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梢叶

本文设定中的所有地名均与现实无关,本文出现的情节,历史内容仅为文学创作,不具备任何参考价值
本文属于平行宇宙架空虚构,是兽人文,人物形象会逐渐揭示。

01

每到秋季,北方的游牧民族就会大肆入侵,从关内到关外都战事不停。

李牧率部前去支援驻守于太原城的艾伦,不料遭敌人埋伏,而他作为先锋部队仅仅携带了六千精兵而埋伏的敌人却有一万。

多年的经验让他绕路远走丘陵,但是敌人却紧紧的跟着,慌乱中人马折损的更多,便只得将密信掏出。

凭借地形短暂拉开了差距,然后将密信交给副将,然后安排好突围路线后。

便在一个路口,副将携大部从西边突围去太原解艾伦的燃眉之急,自己则带小部队向东部突围。

却不料敌人竟都向他追来,在丘陵密林中敌人放箭雨,李牧的马中箭受惊,自己也身中数箭并坠马。

坠马翻滚中,跌落高崖,正是寒冬腊月,李牧自觉以无幸活的可能。

一切真的结束了…...

朦胧昏迷中,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给搬了起来。

再次醒来后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不可思议之余也摸出剑来在草房的门口警惕着。

不料莫霖刚从外面收集完食材回来,就被着人用剑抵着喉咙,自叹好一个农夫与蛇。

随后跟至的周聪看到眼前的一幕大吃一惊,手里的果子尽数掉在了地上。

李牧死盯着周聪,若着小子动或叫出声,自己便先刃了他。

而莫霖也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于是便抢先拽住周聪并把他拉到身边,将他护在背后,并冷冷的看着李牧说道。

“你莫要杀他,我与他的母亲有约,要尽她本该养育的本分”莫霖冷静的对眼前的恩将仇报之人说道。

“先生,我给说了,不该救他的,若他真的恩将仇报…...”没等他说完,莫霖轻拍了他一下,周聪领会意思后便收了声。

“敢问阁下,为何要恩将仇报,一见面就对自己的恩公痛下杀手?”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蛮夷族派来套出军情的奸细!”

“试问阁下,那个奸细套话会把俘虏的伤悉数治好,甚至是收集食物与补药只为其尽快好转?”

两人互相冷视一会儿后,李牧将架在莫霖脖子上的剑撤掉了。

“是在下鲁莽了,给恩公赔不是了”莫霖没再理他,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后指着门说道。

“在下当不起阁下的一句恩公,现阁下的伤已痊愈,无需再养,请离吧”说完便用手对着门,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在下李牧,今日多有得罪,但尚有军中事物未决,来日再负荆请罪”说罢,便拿起自己的剩余的行囊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他如此无礼,先生何不出手教训他两下”见那人离开,周聪便从莫霖的背后绕出,顺带将地上的野果也一一拾起。

但莫霖却没在说话,默默的收拾着杂乱的草房,突然想起了什么。

“聪,你去追上他,叫他往西北走,莫要从那林子过,罢了,还是我追上去吧,你在此稍作休整,莫要远离......”不等说完,便挥手把门推开追了出去。

没追出多远,便看到那林子上的绳子已经被人动过了。刚心道不好,那林子里便升出一阵飞雀。

莫霖三两下跳到那哗动的地方,之间那人正与四只白狼对峙,正当他准备挥剑去砍那最近白狼的时候,莫霖从树上跳了下来并单手接住了他的剑。

李牧发觉自己的剑被接下后,下一秒自己就被那接下自己剑的白影给单手托了起来,在对方迅速连跳几下后,李牧又重新落回了地面。

“你!”发觉自己被一个男的这样搂着脱险的李牧,刚要发作,下一秒就看见那人的手上止不住的流血。

“我本是来警告阁下,莫要进那林子,现在看来还不算太晚,等下你就沿西北那条小路出去罢”莫霖冷漠说道,丝毫不顾一旁手上不停流着的鲜血。

“多谢先生指点,先生搭救李牧两次,李牧定铭记在心,敢问先生的名字?”

