槐枫的小本本~

这个是槐枫的小本本啦,平时有些什么都会写在里面(包括自己平时想的故事和一些日记加上一些奇怪的内容???),不定时更新,想到什么写什么,文渣请多指教

私设明日方舟同人文 《炎影碎隙》

写在开始,世界观约同于明日方舟,后面把世界背景给大家展现出来,另外作为同人文,大致会做一些改动,请耐心看完

槐枫最近真的很不走运,才被放了鸽子,又要应付着各种各样的毕业测试,在龙门,毕业测试将会计入档案,而档案在各种应聘中都是非常重要的成分之一,用于辨别你的身份及履历,作为大学生的他,在经济独立的情况下,还要支付一笔房租的钱,这也是为什么槐枫一直在找寻室友的原因,毕竟不用自己一个人平铺房租,而且为了付清房租,他也不用打几份兼职工赚些外快。
当槐枫心烦意乱的坐在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院操场上的长椅上,他知道,自己真的要计划一下了,最近的事情都乱糟糟的堆在面前,还没来得及处理一件事,另一件事早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呼在了他脸上,但是时间并没有给他充分的考虑,因为,半个小时后,他还得应付一场考试,他最不拿手的一场考试——源石法术技艺
”在泰拉世界里,源石作为天灾留下的产物,已经被人类大量高程度的使用在重工业与移动城邦的能源供给上,在使用的过程中,人们逐步发现,如果没有了法术技艺的催化,源石的利用效率会大打折扣,而且会对已有的装置以及使用者造成不可逆的伤害以及大幅度的可能患上源石病,还有…。“槐枫抱着书本,在人数为数不多的自习室里自言自语,对于这门科目,笔试也是同样重要,但真的没人知晓这次的笔试又会考上哪些稀奇古怪的题目,书本上的简介简简单单几句话,到了出题老师那里,简直就像整了容的人一样,没有深刻的理解与实践,你真的想不出老师那清奇的脑回路。窗外的大雁开始在龙门繁华的灯光夜景中穿行,鸣叫,震下一片片枯黄的落叶,那是霜冻的前兆,秋天是一个有人情味的季节,他总会巧妙的告诉你,自己就是那么轻轻的来,又轻轻的去。枯黄的树叶似乎是秋天的使者,而北风会将这些使者传至这座都市的边际,当然,槐枫也看到了这些使者,他知道自己的噩梦就要来了,为此,他还在自习室里苦苦挣扎,妄图再多记一些知识与技巧,但是时间,依旧没有给他想要的结果。
对于槐枫自己的源石技艺,他并没有太多的奢望,他既没想过自己可以像这座学院的名招牌—龙门警察署的局长陈警司那样可以平定龙门安危,也没有想过可以像陈警司的同学—风笛小姐那样可以熟练的使用源石技艺,更没有想过自己在众人面前大放光彩,毕竟,像他这样的人,在这样的学院里,这座近乎疯狂的学院里,资质只能算平庸,他的老师都无一例外的在他每年的毕业结语中写到,你或许适合生活在和平年代,但你又为何不可把这样的年代变成一个你想要的样子呢?对,没错,在这座学院的人你可以认为是疯子,对于力量的无限渴望,对于极致的无限追求,对于技艺的无限探究…然而这些,槐枫都没有,他处在这些人当中,似乎傻的可爱,但在这样的末世里,没谁会对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感,而且,会招来无数的危险,他就像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欺骗,稍有不慎,丢掉性命,成为龙门下水道一道见怪不怪的”风景“。然而这些,槐枫并不是很在乎,他的心愿只是自己可以这次可以通过这次麻烦的考试,度过没有人欺负,没有人找麻烦,和自己待在一起的舒服日子,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他最梦寐以求的了。
这些年,槐枫不知道自己怎么过来的,自己的出租屋好像是唯一安全的地方,一个可以给他心安的地方,就像那些只能和地下下水道尸体为伍的龙门贫民可以去一家普通的餐厅吃饭一样,对于他人的刁难与不屑,他从来都脸上挂着笑,因为,他是个”老好人“啊。在打完几份兼职工以后,他会去龙门的贫民窟福利院去和孩子们聊聊天,送上一些那些孩子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过的”高级稀有“零食,他厌恶力量,鄙视那些自恃力量强大有恃无恐的人,他认为这些人都是可怕的偏执狂,就像是野蛮人一样,只会用力量解决纷争,但是,他同样对于力量强大的人存有一丝的敬畏之心,对于他来说,陈警司可能是他的光了吧。虽然对外说龙门有着最为严格的感染者收留制度,但事实确是来者不拒,虽然让龙门的尸体堆满了下水道,但总比让他们死在龙门的城邦郊外,在身心俱疲的情况下,看到那点点的希望破灭,最后不是源石病致死而是心死那样已经好的不能太多。

