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土

冬雪寒霜春朽去,往事一瞥魂相惜

“左边,左边,过了,往回的那个岔路口。诶,冯尧你跑慢点”慎宁苏的下巴顶着冯尧的头指挥到。

“啊,到底往哪边走,你已经说了很多个地方了,能不能先确定了再说,你真的知道腐朽森林在哪里吗?”冯尧猛的刹住脚步,不耐烦的说到“这不能怪我,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腐朽森林了。嗯。。。要不你往左边看看,哈哈”

“要是按照这样,我们明天都找不到腐朽森林”冯尧抖了抖身子示意让慎宁苏认真些“好了,我仔细想想”慎宁苏盘坐在冯尧的背上,过往的景象盘旋在他的脑海中:大叔、森林、看不见的黑影以及那早就已经在记忆中模糊的景象。

“往前、往前,然后就会看到一棵黑树,很明显的,到时候可别没注意,然后,你往黑树的右边慢移动拐到里面的通道就可以了,这次绝对不会错的”慎宁苏的尾巴缓慢摇摆起来,笑着对冯尧说到。

“但愿这次你的小脑袋没有生锈”说完,冯尧再次动身载着还没坐稳的慎宁苏跑向了前方。

“啊!”突如其来的跑动让盘坐在冯尧背上的慎宁苏差点掉了下去“你就不能,在跑的时候通知我一下吗?哪有这样的坐骑”

“我只知道要是在不赶快,我俩今晚就要在野外过夜了。而且,你不也没有摔下去吗?也算是锻炼你的反应能力了”冯尧边跑着边说到。

“哼。。。”慎宁苏双手环抱,头转到一侧,两边脸颊微微鼓起,没有在回应,为在保证自身的平衡,慎宁苏改变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好好的靠在了冯尧的背上,脸贴着冯尧的头顶,听着耳旁呼啸的风声,昨晚熬夜后的睡意袭来,引诱着慎宁苏在冯尧的背上平稳的睡了过去。

正如慎宁苏说的一样,这次冯尧在穿过不知多少棵树后,终于看到那颗十分显眼的黑色树木“右边是吧”冯尧小声的嘀咕着,缓缓的从黑色树木的旁边绕过去,一条林间小道出现在眼前。

“总算是找到了”冯尧释怀的松了一口气,沿着通道快速的跑了起来,越靠近腐朽森林冯尧就发现周围的树木愈发茂盛,直到最后阳光越发的稀少几乎在也看不到,也就是在阳光消失的交界处,一朵朵红色的花沿着通道的两旁盛放,它们散发着淡红色的荧光,清丽淡雅乍一看还以为是野生的红水晶。

可花也如同这的阳光一般,越是往前荧光就从淡红色逐渐转变成了艳红色,好似盛装打扮的舞女传导着魅惑的感觉“我劝你别去碰那些花”慎宁苏的一番话惊醒了冯尧,现在的他竟然摆出了一副要感受花香的姿势。

“什么?!我怎么会”冯尧赶紧后退“这是腐朽森林的伴生植物红颜花,它虽然不像腐朽森林那样致命,但他也会诱导兽去吸食,吃下或靠近问气味的兽都会被红颜花的种子寄生,然后寄生的部位就会变得透明”慎宁苏说着把一片叶子盖在了冯尧的鼻腔。

“哈欠,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冯尧因为叶子的缘故在次打了一个喷嚏“哈欠”一群红色的种子被他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我这是在考验你的反应能力,看看你能不能在诱惑中反应过来,哈哈”慎宁苏把玩着手上的叶子笑着说道。

“刚才是我错了,行了吧!”冯尧对慎宁苏喊到。

“这才乖,叶子的气味会留在你的鼻子里很久,不用担心了。而且,腐朽森林很快就要到了,赶紧跑吧,大将军”慎宁苏拍拍冯尧的头,呼啸的风声很快又在他的耳边响起,穿过了最鲜艳的红颜花,腐朽森林的原貌展现在了冯尧和慎宁苏的眼中。

