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河未来

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
道路一争起来就没完
大风从东边刮到西边
安徽人请安息
他一笑天不一定会亮
因为死人可能不会笑
又宽恕喧嚣
又同凉热寰球
你的祖国母亲真的
一点都不可爱
毕竟蒙上了白色的骨灰
那是蒙尘神圣的体面
天国礼崩乐坏,而中国声色犬马

我真的不喜欢叙事,我很喜欢用诗歌这种载体,因为不说教,它更接近这么一种赤条条的裸体,故事嘛就说是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