窗外的铃声如同往日般按时的响了起来,槐枫也慢慢的合上了书本,向测试大厅走过去,整个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院拥有相当大的占地面积,作为泰拉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学院之一,整个学院的人数也相当之多,不少的人都来到了这里,希望把这里作为自己的镀金之地,毕竟在毕业以后的档案上,公司高管若看到的毕业学院是个什么著名学院,怎么说也会给你一个不错的印象。槐枫穿过自习室与c8大道交汇处的柏油马路,在那里,便是测试原始技艺的地方,整个测试大厅充满了人,对于自己的笔试,槐枫还是有一定的信心的,他为了笔试,前几个月都在背诵讲义,他为了熟练掌握,尽量的减少了出门的时间与次数,现在,他需要做的,就仅仅是等待着试卷的发送。
槐枫找到了自己的考号,进入了对应的教室,然后就在自己的座位上打盹稍做休息,顺便在脑子里回忆一下课本讲义的每一讲的结构与要点,当周围嘻嘻哈哈的声音终于安静下来,槐枫张开了眼睛,望了望周围,周围的座位上都坐上了人,看样子考试就要开始了,周围的人似乎都不认识,除了那个他后座左边的那位男士,那位男士穿上的是比较得体的上衣,胡子剃的干干净净,甚至配上了整洁的黑色领结,如果不是在考场,绝对会有人认为他是要参加某一场重要的会议,而且,看起来,“那位男士,很眼熟?“槐枫在心里问着自己。在他的印象里,班上的人几乎都是富庶人家的子弟,打扮都及其奢侈外加张放,根本不会打扮的这么老沉,这时,槐枫的眼光慢慢上移,那位男士是为银色夹杂一些蓝色的犬科型兽人,有着独特的开到脸鄂的嘴,只是看起来,有一丝那么的显长,高挺的鼻梁外加一副金丝圆框眼睛,遮住他那一丢丢的霸气,留下一丝丝的可爱,眼睛是蓝色淡瞳,还有一只是…… ???等等,我怎么看这么仔细?槐枫心里正有些纳闷,那位男士的嘴角朝这窗外巧妙的上抬了起来,这一动作正好被槐枫捕捉到,好似,是只给他一个人看的,但他是朝着窗外的,似乎是在对窗外的一些东西在笑,槐枫却从这一抹笑中读出了一些奇怪的信息,”嘶……“槐枫打了个冷战。
笔试简简单单的结束,这次的考试结果,槐枫充满信心,毕竟所有的空他都填了,整张试卷被他写的满满当当,乍一看可能会以为是高才生的试卷,不过,那些空,老师给不给分,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在休息的期间,槐枫还是选择了复习自己的源石技艺,源石技艺有很多种,类别也不同,有的法术看上去千篇一律,但是本质与实质上却的的确确有着明显差异,就好比槐枫学习的炎类法术,与单纯的加热空气不同,炎类法术突出的是对于周围源石环境的掌握以及对于自身法术释放速度,强度和浓度,虽然两者之间的本质都是加热,但在实际上炎类法术往往比加热空气来得要快要热,但作为通用源石技艺的副作用也很明显,无法短时间内再次释放,无法自行无媒介的释放,而加热空气虽然效果低了一些,但是整体难度以及其他方面确实有着炎类法术不可比及的优点。说起来,我们的主角槐枫早就看得不想看了,槐枫的脑袋实在涨的不行,毕竟他是那种不管实战还是理论都很…的学生,很多人其实对此议论纷纷,但是槐枫这个人一般不计较什么,所以也就那样。