阳光终于再一次出现,不禁让冯尧感到些安心。绿草和鲜花铺满了森林的地面,环绕而生的腐朽之树上居然栖息着不少的鸟类,这里的春天比外面快得不少,地上连积雪都没有看到,更多的则是春雨过后的那种清新感。

“喂,我们到了,你怎么在那么短的时间里睡着了?还睡那么熟”冯尧用尾巴挠了挠慎宁苏的后背让他赶紧从睡梦中清醒。

“哈。。。好困啊,从我给你指路之后不久到现在,我也没有在很短的时间里面睡着吧,你都快跑了一个小时了,哈。。。。”慎宁苏伸了个大懒腰,从冯尧的背上跳了下来。

“什么?刚才你还让我小心那些红颜花不是吗?还让我闻了个叶子,把吸入的花粉喷出来”冯尧有点懵逼,如果说慎宁苏一直睡到了刚才,那么,让他小心的兽又是谁,总不能是他也做了一个梦吧。

“什么红颜花啊?”慎宁苏朦胧的眼睛环视了腐朽森林的四周,才发现了身后通道里那艳红色的花朵“啊,你说通道里的那个对吧,的确要小心,你要是吸了,我身上现在可没有给你准备的草药”

“这。。。这,可我刚才明明看到是你的”冯尧回头看了一眼通道又望向眼前的慎宁苏,语无伦次的说到。

“别管了,我们还有正事呢,反正你现在没事就好了,我们还要去哪呢”慎宁苏打断冯尧,揉了揉眼睛,指向了腐朽森林中心的那棵巨树。

循着慎宁苏指的方向往去,冯尧这时才看到了一颗十分巨大的腐朽之树,这颗树区别于分布在周围的小树,他并没有叶子而是吊着一个个长条形状的巨大异物,环形的河水将大树的区域限制起来,在河的四周有着两座十分古老的桥通向河的对岸。

“你在这里玩玩就好,我去把果实摘下来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去了”慎宁苏打起精神,拉过后背的背包,开始在里面翻找着,最后拿出了像是狮子头一样的奇怪工具。

“为什么?”冯尧忍不住问了一句。

“因为,很危险”慎宁苏解释到。

“那你这样过去不就送死吗”这句话刚说完,慎宁苏就给冯尧的头上来了一下“笨蛋冯尧,我是有防护措施的”这次的攻击被冯尧察觉,他立刻变回了兽人形态用手死死抓住了慎宁苏的手“又想暴力我,不行,我也想去”

“诶,放手”冯尧的反击是让慎宁苏没有想到的,他用力的想要挣脱冯尧的手,但却无济于事。

“你让我陪你去,我就放手,哈哈”冯尧打趣地说到,为了让慎宁苏能快点妥协,冯尧一用力把他拉里地面一小段的距离,刚好让两兽的脸处于同一水平面,并摆出了一脸坏笑的表情看着慎宁苏。

“好,好,好,放开我。你可以去,但是你绝对不能在我摘果子结束时马上靠近我,知道吗?”慎宁苏不想用魔法强迫冯尧,只能妥协地说道。

无奈之下,他俩一前一后的走向了远处,踏上这座被无数奇怪植物寄生的老桥。走了一阵后,周围的声音渐渐消失,只有慎宁苏和自己的木鞋踏着桥发出的轻轻响,越往前别的声音出现了,不过却是风吹过桥下的河水发出的声音。

可奇怪的却是,冯尧听到的并不是水划过湖面发出的沙沙水声,而更像是许多只兽在交谈的低语。为什么我会听到说话的声音,冯尧这样想着,眼神不自觉的望向周围,一切却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依旧是那样的空旷。

“奇。。。。”冯尧的话还没有说完,身旁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无形之中一股气流从正前方向冯尧冲来,猛地撞击并穿过了冯尧的身躯,冯尧在这时清楚的感觉到了那种,如同在弹弓上被发射而出的冲击感,很快,剥离开的东西瞬速回弹撞到了冯尧的躯壳里,这个过程进行的时间不到三秒,可给冯尧所带来的震撼却刻骨铭心。

