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个坑应该会是长篇可能回过神就删了

第一章
不论任何事物都是无法真正做到客观的。
阎晓一脸见到鬼的表情,转身忽略同事求救的目光。
夕阳西下,落日的光晕透过橱窗被无限延长,映在被狼兽人不停抓着的后脑勺上。尾巴无辜的垂在地面不安的晃动着,一脸苦笑的劝着身前争吵的情侣。此时路边小吃已经开始摆摊,时不时有下班的人路过并发出各种感慨。狼兽人张嘴刚想再劝劝,突然更为抓狂的指着从后台走出来的阎晓。
“不好意思我们这边要打烊了麻烦让让。”
阎晓越过急躁的同事翻过店门上停业的牌子,一脸从容的摇着铃铛收拾门口的杂物。
“哼!我再也不理你了!”
“诶…”
那人顺势追了出去,叶柏泽完全没有挽救的想法了,收回爪子刚想说什么却被门外路人的抱怨声打断。回过头来寻找罪魁祸首眉头却皱的更厉害了,阎晓看着叶柏泽琥珀色的狼目拧在一起,不由得放缓了换衣服的动作,有点害羞似的退到了更里面没有太阳照到的地方。
“我说你啊,好不容易有了份工作还是跟个小孩子一样这么任性,当真不怕老板娘哪天赶你走?”
阎晓低着头拉着外衣的拉链,目光延伸过去是落日下叶柏泽高大的影子,在傍晚的阳光中看起来格外的像块暖玉。
“你真是的,叫我那你怎么办才好,辍学了又不愿意回家,你…”
叶柏泽失语的看着阎晓三下两除二换掉工作服夺门而去,挽留的狼爪悬在半空。像是意识到是自己的责任,任凭阎晓的背影一步一步被屋檐下的阴影吞没。
我…只是尽可能的想照顾你,阎晓。
阎晓穿梭在密集的人流里,忽视着周遭喧嚣的一切。自从离家上学之后,他就经常会有这种情况,做梦般在青天白日里像鱼一样朝着一个方向漫无目的的前行。直到突然嗅到一股浓重的酒味,才反应自己已经走了很远了。
嘛,虽然也没什么关系,但是那个人实在是太烦了!多一分钟少一分钟店里也不会损失什么,说是什么作为班长照顾辍学同学,作业这么少的吗还有闲心思兼职?开什么玩笑,要不是那个顾客无理取闹,我…
突然阎晓两指闭拢,敲上了自己的脑袋。
“呐大叔,前边可是闹市喝太多可不太好。”
虎兽人闻声懵了会儿,半醉半醒间抬头视野里满是灯笼晃眼的光亮。灯红酒绿人声噪杂,唯见一抹梦幻朦胧的蓝。
亦如今夜,美好的月色。

mark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