个人兽设档案
基础档案
【姓名】:槐枫
【性别】:男
【战斗经验】:无战斗经验
【出生地】:龙门
【生日】:3月30日
【种族】:菲林
【身高】:174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报告,确认为非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优良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标准
【战斗技巧】标准
【源石技艺适应性】优良

客观履历
槐枫,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院毕业生,龙门-罗德岛秘密商业交流协议中的录用人员之一。由龙门某事务所推荐,在各项测试中得到了与身份不符的成绩,且具备一定的源石技艺。多项调查正在跟进中。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清晰,未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未见异常,无矿石病感染迹象,现阶段可确认为非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1.5%
干员槐枫没有被源石感染的迹象。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16u/L
干员槐枫有着较比非感染者更为高值的血液源石结晶密度,基本断定为其使用的特殊源石技艺
干员槐枫使用的源石技艺与其他源石技艺不同,导致了槐枫比一般干员的结晶密度稍高,如果大量高浓度使用,后果不堪设想,建议使用时减少次数与浓度——医疗干员赫墨

档案资料

暂无

?解解新文!!!!爱了!!

@Mr.榴芒狐:

?解解新文!!!!爱了!!

随意写写的,只是不想让自己闲的太慌而已
文笔是真的不好[委屈]

此时,测试大厅
测试大厅里的人很多,明明占地几百公顷的大厅,现在是头碰头肩并肩,嘈杂声就像波浪一样,一波接着一波,槐枫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挤到了自己所在的考试地点,测试地点的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考生们都外面交谈,只有槐枫一个人在外面形影孤独的站着,显得莫名的尴尬,考试什么的都是浮云,放轻松,槐枫一边暗暗给自己打着气,一边观察着和他同考试的人,好像没有谁认识,每张面孔都是新脸庞,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嘛,槐枫心底默默想道,低着头,咬着嘴唇,耳旁的嘈杂声此时显得更加喧闹。
哎哎,知道最近的大事吗?
什么事啊?
你居然不知道?乌萨斯那里已经有动乱了,而且规模还不小,有组织的。
那么可怕?
那可不,哎我给你说,据说那里还有政府军呢,有政府军的地方都有,真的是想不出有多乱了。
那可不管我事,我们龙门和乌萨斯有什么关系
……
请监考员组织考生进入考场,考生不得将禁带物品带入考场,预祝你们考试成功……一个略带强硬女声的声音从喇叭里传出,槐枫略微整理了下思绪,走向了考场。
体试一般不会很难的,调整一下呼吸,没事的……我……真的可以吗?
体试的题目只有等你进入考试场地了,监考员才会把印有题目的题卷给你,在此之前,没人知道题目是什么。在槐枫进入考场之后,面前是一位天使,应该是一名天灾信使,身后背的超长法杖以及测量仪器,还有穿着的较为便携,工装裤,黑色的短袖卫衣,橙色的护腕,再加上作为天使最独特的光环,不难看出是拉特兰的居民。天使什么话也没说,直接递过来一张纸,槐枫停止了打量,接过纸,一张白纸,怎么什么都没有,槐枫有些疑惑,脸上的眉毛皱了一下,看了看天使考师,刚想开口,没想到天使直接拿出法杖,啪的一下,后撤夹带施法,没有一丝犹豫迟疑,动作也不慢,仅仅几个动作,拉开了槐枫不少的距离,槐枫手上的纸片在抖动,周围的源石气息在流动,纸张的气息居然显得有些暴躁,就像人一样,不安分的抖动,没办法了,槐枫催动了自己的源石技艺,最为基础的炎类吟唱,释放的毫无压力,和火并没有什么区别,烧一张纸,绰绰有余,白纸在火焰里燃烧,纸边在泛黄起卷,却并没有被烧坏的痕迹,天使考师看到了,手中的法杖向下一划,吹过来一阵风,纸片在风的吹动下,飘向天使考师的手中,我,是拉特兰的天使,幻彩,这次体试,题目很简单,用你的源石技艺,燃尽这张纸片,什么也不剩,虽然刚刚做的不错,只是烧焦了一点点,但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水哦。
……槐枫保持了丢丢沉默,这个考师看上去不好惹啊,还是少说点比较好
唔,这张纸的材质已经显然不是纸了,或者说本来就是纸,一定有特殊的源石技艺隔热,要么我的源石技艺比他的高级,要么……
槐枫平静了下心情,要更高温度的炎类法术的话,以槐枫现有的技艺没有办法达到,那种方法,只能试一试了
槐枫望了望阴沉的天空,但愿不会失败……周围的源石气息,槐枫尽可能的掌握着
幻彩看着槐枫,脸上没有表情,现编法术体系,确实可以提高不少法术强度,但是,现编的法术体系往往耗时相当长
你以为,我就没有现编了?纸片在幻彩手中,幻彩向上一丢,纸片在空中飘荡,飘向了槐枫。
槐枫,真的可以吗?在进行编制法术体系时,槐枫无法集中注意力,内心深处有个声音,是自己吗?槐枫问着自己,思绪已经飘到了那里,那个梦里,那是一列飞速行驶的列车,车上的人都死了,死相凄惨,血,满地都是,死的人眼神充满恐惧绝望,但槐枫并不认识那些人,有个声音,指引着槐枫,十六分之一的血,三十二分之一的命运,六十四分之一的难情殇,不要追问真相,不要相信任何人,王的剑鞘啊,斩断过去,燃尽这桎梏。
嗯?!法术熔断,这算什么低级错误,干脆别考了吧,就是入门生都不会有这种错误,幻彩一边吐槽着,一边朝槐枫走去。
槐枫睁开了眼睛,没有色彩,黑白的世界,阻碍,一定要被清除,没有谁能阻挡我成为剑鞘的脚步。