“哈。。。哈”突如其来的冲击感刺激了冯尧的大脑,虽然身体没有什么事,可是一种窒息的感觉从大脑向下,开始遍布全身。冯尧的脚步被彻底拖住,不自觉的倚靠在了桥的一旁,他看了看前方的慎宁苏,他头也不回的往前走着,似乎刚才的感觉只作用在了冯尧自己的身上而已,冯尧本想叫住慎宁苏,但是胸腔的窒息感愈发强烈,根本说不出话只能大口的喘着气。

不经意间冯尧的眼神注意到了桥底,平静的水面上不知何时泛起了一个小船,船上载着的兽穿着铠甲背对这冯尧,残破的双臂,刺穿的胸膛,熟悉的身形和印有冯尧军队特有标识的头盔“这。。这是假的。。。吧”震惊之下冯尧终于费力的吐出了几个字。

或许是士兵们注意到了冯尧,全都转过了身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生气,他们有的抬起手,有点举起了破布露出的骨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差点挤出了球体,嘴角缓缓向上咧到了耳朵根,朝着冯尧挥着手。风依旧轻抚着水面的荡起涟漪,发出的兽声低语变成了呼喊冯尧的名字,越来越大声穿过他的耳膜直击他的大脑“冯尧,冯尧,别过去,别过去”

“慎。。咳咳。。宁。。咳咳。。苏”冯尧用手将自己弹离桥边,身体的负担让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冯尧想要爬过去他想叫住慎宁苏,这一切是真的吗?冯尧这样想着。

“是真的将军”前方的狐狸转过头,一张与体态极其不符合体态的脸,替换掉了慎宁苏的容貌,他伸出半骨的手抵在了唇边说到“你最好不要过来”

“啊!!!!!!”最终恐惧撞破了身体上的枷锁,冯尧的惊呼回荡在森林之中。

“你干嘛!?”熟悉的声音再次传入冯尧耳中,眼前狐狸的景象消失了,剩下的则是慎 宁苏向冯尧跑来的身影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多事,所以我就说让你在那里好好玩”他将冯尧扶起抱怨的说道。

“你是真的吗!?”冯尧明显没有缓过神,声音略带恐惧的问到“还说我脑子生锈,我看你脑子也差不多”慎宁苏说着用手贴在了冯尧的额头上。

“到底怎么了?”慎宁苏装作生气的问道。

“你是真的吗?”冯尧却无视了他的这句话,再一次重复了刚才的话

“是,我是慎宁苏,嗯哼”慎宁苏的语气这次柔和了不少。冯尧没有马上说话,他半蹲着用头抵在了慎宁苏的胸前,心有余悸的他还要在稍稍调整一会,慎宁苏没办法似的叹了一口气,用手婆娑着这只因为恐惧而颤抖不已的老虎的后背。

出身将军的冯尧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情景,但较强的心里素质,让他在几分钟之内稳定住了内心,过了大约六分钟后他开口和慎宁苏说了话“我刚才看到了之前在战场上牺牲的士兵,他们就在河里的船上看着我,让我别过去,你也一样,突然换了一张脸让我别过去,我吓到了,从刚进来这里一切都奇怪了起来”冯尧把头移开看向慎宁苏的继续问道“你也看到了,对吧?”

“哈?这里的水面怎么可能开得了船”慎宁苏走上前,从桥上折下了一条一藤蔓,当着冯尧的面丢到了河里,在触碰到河水的那一刻藤蔓瞬间被腐蚀殆尽“看到了?可能是你刚才自己说吸入的红颜花,对你起到了些副作用,不必在意”

“可是我。。。”冯尧话没说完,慎宁苏就反驳到“没有那么多的可能,我们的时间不多,要是你害怕就回到桥的另一头等我,好吗?”

