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的典范(意境的创造)

仅供各位其他写手参考,你们的手法太烂

俄罗斯太远太寒冷,东北才是我的爱人,你可曾见过,在偌大的澡堂子,那精进的男子为我勃起他厚实的爱,如同在寒夜的叔父家的老酒一样。

踏上这片肥沃的黑土,汉子围住我的吐息如同发情的野牛,他是回家的,我被他带回家的。我的身上有一排牙印,每当在北京他想家时,这雪白脊背便被咬红。不过这下,他会在自己温暖的三房两厅,邀请七姑八姨团聚在烤火边,温暖我的伤口,并细致的上药。

我是他怀里一滩舀自江南的水,是走出杭州的冰,羞涩和腼腆浸润了他的胸膛,他并没有不快,反而告诉我为他降降火,于是千万只粗糙的抚摸从头到脚,塑我于一只轻盈的羽毛。

在家乡的每个不眠的雪夜,羽毛在壮实而丰硕的腰上舞蹈。

雪渐渐大了,封了门。

我们作下在大雪肆虐的前一天出门备粮,在玄关和卧室,我是他不能自理的小儿子,保暖内衣套上里绒棉衬,裤子被亲手贴上一层暖包,橡皮筋腰带勒上我的腰。大手牵着我的手,大手系荷包在我的怀中。

亲吻相拥在接下来粮水充足的日子,北国的白雪遮蔽了白昼的辉煌,我们就是地上耀眼的太阳,或酒或歌,或荤腥的笑话,或巧合的敏触,床腿越来越不结实和我的脊背,那不事生育的乳房每每颤抖于不争气的时候,蜜饯因我们的甜蜜而暗涩,二人完满在天赋的机能,愈爱愈烈。

他重新咬我,我的脊背

那不重,也不轻,那不痛,亦不适。从肩胛到脊骨,在他的嘴里犹如脆骨,犹如玩弄猎物的虎鲸。哭泣只能迎来更深沉的吐息于后背,拒绝被化为胡来的娱乐。枕头被泪水浸润,墙体吸收嘶喊,哭泣在他的怀里。他对我说“让我意定监护你。”

我知道,我这辈子算找到归属了。

可以看看《未来千年文学备忘录》。你的语言还是不错的,只是对文学理论和语法了解不多,说实话你这样的行文风格可能更适合写诗歌……

某不知名咕咕咕前来参观学习

懵逼进来,懵逼出去ヽ(・_・;)ノ

如果用拟人的角度 又有不一样的感j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