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征程

未来的光辉从此刻开始

夏日初晨的阳光穿过破旧且厚重的窗帘将昏暗的房间分成两半,闹钟在得到阳光的信号后响起,热情的欢呼充满了这个简陋的房间。

床上,白色的雪狐被闹钟的响声所惊醒,他迷迷糊糊地爬了起来,手在床头的桌子上反复的摸索,好一会,他才找到了闹钟并且让它闭上了嘴。

“哈~”慎宁苏打了个哈欠,从嘎吱作响的床上爬了起来,蓝色的双眸朦胧地看着窗帘里穿进的阳光,慎宁苏绒白色的尾巴轻轻摇摆起来。

稍加清醒后,慎宁苏走下床,尽量避开房间地面的小坑,来到窗户面前,拉开了房间的窗帘,阳光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早晨,或许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美好,慎宁苏对着小区清晨的景色发了一小会呆,便赶紧去卫生间洗漱。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慎宁苏才匆忙地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啊,这个不出水的管子每天都好麻烦”说着,他甩掉了脸上多余的水渍,打开中间有一个大破洞的衣柜,拿出了架子上唯一剩下的衣裤。

穿上了为今天特别准备的衣服,拿着昨晚熬夜整理好的行李,慎宁苏离开了这个生活已久的地方,关上了家中贴满广告和涂鸦的木门慎宁苏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住了十几年的房间,厌恶和怀念,似乎都有,不过,现在也不用再去想那么多了。

拖着沉重的家当,慎宁苏走过满是小广告的公寓走廊,这里腐朽的气味并没有影响今天慎宁苏的心情 ,走下了一阶阶的水泥楼梯,慎宁苏来到了公寓的二楼,凭着多年的感觉,慎宁苏根本不用看房间的号数就能找到房东的房间,还没靠近慎宁苏就听到了房间里传来的争吵。

“你一天天的都不出去干活?!还要我养你!你算什么东西啊!嫁给你我真的是眼瞎”

“你还有脸说我?你自己怎么不去找,天天就知道打麻将!”房东夫妻的争吵愈发激烈,砸东西的声音也开始传了出来。

“打扰一下”慎宁苏用力地敲了两下们,放大了音量说到。

“谁啊!?”一只雄性黑狼生气地打开了房门“是你?那个孤儿?”黑狼在看到慎宁苏之后立刻说到,慎宁苏并没有像以往一回嘴,强忍着脏话脱口而出,慎宁苏把钥匙礼貌地递给了黑狼并说道“我要走了,房子我不租了”

“哦?那我也不会退给你房钱的,除非。。。。”黑狼用嘴型说出了后面的字,一只手握住了慎宁苏递出钥匙的手,刚才还愤怒的表情逐渐变得有些猥琐。

“算我送你!”慎宁苏厌恶的抽开手,拉着行李快步地离开了,走出了公寓的大门,温暖的阳光让他刚才恶心的心情舒缓了不少,这座可以算是破败不堪的公寓其实是重点大学的学区房,这里的原居住者们抓住机会,用高额的价格来榨取学生们的利益。

慎宁苏沿着街道前行,不时可以看到早餐的摊子摆在过道上,咕咕作响的肚子让慎宁苏在一个摊子面前停了下来,等待的空隙慎宁苏拿出了手机,熟练地打开了社交的软件,他想看看龙霄昨晚是不是忘记看他发的消息了,可结果还是如同昨晚一样,除了大叔的消息之外就没有了,龙霄还是没有上线。

“奇怪,龙霄他去哪了?从中考完之后他就不见了,我还以为他今天会来送我,他应该太慢了吧”慎宁苏对着手机自言自语到,回复完大叔的消息后,老板把做好的煎饼递给了慎宁苏。

“谢谢”慎宁苏礼貌地说了一声并付了钱,开往火车站的公交车合时宜的在前方停了下来,看来今天一切都会很顺利的,慎宁苏边想着,带着行李上了公交车。

2.列车

蜿蜒万里的轨道,载动兴奋与不安

几十分钟后,慎宁苏坐着公交车来到了火车站,刚进火车站,慎宁苏大老远就看到了,售票处那个已经排出门口的大长队,对此,他不禁地说道“早知道,我的闹钟就调得早点了,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啊,唉~”拖着行李慎宁苏站到了队伍的末端,时间一点点过去,队伍却和蜗牛一样行动缓慢,太阳渐渐大了起来,初晨的清爽开始被炎热取代。

