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um的小盒子

一些想法

【读书笔记】0825
看了半天,佩索阿也转不出文人相轻这个怪圈子。他的诗歌太个人化了,又非要去延展到究极的人性,难怪会瞧不起太苍老的笔触。不过也因为这个特点,他的诗作是真的难懂,有一种陌生感
但是确实是风格对我胃口,和比起夏加尔我更喜欢毕加索一个性质。夏加尔的蓝色是天真的蓝色,毕加索的蓝色带了点感伤;佩索阿和老牌大师们骨子里也都是现实主义,不过他在幻觉赋格方面确实独到:死亡将即的年轻,毁灭的漂亮。

【idea】
刚才忽然想到的一个比喻。可以把思念带来的痛苦比作一些电影或者小说里,明明知道没有结果还要贴上去的寻人启事,倒也有种kismet的感觉。这个比喻里的哀伤是无法避免的哀伤,是两片落叶在风中短暂地碰在一起,下一秒就要分开

【读书笔记】0826
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生如戏,因为四十年前去片场那一天之后,留下来的就仅仅是作为影子的王琦瑶。
《长恨歌》写到王琦瑶死去的那一段就结束了,没有怎么交代其他角色,不过薇薇和永红估计命运和她差不多,都是遇人不良的问题。严师母那句“为自己活要累的多”还真是一语成谶。相比之下吴佩珍应该就好一些——可是谁知道?

【读书笔记】0826
(高度掉列发言)
在接触过的中国作家中,我最讨厌的就是周国平。不,我没有在说他复杂的情史,把人品和文品并一起说不是我的风格。倾向从自身去解构女性搞刻板印象发言是一方面,但我还是更烦他的流俗散文,特别的媚众,非常不自由。
不过毕竟是philosophyer嘛他翻译的尼采还可以的

【untitled】
我把海洋当作你的神色。

【读书笔记】0827
“我们用心理解不了的东西,就这样用胃消化掉了。”
其实就叙述风格而言,刘亮程的散文还是有点魔幻主义的感觉,予每一个寻常的景象以灵性的悲悼。但你又不能去指责他的文字过分缥缈,他确实是个乡土作家,只不过他表达乡愁的方式很有意思:真实的荒芜,并无实体的土地,记忆像流行病一样摧毁着我们。

【读书笔记】0828
加西亚很厉害的一点是,他表现的情感不会因为情节的荒谬而失真。终生缠绕着巴比伦的黄蝴蝶很虚幻,但写到他在孤独中老死、怀有身孕的蕾娜塔被送进修道院的时候,那种悲哀难道不真实吗?梅梅和马乌里肖这一对有点像淋着厚厚一层巧克力的奶油蛋糕。一开始很甜,像爱情,后来我发现它甜得让人难受——也还是爱情。

【读书笔记】0829
《星辰时刻》不愧为这一个月我看的最惊艳的短篇小说。我书写,因为我无事可做。从这一句出发,李斯佩克朵把文本内化成一种广泛的命运。她通过失焦一般的叙事方式扭曲了生活的面貌,在这种陌生中,我们需要思考另一种存在策略:从肉体中抽身而退后,死亡是否是一种终极的生存。

【idea】
……你又是在哪个高处?何时?有没有必要坠落?……

【读书笔记】0830
“可她越是雕刻,越觉得难受,最终狠狠地哭了一场,哭红了眼睛,把木刻刀、木方、乳胶、尺子和圆规……洒了一地。”

【读书笔记】0905
“我是最后一个爱我的人。”
不输入你所有的秘密去解构,就只能沉没在被构建出来的幻觉里。我觉得这才是象征主义和自然主义最大的区别。后者是把蝗灾过后的麦田展现在你面前,赤裸又直白的毁灭。而前者则是去描写一个失真的玫瑰园:神秘的逃避,表象命运般飞走,留下来的是一面支离破碎的镜子。它每一个碎片都映射着镜子后的事物,但拼凑起来就成了谜语。

【idea】
死亡是光经过星体的曲折/起舞直至熄灭

【读书笔记】0913
汤圆很乖,胖了,浮起来,就可以放到汤里。

【idea】
卢西安的画作总是给我一种边缘感,在现实与错觉之间拉开一道裂缝。他逼迫我们搜索自己的灵魂,但这种剖解又不是克林姆特毁灭般的凝视,而是去无限接近被扭曲的自己,接近黑暗,并且在广阔而平坦的黑暗之中走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