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号服务区

我把嘴里的香烟丢在地板上,用力地踩灭了。反正,这间更衣室也不算干净。转过身来,我对面的镜子里倒映出一只穿着围裙的灰狼。

我对着镜子看了看,围裙有些太大了,套在我的身上并不合适。我从身后的长椅上,提起自己的黑色旅行包,把旅行包提手上的回形针取了下来,别住了围裙。

好了,这样子就差不多了。我小心翼翼地带上了手套。现在可以出去了。看起来像是那么回事。

窗外,传来警笛的尖啸。我走的更衣室的窗户边,用爪子剥开百叶窗的叶片,朝外看了一眼。窗外的停车场里,停着一辆黑色的摩托车。不远处的高速公路上,两辆警车奔驰而过。

……这附近都是警察了呢。

我走出更衣室,来到柜台后方。店里,只有收银台上方的壁挂式电视机发出的嘈杂的音乐声,大概是昨天的综艺节目重播。浓稠的夜,已经包围了这间小小的便利店。

这里,是偏远的26号公路的服务区便利店。而我,大概是这服务区里唯一一个员工吧。

这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匝道开下来,缓缓地滑进了停车场,停在黑色摩托旁边。在夜幕之中,两只兽从轿车里走了出来,走向服务区。

“叮当!”店门上的铃铛响了。

“欢迎光临!”

一只穿着衬衫,带着黑框眼镜的白熊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只穿着黑色连帽衫和运动裤的年轻的鹿。

……鹿?果然是……他么?

白熊的视线从我身上扫过,眼神有几分复杂。然后他转向货架,问身后的鹿:“苏,你要买点什么吗?”

鹿淡淡笑笑:“不了,我去那边坐着。我有点累。”这时,鹿看见了我,他朝我微微点了点头:“你在这里上班啊?好巧。”

我有点尴尬地和他打了个招呼。被他在这里看见……真是令人不快。

鹿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他转身走到了门边的顾客休息区,找了套桌椅坐下。此时白熊已经独自走向了货架。

我看着白熊背影,把视线转向橱窗外。玻璃窗外的高速公路。有两位骑警骑着摩托车驶过。

就在我出神的时候,电视传来的综艺节目的虚假笑声突然中断了。而后,传来了新闻播报员的声音:“现在插播一侧紧急通知,请各位26号公路沿线的住宅区居民锁好家中门窗,不要随意外出。警方目前正在此区域追捕一名在逃的喜欢夜间作案的连环杀手,其种族为麋鹿,年轻雄性,作案时身穿黑色连帽衫和运动裤,今晚作案时凶器初步推测为匕首。如您看见有符合上述特征的可疑人员,请立即与警方联系。”

紧急通知结束了,电视里又传来了虚假的欢笑。我下意识地看向那只刚刚进来的鹿。他坐在休息区,翻看着手里的书,似乎并没有听见刚刚的消息。

“今夜真是不太平啊。呐,就这么多了。”

我回过神来,白熊正站在收银台前,手里拿着一碗泡面,柜台上零散地放着一些即食食品。

“呃……好的,一共是28元。”

白熊奇怪地看着我:“不该是32元吗,货架上的标签……”

“店里有活动而已。”那只白熊的目光直勾勾地烧灼着我,让我很不舒服,“这是找您的零钱,请您拿好。”

“哦,那好吧。”白熊低下头,用爪子把零钱拨拉过来,“店里有热水吗?”

“大概热水罐在那边,休息区那里。”我指向那只鹿,“你可以去那边看看。”

白熊点点头,走向休息区。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心底稍稍送了口气。这位客人,对我而言真是危险的存在。

……那只白熊叫鹿什么来着……苏,对吧?

白熊已经找到了放在休息区一角的热水罐,开始泡面。那只鹿依旧坐在椅子上,沉浸在自己的书中。

窗外的高速公路上,偶尔有几辆汽车,从服务区前匆匆驶过,但是并没有在服务区停留。也是,现在这时,谁都不想在26号公路停留,毕竟谁也不想遇见连环杀手。

“苏,你真的不要吃点东西吗?”白熊端着泡面坐到鹿的对面,交叉着爪子压在泡面碗的盖子上。

“不用了,谢谢。”那只鹿把手上的书合上,放在桌上,“话说你听到那则消息了,对吧?我们在这里留一会儿还是等你吃完上路?”

“吃完就走吧。”白熊淡淡地说着,“你不是有急事么,早点处理比较好吧!”

“嗯……那万一我们遇见连环杀手呢?你不担心么?”

“不会的,”白熊摇了摇头,“我相信不会。”

鹿认真地看着白熊,突然开口道:“……如果我就是那个连环杀手呢?”

“连环杀手”四个字咬得很轻,但是在此时的店内,这四个字还是宛如一声惊雷。

我转过身,抓起柜台上的抹布,假装没有听见一般用力擦着身后的热狗烤箱。不,不会是他。谁都有可能,但是不是他。

“你也听见播报了,我是麋鹿,雄性,穿着黑色连帽衫和运动裤对吧?”鹿认真地看着自己对面的白熊,“你就一点都不害怕我是连环杀手吗?”

