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ined
Last Online
Recent Posts
posted in 聊天灌水 read more

不让我进兽人城难不成让我守活寡吗

posted in 短篇小说 read more

图书馆的思考

阿达斯特拉的气候总是那么湿热,即使是在冬季的早晨,依旧如同置身于地球的浴场,远方的溪流日夜不停的流动着,裹挟一丝虚假的清凉扑面而来,倚靠着这个大金属箱子,我又沉沉睡去,梦见了我与amicus去了王城的剧院,尽管那儿的剧一惯非常无聊。
舞台上的演员演奏的是我从未听过的曲目,他们的装扮像极了我和amicus,但我早已看过所有所有改编自我们故事的俗套剧目,从未有过这一出戏剧。
他们在哀鸣着,狼族特有的嗓音在此刻发挥了独特的魅力——低沉而沙哑地叙述着某个故事,亦或者是某段唱词,隐隐的,传遍整个剧场:
——人事别离啊,
——世俗孤立,
——寻寻觅觅啊,
——不成眷属,
——千年………
诡异的曲调与歌词让我吓了一跳,猛的睁眼,发现还倚在窗口上,高耸的教学楼款款映入我的眼睛,蒙着一层金色的光辉,那也许是知性的光辉吧,奇妙的比喻脱口而出。
这座历史悠久的学院承载着整个阿达特斯拉的文明的厚度与高度,帝国千年的历史并没有在现世留下刻痕,人们在无声的湮灭在历史中但又是历史的组成,纵使有跳出这个浪潮的杰出者也难免会被冲刷成为一张纯净的白纸——仿佛……就像没有来过。
那么历史究竟是何物?
必然消逝的个体的成就。
还是根本如浮云的群众的过往?
这么一看,
根本,
时间就不应该存在。
无论从哲学角度还是物理学角度。
我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思考唬住了,经过几次和parents的交流我的思维渐渐地超脱于这个低级的纬度,也许是我被精神同化了?
摸了摸喉咙的金属部件,久久不能释怀。
还是在熟悉的位置,那座高大的猫族雕像,撑着一片珍贵的阴影,足够我小憩一个下午了啊。耳边依稀传来几声鸟雀寂寥的叫声,很快的又归于空旷的寂寥,仿佛只有光影的回声在大厅里回荡。
慢慢的,慢慢的,沉溺了。。。。
“怎么又是这里。。。”我小声吐槽了一句。
眼前意识的集合体此刻传递出冷峻的气息,思维编织的网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涟漪。
“人类,你可知道熵增定律?”
“大概吧。。我只在大学的课本上看见过,反正是一系列玄乎的定律”
“你们所处的维度,一切的一切都逃脱不了灭亡的宿命,一切的一切看似在实现能量的统一,只会造成更大的混乱。汝可知?”
“……”我沉默。
“你们拥有一件永远不受物理法则约束的东西。”
我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能有什么东西不受物理法则约束。
“你的情感”
“………”又是长久的沉默。
“他者的苏醒速度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测你们无法在预计的时间内发展到指定的文明高度,我们决定进行对点的强制干涉,你的手中的这个装置可以进行情感的利用,你们可以用于能源的替代,用于超距的探测,甚至可以……用于暗杀某个敌对分子”
我看着手中的枪状物品,它正静静地躺在我的掌心,散发着温润的气息,身处孤寂的宇宙中,即使是微弱的光芒也如矩生辉。
“znsjxbbsizmaizbzisn”
跨维度的沟通出现了裂痕,眼前的光芒越发强烈,睁开眼睛又是熟悉的傍晚,amicus正在众人的簇拥下走出图书馆的会客厅,与克米扬分道扬镳。
夕阳的映照下,他的吻部勾勒出交错的阴影,但我分明觉得这是理性的光芒。

posted in 短篇小说 read more

一更
好久没有这种感受了啊……无边的黑暗,与静谧,紧紧的包裹住我的全身,即使人类的视野,是无穷的远,仍在远方,会存在着一颗目力不及的行星吧。
鬼魅般的蓝紫色的星云在整个宇宙中氤氲,像极了地球上的雾水,黑色的幕布暧昧的渲染着光晕,吞噬了一切一切的声与思想。
我在等待着,监察者或是Parents的到来,我在努力的将思维传达出去,这次没有我与万物为一的扩张感,取而代之的是向池塘之中丢出一块石头的,沉闷的回应。
眼前各色光线开始黯淡,每一颗星球上都开始笼罩上一层恐怖的阴影,已经想不出什么形容词去描述眼前的黑暗——纯粹而混沌。他们延伸出无数的触手,脱离了星球的表面,把我裹挟而入。
一圈,一圈,一圈,一圈………
眼前的景象慢慢的模糊与重叠起来,
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没有生的欲望,
也没有死亡的恐惧,
呆滞的,纯净的,望向远方——尽管仍旧存在未知
“啊嗯”我从梦中惊醒,发出一声呻吟。身旁的amicus仍在熟睡,他的胸膛有规律的上下起伏着,灰黑的毛发在昏暗的夜灯下显出一丝神秘的意蕴。
他的鼾声悠长而雄浑,荡开了一层层的夜,毛发微微的散发着热气,刚刚温暖着因噩梦而发凉的四肢。
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我依偎在amicus的身旁,努力回忆着先前诡异的梦境,不是监管者或者parents,那个黑色的生物究竟是什么?
一阵剧痛从我的头部传向全身,迫使我放弃了思考。
某人的鼾声停止了,他柔软的毛发反映了他的一切动作,我看见头上的阴影在逐渐扩大。
“Com,现在几时了”amicus略带倦意的声音在空旷而宁静的房间回响着,他的下巴蹭着我的头发,强健而有力的双臂将我的整个人拥入他的怀中。
“三时半”简短而冰冷的回答了现在的时间。
“时间还早啊”他挠挠头顶凌乱的毛发,嘟囔着说道。
“做噩梦了”
像受了委屈一样,我整个人埋入他宽广的胸膛,脸部不断地摩擦着,咸涩的液体地从我的眼眶中流出,我向他解释过,灵长类在害怕时会从眼睛处流出液体。
手臂上的力气更加大了一点,他粗糙的嘴唇在我的额头上摸索着,低沉的声线在我的耳畔响起“没事的,没事的……”
我的手失去了握紧的力气,不再刻意控制我的眼泪,在他的身旁低声的抽泣着。
“我真的……好害怕……”
“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的…不是吗…”
Amicus沉默了。
不可否认的是,距离我回地球,还有一个星期了。
隔着朦胧的眼泪,我抬头望向他,他的嘴角永远在上扬着,就像这里温润的热流。
“等我走了,你会不会忘记我……”
像撒娇一样,我问出了这个已知答案的问题。
“向维塔起誓,临,我会爱你,一直到生命的尽头。”
“我也……”
我感受着隔着胸膛传来的心脏的跳动,那也是我胸膛里的共鸣。