“小兄弟”一位穿着休闲装的棕熊突然拍了拍慎宁苏的肩膀。

“嗯?你是谁啊?”慎宁苏疑惑的问道。

“你别管我是谁,我有件好事和你说,能不能和我去那边”棕熊指着不远处火车站的躺椅说到,慎宁苏无趣的看了棕熊一眼摇了摇头,便没有在对他过多的理会。场面开始变得有些尴尬起来,棕熊和慎宁苏的对话引得队伍里的游客向他们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算了,这个是去圣兽都的卧票,我给你”棕熊打破僵局,快速的把票塞进了慎宁苏的口袋,快步跑开,留下慎宁苏一个人一脸懵逼的站在队伍中,反应过来后,慎宁苏把口袋中的票拿了出来,票上工工整整地印着火车票该有的各项信息“这是,真的?”慎宁苏不敢相信地看了一眼日期,的确在有效的使用范围内。

虽然一起都很奇怪,但是望着前面一望无际的队伍,慎宁苏还是决定去试一试,过了安检,慎宁苏来到了火车站的检票处,站检员核对了票后就让慎宁苏通行了,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厅里,慎宁苏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第一时间,他想到了和龙霄说说这件奇怪的事情。

拿出手机再次登上软件龙霄的头像还是灰色的,不过没事,他回来的时候就能看到了,于是慎宁苏仔细的把这件事情的全过程发给了龙霄,并复制了一份一起发给了大叔。

车站的电子女音播放着下一班列车的消息:开往圣兽都的列车即将出发,请对应的乘客们注意上车。

听到了发车的消息,慎宁苏把手机放回了口袋带着自己的行李,排着队上了列车,车上的乘客不少,都在对着自己手中的票找着座位,过道被站着的乘客弄得略显拥挤,各种喊声和聊天的声音此起彼伏,慎宁苏小心翼翼地在其中穿梭,尽量避免碰到其他的乘客。

走过一节节的车厢,慎宁苏才来到了票上写着的位置,推开门,车厢里印着海洋风光的墙纸首先引起了慎宁苏的注意,两张上下铺的床后方也就是车厢的尽头,放着几张桌椅,而桌子之上居然摆放着许多的小点心,墙纸点缀了车厢里的环境,与之前平平无奇的车厢形成了鲜明的对面“这…这是”慎宁苏赶紧看了看自己的票,再次确认了自己的位置。

“根本就没错啊,为什么会是这样,奇奇怪怪,我还是先放行李吧”按照号数慎宁苏来到了其中一张床的上铺,放好了行李,慎宁苏如释重负般躺在床上,柔软且冰凉的触感让慎宁苏不禁感叹,也让他更加疑惑那位棕熊的做法,毕竟这样的布料似乎并没有那么便宜。

车子不知在何时发动了,透过床位旁的那个半圆形的大窗户,慎宁苏能清楚的看到外面的景物在快速的往后退去“一切都要有新的方向了”慎宁苏自言自语地拿出手机,告诉大叔自己上车了的消息。

昨晚熬夜和今天早起的结果相加在一起,让慎宁苏打了一个哈欠“哈~还是睡一会吧,毕竟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到圣兽都”慎宁苏说着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就是这?!所谓的卧铺最好车厢也不过如此,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做飞机去,非要坐这种低俗的玩意”突然的吵声,打扰了慎宁苏的美梦,迷迷糊糊间他睁开眼睛 ,看了看窗外早已是余晖落日,夏日的火烧云在天空的画布上留下惊鸿一笔,傍晚的阳光斜射在了水田上,泛着些许金光,不时从天上掠过的归鸟,唱响着归家的喜悦。一切景色都散发着平静的味道。

