抹了一把。

“给..”说着那个狼人递过来了什么,伸出手接过,干的。是一块干毛巾。接过毛巾,抬起头看了一眼,体型差异虽然很明显,但是却感受不到敌意。

“谢.了...”头疼,让嘴里冒不出一句话,草草把脑袋擦拭干净,站了起来,原先在地上蹲着的灰狼也站了起来。

“抱歉.刚才泼醒你..”场面一度有些尴尬,或许是完全陌生的缘故。

“没..事”站起来就开始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是记忆似乎缺失了一部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那杯酒后发生了什么了。

“怎么了?头疼吗?”看着眼前高了一头壮了一杯的灰狼,下意识信任的点了下头,那狼抵着头,看起来十分为难。

“还记得家在哪吗?”他的眸子和他的毛色一样,但是有一丝银光,记不清上一次这样看另一个兽人的眼睛是什么时候了,看到对方的眼神逐渐开始厌烦,突然察觉到对方正在问自己的问题,察觉到自己失礼连忙回答道。

“抱歉,我住在37区”但是很明显这个答案似乎没有让对方满意,对方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而不知道情况的我也只能用同样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这座城市哪里有37区了,现在最外围也仅仅15区...”灰狼在身旁无奈的解释着,顺带伸出宽大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仿佛是受凉发烧的人在说胡话。

这下,这一切更困惑了,突然意识到什么的我,快步走到店门口,猛地推开店门,呼啸的风带着湿冷的空气混杂着雨滴,一瞬间,彻底清醒了。

看了看墙上的电子屏,沉重的坐在了门旁的椅子上,丝毫没有察觉身旁异样的目光。可能是因为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确太狗血了。如果猛地有一天你发现自己回到了30年前,或许你也会这样手足无措。

“发完疯了?”熟悉的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自然话语中的嘲弄声音听得出来,但是眼前的一切让我也没得力气反驳,只能扶着额头叹气。

[受虐滑稽][受虐滑稽][受虐滑稽][滑稽][滑稽][滑稽]

你好短啊(我是白色的)[doge]

@槐枫:

你好短啊(我是白色的)[doge]

[滑稽] [滑稽] [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槐枫:

你好短啊(我是白色的)[doge]

好!今晚就多更点字[doge笑哭]

@牧之:

好!今晚就多更点字[doge笑哭]

老板大气[滑稽]

@牧之:

好!今晚就多更点字[doge笑哭]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受虐滑稽] [滑稽] [滑稽] [滑稽]

@槐枫:

老板大气[滑稽]

[滑稽][滑稽][滑稽][受虐滑稽][受虐滑稽][受虐滑稽]

“我…好像失忆了..”眼下也只有这种借口有合理的说服力了,毕竟如果道出实话肯定会被认为是疯了,冷静后,得出最优的答案就是上面那句电视剧七点档名台词。

那灰狼皱了皱眉头,自上而下的打量着他,毕竟陌生人说出这样的话,就算神情真实,也是不能轻易信任的,现在确实有点后悔多管这闲事了。

“喂,有OIDC(兽人身份识别证)吗?”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然后把通讯器从口袋拿出来,然后点开了虚拟ID,投影在通讯器上显示。

“喂...你这,是OIDC吗?”看了看手上的通讯器,突然想起,这是15年后才会有的东西,现在用的应该还是卡片制...

“我...”现在确实找不到合理的解释了,现在真的要被送进精神病院了,苦恼思索,最后却说不出合理的解释,最后却只能无奈叹气。

“走吧...”身旁的他,淡漠的说道,确实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起身,连带着把我也拉起来,但是没人会想到这一切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

狂风带着暴雨席卷了这个城市,车外的嘈杂与车内的寂静成了两个绝对。

车窗外,雨水敲打着玻璃,窗外被飓风卷走的碎屑,这是只存在家人叙述中的风暴“A' Lei Tie”来自古老塞壬的语言‘海之怒’这场风暴会在晚上9点20开始,3个小时后就会达到巅峰,变成有史以来最可怕的灾难。

“A' Lei Tie...”眼前的一切是从未见过的,只存在于可怕描述中的实景。

“塞壬语?”灰狼震惊的扭过头往我着看了一眼,但是很快就扭回去,继续面视前方“你学过塞壬语吗?”声音的主人没有扭头,但是语言中包含的情感能察觉到,是吃惊的。

“没有..其实这是家里曾经说过的,我自己从未学过。”

“这样...我还以为你知道些什么...”

再一次,话题消失了,除了呼吸和外部的声音,现在时间:11:45.

(距离风暴巅峰到来,还有35分钟...)

[今晚还会再更新一部分,抱歉拖更拖了这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