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选择(短篇)

注:故事纯属虚构,依托于彼方世界观。

“谢谢警察先生帮忙照顾。”我留下这句话后,便带着Ronbac离开警局。
在离开警局的时候,还时不时有穿着制服的兽和我打个招呼,毕竟我也算是常客,在这里的警察差不多都认识。
跟在我身后的Ronbac比我高一个头,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还带有些血迹,手臂、腿部和脸上也贴了不少创口贴,这在昨天还都没有。
我清楚Ronbac是个什么情况,虽然听起来有点荒谬,但我相信他,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就静静地走在前面。
不过Ronbac倒过意不去,开口说:“抱歉,Y酱,又给你添麻烦了。”
我没有回话,而是握住他的冰冷手,从原来我走在前面变成并肩而行。
现在是冬季,天空中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给脚下的石板路披上了一件洁白的衣装,也为周围的房屋染上白颜色的头发。
每当夜幕降临,这一片区域就变得异常安静,至少从表面上来说是这样。
街上没有点灯,因而为了看清路,我准备了一个小提灯,用一个长木棍挂着。
这条路无比漫长,凝视着远方那集聚在一起连成一条线、色彩斑斓的光点,我不禁想起从前的事,那时这里还没有这么死气沉沉,兽与兽之间也没有这么勾心斗角。
沿着道路拐了个弯,再钻进一条巷子里,又走了十几分钟才到达目的地。
眼前是一栋十分简单的小木屋,门虚掩着。
这就是我和Ronbac居住的地方,里面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也就没有锁门,带着钥匙万一丢了倒也麻烦。
走进屋内,我三两步走到桌前,把提灯放在上面,因为这单薄的木板没办法隔绝外面的寒冷,我就没有脱下外套。
我用余光看见桌子上还放了一个小本子,是Ronbac用来记录他那些幻想出来的一些事物,我也看过里面的内容,不得不佩服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躺床上把衣服脱了,我帮你补一下。”我把Ronbac推到床上,开口说道。
Ronbac在厚厚的被子里把衣服全部脱下来,我拿出针线,借助着灯光缝补这衣服上的破洞。
对于缝补这种事我也十分有经验,平时我就是靠着这个赚些小钱。
很快,我就将衣服缝补好了,看着衣服上大大小小的补丁,我寻思着是不是该找个时间买些新衣服了。
把衣服全部挂了起来,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后,我也躺倒床上,然后在Ronbac惊讶的目光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酒瓶。
“今天是除夕夜,来点吗?”我摇摇酒瓶,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谢,谢谢。”Ronbac撑在床上接过我手中的酒瓶,打开盖子,仰头喝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则被我喝完了。
我的酒量不行,这种酒的度数又偏高,喝完后,我就觉得脑子晕乎乎的,软绵绵倒在Ronbac的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我身边空无一人,Ronbac不知去了哪里,他的衣服也全都不见了。
桌子上,那个本子还在那,旁边还放了一个紫色的水晶吊坠以及一封信。
我打开那封信,上面只有一句话。
“帮我写下去。”

(资料)
1、FN号实验城市
是因《传统文化复兴方案》而建立的实验场所,用于实验各种复兴传统文化的手段。
2、根元素
根元素是普遍存在于世界的一种元素,任何物质都有根元素的存在或受其影响。
3、死病
因世界范围根元素总量因不明原因导致突然上升而引起的病状,表现为感染体心力快速衰竭而死亡。暂无根治手段,仅能通过一份古老丹方所炼制的药物缓解病情,原理未知。

大大写的真好,爱了爱了(不想某个鸽子eww)

@郝夏仁:

大大写的真好,爱了爱了(不想某个鸽子eww)

[笑哭]感谢支持。我还在不断努力提高自己的写作水平,若您对本文内容有什么建议请务必告诉我哦!

本篇已完结,静待重逢季

蛤?啥情况?这就完了?

@郝夏仁:

蛤?啥情况?这就完了?

是的 [笑哭] ,这本来就是一个短篇,不是连载,但在以后的系列作品中会重新提及。而且这短短的篇幅内可是暗藏了很多信息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