“就先将就一下吧”一句话把慎宁苏拉回到了车厢里,他好奇的探出头向下望去,看到了两位穿着军人装束的蛟龙和黑豹,而现在蛟龙用着为难的语气在和他前方,一只穿着黑色短袖卫衣的短吻鳄说话,似乎是注意到了慎宁苏的目光,短吻鳄抬起头恶狠狠地对慎宁苏喊道“看什么看!别什么都想凑热闹”

本来被突然吵醒慎宁苏就已经很不开心了,在加上被突然那么一吼,慎宁苏马上生气地回到“我开心怎么样,要是不想被看,这边建议您啊,还是滚到厕所去在瞎吼,大喊大叫还有理了,没素质”

“你再说一遍?!”这句话点燃了短吻鳄的怒火,他刚想爬到床上把慎宁苏拉下来,就被旁边的蛟龙制止了“凌寒!是我们有错在先,的确不应该太大声”

“切”被蛟龙制止了之后凌寒放弃了这个念头,离开了车厢。看到凌寒出去后蛟龙跟着他之后出去了,独留黑豹和慎宁苏在车厢里面“不会意思,凌寒有的时候太过激了,给你造成麻烦了”黑豹对上铺的慎宁苏道歉到。

“没事,我不介意”慎宁苏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翻了个身很快就又睡着了。

3.争端

往事回看,甚是可笑

慎宁苏再次醒来时,已经到了晚上,他甩甩头习惯性地看向窗外,夜晚的幕布遮住了快速移动的景色,而天空中却是星河点灿,皓月悬空,清辉的月华轻轻落在了他迷糊的脸上。

睡了一个下午,慎宁苏感觉自己的头像灌了铅一样沉“好困啊”慎宁苏艰难地爬起来,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此时早已是晚上八点钟,软件的消息提醒框在连上网络后迅速弹出“大叔终于回我了”慎宁苏揉了揉眼睛,边说着点开了那条消息。

大叔:小子不好意思啊,大叔我工作太忙了,刚才没看到

大叔:突然给你票的陌生兽?这不会是你给我编的故事吧,哈哈,好了,你真的找到了位置就不错,但是还是要小心点,要是出了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给我,别忘了我之前交给你的方法。

慎宁苏:我会的,到此为止,一切都好。

大叔:那就好

“消息几乎是秒回的,看来大叔的工作结束了”慎宁苏自言自语的说着,继续发了消息,就这样俩兽聊了好了一会,慎宁苏的思维也清醒了不少,肚子打铃的声音随即传来,是该结束话题去吃饭了,慎宁苏这样想着,问了大叔一个他现在最为关心的问题。

慎宁苏:大叔,话说回来这次你会来接我的对吧

大叔:啊?我.....

大叔:我们公司临时让我出差了小子,所以我可能去不了,不好意思啊,大叔回来给你买礼物怎么样,哈哈

慎宁苏:你明明之前已经答应我了,这样做是不是不太好,我已经很久没有见你了

消息发出之后过了一段时间,慎宁苏都没有在得到回复“又是这样,真过分”慎宁苏下了床,在临走餐厅之前给大叔发了最后一条消息。

慎宁苏:行,我知道了,是我不配,您慢慢忙吧

做完这一切,慎宁苏的手机也刚好没电关机了,懒得再去理会那么多,慎宁苏推门而出,再次穿越了一个个的车厢,慎宁苏才在混乱的方向中找到了一名乘务员带路,并在指引下来到了这趟列车的餐车。

这的环境还算不错,慎宁苏看着车厢在心中默默评价。暖色调的灯光下,一排排白色桌布覆盖的桌子,整齐的沿着车厢排列开,不少的乘客们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与家人用餐,嬉戏聊天的声音混杂在了一起。

在最前面的地方领取了今天的晚餐后,慎宁苏找了个位置独自坐下,享受着晚餐之余,他开始有些好奇刚才在卧铺车厢里的那三只兽,那只态度恶劣的鳄鱼似乎是叫凌寒,其他两只兽是军人,那鳄鱼那么恶劣的态度他们都能忍得下,这算是军人的强大心理承受能力吗?等会还是离他们远点。想到这,慎宁苏看了看窗外混沌的黑暗,自言自语地说到:“希望不会再变成那个样子了”