“不行,我。。我要去”冯尧怔了一下,甩甩头很快说到“好吧”慎宁苏点点头继续往前走,冯尧也快步跟上和他并肩走在了一切。

其实,说看不到只是慎宁苏骗冯尧的,不过话还是有一半是真的,他的确没有看到所谓船上的士兵,但是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情还是让冯尧不知道的好,也算是暂时抚慰他还在害怕的内心。这样的奇怪经历让慎宁苏升起了不小的疑惑,他开始整理脑中的信息仔细回想着刚才自己发生的一切。

在经历过剥离和冲撞的时候,慎宁苏也差点要因为身体的窒息而倒下,好在一只陌生的蓝狼突然出现,快速抓住了他“小心!别摔倒了”蓝狼大手紧紧的抓牢了慎宁苏的胳膊,让慎宁苏靠在了他肩旁“受伤就不要跑到这种地方来,你的身体是不想要了吗?蓝狼莫名奇妙地对慎宁苏唠叨了几句,而后他好像是看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对慎宁苏说道“有我在,你不会出什么事的,我先扶你过去,过来桥就没事了,还有你看河上”

慎宁苏没多想朝着蓝狼说的方向看去,河水中不合常理的浮起了一个小船,船上面是出一只陌生的雌性雪狐,此时她的手正搂着旁边的空气,朝慎宁苏挥手,嘴里不停说着让他别过去。

“你们到底是谁”慎宁苏用魔法在空中凝聚成了一行小字。

“不记得了吗?也对,毕竟当时我也只是抱了你一次而已,我是。。。”一阵惊呼让蓝狼到嘴的话成为了泡影,一口新鲜的空气重新灌入了慎宁苏的胸腔,勉强站稳的他赶紧装作没事一般回了冯尧的话,转身看去冯尧已经倒在了地上,慎宁苏赶紧调动魔法支撑身体,跑过去扶起冯尧。

“都好奇怪,还是回去问大叔吧”慎宁苏终于来到了巨大腐朽之树的草地前,自言自语道。

“你说什么?”冯尧听到了慎宁苏的嘀咕问道

“没有,我要准备开始了,你等会千万别靠近我,懂吗”慎宁苏连连摇头,从包里拿出了更多的小零件,往狮子头工具上面组装起来。

到达了那棵巨大的腐朽之树面前,浓郁的气味让冯尧的鼻子好一阵难受,黑色巨树盘绕这诸多藤蔓,长条状的果实在草地上留下了圆形的斑点“你确定你要去摘一个那么大的东西吗?”冯尧好奇的问道。

“哈?腐朽之树的果实和樱桃差不多,哪大了?你不会是认为那个叶子是果实吧?”慎宁苏组装好了工具,对冯尧说道。

“是吗,哈哈。。”冯尧尴尬的挠挠头。

“好了,我现在要开始了”慎宁苏拿起工具,脚底再次形成了一个白色的法阵,不一会,巨大的腐朽之树上出现了一座晶莹的冰梯子“你现在不是还不能用魔法吗?”冯尧看着眼前的冰梯关切的问道。

“昨晚,大叔给了我能够压制副作用的药,放心吧,不会出事的,而且我只有一分钟的时间跑上去,如果冰梯被腐化殆尽我会直接从树上跳下来,在重复一遍前往别靠近我”慎宁苏快速的说完,深吸了一口气冲上了冰梯。

沿着冰梯向上,在一分钟结束前慎宁苏还是很勉强的冲到了两米多的高空“就差一点”慎宁苏还没来得及喘气,就无奈的从树枝上一跃而下。冰梯顷刻崩塌,剩余的能量包裹住了他的全身,抵消掉了坠落所带来的冲击“你没事吧”冯尧有些担心,毕竟在一分钟内这只狐狸在他的眼前完成了冲刺和飞越两个动作,体力的消耗不言而喻。

“没事!”慎宁苏瘫坐在地上,背对着冯尧解除了屏障“要不,让我去吧,我在军队训练了那么久,在一分钟里摘下果子还是没问题的”冯尧提议道

“不行”慎宁苏蹲坐在地上,否绝了冯尧的要求。

“为什么?你受伤那么严重,奔跑本就困难,现在还这么拼,会出事的!”冯尧似乎有些不开心,难道他的能力在慎宁苏眼里就那么拿不出来吗?

