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明日

“今天,将是一个值得被铭记的伟大时刻!”

高大的蓝龙从大厅中央的王座上站起,举起手中的金杯,暗红色的酒液在杯中翻涌着。他张开自己的双翼,在窗口投射的金色阳光下,他双翼之间的薄膜透出微微的淡蓝色。

“今天,两个伟大的王国将合二为一,我们将共同创造一个光明的未来!”

宴会桌旁的,穿着华服的贵族们纷纷跟着蓝龙举起酒杯,金色的光芒闪烁着,暗红的酒液跳动着,一切,都是刚刚恰到好处,像极了在这座历史悠久的城堡里举办过的任何一场正常的皇家盛会。

一道道珍馐在厨房里聚集,女仆们在大厅里忙忙碌碌地穿梭着,承担着搬运一道道的美味的任务。公爵们谈论着马术,封地与上等的红酒,贵妇们攀比着首饰,珠宝与华丽的服饰。

就在宴会的气氛渐渐温热起来时,大厅的门被人从外面叩响了。

“铛!铛!”

人群瞬间安静了。大厅门旁的侍卫向前一步,抓住门环,朝内用力一拉,庞大的门安静地应声而开。一个穿着墨绿色长袍的高瘦男子,站在门外。男子的两名侍从,站在男子的左右两侧,手里各捧着一个金色的匣子。

蓝龙看见来者,立刻把爪中的金杯递给王座旁的人类侍者。人类侍者心领神会,立刻端起酒杯,退到一旁。

青袍男子迎着一众贵族的目光,走到王座前,恭敬地行了一礼后,不紧不慢地缓缓开口:“陛下,我想,是时候签订结盟条约了吧?”

“请……再稍等一下。”蓝龙脸上有了些许不快的神色,不过那抹不快转瞬即逝,“斯蒂亚公国和卢西略帝国结盟,对于两个国家来说都是期待已久的机会。”

“司赫先生,涅索殿下和卢西略帝国的使者都已经在大厅等您了,您……”

女仆刚想敲响木门的爪,又收了回来。司赫先生,作为斯蒂亚公国外交官的他,平时在自己的书房里都会很谨慎地反锁上门,毕竟外交官处理的事情大多是国家事务——

但是今天,书房的门,是反常地虚掩着的。

女仆心底攀上一种不好的预感。她不由自主地竖起了自己的兔耳朵。

没有声音。

“司赫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我进来了哦?”

女仆推开书房的木门,走廊里的光亮倾入小小的书房。接下来,在光亮之中,作为兔兽人的女仆,看见了对于任何一个草食兽人都极具冲击力的一幕——

浓烈腥臭的血液,浸泡透了书房里铺着的羊绒地毯。碎裂的眼镜残骸,掉落在被血染红的书页上。沉重的书架倒在司赫的身上,顶层上的华丽的雕花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头上,在他的太阳穴上挑开一个巨大的创口——很遗憾,他并不是有着坚硬鳞片的龙族,他是一个脆弱的人族。司郝的脸上,还带着诧异的神情,手指紧紧地抓在一起,攒成一个拳头。

蒂亚格历258年,5月26日。

今天本来应该是个适合休息的好日子。至少,在那两个该死的侍卫踏上你事务所的台阶前应该是个适合休息的好日子。白熊兽人盯着马车车窗外的街道想着。

马车轻快地从小巷中穿过,跃到了王都的主路上。王都的市民们,依旧沉浸在欢乐的庆典气氛之中。石板路的两旁,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和帐篷。市民们笑着,闹着,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快乐。他们只知道,今天是结束漫长战争的日子,是两国和解的日子,然而市民们不知道的是,现在值得庆祝的快乐时光,已经彻底结束了。

司郝,一个年轻有为的人族外交官,在两国建交的庆典之时,死在了自己平日办公的书房里。一个国家的外交官,在自己国家最重要的外交事件之时,去世了。这是何等的嘲讽

马车缓缓减速。白熊兽人已经可以看见城堡高大的外城墙了。外城墙的设计,典型的斯蒂亚公国的设计风格。没有砖块,没有复杂的建筑工艺,只有坚硬的石头,和火山灰制作的水泥,宛如坚固的龙巢。

……不过斯蒂亚公国,改名叫龙国也没什么问题。龙族在这座国家里,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当白熊在马车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车已经轻快地驶过皇家园林,在城堡的石阶前稳稳地停下了。还没等白熊兽人做出反应,侍从就快步跑上前来,为白熊拉开了马车车门。

“佩罗先生,司赫先生的书房不在城堡主楼,在城堡的西侧别塔,请和我往这边走。”

“嗯,好的,麻烦你带路了。”

别塔的走廊不算太宽,对于白熊这种身材比较高大的兽人来说,通行真是一件难事。佩罗费劲力气,才磕磕绊绊地挪到书房门前。把守书房的侍卫看见来人是佩罗,立刻让到一边。佩罗挤出微笑,感激地朝侍卫点点头。

“喂,我说,你们修城堡的时候,都没考虑过身材高大的兽族的需求吗?”