“别开玩笑了,苏,”白熊一只爪子压着盒盖,另一只爪子撑着头,“如果你是,你就不会今晚要我帮忙送你回老家了。你应该一个人行动的,不是么。”

“假如我利用你洗脱嫌疑呢?”鹿笑了起来,“我住在26号公路附近的碧翠山社区,我对附近环境很熟悉,我没有车,却偏偏选在了今晚——警方全面抓捕的夜晚要你送我去外地——通过这条没什么兽会选择的26号公路。”

“别开玩笑了,至少你会把衣服换掉吧,你现在没换衣服,不就说明你问心无愧。”白熊揭开了泡面盒的盖子,轻柔的白色雾气翻涌而出,模糊了他的面孔。

“是吗?你这么一说……没意思。”鹿靠在椅子里,“假如我是连环杀手,你还愿意……留在我身边吗?”

“这个问题也许我问更好哦?”

“哐当!”

两只兽同时朝柜台看来。我尴尬地从地板上捡起了烤箱的烤盘。高速公路上的警笛声依旧隐隐约约地从远方传来。

“笨熊你看,别开这种过分的玩笑了吧!吓到乔了!”鹿笑了起来。

“乔……?”白熊看看我,眼神有几分复杂,“你的朋友吗?”

“他是碧翠山的物业人员,住我家隔壁。我的快递外卖都是他帮忙拿的。”鹿解释道,然后他的注意力再次聚集到白熊身上,“你怎么可能是连环杀手?你连麋鹿都不是!”

白熊掰开泡面叉子,把叉子叉进面条之中:“我总是在晚上,带着连帽衫的帽子作案。很难看清我的脸到底是熊还是鹿,对吧?只要我带上鹿角,人们就会觉得我是麋鹿。”

鹿轻轻叹口气,笑着摇摇头:“你在开玩笑,你平时从来不穿这些东西,连帽衫运动裤什么的,这不是你的风格。”

“我可以把他们丢在汽车后备箱,杀完兽我再换上啊,”白熊用叉子卷起面条塞进嘴里,“连环杀手不都这么干么。我有汽车,所以选择把受害者带到没有兽的地方秘密地杀死再返回市区也很方便。你不觉得我很像连环杀手吗?”

“可是……你缺少动机!而且你连切水果都会切到自己诶!怎么可能拿着匕首去杀死其他兽呢?”

“你这么认真干嘛?”白熊把泡面盖盖回泡面盒上,“任何兽都可能是连环杀手,不要再想太多了。哪怕你是连环杀手……”

“……我是就怎么?”

“我就举报你好了。”白熊站起身来,“走吧,苏,该上路了!”

“喂喂喂!对我这么残忍吗!”鹿笑着追了上去,“把话给我说清楚啊!”

两只兽很快走出了店门,走向了黑色轿车。我看着他们的背影,默默地删除了柜台电脑里今晚的监控视频。

我走到休息区里,拿起白熊留下的泡面盒,把里面的汤汁倒在了柜台边的地板上,然后把卷帘门拉了下来。

那个被捆在仓库里的店员死不了,明早交接班的员工会见到他的。我一把扯下身上的围裙。现在,我该走了,警察们看样子又认为自己扑空了。

我拿着空泡面盒,转身回到了休息室,把泡面盒塞进自己的黑色旅行包里。包里还塞着我的所有东西——鹿角伪装,黑色连帽衫,宽大运动裤,缠着符咒的匕首,那张毕业照,还有那张报纸。

苏,你果然还是不记得了。不记得过去的一切了。

我拿起报纸,又划掉了报纸上报道的一个名字。报纸上的铅字标题,已有几分褪色:少年不堪校园暴力,选择轻生,对校园暴力说不!

……当初用这符咒的时候,就该想到的。不过我不后悔。哪怕只能远远地看着你,对我而言就足够了。

你喜欢的兽,从始至终就是白熊,对吧。

我把报纸塞回包里。拿出匕首,剥去了上面的符纸。在粗糙的黄色纸面上,隐约可见“以生者之魂,续死者之命”的墨字。我苦笑一下,把符纸撕碎丢进了垃圾桶。

反正我戴着手套,留不下太多痕迹。现在重要的是,不能让警察找上苏和那头蠢熊。

我把白熊用过的泡面盒胡乱塞进包里,一把扯上拉链。我的摩托车就在外面,很快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我回到便利店正厅,穿过柜台,就是便利店的后门,我可以从那里出去。就在我走出更衣室门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黄色的纸团掉落在收银台下面。

……是那只白熊掏钱的时候掉出来的吧。

我走过去把纸团捡了起来。纸团上面散发出油墨的臭味。

我打开了纸团。

这是一张符咒。

“以生者之魂,续死者之命。”

当我把目光移到符咒最下面时,我只觉得我的胸口仿佛被重击了一下。

符咒的最下面,写着我的名字。

“乔。”

丘叔叔,我来啦【作死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