“不为什么,这是命令”慎宁苏站起来,在一次释放了魔法制造冰梯“你只需要看着”说罢,慎宁苏的第二次冲锋开始了,拼尽了身体的极限能力,慎宁苏这次在只有二十秒的时间内到达了树枝上“太好了,时间赶上了”慎宁苏从身后拿出工具,尽可能快的夹住了朽木果实。

用力一拉,果实任旧纹丝不动“怎么会?”慎宁苏呆了几秒,还没等慎宁苏反应过来,一条藤蔓出其不意的从他的后背袭来,像赶虫子一样将慎宁苏拍落。

“不好”慎宁苏快速反应过来,想操控魔法让冰梯提前转换成护盾,也就在这时他才发现,冰梯已经被悄无声息的腐朽了,藤蔓逼近,硬生生的打在了慎宁苏的身上,将他击飞出去,“啊!”可下落到底之后,慎宁苏并没有感觉到来自地面拥抱的感觉,反而是。。。魔法?

“所以我说什么,过来是有好处的,让我去也是有好处的”冯尧解除了武器释放的魔法,以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了再一次下坠的慎宁苏“喂,没事了,把眼睛睁开吧”冯尧盯着怀中慎宁苏那双紧闭的眼睛说道。

“你。。你先把我放下来”慎宁苏惊慌的说到,这次冯尧没有多问乖乖地把慎宁苏放了下来,双腿触碰到地面的慎宁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转过身跑离冯尧,和他拉开了一段距离之后慎宁苏才有所顾虑的睁开了一橙一蓝的双眼。

他劫后余生般的叹了一口气,树藤和他接触时他的身上居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与触碰的感觉,腐朽的魔法也没有侵蚀他的身体,这就像是有兽帮了他一样。

“别靠近我。。。只是因为。。因为我的魔法护盾会让你的手冰冻,就是这样”慎宁苏赶忙想了一个借口来敷衍冯尧

“我可不觉得这是个真实的理由,你在隐瞒什么?和今天早上一样的事情,对吧?”冯尧缓缓靠近慎宁苏的后背,在他心烦意乱之时就是刺穿谎言泡沫的最好机会。

“行了!我现在没空陪你玩”慎宁苏慌乱的发动魔法,冰梯浮现,没等冯尧反应靠近他冲了上去。

“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在多的努力只不过浪费时间而已”冰梯的尽头一位母狮子从树枝上走下,墨绿色的裙摆在空中轻舞,金黄色的长发随着向下走的步伐跃动,与午后的阳光相宜得章,暗绿色的双牟看着慎宁苏,柔和却不失妩媚。惊讶之余,母狮的一只手落在了慎宁苏的肩膀,温柔的说到“赶紧走吧,魔法时间要结束了”

记忆扭转至前,慎宁苏终于想起当时森林中的那个黑影“是你!那个讨厌的雌性”慎宁苏推开了母狮,解除了冰梯的魔法戏码再次上演,护盾保住慎宁苏不受伤害,母狮则被身后腐朽之树的树藤拖着,放到了地面。

“伦斯特亚!停手!”柯兰多对着慎宁苏的方向喊到,气旋骤停,慎宁苏这时才发现一只带着面具的兽不知何时出现,他奇怪的着装吓了慎宁苏一跳。

黑色的长袖上有着星星点点的光斑,奇怪的排列让它有点像夜空的星星,但又有点像是黑暗紧闭的双眼,他的裤子是白色的灯笼裤,些许蓝色的线条相互勾勒形成流水的图案,他的脸上带着一个面具,面具上金红绿三种颜色的按照不同深浅颜色组成了一张诡异的笑脸。