站在书房里身着总管制服的灰狼转过身来,无奈地看着眼前顶到天花板的佩罗,“这座城堡修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数百年前,我的朋友,那个时候连我们都不知道在哪里呢,怎么可能考虑到你这种大家伙的感受。在连年的战火之中,先人们优先考虑到的一定是安全性吧。你就先委屈一下吧。”

“也是。”佩罗往前蹭了蹭,额头顶在书房的吊灯上,“克罗格,尸体已经送去检验了?”

“当然了,”克罗格骄傲地挺起胸膛,肩章的金色流苏微微颤抖,“皇家主管处理事务一定要迅速,这是基本准则。”

佩罗看着眼前一脸骄傲的挚友,很想告诉他,把尸体从现场挪走是极其破坏现场行为。

……算了,哪怕说了,这家伙下次也不会记得了。先去看看尸体的状况吧。

“克罗格,我想先去看看尸体的状况,尸体送去哪里检查了呢?”

“一名皇家医师。他在公正所的一位审判长的视线下检查了尸体,所以我想应该结果不会出什么差错。”克罗格稍稍停顿了片刻,然后补充了一句,“你去拿尸检结果的时候,说是我让你去拿的。你知道,哪怕你是很有名的王都侦探,也会有贵族在背后对你指指点点。尤其是在今天这种敏感的情况下。”

“嗯,我知道。”佩罗点点头,“反正我也不关心这些明争暗斗。”

黑猫刚脱下白色的外套,他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黑猫不紧不慢地走到办公室一角的水池边,把爪子浸泡进水中,肉垫传来冰冰凉凉的触感。

“现在你可以进来了。”

“伊本……医生?伊本……乔治医生?”白熊的声音微微颤抖,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耳熟的声音。黑猫的耳朵动了动。他把自己的爪子从水中抽出,甩甩爪子上的水珠。“进来吧。”有点意思。

黑猫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大白熊。果然是那个家伙。黑猫笑了起来:“是你啊,好久不见,让我想想,上一次见面是在……白金酒馆楼上的包间里,对吗?”

“白天看起来倒是文质彬彬人畜无害的样子呢,和在床上判若两人呀,”黑猫从桌上拿起一张纸,“我帮你手抄了一份。不用感谢我。”

白熊上前一步,低声骂道:“闭嘴,你他妈的疯了?在宫廷里说我们两个的床事和性爱?”

“我的办公室两侧都是石头墙,不会有人知道的。”黑猫用手指戳了戳佩罗软软的胸膛,“那件事,你知,我知……可能还有白金酒馆的其他的几名住客听见了吧?”

“……谢谢你的报告,我先走了。”佩罗拿过那张纸,转身准备推门。

“真是冷淡啊,那天晚上你想要的时候明明可不是这样的呢,”黑猫歪着脑袋,轻轻笑了,“我这里的东西,你还想要吗?”

“伊本,我在工作。”

伊本带着微笑,凑到佩罗耳边,“我是说认真的。死者的右手握成一个拳头,里面抓着这个。我可是为了你才在验尸的时候,从那个讨厌的老头子眼皮下拿出来的。我想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侦探大人。”

“是吗?给我看看?”

“当然,拿去吧,”伊本笑着,眼睛眯成细细一条,“如果想感谢我,周五晚上我都会在白金酒馆喝酒,你知道的。”说着,伊本把一个小纸团塞进佩罗的手里。“我想这个东西,可能侦探先生能看懂?”

佩罗看着眼前的黑猫,黑猫只是笑,尾巴不老实地在身后晃荡。

佩罗把纸团放到黑猫的办公桌上,用爪子慢慢抚平皱巴巴的纸张。纸张上,传来淡淡的油墨味,印满了佩罗看不懂的文字。佩罗唯一看得懂的,是最上面的一个日期:2020年6月12日。

我觉得丘鸽鸽你在搞颜色,但是我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