吃完了晚饭,慎宁苏再买了一杯水,边喝着,慎宁苏心满意足地回到了卧铺的车厢,车厢里,一如既往的黑暗告诉慎宁苏剩下的三位“室友”似乎还没有回来,摸索了一会,慎宁苏才找到了灯的开关,可打开灯后,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惊讶不已。

只见,车厢里的被子和枕头已经被弃在了地上,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在继续地祸害着另外一个床的位置。注意到了慎宁苏,凌寒立刻冲了上来,用力地抓住了慎宁苏的肩膀并把他推到了身后的墙上,突然地后退让慎宁苏手中的水一个没抓稳,直接洒在了凌寒的衣服和自己的头上。

“是不是你!偷走了我的雕像,刚才整个车厢里就只有你而已,一定就是你拿的,快还给我!”凌寒大声地冲着慎宁苏喊到,心中的焦虑与不安此刻就想柴火一样,让凌寒愤怒的火焰燃烧得愈加旺盛。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我也什么都没干,放开我啊!你这个神经病!”慎宁苏挣扎着冲凌寒回喊到。

“不可能!一定是你!”凌寒的手劲越来越大,他的手似乎都要嵌到慎宁苏的皮肉之中,不断增加的刺痛感冲击着慎宁苏的感官。

眼看情况愈发恶劣,慎宁苏的心里防线开始逐步被击破,他撰紧了拳头,异常冷静地开始用眼神在凌寒身上扫视,最终锁定了凌寒心脏的位置,反击,这一个念头占据了他的大脑,本能使得他用尽全力挥出了自己的拳头。

“等等!”蛟龙以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凌寒,用力摁向了他双手的一处,吃痛的凌寒条件反射的松开了手,也就在同一时间,慎宁苏的拳头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蛟龙的后背,抓着凌寒的蛟龙承受冲击后踉跄几步,差点就要摔倒在地。

“在这呢!刚才是你忘在了餐厅,凌寒”黑豹从后方带着一个穿着绳子的小雕塑从后方跑来。

“真的!”凌寒看到后,离开冲了上去,夺过黑豹手中的雕塑仔细地端详起来。

“对不起,凌寒太过分了”蛟龙表情略显痛苦地揉了揉后背,抱歉地说道。

“啊,没事,你不要紧吧”慎宁苏反应过来,赶紧跑上去检查蛟龙的情况。

“拳劲挺大的,小小的身体能有如此的爆发力,不过,放心吧,我没事,为表歉意,我们现在就去把软座换成硬座,再一次为凌寒道歉”说完,蛟龙深深地鞠了一躬,便招呼着门外的黑豹一同来收拾车厢里的惨状,整个过程只用了五分钟,做完这一切他们就拿上了自己的行李离开了。

慎宁苏没好说什么,独自爬回了自己的床上,从背包中拿出了充电宝给手机冲上了电并开机,连上了网络,几条消息瞬间弹出,提示的声音在一瞬间聚集在了一起“大叔终于回我了?”慎宁苏点开了大叔发送而来的消息。

大叔:没有,你别那么想,这一次真的是突发状况,要不然你到了之后先去买点吃的,我一定在那天抽空回来看你

一个数额不小的红包发出,可过了好久慎宁苏在当时都没有去领。

大叔:怎么没有拿?别在生气了好吗?大叔我是真的忙,还是不够,要不然我在给你加点,如果赌气的话起码先把红包拿了吧,别和钱过不去。

又一个更大的红包发生了过来,可依旧过了很久都没有认领。

大叔:别生气了,到时候我多陪你一点行吗?

大叔:为什么不回我了?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赌气也别太过分

大叔:好吧,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去和公司请假,明天陪你去玩,可以回我了吧。

最后一条消息的时间在几分钟之前,慎宁苏赶紧回复大叔让他别请假,他告诉大叔自己并不是不想回他只是手机没电而已,发完消息慎宁苏也顺便把红包领了。

还没等几秒钟,一个视频电话就打了过来,接通了电话,唐德满头大汗的坐在了床边说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刚才我已经在收拾行李了,既然你没事了,我就把假撤回吧,不过,你的刚才干了什么?毛上那么多的水渍”慎宁苏没有把事情的经过告诉唐德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