“你是?。。。。”慎宁苏呆滞在原地

“喂,你离他远点”冯尧赶紧跑到慎宁苏的身旁将他护在身后。

伦斯特亚黑褐色的眼睛,打量了慎宁苏和冯尧,纵深一跃,跳回了柯兰多的身边,而在他背对慎宁苏的时候,他清楚的看到了一条透明的充满光点的狼尾巴“那只狼好奇怪”慎宁苏小声的感叹到。

四人相互对质,气氛有些过于紧张,柯兰多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对着天空一笑挥了挥手,随后先行开口打破了僵局。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了,但是自我介绍还是要说给新来的听,以及一些事情”母狮莞尔一笑,看向冯尧继续说到“我是森女,柯兰多,旁边这位是我的伙伴,伦斯特亚,作为感应这棵腐朽之树的祭祀,腐朽之树让我告诉你,它有些生气,所以果实不能让你带走了,刚才的藤蔓就是警告”

“什么?”慎宁苏有点懵,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腐朽之树居然还有这样的规则。

“让我猜猜,你是凡灵的兽,不会无缘无故的来这里,我记得前几天,有一个老头逃命似的跑到了这里,主动接触了他身旁的腐朽之树,之后他的家人跑了过来,把他拉出来,还顺便带走了这里的紫色忆晶体,现在那块忆晶体在你身上,所以你来这里是带走果实的吧”柯兰多看着慎宁苏说道。

“这样吧,你替我和唐德说句话,我去帮你把果实拿过来,怎样?”柯兰多语气仍旧柔和,半点没有因慎宁苏刚才的行为生气。

“我。。。”最后三个字还是没能说出口,慎宁苏迷茫地对着空气哑语,他猜到柯兰多的话,见面,我不想他们两个在这样,可我,似乎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慎宁苏无奈地点点头,柯兰多在得到回应后走到了腐朽之树面前,拿到了似乎早就被藤蔓准备好的果实,精准的丢到了慎宁苏手中的工具里“这样就好了,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和别的兽说”柯兰多凑近了慎宁苏的耳朵说着。

话闭,柯兰多满意的站回了伦斯特亚的身旁,慎宁苏的脸色异常难看,无奈、厌恶、妒忌、愤怒、都混杂在了一起,他嫌弃的看了一眼柯兰多,用手摁住了自己的右眼,短暂魔法波动,来到了身后冯尧的旁边“走吧!我现在要快速到达凡灵!”慎宁苏迫切的语气中夹杂着愤怒,就像是极力忍耐着一个快要爆发的炸弹。

“啊?要多快?我的伤还没好,不能负荷的”冯尧有些担心,不过还是变回了兽形态,慎宁苏跳了上去说道“十分钟,我会帮你的,这次,我让你看看魔法的速度”

“你在说什么鬼话?”冯尧说着迈开了腿“从着到凡灵十分钟,我看你就是受刺激了,啊!”一阵冰路在冯尧跑过的路上聚集,冰加快了冯尧好几倍的速度,一转眼,他俩消失在了腐朽森林的入口。

看着两人的背影柯兰多不禁发出感叹“真是有些可怕,他明明还那么年轻,你说,我刚才说的话是不是太过了,伦斯特亚”面具兽的耳朵动了动说到“我虽然没听到您说话,但是我只能支持您的选择,毕竟,我是无法违背的存在”

“好了,没次都那么无趣,啊,还是继续唱唱我那个吧”柯兰多轻轻嗓子,一只歌谣回荡林间“安青树,安青树,草原亲切的灵木,安青树,安青树。。。”

玛佩恩:怎么说呢,这次的确是我失言了,我没有抓住国庆开放的唯一一天,拖更了将近一个月多月了,实在不好意思,《凡灵》的字数也就只能够我发两话,先在暂时是发不出图片了,或许我会转到盒子那边同步更新,然后,我最近开了个新的文《薄云》是在盒子那边更新的,过几天我可能会搬过来,感谢每一位观看的兽友们,再次抱歉我没能实现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