“在下莫霖,若无它事,在下就先告辞了。”说完莫霖便转身就势离开,不料手却被拉住。

“先生手上的伤势不管一下吗?”李牧看到那人的白色衣襟全染成红色,甚至连地上的泥雪都染上了血色,不禁为其担忧。

莫霖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伤口,明明是你砍的却还关心起来,觉得好笑,气笑道。

“将军,你会医治伤口?”

那人很认真的回道“不会”

莫霖无奈,便扬了扬仍在流血的手背对着边走边笑道

“那岂不是一句客套?后会有期了,将军阁下…....”

莫霖扬着流血不止的手独自走开,李牧见那人置之不理那伤口,也不好求劝,于是也便转身离开了。

没想到,有时候缘分真的是一种诅咒......

“ 哦不!这个作者又来开坑了! ”

相信追过我的文的各位第一眼看到我开新坑,肯定是这个想法了([doge笑哭])

很久没有更新其实是因为生活上面繁忙,以后更新就会这样一段一段更新了。(争取每晚都更新)

这篇文章是很久以前的脑洞了,先介绍一下吧。

主角1:护国将军:李牧,抗击外族的名将,年轻时村中遭蛮夷之族的劫掠,家中亲人全部丧命,因此对蛮夷深恨,后参入军伍成了朝中最年轻的大将。
特点:忠诚,为国为民,为人正直,冷静,木脑袋。

主角0:暂无描述: 莫霖 ,暂无描述。

剩下的会逐渐更新,敬请期待。

02

艾伦在太原的城墙上,看着边境蛮夷族的大军。

‘长城,还是失守了吗…...’

蛮夷的大军已经逼近,如果太原失守,那么就会顺着一路直下。现在朝内那些求和派还指望谈和,军队迟迟不肯调动。

“不知道永城怎么样......“强撑着不去想那些,现在勉勉强强拖到了对方停止进攻,现在整个北门一片狼藉 ,身旁不停有伤员被带走,副将也表情沉重。

没人知道他们还能守多久,如果没有援军,最坏的结果就是为国捐躯了。

”有援军的消息了吗?”艾伦询问身后的副将。

他们现在身处的剑阁一带早已被对方的投石和火矢毁坏的不成样子,城墙也破损不堪,杂乱的兵器分不清敌我。

“于两个时辰前收到了从邯郸援来的李牧部的传信......”副官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按照原定的,应当是到了......”

“只怕是路上遭遇了埋伏”艾伦直接把副官心中所想直言出来,毕竟自己也知道为何蛮夷部一直对北门进攻,只怕这太原城能突围的要道早就安排好伏兵了。

“长城防线被破,却误了三日才报上朝中”言下之意便是长城的防军要么混入内鬼,要么全部战死。“只怕是内外串通一气...”

阴沉的天气,对应着现在的局势,艾伦只觉此次若能大捷,必定亲自去神仙庙烧香拜佛感谢庇佑。

即便他从不信这鬼神之说。

“安排一下,去挨家挨户自愿征油”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征收到的给民众写条,若大捷,十成金报之”

“要不要征召城里的壮男缓解北线兵源”副将问道。

“招了也是白白送死,全凭自愿吧,尽量让妇孺老幼往城中躲”道完,艾伦便去了营房探望伤员情况。

“还没到太原吗?”张峰询问道

“快了,只要过了前面那片林子就到太原了”侍卫辨识着地形答道

“一定要尽快赶到,明天永程将军的大军就能支援来”说完便再扬鞭。

‘不能让那个人看不起啊’

…...

城墙上的火盆,逐个点起。

落日余晖,寥寥升起的一锋狼烟。

快马加鞭的张峰,终于赶到了太原的南线,正当他继续往门口赶时,突然一支箭从城楼射出,反应迅速的他立刻勒马。

那箭直直的立在前方离自己不到一寸的地面上。

“该死”张峰暗骂一句,使劲控住马匹后停在了原地,随行的将士也在他身后停下。

“在下是左腾卫李牧将军部的援军,奉镇北大将军永程将军的命令前来太原支援。”

“可有军牌?”

“有,请先开城门让部队进去吧”张峰继续道。

“李牧将军可在?”城楼上的声音再次传来。

张峰奔波许久,被这样盘问心里确实有些恼,但现在要紧的是见到艾伦阁下“这是李牧将军的令牌,请开门让我们进去再核查也不迟!”

过了会儿,门开了,张峰带着人马,往城中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