随后,两兽互相看了对方一会,相视而笑。

4.终点

终点亦是起点

慎宁苏今天起得很早,昨晚和大叔通完了话,慎宁苏早早就睡了过去。

“几点了?”慎宁苏翻了个身,拉了拉自己的被子,拿到了枕头旁边的手机,点开屏幕,时间显示为清晨的五点钟“居然那么早”慎宁苏有些不敢相信,虽是秋天但此刻的太阳却还只在远边的一角,清晨的薄雾萦绕在外,给这个刚从黑夜中度过的景物披上了一层面纱。

早晨的气温总是有些低,冰冷的空气附在了被子的表面,慎宁苏总是喜欢在这时触碰被子时的那种清爽且顺滑的感觉,给大叔发了简单的早晨问候,慎宁苏去到了列车上专门的地方进行洗漱,做完这一切他去吃了早餐,早上的五点半还是早了一些,慎宁苏小等了一会才吃到早餐。

时间随着列车前进,餐厅的兽慢慢变多了起来,气氛活跃了不少,慎宁苏也吃完早餐离开,在车厢里的时间也并没有过得太久,日上三竿,列车准时地停在了圣兽都的列车站,车站的电子女音播报着下车的消息,慎宁苏拿着行李拥挤着兽潮下了车。

车站里的兽也不少,都是来接自己家人或者朋友的兽,他们或多或少都举着一个写有名字的牌子,视线不断扫视着过往的每一只兽,本来,也会有兽在这里等我,不过,我能理解,慎宁苏想着,把手插进裤子的口袋穿过了这块吵闹的地方。

刚走到车站的门口,后方就传来了一声呼喊“等等!慎宁苏!”慎宁苏好奇地转过头,发现一位黑色的蝙蝠正朝他跑来。

“你是?赤影?”慎宁苏先是一愣,但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上一次看到赤影还是小时候,当时那个大学生还是大叔的好朋友,如今他早就已经褪去了大学生的青涩,黑色的皮鞋,白色的西装,一身干练的装束与他黑色的皮毛以及高大的身材相配合,显得成熟不少。

“唐德被我安排去出差了,不好意思了,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来的,昨晚你突然联系不上,唐德急坏了,所以他让我今天来带 你去学校,那么久了你还记得我吗?淘气的小鬼”赤影的鼓膜动了动,笑着说道。

“当然记得,不就是一直和大叔形影不离的那个嘛”慎宁苏小声的嘀咕道。

“嗯?你说什么?”赤影疑惑地问道

“没什么,我当然记得你了,赤影叔叔,既然是大叔的意思,那我们出发吧,我刚才还在考虑怎么找学校”慎宁苏摇摇头,赶紧调整表情和赤影说道。赤影满意的点点头,领着慎宁苏离开了列车站。

公交站、地铁、超市。各种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城市的每个角落,一个又一个的职员在中午时分奔跑在人行道上,只为了能在规定的时间里吃到午饭。圣兽都是排得上名号的北方大城市,对于慎宁苏这种从南方求学而来的兽来说,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新奇“就是这了”赤影走到停车线的旁边,用钥匙打开了车门“上来吧”

“嗯”慎宁苏回了一声,坐到了车子的后座位,赤影摆弄了一下车子的后视镜,不经意间慎宁苏好奇的眼光也瞟到了车子的后视镜,刚好从后视镜里看到了赤影那酒红色的双牟“好了,要出发了”赤影察觉到了慎宁苏,对着他说到。

“啊....好的”慎宁苏赶紧回答。

车子快速的发动起来,在这条宽阔的马路上奔驰,可惜才跑了一会,就又很快停了下来。正午的高峰车段把他们留在了路上 “哎呀,堵车了,看来你去学校的时间只能晚点了,不好意思”赤影打开了车子的空调,抱歉地说道。

“没事,我可以等”慎宁苏趴在车窗边上,望着旁边造型各异的大楼,每一座大楼都是瓷砖贴面,银白色的铝合金门框,宝石蓝色的玻璃在阳光的照耀下明亮耀眼。一切的景象让慎宁苏不禁暗自感叹自己故乡与这里的差别。

