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想说说,各位不要很在意。看个笑话就行了。

我是墨狼霜焰,我想在这里说说关于我的某一位同学的一些事情。

这位同学(A)啊,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初中,然后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初中的时候,我们年级有两个班,我在1班,他在2班,我们彼此不相识,三年一直都是这样。
我啊,初中不知怎么的,喜欢打小报告,这节自习课谁谁说话了,谁谁睡觉了什么的,都写在一张纸条上下课去交给老师。这件事情嘛,说好好不到哪去,因为我被全班的男生所厌恶,说坏吧,也没坏到哪去,至少老师蛮看好我的。他呢,可能多多少少的听说了我们班这种事情,可能对我有一点不看好吧,但我当时并不知道。
然后就是高中了,说巧不巧,我和他在一个班,高一,我们做过前后桌,我稍微懂点电脑方面的知识,能够解决一点课上老师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刚开始并没什么在意的,当时成绩也比较好,然后胆子就变大了起来,在家学了一个简单的更改注册表让win7开机时先显示一段话再开机(secpol.msc 好像是这个)。然后趁晚上下了晚自习就把这个搞到电脑上去了,当时有一位同学在场,那位同学是第二天要擦黑板的值日生,看到了我的操作,并没有说啥。第二天,和我想象的有点差别,先是打开擦黑板的同学告诉我让我把这玩意取消了,但是我想要保持谦虚嘛,就说我不会啊,但是他一直就要求我把这个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然后我就在上完这节课就把电脑弄回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听到A在那里有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听见或者是故意让我听见的说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当时并没有在意,但是记下了这件事情。
之后有次年级举办运动会,因为有一个400米短跑没有人参加,而我一点也不喜欢体育,没有举手,但是老师却想要让我去试试,因为实在没人了,下课后我听到他在一边说了句什么:“让他(我)去参加运动会?去丢人现眼的吗?”还是,我没说什么,但是不喜欢体育又加了一分。
我真的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他几乎没能帮到我什么,可能有但是我不记得了,几乎就只有我在帮助他,尽管我并没有帮助他太多。
然后是高二,他没有什么改变,我也不愿意去过多的计较什么,就想着还有一年,跟全班的同学尽量搞好关系,就是我想要达成的目标。
前几天,因为上网课,我是一个课代表,他因为没写完作业,他来找我让我稍微通融一下,我同意了,确实,没写完作业是可以理解的。就答应了。
隔了一天,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找我来说一声,交的作业只有一行字:“写了,懒得拍”
我给了一个评价:A,附带着一句话:记得补上。过了几分钟,他发来消息,说他作业写了,只是懒得拍。我就讲嘛,这不是不交作业的理由,然后讲了一个大道理。
他回复:懒得和我说,我自己做了点什么事我自己心里清楚,想和我搞好关系但是我不愿意,随便,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我比你懂得多。
秒删好友。
最后嘛,作业还是交了,每道题都只写了几个字。
我想,这样的人,是不是只要通融一次,就会变本加厉的来向你索要第二次通融?甚至从你的手中抢走这“通融”
我的好心,是吧,对这些人可能没什么用。
有几次,其他同学也这样过,我都放过去了,就今天,只有他自己。以后是不是不能宽容了呢?
我倒是想搞好关系,但是可能不是和A这样的人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等想起来其他的事再进行编辑。

如果这段话对您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我对此感到抱歉。
但是我听别人说,把心中烦恼的事情说出来就不会在烦恼了。
如果您需要一些方式去缓解心灵的创伤的话,欢迎去大街上的福格特咖啡屋哦。顺便摸摸你的头
[doge]

@墨狼霜焰:

我是墨狼霜焰,我想在这里说说关于我的某一位同学的一些事情。

这位同学(A)啊,我们是来自同一个初中,然后考上了同一所高中。
初中的时候,我们年级有两个班,我在1班,他在2班,我们彼此不相识,三年一直都是这样。
我啊,初中不知怎么的,喜欢打小报告,这节自习课谁谁说话了,谁谁睡觉了什么的,都写在一张纸条上下课去交给老师。这件事情嘛,说好好不到哪去,因为我被全班的男生所厌恶,说坏吧,也没坏到哪去,至少老师蛮看好我的。他呢,可能多多少少的听说了我们班这种事情,可能对我有一点不看好吧,但我当时并不知道。
然后就是高中了,说巧不巧,我和他在一个班,高一,我们做过前后桌,我稍微懂点电脑方面的知识,能够解决一点课上老师解决不了的问题,我刚开始并没什么在意的,当时成绩也比较好,然后胆子就变大了起来,在家学了一个简单的更改注册表让win7开机时先显示一段话再开机(secpol.msc 好像是这个)。然后趁晚上下了晚自习就把这个搞到电脑上去了,当时有一位同学在场,那位同学是第二天要擦黑板的值日生,看到了我的操作,并没有说啥。第二天,和我想象的有点差别,先是打开擦黑板的同学告诉我让我把这玩意取消了,但是我想要保持谦虚嘛,就说我不会啊,但是他一直就要求我把这个恢复到原来的样子,然后我就在上完这节课就把电脑弄回去了。我回来的时候听到A在那里有可能是没想到我会听见或者是故意让我听见的说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当时并没有在意,但是记下了这件事情。
之后有次年级举办运动会,因为有一个400米短跑没有人参加,而我一点也不喜欢体育,没有举手,但是老师却想要让我去试试,因为实在没人了,下课后我听到他在一边说了句什么:“让他(我)去参加运动会?去丢人现眼的吗?”还是,我没说什么,但是不喜欢体育又加了一分。
我真的对他没有什么好感,他几乎没能帮到我什么,可能有但是我不记得了,几乎就只有我在帮助他,尽管我并没有帮助他太多。
然后是高二,他没有什么改变,我也不愿意去过多的计较什么,就想着还有一年,跟全班的同学尽量搞好关系,就是我想要达成的目标。
前几天,因为上网课,我是一个课代表,他因为没写完作业,他来找我让我稍微通融一下,我同意了,确实,没写完作业是可以理解的。就答应了。
隔了一天,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找我来说一声,交的作业只有一行字:“写了,懒得拍”
我给了一个评价:A,附带着一句话:记得补上。过了几分钟,他发来消息,说他作业写了,只是懒得拍。我就讲嘛,这不是不交作业的理由,然后讲了一个大道理。
他回复:懒得和我说,我自己做了点什么事我自己心里清楚,想和我搞好关系但是我不愿意,随便,别跟我整这些没用的,我比你懂得多。
秒删好友。
最后嘛,作业还是交了,每道题都只写了几个字。
我想,这样的人,是不是只要通融一次,就会变本加厉的来向你索要第二次通融?甚至从你的手中抢走这“通融”
我的好心,是吧,对这些人可能没什么用。
有几次,其他同学也这样过,我都放过去了,就今天,只有他自己。以后是不是不能宽容了呢?
我倒是想搞好关系,但是可能不是和A这样的人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等想起来其他的事再进行编辑。

噢哈哈,没事的
不是你对每个人善良,每个人都会对你敞开心扉
你好像忘了,善良只是打开别人心扉的充分不必要条件哦~~(并没有很丧的意思)
有的人就是那样,你或许得慢慢走进他心里,要经得起时间的沉淀(如果你想进去)
总有的人你不想去交往,不必勉强
{另外,会修电脑的男孩子一定会很棒的(各种意义上)}

@槐枫:

噢哈哈,没事的
不是你对每个人善良,每个人都会对你敞开心扉
你好像忘了,善良只是打开别人心扉的充分不必要条件哦~~(并没有很丧的意思)
有的人就是那样,你或许得慢慢走进他心里,要经得起时间的沉淀(如果你想进去)
总有的人你不想去交往,不必勉强
{另外,会修电脑的男孩子一定会很棒的(各种意义上)}

他就那样,不是对我一个人,能被他看上眼的….
真的会有人被他看上吗cao
...
阿这....
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就感觉不对劲了啊喂!!
[doge]

@墨狼霜焰:

他就那样,不是对我一个人,能被他看上眼的….
真的会有人被他看上吗cao
...
阿这....
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就感觉不对劲了啊喂!!
[doge]

是 你 不 对 劲
我是建议不要对这种人深交(不是那个啊喂)
有交情就行了,太多了就很会烦人的[呲牙]

@槐枫:

是 你 不 对 劲
我是建议不要对这种人深交(不是那个啊喂)
有交情就行了,太多了就很会烦人的[呲牙]

直 接 断 绝 往 来
嘛,没啥好感。

不必怀有恶意揣测他人弱点,尝试从A的角度来提供对其具有建设性的建议/反馈,无法接受也是情有可原的,走得太近是需要耗费大量心思的,高中很难拿出这么多功夫,前事已毕,不必多言,只要不危及生命(应该不会咬人吧[doge笑哭]),宽容就行。
从长远考虑,怎样的关系,毕业以后都会成为回忆

优秀难道不是好事吗,我连编程课都不好好听,到现在都只能用Python敲些简单的[doge]

@晴空 什...
我连写个可执行的命令行都不会....
也就只会一些最为基础的计算机知识吧,稍微深入一点点就不会了啊...
顺便抱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