带着阿达斯特拉特有的闷热,我的回笼觉一直睡到了上午六时,恒星已经完全露出了地平线,房间玻璃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伸出手去擦拭,却发现它被隔在了外面,不由得被自己的愚钝气笑了。
沿着熟悉的道路,绕过一层层宫殿,轻车熟路的来到了花园口,属于阿达斯特拉的鸟类鸣叫着,巨型蜘蛛潜伏在灌木丛中,不仔细观察Alex恐怕又会吓的哭出来吧,我心里暗暗想着。
突然回想到,Alex早就追随着Cass去了帝国的边境,至今仍没有回音。
花园的喷泉一刻不停的运转着,我甚至可以预测出下一次水的冒出还有多久持续多久,这是我每天静坐在花园长凳的收获。
无人机沿着交错纵横的小路行驶着,我喊了一声“Com”
一架无人机缓缓驶来,闪烁着莹莹的绿灯。
它在静默地等待着。
我也是。
良久的沉默以后,我朝他挥了挥手,虽然我知道它并不能识别这一动作的含义,但我仍旧为它没有离去而感到恼怒。
“跟我汇报amicus现在的位置”
“……皇帝amicus现在在……学院会见克米扬的大使”
“没想到直到现在,他们的结盟还没有敲定。”
突然感怀时光的飞逝了。
即使是九个月了,好像也没有几天,我究竟想要什么?我在心底暗暗问自己。
帮我规划行程,我要前往amicus处。
“好的,尊贵的临”
又是冷冰冰的电子音传来。
坐在崭新的马车中,透过一掌大的天窗,我窥视着王城的面容,自从amicus上任后,又重新获得了parents的技术支持,城市的规划也在逐渐趋于合理,这里的一切都在慢慢的变好,一切………

posted in 短篇小说 read more

本来打算更尽头呢,太馋amicus身子了,就先写这个了

posted in 短篇小说 read more

第一章
很深很深的夜晚,甚至都模糊了自我的概念——整个人朦胧的扩散在意识中,也许这片深渊就是我,我或许会化作夸克,重新化作一个新的宇宙——陌生的声音响起,尽管没有一点光亮,我还是能够感知到他——是那么的神圣与纯净,他的灵魂可以压垮阿努比斯的天平吧,我这么想着。
“何为时间?”
我愣住了,“描述一切事物运转的,某种抽象的事物?”
他真的作用在现世了吗?
响亮的声音响起,荡开了纯净的黑,
暧昧的光线透过,究竟还是一点阴郁的灰色。
我不语。
“何为宇宙?”何为自我?何为意识?何为探索的尽头?
——何为【尽头】?
越来越多的讥笑声响起,一切的概念在重叠。
他们分散在无限远的地方,但又挤压我的胸口,仿佛,沉溺在黄泉的水鬼手中了。。。
猛然惊醒,769还在酣睡,今夜据说是百年一遇的超级月亮,轻柔的来自百万千米之外的宇宙的意志笼罩在我的房间里,像灯一样,但又十分的暧昧。
我们,究竟是什么呢?
远方的人影跃动,眼前的景物逐渐抽象,手中把玩的事物,像魔术一样,扭曲,渐渐消散在如水的——夜的里侧了

posted in 短篇小说 read more

关于抽象与现实的垃圾文章

posted in 聊天灌水 read more

终于到来了,三百年来无数萨满祭司夙兴夜寐呕心沥血,放弃,忘却,永恒,湮灭,一切一切的概念都交杂在了静默的苍茫中——宇宙的运转,人理的守恒,岁月的消逝,他们把握到了,科技的尽头——哲学与伦理。这是对于某个概念的舍弃,是刹那——或者说永恒的统一与混淆,是一切暧昧的混沌的清澈的,批判与背离。
从人类,地球,宇宙,更多的平行宇宙,以及一粒尘埃——形成与崩坏,就本该这样。
定义本就是虚伪的,2月的三十日又有什么意义呢?
770看向窗边的arx,夜风微醺,撩动着某人的发梢,仰面看向天空,也许在发生着不知名的屠杀,夜色总是这么晦涩,“gofly那边怎么样了”769问道。“随便,定义的推翻是走向银河的第一步啊”
“哼。”gofly冷笑一声,远方的arx正在眺望——未来与现实的分界

posted in 聊天灌水 read more

不知道这个论坛有没有十五字限制

posted in 游戏综合 read more

水贴没想到还有人点进来看,感动?