正午的阳光愈发猛烈,烦躁闷热的气氛点燃了周围车主们的情绪,车喇叭的声音开始变得多了起来,不时,还可以听到后方传来的谩骂,其中就有一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用本事你就从我前面飞过去啊!冲我们喊有什么用!”赤影拉下车窗对骂道。

“这里一直都是这样,习惯就好,我给你放首歌吧,这样起码能掩盖住 一下噪音”赤影说着,调低了空调的温度,并把车载音乐打开了,慎宁苏简单的回应了一下赤影,便又津津有味地看着车窗外的世界,车子里陷入了好一阵的沉默,或许是赤影觉得气氛太过于僵硬,于是决定和他聊聊唐德的事情。

“对了,你知道吗?我之前和唐德在高中的时候就是最好的兄弟,我们当时就一直在向往着这里的一切,虽然大学是在小城市里读的,但是我们都很努力,现在我俩当时的梦想实现了,虽然。。。”赤影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安分地动了一下“虽然这个中间他发生了些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哈哈..”赤影尴尬地笑了笑。

“我知道,然后呢?”慎宁苏的兴趣被勾了起来。

“然后,我先来了这里,成功的过上了自己的生活,唐德在三年前才来了这,我当时也算混得不错,找了些关系让他那种性子特别直的兽通过了面试,要是他当时能和我来,或许就能和我坐在同一个位置,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他太倔强了,毕竟总是和领导顶撞,不是谁都干得出来的,的亏现在是归我管了,要不然他自己的工作早就没了”赤影看着前方的车窗,仿佛当时的画面就呈现在面前。

“看来你也很关心大叔嘛,记得那么多”慎宁苏问道。

“那当然了,我是他兄弟”赤影回过头说道。

说了好久,路上的车子才通顺了起来,赤影带着慎宁苏经过了不少的路口,最终停在了这次旅程的目的地,圣兽高中。停好了车子,慎宁苏先跳下了车,去拿自己的行李“能考上这里,你的成绩很好嘛”摸了摸慎宁苏的头说到。

“嗯,还好了”慎宁苏把头歪过一旁,拉着行李走进了大门,赤影没有来过这里,只能拉着慎宁外在学校里面转着圈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注册的地方,此时刚好赶上老师即将下班的时间,所以排队的同学并没有那么的多“还好,我刚才忘记了注册的老师是会下班的”

队伍很短所以很快就轮到了慎宁苏,不过,因为慎宁苏已经是最后一个学生了,所以急着下班的老师态度也是差到了极点,她粗暴的解决了一起的手续后,把纸条扔出了窗口“按照这张纸条去操场找所在班级的老师”说完,老师拉上窗户离开。

“走吧,操场我刚才看到了”慎宁苏轻轻地说道,伸手就要去拿自己的行李,赤影显然比慎宁苏急多了,趁着慎宁苏还没注意,抱起他就往操场的方向飞“诶!我的行李还没拿!”

“等会再拿,学校摄像头那么多,丢不了,你再慢点老师就要走了”赤影说着,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只用了几秒,他们就落在了满是三角棚的操场上,就像刚才的办公楼一样,这里的兽也是寥寥无几“在哪!”慎宁苏指着一排空三角棚中唯一一个有兽的说道。

两兽赶紧跑了过去并把纸条递给了老师“你就是那个外省生?真是会给我这个班主任留印象,第一天居然能迟到那么久!让你的家长把这些协议签了,顺便把家长群加了就可以去找宿舍了”白熊推了推眼镜,把协议和二维码一起放在了桌上“看家长群,里面会有宿舍的具体位置”

“可是...”慎宁苏看了一眼赤影为难地说道,赤影却满不在意,甚至还有些小开心地拿起了各自协议签起来,做完这些他还加了家长群便带着慎宁苏飞走了。

“你怎么能替我签了?!”慎宁苏生气地问道

“哎呀,没事他会理解的,总不能现在让他回来吧”赤影窃喜地回道

通过家长群他们找到了宿舍,床位早就只剩下了一个下铺的位置,再忙活了一阵,他们才出了校门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当他们从餐厅里出来时已经是下午的三点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