This post is deleted!

等等……喂,考员DL1568,监考现场出现问题,请监考中心派出医疗技术小组……喂?幻彩拿着手中的对讲机,但手中的对讲机好像收到了什么干扰似的,后续消息无法发出,幻彩缓缓走向了槐枫,考生DH4762,你出现了法术熔断,需要中断考试,停止使用法术技艺,放轻松,医疗小组马上赶到。幻彩一边收拾着资料,一边说道
喂,我叫你停下来,不要命了?幻彩抬头,法杖已经握在手里,给我停下来!但周围的源石气息并没有降低,温度在上升,幻彩的周围空气开始了扭曲,有热源,是什么?,幻彩的周围空无一物是火?没有颜色?只有形状?该死,没法走了吗?幻彩感觉自己已经被热浪层层卷住,空气,很稀薄了……
槐枫?槐枫?
有人叫我?我在哪?头好疼,睁不开眼睛,有光,好刺眼……
喂喂,看得到吗?这是数字几?不会还没醒吧,有人顺手就拿着槐枫脸一顿揉
面前的是?不认识,我该不会被绑架了吧?不对啊,为什么要绑我,我什么都没有啊?嘶,疼疼疼,我记得我好像在考试来着……
这里是罗德岛驻维多利亚皇家近卫学院志愿救援队,目标已经接收,正在运输,预计几分钟后到达,不过……buchibuchi(悄悄话)
槐枫这个时候体力恢复的有一些了,槐枫努力的撑住自己沉重的身体,睁大眼睛看了看四周,窗外是阴沉沉的天空,驶过的是一座又一座贫民窟,这里是维多利亚,不是龙门,槐枫这样想到。
我都说多少次了,不要老是问问题,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那么多问题,还有你,不要学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